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八百四十三章 学拳的用途

    晗哥儿刚会说话时吐字不清,叫哥哥最先的发音是“锅锅”。如今他自然已经学会叫“哥哥”了,可是对昭哥儿的称呼却改不过来了。而昭哥儿也习惯了,调皮的弟弟叫他“锅锅”,他答应的也很欢快。

    秋飞珊低头看着两个又漂亮又可爱的孩子,一时间不知所措,觉得自己笨极了,完全不知该如何与小孩相处。

    秦宜宁则蹲下身与孩子们平视,摸摸他们的头道:“对啊,以前你们两个就一起住在娘亲的肚子里。”

    晗哥儿有些不理解,“我和锅锅一起住?”

    “是啊,因为你们是双生子呀。”

    “那娘亲一定特别特别圆,比穆婶婶还圆。”

    秦宜宁噗嗤笑了,秋飞珊也忍俊不禁。

    昭哥儿想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娘亲,一起住,很重,肚皮都……噼呦!”双手比了个大大的圆形。

    晗哥儿看懂了:“对呀,所以我们就住外面了!”

    昭哥儿认真的点头。

    秦宜宁哭笑不得,孩子们认为她肚皮炸开了,他们就出生了?

    秋飞珊轻笑出声,明白孩子们的意思后,甚至有些怕怕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仿佛肚子真会炸开一样。

    秦宜宁安顿秋飞珊。

    姚成谷、马氏和姚氏一家三口也告辞回了王府。

    姚成谷不满的道:“来一趟,我还没看到孩子长的什么模样。本以为秦氏会带着孩子回府,想不到她竟要住在娘家!不知这是谁家的规矩,哪有无缘无故就回娘家去住的媳妇?”

    马氏冷笑:“把人欺负狠了,人知道礼数不能反抗,难道还不能避开?”

    姚成谷不悦,但惧怕马氏,不敢多语。

    姚氏一路则都沉着脸,忍不住抱怨,“娘偏说我是老花,我看那俩小崽子和大福根本一点儿不像!”

    “真的不像?”姚成谷关切的问。

    姚氏道:“像秦氏多,眼睛特别像秦氏。”

    姚成谷若有所思。

    马氏看不惯这爷俩,索性不理会,直接道:“反正你们也不待见孩子们,你们只管爷俩凑一起扶持着过一辈子吧。往后我要去秦府看孩子,你们别想跟着一起去。”

    爷俩被说的一窒。

    姚氏撇嘴翻了个白眼,“切!稀罕!”

    自此,马氏便时常去秦府“点卯”,秦宜宁见马氏是真的喜欢两个孩子,索性拉着她的手央求,“外婆,哥儿跟您亲的很,您来回折腾也麻烦,秦府这么大的地儿,您就住下来好不好?我以前又没有教导过孩子,我怕教不好,您在还能帮我提提醒。”

    马氏一开始有些犹豫,可是后来一想姚成谷和姚氏的所作所为,也觉得懒怠管他们了,索性就点头留了下来。

    秦家一家子都变的热闹起来。

    秦宜宁对待孩子耐心十足,却也不是一味的宠爱。

    昭哥儿不喜欢吃菜,晗哥儿坐下认字时就像坐在了热锅上,两个孩子还喜欢对比,昭哥儿人聪明,但说话晚,总是被晗哥儿抢白,两个孩子时常拌嘴。

    这些不大不小的问题,秦宜宁都没有轻纵,只要看到了就会严厉的教导。

    晗哥儿的身子要比哥哥壮,跟马氏学打拳学的特别快,昭哥儿要比他差一些,晗哥儿仗着自己身子壮,又会几招三脚猫的拳法,有一次竟然欺负哥哥。

    秦宜宁逮住了问清缘由,根本不顾孙氏和马氏求情,按着就打了晗哥儿一顿屁股,将孩子打的鼻涕都哭出老长来。

    昭哥儿看弟弟哭,自己也哭的直打嗝,还搂着秦宜宁的腿嚷:“不要打弟弟,不要打弟弟!”

    晗哥儿一看昭哥儿给自己求情,立即哭着喊:“不要打锅锅,不要打锅锅!”

    反倒是秦宜宁成了反派。

    秦宜宁板着脸将孩子放下来,她当然舍不得下重手,打屁股也就是轻轻拍了几下,晗哥儿哭的狠,不是因为疼,而是因为委屈。

    孩子一站住,孙氏就要上来抱着哄,秦宜宁却将人阻止了。

    “娘,您别抱他。”

    孙氏气的跳脚:“宜姐儿,怎么打孩子呢,哥儿还小呢,哪能记住事?你等过几年在教导不迟啊!”

    秦宜宁摇头:“您看他们这么聪明,哪里是记不住?过几年等他们性子都养成了,教导就晚了。”

    秦宜宁回头道:“晗哥儿,知道哪里错了吗?”

    晗哥儿抽抽搭搭,低着头揪着手指头不说话。

    秦宜宁道:“念你这次是初犯,娘亲就告诉你你错在哪里,下一次你若是再不肯动脑筋,又不肯听话,娘就要罚你了。”

    晗哥儿的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

    “晗哥儿,你与太姥娘学习拳法,为的是什么?”

    晗哥儿憋着嘴,一边抽噎一边说,“太姥娘说,打拳,身体壮壮的,将来,将来像爹爹一样。”

    秦宜宁的心软化下来:“可是你爹爹从来都不会仗着自己的拳法好,就去欺负比自己身体弱的人。”

    晗哥儿不懂。

    “你是男娃,将来会长成你爹爹那样的男子汉,男子汉会拳法,是用来保护人的,而不是用来欺负人的,你才学了几下拳法,就去欺负比你弱的人,你说这样做对吗?”

    晗哥儿不哭了,小脸却红了。

    “昭哥儿是你的哥哥,你做弟弟的就要对哥哥好,你反而欺负他,这样做对不对?”

    “……不对。”晗哥儿低着头讷讷道。

    “昭哥儿呢?”秦宜宁看向长子。

    昭哥儿这会儿也不哭了,“娘亲,我也不欺负人。”

    “嗯,乖。”

    秦宜宁蹲在两个孩子跟前,一左一右的将他们搂着,道:“娘不叫你们欺负人,但是也不是叫你们怕了别人。娘说,学会了打拳,是要做什么呀?”

    晗哥儿大声道:“是保护人。”

    “对。我们晗哥儿真聪明。”训斥过了,自然要给个甜枣,秦宜宁夸奖起儿子来完全是发自内心信手拈来。

    “咱们不去欺负人,但是如果重要的人被欺负了,咱们也不怕人,该动手还是要动的。”

    晗哥儿被夸奖了,小脸上禁不住露出个欢喜的笑。

    昭哥儿却道:“娘亲,那要是,要是有人欺负人,我打他们,他们又来告诉娘亲,娘亲打我呢?”

    秦宜宁惊讶的看着长子,想不到这孩子竟然能想出如此因果关系来。

    “这就要看错在谁了,若是昭哥儿没做错,娘不会打你的。晗哥儿也是,你们想想,你们不犯错,娘几时打过人?”

    两个小孩都认真的回忆,摇着头。

    “这就对了。你们做错了,娘自然要管教,但是外人做错了,有人欺负你了,娘也不会只让你们受欺负不还手。”

    俩小孩点头再点头。

    孙氏在一边儿看的皱眉,不赞同道:“宜姐儿,你怎么能教孩子这些呢。”

    秦宜宁笑道:“哥儿若是一味的怕事,岂不是要给养的一点血性都没了。”

    马氏则道:“我看这样就挺好的。宜丫头聪明,会教。”

    其实马氏心里想的却是,若是秦槐远在就好了,以秦槐远的才学和为人,他来教导两个外孙,还愁外孙将来不出息?只可惜,这个场合她是不能提起人家伤心事的。

    “王妃。”秋露这时快步从外头进来,道,“王爷派人从前面送了消息回来。”

    秦宜宁一喜,忙道:“请去前面花厅。”

    回头将两个哥儿交给孙氏和马氏,秦宜宁就急忙的赶去了前头。

    来回话的人秦宜宁看着面熟,但是叫不出名字,只知道这是精虎卫中的人。

    “回王妃。”精虎卫拱手,“王爷与穆公子已平安无事,此时正随军往回赶,王爷怕王妃担心,特地命我来报平安。”

    “好,好。”秦宜宁点着头,道:“当时是怎么一回事?此战辛苦吗?人员可有伤亡?”

    精虎卫道:“回王妃,此行异常顺利,还没来得及去布置,就遇上了穆公子赶着马车带着天机子出来。据说,穆公子和天机子被抓去后,天机子心里怨恨,就出主意让穆公子烧了秋家在泊安镇的别院。王爷带着我等赶去的半路上一切都已经被解决了。”

    秦宜宁先是为穆静湖松了一口气,随后又觉得,这的确是天机子的行事作风。

    天机子几次三番的搅风搅雨,甚至还想杀她,秦宜宁对她自然没有好感,她不由得问:“天机子此时跟王爷一同回来?”

    “是。”

    秦宜宁想了想,也就暂时释怀,手指点着桌面片刻,对外头吩咐道:“去请穆太太来,就说有穆公子的消息了。”

    “是。”

    外面有人应声,去请了秋飞珊。

    秋飞珊来的很快,走路急了还有些微微气喘。秦宜宁扶着她坐下,对她安抚一笑,就吩咐那精虎卫将事情经过再与秋飞珊说一遍。

    秋飞珊听了,紧绷的肩膀都放松下来,“没事就好。 想不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倒是让王爷白跑了一趟。”

    “这种事,还是白跑的好。”秦宜宁笑道。

    秋飞珊也笑, 垂眸沉思片刻,就对精虎卫道:“我给王爷写一封信,你回去时帮我交给王爷。”

    精虎卫惊讶,询问的看向秦宜宁。

    秦宜宁也很惊讶,但她并不阻止,而是点头。

    精虎卫便行礼应下。

    PS:小剧场

    不到两岁的“小鸭子”仰头眨着大眼睛,奶声奶气的说:“姐姐们好,我是晗哥儿,我是来求赞赏票哒!我下次一定乖乖的,不欺负锅锅啦!”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