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九百九十五章 日出

    天色未明,秦宜宁便在晨钟声中醒来,呼吸间除了逄枭身上熟悉的气息,便是万佛寺那无处不在的檀香气。

    起身后,秦宜宁便先去寻皇后所居的禅房请安。

    “回王妃,皇后娘娘得遇方丈旧友,那是一位得道高僧,昨夜讨论佛法便三更才归,今日晨起便又与那高僧去礼佛了。皇后娘娘知道王妃是礼数周全之人,必定要来请安的,娘娘吩咐这些日便免了凡间俗礼,请王妃随意便可。”

    秦宜宁闻言不由得感慨道:“娘娘果真是虔诚为民,与娘娘相比,臣妇着实惭愧。”

    孙嬷嬷笑道:“王妃何出此言,王妃也是素来行善积德之人,礼佛之心极诚的。您陪着娘娘礼佛的事,娘娘还时常提起,常夸赞您性子沉稳,心思虔诚。”

    秦宜宁知道皇后未必夸赞她,怀疑她倒是差不多,不过依旧与孙嬷嬷寒暄了一番,才回了禅房。

    此时小沙弥已送来素斋。逄枭正等在屋里无聊的打一趟拳,见秦宜宁推门进来,动作利落的收势,笑道:“正等你呢,咱们今儿就在万佛寺四处逛逛吧。”

    秦宜宁笑着点头,与逄枭相对而坐,用着简单的斋菜。

    不多时饭毕,秦宜宁才道:“皇后娘娘对待万民百姓着实用心,孙嬷嬷说,皇后娘娘昨夜礼佛至三更,今儿一早又早早的去了。这万佛寺似是来了一位得道高僧,据说是方丈的好友,许是高僧的佛法讲的极好,皇后娘娘心思都完全不在美景之上。”

    逄枭笑着道:“昨日便听知客师父说起了,万佛寺的方丈本就是一位高僧,想来人以群分,高僧的好友也必定是佛法精通之人。”坐在炕沿叹了口气,逄枭笑道,“可惜我是个大老粗,对于佛法,却是不大通的。”

    秦宜宁莞尔,“你哪里是大老粗了?再说你虽说不出一套套的佛法,可你也依着行善之心在行事,从不伤害无辜百姓。”

    “但我到底是沾了满手血腥。”逄枭垂眸看着自己修长的双手,他手心满是老茧,指头都有轻微的变形,一看就是常年握兵刃的人。

    逄枭低着头的模样,让秦宜宁想起了无助的孩子,她不由轻声道:“每个人出生来使命便不同,况且佛还说过‘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既有这个能力,便要负担这样的责任。这也怨不得你,一切都是天意和命数。”

    逄枭听着秦宜宁温和柔软的声音,禁不住爽朗的笑起来,“想不到宜姐儿也相信天意和命数。”

    “有时尽了人事,也就明白天意了,这也没什么好不信的。”

    逄枭站起身,伸展了一下手臂,笑道:“左右皇后娘娘不需要你陪伴,不如咱们今日便在万佛寺逛逛,也去古树那里许愿,如何?”

    “自然是好。”秦宜宁欣然点头。

    二人也不惊动旁人,也不叫人作陪。万佛寺禅房不少,昨日上了山后,个人都分散开休息了。这里地势险要,佛寺又清幽,逄枭与秦宜宁就都想着让众人各自清闲便可,她也不是一定要人服侍的人。

    两人出了门,碍于此处是佛寺,便没有再牵着手,而是并肩走在方砖铺地的宽敞院落之中。坚强的小草从石砖的缝隙之中倔强的伸展而出,饶过高大的菩萨像,迎面遇上几个小沙弥,两人都停下来双手合十,双方行礼,又各自向着不同方向走去。

    沿着院墙而行,不多时就看到了雄伟的三座大殿。穿过大殿所在的院落,走月亮门又行数百步,便来至于后院。

    七层浮屠沉默的伫立在菩提树后,在聚璜山巅俯视着广袤的大地。巨大的水声就从塔后的方向传来。

    秦宜宁与逄枭一前一后的走向水声传来的方向,不多时就来至于一片宽敞的平地。此处花木扶疏,一株四人合抱粗的古木被一分为二倒在地上,木质上已满是焦黑,然而却有新芽在原本焦黑的树干中间坚强的生长出来。

    秦宜宁欢喜的上前,看着那焦黑之上的一抹新绿,呼吸之中清新的青草香混合着檀香,听着背后瀑布湍流的水声,仿佛焦躁的心都一瞬平和了。

    这样的条件,老树亦能发出新芽,生机勃勃的令人动容,让她觉得这世上一切仿佛都没有什么不可能。

    逄枭站在秦宜宁身旁,与她不约而同的双手合十,闭上眼诚心的祈祷起来。

    两人都没有将各自的想法说出口,许愿过后,秦宜宁抬眸看向逄枭,却发现逄枭也正低头看着她。

    她便觉得,或许他们许愿的内容都是一样的。

    两人转回身,缓步走向悬崖边。

    悬崖下五六丈高就是湍急的水流,飞瀑溅起一大片水沫,水面上升腾起如云朵一般的白雾,一座吊桥自脚下向对岸延伸,但站在此处,却看不到吊桥的另一边,也看不到对岸的景象,一切仿佛都掩藏在了雾中,那吊桥就仿佛从断崖直出,通向的是天际彼端。

    秦宜宁笑着道:“怪道此处地势如此险要依旧能成为许多人趋之若鹜的名胜之地,这里的风景真的很好,天高云渺,水阔波粼,站在这里,就像站在云雾里。”

    “是啊。”逄枭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呼出,“好像也没什么事过去不。”

    秦宜宁赞同的点头。

    此时她站在高处,俯视着脚下远近云雾缭绕的群山峻岭,心思似都更开阔了。

    “宜姐儿,你看。”逄枭指向东方。

    鲜艳的朝霞逐渐布满天际,一轮红日缓缓攀上山头,驱退群星,阳光从云层的罅隙直射而出,洒落于山水,水光与天光连成一片耀眼的金红。

    没有站在此地,于此时看过日出的人,不会体会秦宜宁此时的心情。

    她与逄枭就那么沉默的并肩而立,两人都没有说话,享受这一刻的宁静。

    许久,听得背后有脚步声传来,秦宜宁才回过头。

    冰糖和寄云拉着手走在前头,虎子与汤秀跟在后头,许是没想到逄枭与秦宜宁这么早就在,四人还略微愣了一下。

    冰糖和寄云脸上都有些红,也不知是羞红的,还是被朝霞染红的。

    逄枭与秦宜宁对视一眼,默契的没有多言。

    冰糖笑着道:“怪道王妃不在房里,才刚奴婢去扑了个空,原来您是寻到了这般好的所在看日出。”

    “是啊,可惜你们来的晚了一些,这里的风景真的很不错,明儿个你们几个可以早来一些。”

    寄云和冰糖都笑着点头应下。

    虎子走到吊桥旁,好奇的刚踏上一步,就被冰糖拉回来,“你做什么,那头云雾缭绕的,也不知到底有多远,更不知道对面有什么,你还打算去对岸?”

    以脚下湍急的程度,这里的水域应不窄,山上的雾气太大,他们只能看到水流,却无法看到对岸下面是什么模样。

    虎子嘿嘿的笑,“好好好,你不叫我去,我就不去了。我只是好奇而已。”

    冰糖哼了一声,“好奇你也可以先去问过万佛寺的僧人在动作不迟,万一吊桥不结实呢。”

    “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虎子乖乖答应。

    一旁的逄枭看的噗嗤笑了。

    虎子脸立刻红了,咳嗽了一声看向别处。

    逄枭觉得看到虎子这样,就像看到当年想方设法接近秦宜宁的自己,虽然已距他们重逢已经过去了六年,秦宜宁也已经双十年华,可当初的记忆却在脑海中格外的鲜明。

    一行人说说笑笑的走回万佛寺后院,刚一踏进院门,就见惊蛰、廖知秉与穆静湖面色凝重的迎面走来。

    秦宜宁一瞬神色紧绷,“发生何事?”

    惊蛰道:“王妃,钟大掌柜嘱托青天盟的弟兄来送信。”

    廖知秉拱手道:“盟主,钟大掌柜给您的信。”

    秦宜宁接过信展开来,随口问道:“可知道南方发生何事?”

    钟大掌柜将开垦梯田之事在辉川县附近以及南方秦宜宁所有的天地都执行下去。秦宜宁原本在大燕被攻克之前就买了一部分梯田,已经有一些有经验的庄头佃户可以教导旁人,钟大掌柜去南方一切进行的也都很顺利。

    秦宜宁不知道,为何一封信会让这三人面色如此凝重。

    廖知秉却是道:“王妃,其余一切都好,只不过从南方来的兄弟说,南方雨势连绵不歇,江河沿岸已经高急,另外,秋老板似是染了什么病,听说病势不弱。”

    秦宜宁听的眉头紧锁,看了一眼抿着唇的穆静湖,就仔细的看了信纸上的内容。

    信上仔细说明了秦宜宁手下田地开垦的情况,还有其余生意的经营,又说了南方的雨势和水势,最后说了秋飞珊的病情。

    秦宜宁与逄枭离开时,秋飞珊刚生产不久,之后要劳累生意上的事,要与秋源清斗法,加之南方本就潮湿,今年天公不作美,秋飞珊劳累过度加产后体虚,就染了风寒,后来风寒未痊愈,又被蚊虫叮咬得了疟疾。

    秦宜宁看的大惊失色,也顾不上信纸上的内容涉及到生意上的机密,一把将之塞给了穆静湖。

    穆静湖脸都绿了,看着信纸上最后那一段,手都开始发抖。

    逄枭凑近了也看了上头的内容,搂了穆静湖的肩头道:“你稳住,我立刻让人陪着你回去,一定能将她的病治好!”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