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重逢

    秦宜宁越发觉得奇怪。

    若说她们的田庄位置在什么深山老林之中,有过路人借宿说一句无处可去也还合理。可这里虽偏僻,却是在京城外城,不说别的,若说想住店投宿,却是找得到去处的。

    “来者都是什么样的人?”看着回话的外院长工一副不知该如何形容的模样,秦宜宁站起身来,“我还是去亲自看看吧。”

    谢岳却道:“不妥,万一是有人故意陷害,到时岂不是危险。还是老朽去看看。”

    秦宜宁觉得有理,便点头应下了。

    谁知不过片刻,外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是谢岳掩藏不住亢奋和欢快的声音,“王妃,你看是谁来了!”

    秦宜宁奇怪的站起身。

    寄云和冰糖对视了一眼,跟随在秦宜宁身后一同到了外间。

    秦宜宁刚迈出门槛,便听见两声响亮的童音。

    “娘亲!”

    “娘亲!”

    两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小孩,一眨眼就扑了过来,一人一边抱住了秦宜宁的腿,左边的小孩眉心一点小红痣,右边的小孩笑起来眉眼弯弯,脸颊还有两个小酒窝。

    秦宜宁简直呆怔住了,不可置信的弯身摸着两个孩子的脸颊。

    她不是在做梦吧?

    “昭哥儿?晗哥儿?”

    “娘亲抱抱!”晗哥儿扭着小身子。

    昭哥儿不说话,只眨巴着眼认真的看着秦宜宁。

    秦宜宁眼泪夺眶而出,蹲下身一把将两个孩子抱在怀里,呜咽着大哭出声。

    她无奈与孩子们分开,她与逄枭在外面九死一生,她甚至多次觉得,自己或许随时会丧命,或许都没有机会与自己的孩子再见一面。

    她有时候也想,孩子们再见到她这个娘亲,会不会觉得陌生,会不会不认得她了?或许他们认得她,但是因为她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没有在他们的身边陪伴他们成长,他们会恨她的不负责任?

    秦宜宁心里有愧疚,所以在这件事上,秦宜宁所设想的所有重逢的场面之中,就从来都没有包涵过眼下这样。

    秦宜宁一哭,两个孩子也跟着哭了。昭哥儿和晗哥儿都用小手帮秦宜宁抹脸,冰糖和寄云也都动容的哭了起来。

    谢岳见状,笑道:“您见谅,王妃对两位少爷日思夜想,这会子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已了。”

    秦宜宁闻声抬眸,透过泪水看到了一张明媚至极的笑脸。

    “曹姨?”

    曹雨晴穿着一身粗布衣裙,头发用布巾裹在头顶,即便一身村妇的打扮,脸上还故意摸了一些黑灰,可依旧难掩她从骨子里透出的美艳。

    “宜姐儿,这些年可还好吗?”

    秦宜宁简直惊喜至极,起身一手一个牵着昭哥儿和晗哥儿的手走到曹雨晴跟前,未语泪先流。

    想到他们分别之后自己在外所经历的一切,有几次都差点活不下来,如今见到了娘家人那种终于有人可以诉说的归属感,让她禁不住泪水决堤。

    曹雨晴知道秦宜宁与逄枭的艰难,虽然秦宜宁每次都是报喜不报忧,可她听秦槐远的吩咐带着孩子们沿途赶来,一路听到的传闻也不少,到现在还有人在说,去年冬天,忠顺亲王妃和一对尚在襁褓的龙凤胎,还被天子抓了去,王妃还被关笼子里游街,就与刚被凌迟的鞑靼可汗他们是一个待遇。

    曹雨晴当时气的差点想要冲进皇城里去宰了那昏君!

    如今见秦宜宁哭成这样,曹雨晴也跟着心酸的直掉眼泪,秦宜宁是秦槐远唯一的血脉,曹雨晴对她爱屋及乌,加之她素来敬佩秦宜宁的聪慧与果断,如今见她受了这么多的委屈,甚至还要被迫与孩子们分别,她就越发的心疼了。

    “好了,好了,都过去了。”

    曹雨晴搂着秦宜宁,拍着她的背:“你看,你再哭,昭哥儿和晗哥儿就要笑话了。”

    秦宜宁这才吸了吸鼻子,低头看着同样哭的抽抽搭搭的孩子,眼泪再度涌了出来,可是人却禁不住在笑。蹲下身给两个孩子擦眼泪。

    “昭哥儿和晗哥儿都长高了很多!”

    昭哥儿认真的道:“娘亲,你也长高了很多。”

    晗哥儿也学着哥哥的模样,笑嘻嘻的点头:“娘亲也长高了很多!”

    孩子的带着奶音的童言童语,逗的秦宜宁终于破涕为笑,搂过他们在他们的脸蛋上亲了好几口:“好孩子,可想死我了。”

    晗哥儿搂着秦宜宁的脖子撒娇:“娘亲,我们也想你了。外祖母,曾祖母,太姥娘们也都想你了。外祖父说,娘亲现在需要我们保护,所以就让曹姨奶奶带着我们来找你。”

    “对!”昭哥儿认真的点头,“外祖父还说,他带着人在外面接应您,接您去爹爹军营里。”

    秦宜宁激动的看着曹雨晴:“你们从王爷那里来?”

    曹雨晴笑着点头,“当日王爷与鞑子在边关决战,你父亲觉得或许这是事关日后的大事,就点选了一千精兵,举逄字大纛从夕月用追踪蛊成功的赶到了战场,正好退了敌活捉了鞑子可汗,我们急着出来,也不知道战场情况如何,怕晗哥儿和昭哥儿跟着我们危险,就让暗探们带着他们在后头坠着,待到一切稳定了,就送信给他们。”

    低头摸了摸昭哥儿和晗哥儿的头,“如今咱们家哥儿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见过了沙漠,见过了战场,也见过了连绵成一片大海的军营。”

    “爹爹舞刀,刷刷刷,可厉害了!”晗哥儿一提起逄枭,就像个小猴子,竟然像模像样的打了几下,学的颇有风骨。

    曹雨晴笑道:“我没事就会教他们一些拳脚。不过大多数时间,他们都在跟着你父亲一起。”

    秦宜宁喜欢的不得了,搂着孩子亲了又亲,随即感激的道:“这两个孩子,都多亏了你们。我这个做娘的太失职,没有好生教导过他们,也没有好好的陪伴过他们。”

    “说的什么话,你的苦衷我们那里能不知道,昭哥儿和晗哥儿也懂的。”

    “娘亲,我知道娘亲和爹爹,是为了保护我们,才在外面跟人打仗。”昭哥儿从怀里掏出小手帕,认认真真给秦宜宁擦脸。

    晗哥儿也抢着道:“对,爹爹说了,要教给我刀法,等我跟爹爹回了刀法,我还要跟季叔学鞭法,跟穆叔学剑法!到时候我就能保护娘亲了。”

    “娘亲,我也学。”昭哥儿也道。

    秦宜宁连连点头,眼泪流个不停。

    也不知是不是母子有感应,厢房里传来一阵孩子的啼哭,眨眼就变成了二重奏。

    曹雨晴这才想起来,惊喜的道:“是不是暄哥儿和昀姐儿?”

    秦宜宁点头,“许是睡醒了。”

    昭哥儿眼睛亮晶晶的,“娘亲,我们要看小弟弟小妹妹。”

    “娘亲,外祖父说小弟弟和小妹妹是娘亲生了给我们作伴的,我们想去和小弟弟小妹妹玩!”

    秦宜宁眼泪在眼圈里打转,点头道:“好,咱们这就去啊。”

    她如今是真的很感谢秦槐远。

    她的父亲将夕月打理的那么好,还帮她将孩子教导的这么好。甚至就连她的担忧都知道。

    她不能陪着昭哥儿和晗哥儿,却在外头剩下了暄哥儿和昀姐儿,她也曾经担忧,万一两个孩子知道了这件事,特别介意,觉得自己是被抛弃了可怎么办?

    可是如今听孩子们的语气,秦槐远却是连这方面都替她想到了,早已经将两个孩子说通了,让他们能够毫无芥蒂的接受弟弟妹妹。

    一家子人欢欢喜喜的去了厢房。

    乳娘将两个孩子哄好,乍然见秦宜宁带着两个粉雕玉琢的孩子来,因不认得,还有些奇怪,忙抱着不到一岁的小小姐和小少爷行礼。

    秦宜宁笑着道:“不必紧张,这是我另外两个孩子,是他们的哥哥。”

    昭哥儿和晗哥儿手牵着手,好奇的走到两个乳娘跟前。

    乳娘忙将暄哥儿和昀姐儿放在了临窗的暖炕上。

    两个孩子已经能过自己坐直,还会爬,一个穿着大红的小袄,一个穿着嫩粉的小袄,都又白净又漂亮,笑起来还都有小酒窝。

    看他们咧着嘴笑的模样,晗哥儿拉着昭哥儿凑到近前,下心翼翼去戳了戳昀姐儿的脸。

    “哥哥,他们好丑啊。”

    “他们还没有牙齿。以后有了牙齿,就不丑了。”

    “他们和你长得也不一样。和我也不一样。”

    “他们又不是双生子。当然和咱们长的不一样啦。”

    说着话,两个孩子就手脚并用的往暖炕上爬,好奇的去看另外两个是怎么倒着爬的。

    一个小小的暖炕,两对双生胎,四个孩子,都是她的宝贝。

    秦宜宁用已经湿透了的帕子擦眼角,对身边的曹雨晴道:“曹姨,你不知道,这个场面我多少次梦里梦到过。醒来之后哭的枕头都湿了半边。”

    “这些年,真的为难你了。”曹雨晴搂着秦宜宁的肩膀拍了拍,随即笑着道:“好在一切都有起色了。我听你父亲说,这一次就可以一劳永逸了。王爷也已经下了决心了。”

    秦宜宁点头,“已被逼上绝路,没有回头路可走了。不搏一搏,一家子都要没命。自然也就顾不得那许多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