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极品特工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玩年

    知道高君脸皮厚,但却没想到这么厚。

    把人家挂脖式的带子当耳机就算了,居然还问人家在哪买的。

    齐芯月又羞又气,直接将他拽倒了最后一排,怒道:“都别笑了,认真答题。”

    高君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仍然兴致勃勃,低声对齐芯月道:“看他们考试,我就想起了当面咱们考试的时候。”

    齐芯月白了他一眼,道:“咱们考试?哼,你这纪录保持着还有脸说考试,基本我刚写完名字你就交卷了。”

    “不能一概论之嘛。”高君说道:“你还记不记得一次化学考试,那是你成绩最差的科目,你本来都想放弃了。”

    “是啊,化学最难学,我现在也是一窍不通。”齐芯月说道。

    “我还清楚的记得那次,你本来想放弃,后来突然拉开自己的衣领,看看那时还是小笼包的小妞之巅,叨叨咕咕对自己说‘这么小,再不好好学习,以后哪有幸福可言’?”

    齐芯月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那是初中二年级,正是叛逆期,说话做事儿也不经过大脑,而且自己发育较晚,当时很多女生都初具规模了,她还迟迟没有动静,所有难免纠结。

    就那么一次,考试中用这种方式给自己加油打气,还没这该死的看去了,而且到现在还记得。

    让她更难忘的是,这一幕过后,这该死在一旁流着口水说:“也给我加油打打气呗?”

    齐芯月羞得恨不得踹他两脚,高君却郑重其事的说:“幸亏当年你不断激励着自己,才有今天的规模……成就啊!”

    齐芯月根本没搭理他,迈步走开了,再说下去,天知道这家伙还会蹦出什么话来。

    高君也迈开了公子步,四下游荡,没多久和齐芯月汇合了,齐芯月在他耳边低声说:“我警告你啊,天气热,姑娘们穿着都很清凉,全神贯注答题时难免会走光,你不许给我乱看。”

    高君顿时一阵无语,早就说了,他对十七八岁的幼齿不感兴趣,但既然齐芯月说了,他顿时说道:“要不你让我看看你,我就不看别人了。”

    “看你个头。”齐芯月轻啐一声快步走过。

    这哪是考试,分明就是俩人在约会嘛。

    随着考试的深入,题目也越来越难了,学生们也不少放下笔开始思考的,当高君路过赵昆身旁的时候,这小子故意用手指敲击着卷子,好像在思考,但却指着一道题,明显是在像高君求救。

    作为朋友高君当然不能不够意思,弯下腰飞快的说:“三长一短选最短;三短一长选最长;长短不一要选B;参差不齐就选D。”

    赵昆顿时一脸懵逼,开始认真思考起来。

    齐芯月在一旁看得好笑,居然还有人求教高君,他一个连抄作业都能抄串行的主儿……

    考试是非常枯燥的,学生们全神贯注还好,监考老师时间一长可就是煎熬了,更何况高君这种性子跳脱的人,没到一半就难受了。

    他百无聊赖的趴在讲台上,昏昏欲睡。

    而齐芯月则走到了教室的最后一排,可能也是累了,搬了把椅子坐在了上面。

    高君无精打采的看了她一眼,忽然见她翘起了二郎腿。

    水蓝色的套装,一双肉丝美腿,脚下一双水晶高跟鞋,曲线近乎完美。

    左腿在上,右腿在下,小腿紧紧并拢在一起倒向一侧,这是典型的熟女坐姿,优雅又性感。

    高君顿时来了精神,双手托腮盯着看。

    齐芯月似乎根本没注意到他的目光,那精美的脚丫微微摇晃着,脚跟与高跟鞋脱离,只有脚趾勾着,透出一股慵懒随意的性感。

    高君吞了吞口水,趴在讲台上紧盯着。

    没一会,齐芯月可能是累了,双腿交换了位置,右腿在上,左腿在下,那交换的一瞬间,速度很快,明明什么也看不到,却偏偏能引起人无限的遐想。

    可能是穿着高跟鞋站太久了,齐芯月伸出手,轻轻揉捏着自己的小腿,笔直修长,丝袜光滑紧致,轻轻碰触,弹性十足。

    高君远远的看着,却不自禁的觉得手心发热,感同身受。

    没多久,齐芯月又放下了腿,双腿并拢,还是斜斜的倒向一侧,双腿合并无缝,不但显得小腿细长,还显得大腿圆润紧绷。

    不一会,姿势又变了,她双腿分开,但膝盖贴在一起,呈X状,这通常是少女喜欢的坐姿,裹着丝袜穿着短裙,别有一番滋味。

    高君困意全消,兴致勃勃的趴在讲台上,双手托腮,宛如花痴一般盯着齐芯月,心里暗想:“终于理解什么叫腿玩年了,这妞恐怕是故意在勾引我吧?”

    高君从口袋里默默掏出手机,关闭了拍摄的声音,不动声色的走下讲台,好像巡视一般,从另一侧迂回靠近齐芯月。

    到了近前,正好赶上齐芯月又换姿势,他看准机会拿着手机按下了快门。

    可是……

    快门声是消除了,但他妈忘了关闪光灯了!

    一团白光闪过把齐芯月吓了一跳,她连忙站起身,脸红如火,这才想起刚才自己随意的几个姿势,没想到把狼招来了。

    她拽着高君到后门角落,恨声说道:“你有病啊,拍什么照?”

    “手机失灵了。”高君硬着头皮道。

    “少来这套,闪光灯都亮了。”齐芯月哼道。

    “走,光嘛!”高君道。

    齐芯月这个气呀,第一次听说走,光是这个意思。

    她看了看四周,幸好学生们都在专注答题没有注意到,不然可真丢脸了。

    只听高君嘟囔道:“这也不能怪我呀,分明是你自己一个劲的换姿势,明显有勾引我的成分嘛!”

    “我勾引个屁!”齐芯月咬牙切齿的拽过高君,在他耳畔低声道:“今天大姨妈来的比较凶猛,流量超标,特别不舒服,其实我比你更期待她老人家快点走呢!”

    “也不能这么说她老人家。”高君说道:“当你不愿意时,她是万试万灵的‘抗日神器’,当男人疲惫不堪时的小长假。”

    “切,说得轻巧,敢情你不用每月应付一次,又疼,又墨迹。”齐芯月低声说道、

    两人在后面咬耳朵,几乎都要搂在一起了,这恐怕是史上尺度最松的考试了。

    高君笑道:“你要是真讨厌,我倒是有办法最少让你十个月不来大姨妈。”

    “真……滚!”齐芯月反应还是很快的。

    高君嘿嘿笑道:“你有没有发现,我们的感情正在火速升温中,有砖家曾说过,当一对情侣可以在对方面肆无忌惮的谈论私隐问题,可以坦然的打嗝放屁而不绝对尴尬,那他们的感情就已经很成熟了,就像夫妻看以当着对方的面上厕所一样。”

    “少来这套吧。”齐芯月哼道:“就你这种把隐私问题当唠家常一样的家伙,哎呀,你刚才放屁了吧?”

    齐芯月捂着鼻子,一脸的痛苦。

    高君无奈的说:“哎,看来只是我单方面觉得感情升温了,你还原地未动呀。”

    一场考试就这样在两人情侣谈心下结束了,高君本想邀请齐芯月一起吃饭,齐芯月敏锐的说:“算了吧,我怕你对我打嗝,再说,我和其他几位老师约好了,每天都一起吃饭的。”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公布我们的恋情啊?”高君问道。

    齐芯月白了他一眼,道:“你等着吧,等有人愿意花千八百万买断我们关系的时候,我自然就会公开。”

    说完,齐芯月抱着卷子走了,高君想追,却被赵昆等人拦住了。

    “高老师,高老师,别急着走,我们有问题要请教。”赵昆拉着高君说道。

    高君转头一看,好家伙,几乎全班男生都留下了。

    “什么情况啊?”高君苦笑道。

    “昨天不是第一个约会的周末嘛,我们感觉约会都挺成功,女生也愿意和我们继续交往。”赵昆说道。

    “好事儿嘛,接下来就自由相处去吧。”高君说道。

    “可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而且还有一个新问题。”卢磊在旁边说道。

    高君被他们簇拥着走上了讲台,他心里清楚,很多男生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表白,又或者千辛万苦的追求,一朝成功之后,会有那种瞬间失去了奋斗目标,不知何去何从的感觉。

    高君站在讲台上,苦笑道:“作为媒婆,可以负责胞妹拉纤,牵线搭桥,两边吹捧,促成你们的美好姻缘,但却没有教导你们如何入洞房的责任,所以这一点我教不了你们。”

    众人一想也对,女人各有不同,男女相处的方式也不一样,没法一概论之,根本就没有模式可循。

    这是卢磊说道:“那高老师,我的问题你一定得帮帮忙。”

    说着,他拿出手机,微信有个请求好友添加的信息,留言是‘我是燕子,想你’……

    卢磊一脸为难的说:“这是我高中同学,我整整追了她三年,更和他一起报考了秦海大学,可她始终对我爱答不理,可我这刚死心,而且和别的女孩子刚确立关系,她突然又冒出来了,还跟着来了这么一句,高老师,你说我是不是遇到绿茶婊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