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穿越小说 > 红楼大官人 >

三十三、就是要教训你

    被安福海称之为嘉义县男的宗室少年,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超品的男爵,须知道文武臣工想要混一个爵位何其艰难,更别说是这种超品的爵位,这个少年若不是靠着投胎命好,薛蟠才不信。

    嘉义县男见到安福海来此,又语气不悦,心里也是咯噔了一声,但是见到薛蟠靠近安福海,脸上还露出了如释重负洋洋得意的表情,顿时就气打不过一处来,听到安福海这样说话,也是冷笑回道:“彼此彼此,安公公不在宁寿宫伺候老佛爷,来咸安宫做什么?要知道此地是没有什么生意做,有的都是学生。”

    “我来问你,你倒是问起我来了,”安福海许是很久没有见到这样对自己放肆的人物,脸色一下子刷的就拉了下来,冷冷的环视众人,复又盯住了嘉义县男,“你说,你们几个在这里,围住薛大人要做什么?”

    薛蟠连忙告状,安福海一到,薛蟠顿时就有了仰仗,胆气大了许多,“公公,这几个人用言语来羞辱我,说我不懂事,丢了咸安宫的脸,不配在这里读书,还说要打我一顿,教训教训我,免得不知道这宫里头谁说了算。”

    那李少普听到薛蟠的话,只是觉得有些不对,似是而非的样子,嘉义县男却是聪明许多,一下子就听懂了薛蟠那挑拨之语,“大胆!你敢在公公面前乱说话!”

    安福海却是听进了薛蟠的话,他心里头原本就有心病,圣后撤帘归政,权柄自然不复从前,他身为圣后的心腹,自然也感受到了这种失落感,就好像是年纪大了的人听不得别人说自己老了一样,安福海自然也听不得什么宫里头谁说了算的话,听到薛蟠这样告状,又联系到刚才嘉义县男对着自己的口气不甚好听,他的心里已经信了几分,更是勃然大怒起来。

    安福海脸上的阴沉之色,突然消隐无踪,反而露出了一抹妖艳的诡异笑容来,众人知道他脾气的,见到这笑容顿时心内大惊,这是安福海动了真怒时候才会露出的笑容。“好的很!”安福海笑道,“这宫里头看来日后要嘉义县男说了算了。”

    “我不敢如此说!”嘉义县男今日已经两次被薛蟠陷害了,刚才太祖皇帝的话儿还搁着不敢说呢,这会子又被薛蟠挑拨的如此,他连忙辩白,刚才嚣张的气焰顿时消隐无踪了,“公公请见谅,我就算再有这样的胆子,也不敢说出这样无君无父的话儿出来。请公公体察。”

    既然是得罪人了,那就不要再客气了,这嘉义县男明显是来找茬,那么就没必要再放过他,薛蟠在边上添油加醋,“公公,你可是一定要为我做主,适才我可是怕极了,就怕这人要打我,我说打了我不要紧,我可是奉命入宫读书的,万一别人问起来我怎么被打了,丢脸的可不是我!”

    这几个少年是踹死薛蟠的心都有了,这一张嘴巴怎么会这么搬弄是非的?我们不过是受人之托来揍你一顿罢了,可这里说的话,倒是真真要把这几个人都给得罪死了!

    李少普大怒,“大胆!你放肆!你在造谣!”

    李少普气急败坏,倒是让安福海又信了几分,他转过头来,打量了嘉义县男等人一眼,猛地举起手来,打了李少普一巴掌,“啪嗒”一声清脆的皮肉相击声响起,李少普应声而倒,边上的人连忙扶起,安福海显然是有些功夫在身上的,一出手,那李少普原本蜡黄的脸上顿时浮出了一个清楚并且红肿的手指印,李少普一只手捂住脸,另外一只手指头颤抖着指着安福海,“你你你……”

    “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挑拨嘉义县男如此行事!”安福海冷然说道,“好端端的主子爷,都被你们给教坏了,来人!”安福海扬声喊道,外头顿时进来了几个太监听吩咐,“这些人在宫里头意图闹事,一起拉下去,哦,不,就在这里头每个人赏十鞭子罢。”

    嘉义县男又羞又怒,他扶起了李少普,“公公,你难道也要打我不成?”

    “嘉义县男你是宗室,论理来说不该我管,宗人府自然会管你去,我不好来打你,”安福海显然是要杀鸡儆猴,故此慢悠悠的说道,这时候行刑的太监一溜的进来,把几个少年都拉住狠狠的开始抽鞭子,顿时这中庭里面鬼哭狼嚎起来,“只是你到底要知道,”李少普原本拉住嘉义县男的手,这时候也被太监们拉下去了,安福海靠近了嘉义县男,在他耳边悄声说道,“别说是现在,将来也轮不到你在这宫里头做主,素日里头我瞧着你够得意的了,只怕你忘记了这一茬,我不来打你,但是也要叫你瞧清楚了这大明宫里头,不是你说了算!”

    嘉义县男脸色铁青,他瞪了安福海一眼,原本再准备说气话,结果一瞧见了安福海那似笑非笑的样子顿时气势泄了,低着头咬牙切齿不再说话了。

    这外头闹了这么久,终于里头有了响动,李马鹿陪着一位穿着青色官服的官员一起急匆匆得出来,那官儿见到这里头几个人被按在地上抽鞭子,脸色大变,又见到了安福海,“安公公,”他喊道,“您老人家驾临咸安宫打人是为何意啊?”

    安福海见到此人,点点头,“马大人好,我刚才进来,见到这些人行凶霸道,看不过眼,就叫底下的孩子们给他们鞭子尝尝看味道如何。倒是惊动你了。”

    马大人冷哼一声,他不是很敬畏安福海,“青宫有青宫自己的体制,赏罚学生,轮不到你安公公来办,就算是有越矩之处,也应该由咸安宫官学提调官来处置,公公你越权了,今日之事,本官会上折子弹劾于你。”

    安福海微微一笑,“悉听尊便,我刚才在外头这么久了,你们咸安宫里头的人还是不出来,不知道在搞什么鬼,咸安宫就是这么待客的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