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穿越小说 > 红楼大官人 >

三十七、想死

    他又和臻儿一起出去,过了一会,拿了一个食盒进来,里头有四种菜,不算精致,但还可口,李马鹿说道,“学生可以自己在食堂和众人一起用餐,也可拿回到房内自己吃,我想着大人今日应该不想去食堂吃了,故此和您的伴当一起把饭菜打了回来,咸安宫不许喝酒,食堂内是没有的,若是大人要喝,我倒是可以帮着带一些进来,只是不能多。”

    薛蟠刚才“教训”了嘉义县男,他才不愿意这个时候去食堂充当明亮招人注视的大明星,“很好,我就在屋里吃是了,”至于喝酒么,“倒是要谢谢你,只是酒就不喝了。”

    薛蟠这样闹了一阵子,倒是真饿了,于是坐下来吃饭,又邀李马鹿一起坐下吃,李马鹿如何敢坐下来吃,只是不肯,站在一边伺候,薛蟠命臻儿给李马鹿倒茶,一边吃饭问李马鹿咸安宫的情况,一顿饭吃下来,倒是对着咸安宫有些数了。

    李马鹿不知道薛蟠的性格,见到他这样羞辱了嘉义县男,还能安之若素,吃的大快朵颐,不禁心里也是佩服的很,薛蟠出手也很是阔绰,李马鹿搬了一些日常用品过来,薛蟠又给了一张银票,这会子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自己个知道的事儿都说出来了。

    他这种久在宫中的苏拉执事,论起消息灵通,只怕是没人比得过,薛蟠听得连连点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若不是执事你来说了这些事儿,只怕我明后日得罪的人还要更多些。”

    “薛大人家世渊源,自然是不用怕的,”李马鹿笑道,“其实这咸安宫里头,像是嘉义县男这样的……咳咳,倒是不算多,大部分的人都是在这里头认真读书,预备着将来当差的,绝不是说来好勇斗狠。”

    “那我就放心了。”薛蟠这会子恢复了从容不迫的神情,好像是智珠在握的样子,“我的本心也是在这宫里头好生读书的,不是来挑事儿的,希望这接下去的日子好生过就是了,我也不求读多少书起来,指望着好生在这里头混日子平平安安的就行。”

    “大人,”李马鹿有些犹豫,却又不好意思不提醒,“咸安宫里头读书是很辛苦的,绝不是说混日子就混的下去,若是大人存了这样的心思,只怕是没几日就要受不了,您又是万岁爷亲自钦点插班进来,就算是师傅们想要开除您,那也是办不到啊。”

    所以薛蟠想要混日子的想法也是困难,说起来确实是此理,原本咸安宫可以淘汰没用的学生,但薛蟠是皇帝钦点的,这样的话,师傅们不能淘汰薛蟠,但又必须要把他教导好,才能在皇帝面前得脸,这种情况下,薛蟠未来的日子,只怕是……

    薛蟠眼前一黑,只觉得快要晕倒了,这好日子才过了没几天,却又要开始过苦日子了,真真是坑外甥的舅舅给自己找的好事儿!

    既然李马鹿说今日不必去教室,薛蟠自然落得清闲,他又特意赏了李马鹿,言明今日初到此处,许多事儿还不懂,需要他多指点,李马鹿连忙应下,说晚上再来带领薛蟠引导一二。

    薛蟠于是躺上床一个中觉,他既然知道了得罪嘉义县男,这一个大佛身后还有的神仙,倒是不用太担心了,皇帝既然宠爱王子腾,那么也多少会分一点恩宠给自己,不要对着自己勃然大怒就好,何况按照皇帝这种政治头脑来说,安福海借题发挥,只怕也知道,根源不在于自己身上。

    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有人有样学样,和那个狂傲的安福海一样,又用自己的事儿来借题发挥就不好了,薛蟠躺在床上长吁短叹,臻儿伺候着薛蟠睡觉,听到薛蟠叹气声,很是不耐烦,“大爷您这是怎么了?要午睡就睡,若是不愿意睡,起来再看会书也是好的,躺着叹气算什么呢。”

    “你那里知道这里头的事儿?”薛蟠拍了拍被子,愁眉苦脸的说道,“今个咱们第一天进宫,就得罪人了。”

    “大爷您就得了吧,”臻儿嘲笑薛蟠,“您又不怕得罪人?您在外头得罪了多少人了?也没见到你这样的担忧,要我说,大可不必,赶紧着睡一觉,大爷您睡好了,起来精神头好了,什么人依旧还是不怕,咱还是一条好汉!”

    反而倒是臻儿看的透彻,只是薛蟠也不好和他细说这朝野纷争的事情,于是听从自己书童的劝告,躺下香甜一觉,果然到了晚间起来的时候,薛蟠精神抖擞,“看来这睡好了,真是就不怕了,”他伸了伸懒腰,“咱们到外头吃饭去!”

    李马鹿早已在外头候着,见到薛蟠出来,迎上来问薛蟠要不要和午饭一样端进来吃。薛蟠说不必,“一直这么躲着也不是事儿,还是赶紧着出门去见一见这地方也好,免得日后一头雾水,不知道地方在那里。”

    到了食堂,只见到到处都摆满了椅子和桌子,有三四人同桌,也有一个人独坐,或者是十来人团团围坐,都是些锦衣华服的少年人家,大概总是在百多人之间,各人高谈阔论,或者是低声交谈,甚少人注意到薛蟠,只是有几个人看着薛蟠这个新面孔不免有些好奇,薛蟠也见到了嘉义县男和李少普几个人,几个人围着嘉义县男,见到薛蟠到来,无一不是怒气冲天,只是到底不着调是忌惮着咸安宫的规矩,还是忌惮安福海的威势,众人只是敢瞪着薛蟠鼻孔张的老大,却不敢上前再动手动脚的了。

    薛蟠歉意的笑了笑,随即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这里头没有别人,薛蟠自然乐得一个人独坐,李马鹿送到之后,又让仆役拿着饭菜过来,薛蟠瞧见那几样菜,和隔壁桌的一样,就知道这集体生活,吃的东西估计是一样的了。

    还好这一顿饭吃的够平安,没人来惹事,也没人来问候自己,有的好奇的看了一眼,也就不理会薛蟠。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