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穿越小说 > 大文豪 >

第九百四十三章:奋力一搏

    陈凯之的一席话,既有警告,可也透着一点儿宣慰的意思。

    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若是安安分分的,虽是推恩,可大陈朝廷,总不至给你们什么坏处!

    刘傲天等人,此刻只是有一种后怕之感,心中五味杂陈,只剩下唯唯诺诺了。

    陈凯之则是舒舒服服地呷了几口茶,消除了些疲惫,方才起身道:“朕说了这么多,卿等就一点话都不想说吗?看来在你们的心里头,怕是还不满意,是不是?”

    “不……不敢……”刘傲天此时终于开口了。

    陈凯之此时的语气虽是平和了几分,却是依旧令人深深的感受到里面的冷意。

    刘傲天十分晓得,陈凯之是在等他们这些人表态,而且这个态,还非表不可。

    可是经过了方才的一番折腾,他哪还有嚣张的气势,只得苦笑着道:“陛下既道出了朝廷的难处,臣等还能说什么呢,为人臣子的,听说陛下有难处,臣等……怎么敢……造次呢?就算要为难,那也不该为难陛下,臣等得担着,陛下现在要推恩,臣等……”

    他咬了咬牙,心知他这安义军是非表态不可的,谁让他的实力最是雄厚呢,便道:“臣有三个儿子,自现在起,将这三个儿子分治安义军三镇,将来臣百年之后,这安义军便一分为三。”

    陈凯之颔首点头,终于笑了,道:“很好,刘卿的名字虽是霸道了一些,不过看来,倒也晓事的,你是老臣,这份心,朕记下了。”

    显然,刘傲天令他满意了,其他节度使也都无可奈何,到了这一步,事情已经板上钉钉了,特只好纷纷表态。

    陈凯之方才心满意足,脸上的冷意像是缓缓消去,徐徐起身道:“既如此,大家都歇了吧,朕也该起驾回宫去了。”

    他倒也洒脱,可节度使们哪里敢歇息?蜂拥着相送,等前呼后拥地送陈凯之到了国宾馆门前,却是惊愕的发现,在这国宾馆外,乌压压的俱是禁卫。

    原来宫中得知了陈凯之回京的消息,慕太后和内阁学士们哪里敢怠慢,连忙下旨,上万的禁军几乎是马不停蹄,一齐前来接驾。

    为首之人,正是大学士陈一寿!

    陈一寿带领百官,一见陈凯之出来,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放下了心,随即拜倒在地道:“臣等迎驾来迟,还望陛下恕罪。”

    陈凯之皱皱眉,对身后的刘傲天道:“你看,朕是最讨厌前呼后拥的,此番只是来和你们谈谈,便孤身而来,用意本就是说一些知心话,谁料……”

    陈凯之说得轻松,可刘傲天却是霎时的感到后脊发凉,也不知这到底是有意的安排还是如何,或许陈凯之前脚来的时候,外头已是大军开赴至此了,他甚至想象得出,倘若自己方才硬气一些,可能结果又是不同了。

    刘傲天按下那抹心惊,忙笑着道:“陛下说的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何况陛下乃万金之躯,陛下出行,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陈凯之便也笑道:“朕是来国宾馆,何须谨慎?卿等都是朕的臣子,有什么妨碍呢?好啦,这么多人在,大家也不自在,让步辇来,朕回宫去了。”

    说着,便有步辇而来,陈凯之直接上了撵,刘傲天等人拜倒跪送,在禁卫的重重护卫之下,只见步辇徐徐朝着洛阳宫而去。

    等送走了圣驾,刘傲天依旧还觉得浑身上下都是火辣辣的疼,这一顿鞭子,实是不太好受,他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回过头,便见身后的节度使们一个个面面相觑,人人哭笑不得的样子。

    那杨度忍不住咕哝道:“刘公,陛下此番来,打了我等一个措手不及啊,只是刘公为何这么急着表态?这……是不是太急了,现在咱们都已有了许诺,木已成舟……哎……这不妥呀,至少……就算是推恩挡不住,今儿也要语焉不详一下才好,至少也等朝廷多一些赏赐下来,此事不就和做买卖一样吗,陛下漫天要价,我等自是少不得也要落地还钱的……”

    刘傲天却是忧心忡忡地摇了摇头道:“你就没看出事情有些不太对吗?老夫来问你,陛下好端端的在济北,怎么转眼之间就来了,事先却一点风声都没有,这合理吗?就算陛下的本性随意一些,可回京这么大的事,如何能做到密不透风?不只如此,陛下到了京师,便单枪匹马来了这儿,你没见陛下问出了什么话?问咱们是不是谋反,这是何等诛心之词啊,问出这句话,这已是没有余地了,即便是咱们前些日子闹了兵部,可我等毕竟都是功勋之后,又是朝廷所倚重的藩屏,再怎么样,也不至如此对待,所以老夫方才思来想去,就觉得……此番陛下回京,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在这京师里头,肯定牵涉到了什么反贼,所以陛下才披星戴月、日夜兼程的赶来,而陛下心急火燎,在所有人猝不及防,却直接单枪匹马来了这儿,也是因为他急于要咱们这些人表态,倘若我等当真牵涉到了那些反贼,自然是死无葬身之地,正因为如此,老夫才觉得这水太深,虽说我们这些人都算是威震一方的人物,可咱们都是有家有业之人,世世代代都为朝廷效命,这个节骨眼,倘若一旦让陛下误判了什么,便真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咱们闹一闹,是为了利,可一旦牵涉进了什么,那便是万死之罪了,到了这个时候,敢不答应吗?”

    杨度等人此时也回味过来,听得也是后脊发凉,一脸后怕地道:“这么说,真有人谋反?”

    若是当真有人谋反,或者是暗中谋划着什么,那么事情可就清晰了,陛下急匆匆的赶回京师,就是要收拾局面,节度使们恰好在这节骨眼上闹事,陛下首先要确定的就是节度使们的忠诚,所以单枪匹马来,就是要看节度使们敢不敢反,若是陛下一人来了国宾馆,节度使们尚且不敢,那么……陛下方才可以放心。

    可若是今日,当着陛下的面,节度使们还桀骜不驯,那么……对陛下而言,任何可能的威胁,都需立即铲除,所以……此次更像是一次试探,通过这一次单刀赴会,来测试节度使们的心思,应对的得当了,那么就还是自己人,陛下便可一心一意去对付真正的反贼,若是觉得节度使们不放心,或是节度使们当真有谋反的可能,眼看着陛下单刀而来,那么势必会撕破脸皮,直接在国宾馆动手了。

    现在一想,真是令人后怕啊,方才形势之微妙,若是稍有不慎,那可就糟了。

    只是……杨度又忍不住怀疑起来,不禁道:“既然如此,倘若我等当真有异心,那么陛下只是单刀前来,岂不是……岂不是……只为了试探我等,这风险,是不是太大了?”

    刘傲天眼眸闪烁:“陛下本就是非常人,老夫早闻,陛下功夫不弱,何况,我瞧他带来的那人,手随时搭在袖里,只怕那里头,有不少传闻中的手弹,何况陛下一到,禁卫们得知消息,自会蜂拥而至,陛下多少还是有自保之力的,而当今陛下,本就爱剑走偏锋,就算冒险,他也愿试一试。”

    杨度呼了口气,禁不住又道:“可是,到底是谁……是谁想要谋反呢?”

    只是这个问题,似乎谁也回答不出,所有每一个人都默然了。

    ………………

    就在洛阳城东市,在一个诺大的院落之外,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可在这个院落里,却是出奇的宁静。

    此时天色已是昏暗了。

    院落里,却只点着几盏灯笼,灯笼的光线朦胧,即便是中堂,也不过是点了一支蜡烛,以至这里很是昏暗。

    倒是在中堂里,只见数十个人垂立,一个个默不作声。

    坐在上首的,似是一个老人,他慢悠悠地喝着茶,与此同时,外头有人匆匆进来道:“陛下去了国宾馆,据闻抽挞了安义军节度使,此后方才摆驾回宫。”

    “看来……”老人叹了口气,道:“看来这陈凯之是察觉出了一点什么了,他……倒是耳目灵通得很,哎,自他登基以来,也算是励精图治,消除了不少隐患,锦衣卫和明镜司,经过了他的整肃,也愈发的得力了,迟早……他终会顺藤摸瓜,洞悉一切的真相,你们说……该怎么办呢?是坐以待毙,还是奋力一搏?”

    他顿了顿,看了一眼下首的那些人,才又道:“当今天下,有数个隐患,其一,是那些节度使,可惜,这些节度使,说是威震一方的英雄,可事实上则都是鼠辈;这其二,便是陈凯之的新政,新政是双刃之剑啊,既对人有益,可也有害,任何新政,莫不如此,有人得了好处,那么便会有人失了好处,没了好处的人,就会有怨气,而一旦怨气滋生,这时机也就来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