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穿越小说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夺 门!

    “陛下就是让小人上刀山,下油锅,小人也再所不辞,多谢陛下给小人戴罪立功的机会,多谢陛下啊。”

    拓跋力微激动万分,感恩戴罪,不断叩首,连眼泪都快流出来。

    苏哲欣然起身,拂手喝道:“传令下去,大军集结,准备随我攻破鹰城!”

    号令传下,众将无不兴奋如狂,各挟着杀机,前往各营传令。

    不多时,各营将士位就位,茫茫无边的将士,肃立在营墙前,等待着天子的号令。

    苏哲高坐赤兔,策马而上,出现在万军将士前。

    他深吸一口气,高声道:“朕的勇士们,攻破鹰城,把鲜卑人赶出漠南草原,就在今日一战,朕要你们拿出十二分的勇气,给朕把鹰城夷为平地!”

    “夷为平地——”

    “为陛下而战——”

    “杀光鲜卑狗——”

    吃饱喝足了的将士们,早就憋着一股热血,准备要为苏哲浴血而战。

    “把慕容轲带上来!”苏哲又大喝道。

    片刻后,那名被俘虏关押已久的鲜卑西王,如死狗一般被拖了上来。

    苏哲留他到现在,就为今日之用。

    “把这厮给朕斩了,祭我大魏战旗!”苏哲杀机凛烈的喝道。

    号令传下,刀斧手上前,战斧高高举起,就要取慕容轲的性命。

    “陛下饶命,我愿臣服于大魏,我也愿为大魏赴汤蹈火呀~~”

    死到临头,慕容轲终于不敢再死撑强硬,也如同那拓跋李胡一般,巴巴的向苏哲卑微求饶。

    “现在才想起求饶,晚了!”苏哲一声冷哼,马鞭狠狠划下。

    刀斧手手起斧落,应声斩下。

    咔嚓!

    慕容轲的首级,滚落在了血地上。

    大营中,杀声再度响起,万千魏军将士们,被这血腥所刺激,无不蠢蠢欲动,杀机如狂。

    苏哲瞄了一眼拓跋李胡。

    此刻,这个鲜卑使臣,早已吓到脸色惨白,心惊胆战,看着地上慕容轲的首级,不住的打着冷战。

    鲜卑人恃强凌弱,表面凶悍,内心软弱的一面,在这一刻尽显无疑。

    “邓艾何在!”苏哲喝道。

    “臣在。”邓艾应声上前。

    苏哲马鞭一指北面,“朕命你杀光了拓跋李胡带来的八百鲜卑人,换上他们的衣甲,押着拓跋李胡去鹰城,给朕把鹰城南门夺下。”

    “臣遵命。”

    邓艾立时领会了苏哲的意图,当即拍马而去,一声令下,将那八百鲜卑人,杀了个干净。

    然后,八百精锐的魏军将士,便换上了鲜卑人的衣甲,列队于营门前。

    “拓跋李胡,机会朕给了你啦,希望你能珍惜,否则,朕必叫你碎尸万段!”苏哲厉声威胁道。

    拓跋李胡哪敢不从,忙道:“陛下放心,臣一定依令行事,决不敢有他念。”

    苏哲这才满意,喝令邓艾出发。

    于是,邓艾便押解着拓跋李胡,带着八百假扮鲜卑人的骑兵,离营北上,一路前往了鹰城。

    苏哲则亲自率一万铁骑,稍后离营,远远的跟着邓艾后边。

    同时,大营中,余下的十九万魏军步骑将士们,则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全面进攻。

    邓艾押解着拓跋李胡,带着八百人,很快就赶到了鹰城南门。

    此刻,鹰城中尚有六万鲜卑军,正严阵以待,防范着魏军趁势来攻。

    南门的守军见是自家衣甲,又只有八百余人而已,便放松了警惕,没有进行拦截。

    邓艾一众顺利的进抵到了吊桥前。

    “你知道该怎么做吧。”邓艾躲在拓跋李胡的身后,短刀抵在了他的后背,只消轻轻一用力,就能要了他的命。

    拓跋李胡不敢不从,只能深吸一口气,高声喝道:“我是拓跋李胡,快打开城门,放我进去。”

    城楼上,守军们一看,果然是拓跋李胡,不由松了口气。

    “拓跋头领,你怎么回来了?”一名头领问道。

    “那苏哲狮子大开口,又要讹我们八万只羊,我当然是回来给他送羊的。”拓跋李胡没好气道。

    城头的守将自然再无犹豫,便下令打开城门,放下吊桥,放拓跋李胡入城。

    城门大开,吊桥放下,拓跋李胡在前带路,领着八百魏军步入了城门。

    “那苏贼无比残暴,绝不可能放过我,他可是要杀尽鲜卑人的,我要是帮他打下了鹰城,他一定会回过头来就杀了我……”

    拓跋李胡心中思绪翻转,忽然感觉到身后抵着的刀刃没了。

    机会就在此前。

    他心一横,突然间一夹马腹,狂奔而出,大叫道:“魏军,他们是魏军假扮,立刻关闭城门!”

    城门内,正在迎接他的鲜卑兵们,一个个还都愣怔犯傻,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看着逃走的拓跋李胡,邓艾却一声冷笑,手轻轻一挥。

    嗖嗖嗖!

    十余支利箭破空而出,朝着逃出数步远的拓跋李胡便射了过去。

    邓艾早就防着他想逃路,事先就命十名弩士,以暗弩悄悄的瞄准了他,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

    伴随着一声惨烈的嚎叫声,拓跋李胡连人带马被射穿,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

    邓艾将身上的鲜卑衣甲一扯,亮出大魏的战旗,银枪一招,大喝道:“大魏的将士们,立功的时候到了,随我把城门夺下!”

    邓艾一马当先,奋勇杀了上去。

    身后八百魏军,统统都露出了狰狞的獠牙,一涌而上,漫过吊桥,直扑洞开的城门。

    “救我,救我啊~~”

    爬在地上,重伤未死的拓跋李胡,恐惧的大叫着,死命的抠抓着地上的烂泥,想要爬进城门去。

    咔嚓嚓!

    邓艾的战马,却从他的残躯上无情踏过,当场将他的脊骨踏碎。

    紧接着,数不清的铁骑漫过,无数的马蹄,如草芥般将他辗压。

    拓跋李胡惨叫声被震天的杀声淹没,变成了一片血肉模糊的烂泥。

    城门内,鲜卑人看傻了眼,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拓跋李胡突然间被杀,那八百自己人,怎么就突然间变成了敌人。

    眼前魏骑奔腾而来,他们总算是回过神来,急是惊叫着想要关闭城门。

    “这城门你们是关不了啦!”

    邓艾当先撞至,一声长啸,手中银枪扫过,将正在关闭的三名敌卒斩碎。

    紧接着,铁骑如潮涌入,将城门彻底撞开。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