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1597章 老相识了

    陈鱼跃的脸上写满了冷漠,在他没有确定这个轮椅男的身份之前,他不会做出任何的回应。

    “尊掌,你不用跟他们废话,给我们三分钟的时间,我们让他们全都跪在你面前求死。”最为魁梧的那个男子缓缓开口。

    爆炸的烟雾彻底散尽之后,陈鱼跃他们也看清楚这七个魁梧男子的样子,他们每一个人都长了极为相似的容貌,身材也是极其相近,都是如此高大魁梧,健硕无比,不同的是,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上都印着不同的编码。

    相对最为魁梧的那个男子身上印着的是977,其他六个人身上分别印着899,767,601,598,433,336。

    显然,不同的号码代表着他们是不同的角色。

    “尊掌……呵呵,我们终于见面了。”陈鱼跃的嘴角微微扬起,他苦苦追查的人终于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让他失望的是,这个家伙居然是一个残废,居然需要轮椅才能行动,而且还带着面具,竟然不敢以真面目待人。

    “逆鳞,如果你愿意加入我们,我很乐意你这样称呼我。”轮椅面具男也呵呵的笑了笑:“但是很可惜,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永远都不能为我所用。”

    赵逍遥啐了一口刚才溅在嘴里的沙土:“老残废,你知道就好,别他妈废话了,干就干!”

    “对。”杜破武捏着拳头上前跨了一步,刚才那个977号开口装逼的时候,他就已经忍不住上去教训他了。

    “不要轻举妄动。”柴八斗担心有诈,示意他们别冲动,对方如此“迎接”他们,也未免太不警惕了,若非是头脑简单,就一定是有极大的自信。

    风洐和钱咄始终保持着专注的注意力,只要对方有半点行动,他们会毫不犹豫的迎上去,但是对方若是没有行动,他们是绝对不会轻易发动进攻的,正所谓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必后发制人。

    文枭作为协助者,丝毫没有喧宾夺主的意思,他配合龙组的行动,自然会听陈鱼跃的命令,陈鱼跃没有命令之前,他唯一要做的就是保证赵炜彤的安全。

    “年轻人,火气旺盛是好事儿。”轮椅面具男仍然是那副笑呵呵的声音:“但是做事情之前还是需要考虑一下自己的实力,没有实力的叫嚣是毫无意义的。”

    赵逍遥本来是想反驳几句,可是想到柴八斗让他们保持冷静,也就控制住了自己内心的冲动,这半年来他的确成长了。

    “这话说的很对。”陈鱼跃冷笑一声:“上次你们勾结我们内部的叛徒,设计好圈套偷袭我们,让我们损失惨重,但这次不一样了……我们有备而来,你也没有其他势力的协助,只凭他们,你恐怕逃不掉了。”

    “哈哈哈哈,小鱼跃,看来你还是没有长大啊!”轮椅面具男突然大笑了几声:“还是那么天真,和小时后一模一样。”

    陈鱼跃脸色一变:“你究竟是谁?”

    “呵呵呵,你那么聪明,猜一猜,如果猜中了,我会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给你一个痛快。”轮椅面具男淡淡道。

    “你是当年基因组的人。”陈鱼跃面无表情,他已经学会了隐藏自己内心的惊讶。

    “今天你送上门来,对我来说或许是件好事儿呢。”轮椅面具男道:“这一次我必须要离开华夏了,如果能把你带走,那将会是我最大的收获。”

    “你想收获的并不是我,而是我爷爷。”陈鱼跃反问道。

    “没错。我要你告诉我他现在究竟在哪,当初的那些资料里有很多东西都只有他才能破解!那些用特殊秘密记录的秘密只有他一个人才能破解!我要你告诉我,他究竟在什么地方!只要他把那些秘密告诉我,我就能创造出比他们七个还要完美的战士!到时候这个世界就是我们的!”轮椅面具男有些激动。

    陈鱼跃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愤怒,平静道:“你到底是谁。”

    “哈哈哈哈!”轮椅面具男缓缓摘下了自己的面具:“还记得我吗。”

    陈鱼跃看到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许久之后才缓缓是说出了三个字:“张游许。”

    “你还记得我,小子,这么多年没见面了,难道不应该尊称我一声吗?我毕竟是你的长辈。”张游许淡淡道,当年他可是陈鱼跃爷爷的左膀右臂,手下最得力的几个助手之一。

    “你配吗?”陈鱼跃面无表情:“当初基地出事儿,也是你搞的鬼?”

    张游许摇了摇头:“当初我还没有那么大的野心,我只是一个被动的棋子,有些事情的发生不是我能控制的,我也是身不由己……”

    “呵呵。”陈鱼跃的回应非常简单。

    “当然,现在不一样了,我现在终于明白了自己生存的意义。”张游许微微一笑:“当年我没有做的那些事情,如今我要完成!当初我后悔过我参与过的一些事情,但是现在我不后悔了,我觉得我没有做错,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爷爷太保守了,鱼跃,你比你爷爷聪明,你应该明白,如今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炎黄子孙!”

    “别把自己说的那么伟大。”陈鱼跃不耐烦道:“我再问你,我父母的死是否跟你有关系。”

    张游许的脸上竟然露出一抹忧愁:“怎么可能,当年我最欣赏的人就是你父亲,我怎么可能会伤害他……我是那么的欣赏他,他是除了你爷爷之外,第二个可以让我心生崇拜的人,他是那么年轻有为啊,唉,只可惜他和你爷爷一样的固执。”

    陈鱼跃的眼神里徒然升起了杀气。

    张游许很敏感的感受到了这股杀气:“我没有说谎。”

    “但你永远都别想把自己洗干净。”陈鱼跃不在乎他是否说谎了,即便当初的那些事情不是张游许做的,但是张游许也参与了,而且现在张游许接手了所有的一切,把那些人想要做的发扬光大了。

    “我没有,我从来都没想过为自己洗脱什么。”张游许摇了摇头:“鱼跃,你听我说句心里话,我做所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民族。你要理解我!你不能像你爷爷和你父亲那样的固执!事实证明他们的固执是错误的!而我坚持的一切才是正确的!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真的把我当三岁孩子吗?”陈鱼跃冷冷道:“你的行为跟纳粹没什么区别,你的行为是灭绝人性的,就凭这一点,你就没有资格站在我面前说三道四,你也没有资格请求我的原谅。”

    张游许眯起了眼睛:“我?请求你的原谅?”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