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一千三百十七章 涅槃!

    第一千三百十七章 涅槃!

    面对唐欢这狂妄霸道的话语,黑寡妇无言以对。

    好钢用在刀刃上?

    吴家在他唐欢眼里,竟只是一把破铜烂铁?

    这绝对是狂妄之言,杀人诛心之言!

    酒过三巡,二人也都吃饱喝足了。唐欢惬意地躺在沙发上,抿着香茶道:“萧姑娘。为什么你会选择来明珠发展?”

    “需要理由吗?”黑寡妇举止优雅地坐在沙发上,反问道。

    “萧家明明在四九城兵强马壮,要人脉有人脉,要资源有资源。留守燕京,我想以你的才干,应该会更有作为。”唐欢闲着也是闲着,跟黑寡妇聊起家常来。

    “如果我告诉你,我高中毕业之后,就没用过家里的一分钱。你是会觉得我有志气,还是嫌我矫情?”黑寡妇笑问道。

    对任何一个即将迈入成年大关的高中女生来说,能自给自足,不花家里一分钱,那都是值得父母骄傲、自豪的。

    可当黑寡妇向唐欢提及此事时,她非但没有炫耀的意图。反而给了唐欢另一个选项:你会觉得我矫情吗?

    这充分说明,黑寡妇的思维,异于常人。活得并不世俗。

    至少在她心中,自给自足是一件非常稀疏平常的事儿,也并不值得炫耀吹嘘。

    相反,她还担心唐欢会认为这是矫情,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都有。”唐欢点头,也没隐瞒自己的想法。“既然家族能为你提供最强大的教育资源,为什么选择勤学苦读?又为什么不肯获得家族的支持?”

    略一停顿,唐欢颇为好奇道:“萧姑娘,你是跟家族有什么恩怨过节。还是偏执地喜欢和自己较劲?”

    “也许是后者吧。”黑寡妇点头,放下了茶杯。

    她站起身来,曲线婀娜,风情万种。

    她踱步来到窗前,看了眼别墅外的璀璨江景。

    “我做过一份人物笔记。令尊,是我第一个研究的对象。”黑寡妇拉开窗帘,呼吸了一口深夜的新鲜空气。“唐大少完成了家族安排的学业之后,就离家出走,自立门户。在那个经济圈非常匮乏的年代,他挖到了第一桶金。并在商界,站稳了脚跟。”

    “唐老板,相信有无数人向你介绍过令尊的人生经历。”黑寡妇慢条斯理地说道。“他用短短三年时间,缔造了那一代人的辉煌,登峰造极。有人骂他是老怪物,还有人说他狂妄自大,目空一切。他既没遵循家族的意愿,迎娶清道夫为妻,也没继承老唐家那丰富到令人眼红的政治资源。当人生来到拐点时,他选择了飘扬海外。并且——”

    “在海外缔造了全新的辉煌,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也许是跟那老怪物有关,唐欢听得很仔细,也很有耐心。

    只是听完黑寡妇的叙述之后,唐欢并不理解,唐国柱的人生经历,和她对待人生的选择,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呢?

    “我做的第二份人物笔记,是继你父亲之后的第二位商界传奇,秦无双。”

    “一个比令尊更有积极性,更具演义特色的绝顶强者。”

    “令尊的强大,在无数人眼中,似乎是必然的,是理所应当的。因为他的出身,他的家族背景,以及他那个雄霸天下的父亲。”

    “他即便再优秀,再传奇,人们也不会感到意外,或者惊喜。因为在世俗人的眼中,令尊本该如此强大。”

    “秦无双是草根出身,他凭一己之力,成为华夏商界第一人。并拥有呼风唤雨的恐怖能量。他的成功,不是必然的,却充满了传奇性,普世意义。”

    唐欢耐心聆听,没有插嘴。

    事实上,这也是他第一次听黑寡妇如此长篇大论。

    他想知道,黑寡妇会从这大量的叙述中,总结出怎样的精华。

    啪嗒。

    唐欢点上一支烟,微笑道:“那你研究的第三位大人物,是谁呢?”

    “姚振北。”黑寡妇再次端起了酒杯,那婉约的美眸中,却有几分失落之色。“我本以为,他会成为第三个顺理成章的模板。但没想到,他会以此等结局落场。”

    姚振北死了。

    如果消息无误,他的结局,与白庆阳如出一辙。

    全都死在了自己的儿子手中。

    这听起来太匪夷所思,违背人伦了。

    但却是发生在唐欢身边的残酷事实。

    白不臣的逆袭,还算情有可原

    姚东亭的逆袭,却是单纯的个人意志了。

    因为与姚振北道不同,所以,不相为谋。

    “在我眼里,或许白不臣的综合能力,的确比不上天赋异禀的姚东亭。”黑寡妇缓缓说道。“但我依旧认为,白不臣的未来,以及对人生的掌控力,一定是强于姚东亭的。”

    “赞同。”唐欢在这个问题上,与黑寡妇不谋而合。

    正如黑寡妇所言,或许白不臣在个人能力上,的确比不过天赋异禀的姚东亭。但白不臣对未来的掌控,一定强于姚东亭。

    “唐老板知道为什么吗?”黑寡妇意味深长地问道。

    唐欢沉默了片刻,迟疑道:“因为白不臣更有城府?”

    黑寡妇摇摇头:“因为白不臣的生活,足够苦难。”

    “甚至可以说,他没有过上一天舒适生活。”

    “他的神经,始终紧绷着。仿佛一天不工作,不努力,不上进,他就会饿死。”

    “他的反击,是因为白家连苦难的生活,都要剥夺走。”

    “而姚东亭的反击,却仅仅是因为——”

    “他脱离了舒适区后的激变。”

    “当他一帆风顺求仁得仁的生活破碎之后,他无法适应,便渐渐变得慌张无措。”

    “终于,他拿起闸刀,毁掉了将他驱逐舒适区的男人。”

    “他的父亲,姚振北。”

    黑寡妇一口气阐述了如此多前辈、同辈的人生。

    终于,她开始了属于她的人生领悟。

    “不论是令尊、秦无双,还是中道奔殂的姚振北。唐老板,你在他们身上找到了什么共同点吗?”黑寡妇问道。

    “在困境中生存?或者给自己设置困境去生存?”唐欢问道。

    “差不多。”黑寡妇微笑道。“我的理解是。这些强大且达到巅峰的前辈,没有一个会让自己生活在舒适区。”

    “死于安乐,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为什么我的弟弟,会经不起那么一点儿人生挫折?为什么唐老板,却能在更大的困境中重生,并强势归来?”

    “因为唐老板习惯了夹缝求生。而我的弟弟,他却永远生活在象牙塔里,舒适区中。一旦舒适的生活被打破,被粉碎。他就会无所适从,慌张无措。”

    “当萧家人试图报复唐老板时,我阻止了他们。谈感激,那太扯了。但我小弟的人生中,却实在需要一个像唐老板这样的角色。”

    “凤凰不涅槃,何以重生?”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