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尝苦痛!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尝苦痛!

    立于青龙身边的唐欢笑了笑,点头道:“好。”

    说罢,他缓步前行,朝老和尚赵先河走去。

    他每踏出一步,身躯上的气机,便爆发出些许。

    走过七步,气劲成实!

    宛若惊涛骇浪,摧枯拉朽!

    “你要拦我?”唐欢嗓音低沉,气吞山河。

    老和尚口吻平和道:“我不想拦你。”

    起码,不是在这个节骨眼与唐欢交锋。

    可他没得选。

    用他内心深处的话来形容,此刻的赵先河:身不由己!

    他不得不拦,不得不站在唐欢的面前!

    “但你还是作出了选择。”唐欢目光凌厉,沉声问道。“是吗?”

    赵先河缓缓点头,薄唇微张道:“切磋一下吧。”

    “我不喜欢切磋。”唐欢坚定不移地摇摇头。

    赵先河愣了愣,看起来颇有些无奈:“那就分生死吧。”

    说罢,老和尚的僧袍微微鼓荡。

    一股宛若实质的气劲,如温水般渐渐沸腾,然后,向着唐欢的方向喷涌而去。

    妖僧赵先河,亲手*了厄小姐与快乐佛两大绝世强者。

    他本人的实力,又会有多么的强大?

    青龙不知其名,不知其根底,自然不清楚。

    哪怕是立于战场之中的唐欢,也并没十足的把握击败赵先河。

    他只是单纯的好奇,赵先河为何心甘情愿为这别院主人当狗。

    这别院主人,究竟是何等人物?

    唐欢知道吗?听说过吗?认识吗?

    唐欢不动,却气劲横窜。气候已成,蓄势而发!

    ……

    别院内的一间书房。

    此刻,有一老一少端坐蒲团之中。

    书房内没有书桌,亦没有办公器具。

    反倒是焚着香,诵经念佛。

    蒲团之间有茶在烹煮,老人一身青衣,看似入禅,又仿佛是佛门俗家。年过八旬,看起来却精神奕奕,目光清澈。

    她是一名老太太。大概是叶婆婆那一代人,甚至,与叶婆婆是那个时代的闺蜜?

    否则,她岂能在这龙渊阁,有如此别院静养?

    而盘膝坐在她对面的,也不是别人,正是在江湖中享誉盛名的快乐佛。

    老和尚赵先河的得意门生。

    一个从没将赵先河放在眼里的,盛世妖孽。

    茶已沸腾。

    盘膝而坐的快乐佛缓缓端起一杯,却只是嗅了一口,并没入嘴:“您这茶,难以下咽。”

    “的确是老茶了。”老者缓缓点头,那清澈而充满智慧的双眸中,渐渐浮现浅笑。“看来这些年,小赵不懂的东西,你也自学成才了。”

    “他会的东西,我还有一样没学成。”快乐佛清秀到近乎漂亮的脸庞上,浮现一抹浅笑。

    “哦?”老者含笑问道。“是什么?”

    “杀人。”快乐佛重新放下了茶杯,缓缓说道。“我入门多年,至今还没杀生。”

    “这是好事。”老者表情复杂的点点头。“至少对你而言,是好事儿。”

    “可没下过地狱,如何成佛?”快乐佛反问道。“您诵经念佛数十载,可曾想过佛本是道?”

    “什么道?”老者问道。

    “地狱道。杀戮道。”快乐佛缓缓说道。“我一生不沾地狱道,杀戮道。如何成佛?”

    “世人称我快乐佛。”快乐佛唇角含笑,口吻,却逐渐显露戾气。“不舍身尝痛,尝苦。如何领悟快乐真谛?”

    老者沉默起来。

    她虽诵经念佛数十载,可真要论及佛道修为,她与快乐佛之间,却有着一条巨大的鸿沟。

    纵使是领他入门的老和尚赵先河,也难以与之并肩。

    赞他一句天纵奇才,天赋异禀,是非常合情合理的,绝不过分。

    “你今日见我,就是想说这些吗?”

    老者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望向了端坐在她对面的快乐佛。

    他清秀而儒雅,那双清澈的明眸,看起来也毫无杂质。

    可老者却知道,这年轻人,已是连其师傅赵先河,都无法驾驭的恐怖存在。

    当然,在境界上,她更加无法与之博弈。

    她之所以能与之端坐在一起闲聊,只因她是快乐佛的奶奶,亲奶奶!

    快乐佛摇摇头,清秀的脸庞上仍是挂着笑容。

    可老者却无法从这份笑容里,找到任何亲情,更谈不上亲近。

    他仿佛一根没有感情的木头。

    又仿佛——戾气横生!

    昨晚,她遵循唯一亲孙的意思,寻了个并不太合理的理由,扣押了猎龙者创始人老庄。

    并凭她在军部的通天本领,将此事压下来。

    此后,她再无介入,只是将老庄留在了别院内的厢房。

    既不打骂,也不苛刻。好吃好喝供着。只是限制了老庄的自由罢了。

    今儿,她才知道快乐佛的目的是什么。

    他引来了唐欢,一个在四九城呼风唤雨,打响了金字招牌的年轻新贵。

    同时,也是唐公的唯一嫡孙!

    “我就是想看看,您能为我做点什么。”快乐佛儒雅地笑了笑。看起来既亲和,又有出家人的随和。

    “我能为你做的,一定比你想象中还要多。”老者很平静地说道。

    “包括斩断我六根,毁我七情?”快乐佛微笑问道。

    “我是在保护你。”老者轻叹一声。

    在此事上,她的确没办法向快乐佛吐露太多。

    “也许吧。”快乐佛抿唇点头道。

    老者见快乐佛没了下文,不由问道:“你引来唐欢,是要对付他吗?”

    如果是,老者希望自己唯一的孙儿,可以稍微理智一点。

    哪怕他真的痛恨唐欢,也不急于一时。

    京城第一少姚东亭,已经抢先下手了。

    而且联手了曾经的京城女皇,木晴子。

    与其莽撞冲锋,倒不如坐享其成,坐山观虎斗。

    这是最基本的常识,她相信快乐佛不会不懂。

    “不是。”快乐佛淡淡摇头。眼中,却掠过一抹老者看不懂的异色。

    “那是为什么?”老者问道。

    “对付我的师傅,赵先河。”快乐佛气定神闲地说道。

    听起来,他没有任何的迟疑,或者说困惑。

    仿佛做这么一件事儿,他不存在半点负担。

    就如同诵一段金刚经一般,轻描淡写,无比的从容。

    对付赵先河?

    为什么?

    老者微微蹙眉,十分不解。

    他纵然有千般不对,但毕竟是培养你成人的师傅。

    若非迫不得已,为何要对付赵先河?

    “为什么要这么做?”老者问道。

    “他要害死我姐。”快乐佛平静说道。

    “我已经说过了。”老者蹙眉道。“她不是你姐。只是我们安排来陪伴你的。”

    “我说是。”快乐佛缓缓说道。“她就是。”

    “你说的。不算。”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