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玄幻小说 > 剑道毒尊 >

第2233章 有什么条件,直说吧

    夜色渐浓,彼岸花王城里的各个街道上罕见行人,只剩下一部分修者正在默默收拾着摊位,准备收摊回家,结束这短暂的一天。

    在其中某一条罕有人至的街道上,一个身影正在不急不缓地朝着王城宫殿方向行去。

    他的后面还跟随着两名低头不语的冷面人,这般一路快速前行下,很快,便抵达了王城前。

    这里便是彼岸花那位君主所在的宫殿,苏玄抬起头注视了一眼,看到内外无数层都悬挂着火红的灯笼,一时不禁微微皱了下眉头。

    倘若宁菱儿没出手暗杀那个家伙,想来现在这些灯笼,都是用来庆祝婚宴的装饰品……

    不知怎的,他的心情没刚才出来时候那么好了,以至于神情也变得冷淡了起来。

    很快,他们越过了宫殿正门,便要朝里面走去。

    “站住,来者何人?!”

    刚踏进宫殿内,苏玄就被几名地劫之境的护卫拦住了脚步。

    对苏玄来说,小天劫之境还可以勉强阻拦自己几步,现在的地劫之境在他眼里,宛如蝼蚁。

    更何况现在自己的身份可不是什么轮回珠之主,刚被人拦住,他便亮出了令牌,冷冷道:“劫天阁白苏,要见你们君主,速去通报,若是耽搁了时间,后果自负!”

    后面跟着的两个人,此时犹如黑夜中的鬼影般,亮出了森寒的白刃,大有一副再不配合,立即就动手的势头。

    也许是劫天阁的名头镇住了对面这几个王城护卫,他们得知苏玄身份的一瞬间,就立即神情一凝,紧接着马上转过身去就冲进了王宫之内。

    等待也没有持续太长时间,最多不过五十息时间,那几个护卫神色匆匆去而复返。

    这次他们手里并没有携带任何兵刃,全都是一脸笑意,毕恭毕敬的将苏玄请入了王宫之内。

    跟随在苏玄身后的两人,此时神情有一些古怪,但谁也没有在这个时候破坏气氛,皆是冷冷的低下头,跟着苏玄一步一步地迈进王宫中。

    王城内的道路分外冗长,道路两旁栽种了无数棵植物,庞大的枝干几乎遮蔽住月光,使得极少的光线透过枝叶照射下来,折射着影子铺洒在路面上,更显得幽寂森森。

    苏玄跟随着前面护卫走了一路,终于在快要沉不住气的时候,才穿过了这条冗长的道路,抵达了主宫前面。

    主宫大门此刻完全打开,耀眼的光芒自宫内散发出来,刚走到近前,苏玄就体会到了一股大气磅礴的碾压感,正朝着自己扑面压来。

    他冷冷一哼,身周涌现出浑厚的灵气,将所有碾压之力隔绝开来,旋即便大步迈出,直接踏进了主宫之内——

    主宫内外完全是两种模样,刚才行走在那条道路上,沉重的压迫感与阴森之气,甚至令苏玄有种如临冥域地府的感觉。

    可是现在进入到主宫内,苏玄眼前便是一排排正在随着歌声扭动身姿的舞女,而两旁早已备好了酒菜,随着气温越升越高,苏玄的脸色也稍微发生了些许变化。

    对方这恐怕是早有准备。

    舞女的尽头,是一张长桌,长桌对面,站着一个身披金色龙服的中年男人。

    此人面容与宁菱儿有几分相像,看起来的确是后者的亲生父亲,而神态则是略带几分身为深渊君主的倨傲,只有在看到苏玄时,才稍微露出一抹礼貌性的笑容。

    “没想到劫天阁的弟子,也会如此光明正大的入我彼岸花王城,小兄弟倒是勇气可嘉。”

    苏玄来之前原本想要保持着正常姿态,但是路上经过一番商讨,那两个家伙觉得这样不行,自己若是将姿态放低,必定要被对方那只老狐狸讹诈一番,所以……

    该强硬起来的时候,一定不可以软弱。

    更何况,之前在真神秘境里,苏玄也亲眼见识过顾无极还有西门长风的神情与举止,稍微学一学,也没什么难的。

    于是就在对方说完话之后,苏玄面无表情,稍微向前走了走,缓缓说道:“明人不说暗话,我此行前来只为一人,正是你们彼岸花的宁菱儿。”

    “但我又听说,就在前几日,宁公主好像被你们亲手关入了囚天牢,此事当真?”

    对面一袭金色龙服的男人面色淡然,先是挥手驱散了正在随着歌声缓缓扭动身姿的舞女,接着又命人关闭了主宫大门,示意苏玄坐下慢慢说话。

    苏玄又一摆手:“坐就免了,我的女人还在牢中受苦,我可没什么心思坐下来说话,阁下也是如此……有什么条件,直说吧!”

    身后两个人也适时地往两旁站了站,神情傲然,横握刀剑,大有一副你再敢浪费时间,下一刻就砍你的趋势。

    见此,对方呵呵一笑,说道:“小兄弟这话说的有些没有道理。”

    “先不说小女是否认识你,就算认识……这婚姻大事岂能儿戏,没有提前商定好,哪里能说见就见啊?”

    轰——

    刚说完话,周围摆好的酒桌全部粉碎开来,酒水粉碎后四处飞溅,而地面上更是落满了碎渣。

    苏玄丝毫不跟对方客气,仍旧如同一名冷面煞神:“要么让我见她,要么……今晚你彼岸花王城换主人,我只给你一炷香的时间考虑,再敢继续糊弄我,就得小心自己那颗脑袋了。”

    身旁的两人顿时倍感解气,以前公主殿下一直要被这老狐狸稳压一头,甚至偶尔还要受他的气,现在可好,苏公子来了……还真的给他们出了一口气。

    就算这枚令牌可能是假的,但至少气出过了,剩下的事情,就看这位苏公子有没有能耐摆平了。

    酒桌全部粉碎,原本灯火通明的主宫,也是刹那间变得格外昏暗,许多原本退到幕后的舞女同时吓得惊叫一声,四下散去。

    而彼岸花这名君主,倒是沉得住气,仍旧不紧不慢地说道:“只凭你的一面之词,朕岂会轻易让你带走朕的女儿,若是小兄弟执意不讲道理,那朕也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在宫中作乱。”

    “来人——”

    随着这一声号令下,主宫彻底暗了下来,周围卷起了一阵凉意透骨的寒风。

    苏玄明显感觉到,背后以及两侧,出现了许多彼岸花王城的死士和护卫。

    不过最强的也就是地劫之境,想要对付自己……

    简直是痴心妄想。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