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北境之王 >

第492章 韩湛讲故事(上)

    第二天清晨,杨琦带着四十几名家仆,以及三辆搭载家眷和行李的马车,不紧不慢地来到了邺都的东门。按照他的想法,39名外出赴任官员都会带上自己的家眷,再加上家仆,起码会有五六十辆马车和近千人。自己这样一支部队,就算沿途遇到剪径的强盗,估计都会退避三舍。

    谁知出了东门之后,看到城外的情形后,他却不由大吃一惊。这里没有他想象的几十辆马车和近千名家仆,只有稀稀落落的十几辆马车和不到两百名各府的家仆。

    他看到哭丧着脸的蓬莱令,正骑着马站在离城门不远的官道上发呆,连忙策马过去,拱手向对方行礼后,吃惊地问:“蓬莱令,都要出发了,怎么只来了这么点人?”

    “杨侍中,能来的人都在这里了。”蓬莱令表情冷漠地回答说:“不少同僚回到家中,一说要被发配到青州东莱郡任县令,家中的仆人纷纷散去,到天明之后,就只剩下这么点人了。”

    杨琦被蓬莱令的这番话惊呆了,他想到自己这帮人是为了防止韩湛专权和把持朝政,免得再出现一个董卓,才会动用各种手段来对付韩湛。如今被贬官外放,应该有数不清的京师百姓前来送行才对,怎么连诸位同僚的家仆都逃散了不少呢?

    看到杨琦在马上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蓬莱令朝他拱拱手,冷冷地说道:“杨侍中,吾的道路遥远,就先告辞了。”说完,拨转马头,带着等在旁边的两名家仆和一辆马车,沿着官道朝西而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杨琦没有注意到蓬莱令的离去,他整个人还处在震惊之中,原以为京师百姓会在路边给自己这帮人送别,自己也能趁机对大家说上几句。结果眼前发生的一切,已经远远地超过了他的设想。

    “老爷!”见蓬莱令带着家眷和家仆离开,一名杨琦的家仆催马上前,问正在发呆的杨琦:“我们是继续留在这里,还是上路呢?”

    家仆的话让杨琦从痴呆状态中惊醒过来,他扭头看着对方,发了好一阵呆,才长叹一口气,无奈地说:“时辰不早了,我们上路吧。”驱魔天师月半妖

    那些等在城外的官员们,见杨琦一声不吭地带着家眷和家仆上路,也不招呼他们一声,心里不免有些怨恨。但他们的心里也明白,就算心中对杨琦再不满,也不能在此时内讧,这不是让城里的安阳侯看笑话么?

    黄县令想到这里,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城头,见城垛后面有不少晃动的人影。虽说这只是城头执勤的兵丁,但他却因为心虚,觉得肯定是韩湛派人来监视自己的,他浑身一震,打了一个哆嗦,连忙催促恭恭敬敬等在旁边的管家:“快走,快走,立即上路,莫再在此地停留。”

    就这样,一帮被贬的官员,带着他们的家眷和家仆,跟在杨琦的后面,灰溜溜地朝着青州方向前进。他们此刻的心情,已经和昨晚赴宴时大不一样了,很多人的心里都在暗想,也许自己的余生都没有机会再回到京师。

    虽说不管是被贬的官员离京,还是刘关张三兄弟外出流浪,韩湛都不太关心,但他手下的沮授却不敢怠慢,派出了大量的暗探,去监视这些对韩湛有威胁的人。那些官员身边的家仆大量逃亡,就是他派人挑唆的,原以为不会有多少人相应,但这些家仆有不少人都是经历过董卓时代,知道官员动不动被灭门是什么情况,因此一听到沮授派来的人劝说后,便纷纷逃之夭夭。

    沮授听完暗探们上报的情报后,觉得应该尽快把此事向韩湛报告,看对方有没有什么新的指示。他整理出一些韩湛应该感兴趣的情报,便匆匆地赶往州牧府。

    而韩湛自从回到了府中,就被自己的妹子韩嫣缠住了,非要让他讲讲在青州的那些经历。蔡琰等人虽说听夏侯云说过青州的一些事,但还觉得听得不过瘾,也纷纷附和韩嫣,让韩湛给自己讲讲青州的事情。

    韩湛被缠得没法,只好硬着头皮说:“本侯最近太疲惫,要好好地休息两天。等休息好了,再给你们讲几个你们从来没听过的故事。”就这样,才把韩嫣和蔡琰等人打发离开。科技衍生

    等众人离开后,韩湛就在考虑给她们讲什么故事。想了好一阵,韩湛立即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什么故事可以讲。木兰代父从军,在后世是挺红火的;可在这个朝代,女子就算当将军,貌似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代父从军一事就无从谈起。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也很有名,可如今没有科举,要当官要靠举孝廉,女子就算女扮男装去读书,书读得再好,也没有当官的可能。

    韩湛知道的故事不少,可他每想出一个故事,只要一对比当今的时代,就立即否定了。他拿起笔墨,把自己知道的故事,一个个地写出来,但很快又一个接一个地涂掉了,表明这些故事是不能讲的。

    在经过反复的涂抹之后,他意外地发现居然还剩下了两个可以讲的故事,一个是西游记,一个是白蛇传。佛教是汉朝传入的,随便安排一个人去天竺取经,也勉强说得过去,只要把其中的朝代从唐朝改为汉朝就可以了。

    至于白蛇传,历史背景设定是在宋朝。自己给韩嫣等人讲述后,只要淡化背景,不写许仙和白娘子的儿子中状元一事,还是一个挺不错的故事。

    注意打定,他重新拿过一张白纸,在上面写两个故事修改后的大纲,准备按照这个大纲上的内容,给韩嫣她们讲故事。

    刚写了几行字,就看到陈到从外面急匆匆地走进来。韩湛连忙停下手里的笔,抬头望着对方问道:“叔至,何事?”

    “启禀主公!”陈到躬身施礼,回答说:“沮监军有要事求见。”

    韩湛听说沮授有要事求见,连忙把桌上的纸卷了起来,吩咐陈到:“叔至,让沮监军进来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