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北境之王 >

第511章 戏班和戏园子

    送走了荀彧和沮授,韩湛起身来到后院。

    正在指导众女子排练的八姑,看到韩湛走进后院,连忙让众人停止唱戏,只身上前相迎:“妾身参见安阳侯!”

    “免礼!”韩湛冲八姑摆摆手,示意对方不必如此多礼,随后问道:“八姑,本侯想问问你,如果给你五天的时间,你能排演几部戏?”

    八姑在心里盘算一番后,伸出一根手指说道:“回侯爷的话,妾身觉得最多只能排演一部新戏。若是再多,恐怕姑娘们的水平就会大打折扣。”

    韩湛原本打算利用这五天,除了让乐坊女子们排练《牛郎织女》和《追鱼》两部戏外,自己也想办法再写两到三部新戏出来。有了六七部戏打底,她们进宫唱戏后,也可以让汉献帝翻来覆去地多听几天,若是只有两部,恐怕听不了两天就会腻味的。

    “不行,一部太少了。”韩湛觉得就算五天无法排练出五部新戏,那么至少如今剧本已经完成的《牛郎织女》和《追鱼》,是应该排练出来的。便摇着头说:“八姑,本侯给你五天的时间,至少要排演两部新戏。若是能完成,本侯重重有赏。”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韩湛说事成之后会有重赏,这一点令八姑很是心动。她在心里重新盘算一番后,终于点了点头,硬着头皮说道:“既然侯爷这么说,妾身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在五天之内,排练两部新戏出来。”

    “还有,”就在八姑起身准备离开时,韩湛又叫住了她,说道:“我觉得老是叫乐坊、乐坊的,似有不妥,应该改个合适的名字。”

    其实别说韩湛觉得用乐坊的名义不好,就连八姑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但由于这些女子基本都来自乐坊,自己根本没有改名的权利。此刻听到韩湛提起此事,八姑连忙问道:“不知主公打算改成什么名字?”

    “从今天开始,不再用乐坊之名,就改称为戏班。”韩湛望着八姑说道:“依本侯之见,不妨就叫八姑戏班吧。”

    “妾身不敢。”听到韩湛这么说,八姑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连声说道:“这些姑娘基本都是来自乐坊,妾身何德何能,敢用妾身的名字,来为戏班命名。”

    “本侯说可以,自然就可以。”见八姑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韩湛把手一摆,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此事就这么定了,谁若是敢为难你,你只管告诉本侯,本侯定当为你做主。”

    听到韩湛这么说,八姑的心里顿时踏实了许多,她连忙向韩湛磕头致谢:“妾身谢过主公的恩典。”

    “叔至,”韩湛想到黄梅戏不光要唱给汉献帝和文武百官听,还要让普通的老百姓也能听。而让百姓听戏,就必须有个现成的场地,便把陈到叫过来,吩咐他说:“本侯给你五百虎卫军,给你十天的时间,在州牧府附近的空地上,搭建一座戏园子。”

    “戏园子?”陈到听韩湛这么说,不禁一愣,随后反问道:“敢问主公,这戏园子乃是何物,末将也是第一次听说。”

    “戏园子,顾名思义就是听戏的地方。”韩湛想到在如今的年代,肯定没有什么戏院,便扯过一张白纸,用毛笔在上面画草图,向陈到讲解如何搭建戏园子:“整个戏园子应该是回字形的,戏台搭在正北面方向,另外三面是看戏的位置,分为上下两层……”

    韩湛对建筑是不折不扣的门外汉,好在他亲眼见过古代遗留下来的戏园子,只需要把自己所记得的建筑结构画出来,并讲解清楚,让陈到明白怎么修就可以了。

    陈到等韩湛讲完之后,谨慎地说:“主公,末将有个不情之请。”

    “说。”

    “不知可否请沮监军一起协助施工。”陈到对韩湛说道:“如今城内的宫殿,就是沮监军亲自监工的,若是有他的相助,想必定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对于陈到的这个提议,韩湛倒是不反对。不过他转念一想,自己刚刚让沮授去打听红薯一事,对方前脚刚离开,自己跟着又命他去协助监督建造戏园子,恐怕对方心里会不舒服的。

    想到这里,他对陈到说:“叔至,你先把人手调派好,至于是否让沮监军参与此事,本侯还要再考虑考虑。”

    “末将遵命!”陈到恭恭敬敬地对韩湛说:“末将这就去安排人手。”

    “八姑,”等陈到离开后,韩湛对八姑说道:“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召集戏班的姑娘们准备排练新戏了。再过几天,她们就要进宫为陛下唱戏了。”

    “什么,我们过几天就要进攻为陛下唱戏?”八姑一听韩湛这么说,顿时被吓得两腿发软,如果不是罗布及时上前扶住她,估计就直接跌坐在地上了。她的嘴唇剧烈地哆嗦着,神情紧张地问韩湛:“主公,你真的打算让这帮姑娘们,进宫为陛下唱戏不成?”

    “没错,我之所以让你们赶着排两部新戏出来,就是为了进宫献艺。”韩湛对八姑说道:“对了,有空时请人来教教这些姑娘们宫廷礼数,千万不要丢了州牧府的面子。”

    得知自己即将带着这帮戏班的姑娘们,进宫为当今天子唱戏,八姑真是喜出望外,连忙没口子地回答说:“请主公放心,妾身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一定会在五天内,把两部新戏排演出来。至于宫廷礼仪之事,请主公不必要担心,她们基本都是来自乐坊,对这些礼仪知之甚详。”

    该交代的事情已经交代,韩湛打了一个哈欠,就迈步朝自己的房间走。今天为了送陈宫,起的有点太早,他打算回去睡个回笼觉。可是没走两步,他忽然想起,自己曾经让手下的文武官员送歌姬过来学黄梅戏,也不知她们过来没有。便停下脚步问:“八姑,不知冀州的诸位官员,可曾派歌姬前来府中学唱黄梅戏?”

    “有的有的,”八姑连忙点着头说:“郭军师家里的两个歌姬,辰时就过来了,如今正在厢房里跟着香儿学唱戏呢。”

    韩湛侧耳听了听,附近的厢房里的确有人在唱曲,应该是郭嘉的歌姬正在跟着香儿学习。他点了点头,对八姑说:“八姑,等其他大人家的歌姬也到了以后,你从中挑一挑,看有没有出类拔萃的,把她们暂时编入你的戏班,跟着去宫中向陛下献艺。”

    “妾身明白。”八姑恭恭敬敬地回答说:“妾身会特别留意的。”7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