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我是污妖王 >

第六百四十九章 形势逆转

    调查组的方向很明确,首先就是调查和沈一凡发生冲突的那些“路人”,尤其是被沈一凡重伤,最后不治身亡的那位。

    不出意料,死亡的那人尸体已经火化,没法再次尸检,于是调查组迅速找到了当时负责尸检的法医和最早治疗该名伤员的医生。

    战忽局一向负责对付修真者,另外有时也负责对付外国间谍,因此他们的刑讯手段比普通警察可厉害得多,那两人很快就受不了,交代说有人威逼利诱,让他们陷害沈一凡。

    不过那个出面指使他们陷害沈一凡的人很快就意外身亡,往这一路方向的调查被迫终止。

    对此调查组并不在意,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减轻沈一凡的罪责,而不是抓住陷害沈一凡的人,这事要真查下去会涉及太多的人,牵扯面太广。

    对于斗殴事件的调查很快结束,沈一凡并不是主责,而且那些人伤得也不算重,鉴于沈一凡是为国家做出过特别贡献的秘密工作者,他可以说是无罪。

    接下来的调查方向是公安局和看守所,这让有些警察惶恐不安。

    真相同样很快水落石出,所谓沈一凡刺伤了同监舍狱友,完全是在正当防卫,那些狱友本就是特别安排到那监舍,用来刺杀沈一凡的。

    这次调查让一批警方内部人员受到了严厉处分,甚至有人被脱掉警服,换上了狱服,当然,那批刺杀沈一凡的人到底是受谁的指派,依然没查出来。

    关于沈一凡越狱和抢警枪的问题,他确实犯了法,不过怎么定罪同样由战忽局来主导。

    至于沈一凡在金陵饭店非法拘禁男服务员并抢走对方制服的事,那名男服务员表示他不追究。

    被污妖王重伤的值班经理则理直气壮的继续控告沈一凡蓄意伤人,打得他骨折,而且重要部位功能受到伤害,毁了他的一生,最后经过调查,结论是值班经理当时在强阿暴某位女服务员,恰好路过的沈一凡试图阻止对方时不小心弄伤施阿阿暴者的下体,并为了阻止对方继续施阿暴而打断了他的腿,这些都属于正当防卫,无罪。而那名值班经理则被那女服务员控告强阿奸,被判三年有期徒刑。

    之后为了防止女服务员被报复,她被接去了东华市,给她安排了新工作。

    最后,对于沈一凡夜袭袁家别墅,打伤十多名保安的事,根本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当晚行凶的就是沈一凡,也许有名和他身高体型相仿的人抢了他的警枪和制服,嫁祸给他呢?至于真凶到底是谁,还有待慢慢调查。

    袁家上下对于这样的调查结果自然是非常愤怒,搞了半天,自己这边损失惨重,但沈一凡是否要坐牢,居然还不确定?!

    而且即使他坐牢,也不是进普通监狱,而是战忽局的特别监狱。在那监狱里,说不定他还能吃香的喝辣的,日子过得很潇洒,这算什么惩罚啊!

    但是他们怎么抗议也没用,调查组是中央派下来的,他们袁家的关系根本搭不够,而省里的领导现在避之唯恐不及,哪还愿意在这件事上为袁家出头。政府高层人士都知道,战略忽悠局直接听从最高领导的命令,拥有很多其他部门所没有的特权,除了最高位置的那些人,谁敢跟他们对着干啊。

    ……

    ……

    关于沈一凡案件的调查还在继续,不过通缉令已经撤销,江南省警方在调查组的要求下开始消除此次事件对沈一凡所造成的负面影响。

    沈一凡爸妈和林梦夕他们终于相信局势开始扭转,沈一凡也许会无罪,他们激动不已,此时留在蓝京也没了意义,于是他们返回了梁溪。

    叶婧柔开车送了他们回去,沈一凡能够安然无恙也让她负罪感减轻了不少,至少她没有害了这个有为青年。另外沈一凡说自己遇到了贵人相助,对方的能量比袁家还大得多,那说不定她父母的事也能靠那位贵人帮忙,得到转机,她现在终于体会到柳暗花明的感觉。

    虽然沈一凡的罪责还没有正式确定,蒋解放却已经通知污妖王,让沈一凡去战忽局梁溪分局找他,华东区总部的任务马上就要开始,他要尽快带沈一凡去报到。

    能够大大方方的回家当然再好不过,当天夜里,污妖王就披星戴月的赶回了华鸿庄园雅子的别墅那边。

    看到他平安归来,三位女生全都喜极而泣,虽然“沈一凡”看上去邋遢得不像样,头发好多天没洗,衣服也土里土气的,脏得不行,但她们还是搂着他不肯放手。

    不过此时已经接近天明,奔波了一晚的污妖王需要休息,三位女生最终放开了他,让他好好洗了个澡,换上舒适的睡衣,躺床上去睡觉。

    不久之后,沈一凡醒了过来,突然发现自己今天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而不是像之前几天一样,睡在草地上。还没等他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一个如百灵鸟般动听的声音响起:“一凡哥哥,你醒啦!”

    随后,一个俊俏可爱的女孩扑入他怀中,更是热情的亲起了他的脸,两团柔阿软的物体压在沈一凡的胸膛,让过了几天野人般生活的他体内燃起了熊熊烈火。

    沈一凡这才发现在亲他的是小蝶,一大早起来他的小兄弟正在练早操,这让他更是差点控制不住,怎么回事?小蝶怎么跑这儿来了?等等,不是小蝶跑过来,而是我回了家!难道我已经被宣布无罪了?

    正在这时,听到小蝶声音的白婕和雅子赶了过来,看到小蝶压在沈一凡身上,连忙上前劝阻,小蝶还很不高兴,委屈地说:“不嘛,人家今天要陪一凡哥哥睡觉嘛。”

    沈一凡惊出一身汗,这要是只有小蝶在家,今天怕是忍不住要推倒她,谁让之前几天过得太苦,憋得太难受了呢。

    在众人的劝说下,小蝶终于放开了沈一凡,沈一凡好好安慰了她一下,雅子就带着她一起去准备早餐,留白婕在卧室陪沈一凡。

    两个都憋了挺久的人正是干阿柴烈火,一触即燃,转眼间就脱阿光一切,拥吻在了一起。

    一番激烈大战之后,白婕心满意足的躺在沈一凡怀中,撒娇道:“我还以为这次你要坐牢呢,你要是坐了牢,我可怎么办?”

    沈一凡想起之前的事,也是有点害怕,要不是蒋解放说动了战忽局的高层,他的罪名是绝对摆脱不了了,他要么乖乖去坐牢,要么从此亡命天涯,做一个逃犯,甚至逃出国去,不管哪种结局,都会让他的女人们从此无依无靠,或者投入别人的怀抱,想到这,他问白婕:“如果我坐了牢,你会不会另外找个男人嫁了?”

    白婕气呼呼的拧了他一下,责骂道:“你以为我是那种水阿性杨花的女人是不是?我连名分都不要,就跟了你,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你要是坐了牢,那我就等着你出来,你要是被枪毙,我就殉情!”

    沈一凡感动得有点懵,他都不知道自己在白婕心中这么重要,或者她只是骗骗自己而已?她还不至于没了自己活不下去吧?面对委屈巴巴看着自己的白婕,沈一凡认真的说:“我其实更希望没了我,你们也能好好活下去,我会留给你们一大笔钱,你们拿去分了,应该够你们用一辈子的。”

    “讨厌!我不许你再说这种话,我才不要过没有你的日子!”白婕嘟着嘴说道,眼中都有泪花闪现出来。

    不管她是不是真的能做到,至少现在沈一凡相信白婕对自己动了真感情,于是他问:“那如果我四处逃亡,你也愿意跟着我?”

    “嗯,当然了,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觉得有安全感。”白婕同样很认真的说。

    “我这次在那逃亡的时候,想了很多,从现在开始,我得想办法为自己留条后路,如果下次再遇到被陷害、被追杀或者其他危险的情况,我会带着所有身边的人逃到一个没人找得到的地方,这个地方可能是在国外。”沈一凡向白婕描述了他的计划。

    白婕很专注的听着,然后说:“那你一定得带上我,不管去哪我都要跟着你。”

    这时,敲门声传来,雅子在外面说道:“早餐准备好了,先过来吃早饭吧。”她当然知道白婕陪着沈一凡会做什么,因此她才故意放慢手脚准备早餐,让两人能够多一些相处的时间。

    两人穿好衣服出门,白婕还挺不好意思,像是奸阿情被撞破一般。

    四人欢快的一起享用丰盛的早餐,跌入过谷底之后,平静温馨的生活显得尤为可贵。

    没多久,污妖王醒了过来,告诉沈一凡蒋解放在等他,他很快就得去非洲扎伊尔执行任务,然后他又休息去了。

    沈一凡一下有些失落,没想到才刚回到家,就要被派去非洲,本来还准备接下来几天好好和他的女人们温阿存一下呢。这趟任务估计不会简单,否则起不到将功赎罪的效果。

    他无奈的在餐桌上向三位女生宣布,他今天就得去蒋解放那边报到,随后就得去趟非洲,这是用来抵消他所犯罪行的。

    三位女生难掩失落,纷纷告诫沈一凡注意安全,一定要平安回来。

    之后,白婕和雅子上楼为沈一凡整理一些行李,白婕还创造机会,让沈一凡宠阿幸了一下雅子,她们俩早就有了共识,要让沈一凡雨阿露均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