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我是污妖王 >

第九百二十章 大闹银河

    沈一凡没跟他废话,直接一棍子击中他的右膝盖,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房间内回荡着梁三斤撕心裂肺般的吼叫声,而那几位公主已经被吓哭,连那中年胖子都吓得脸色苍白。出来做生意那么久,他还没见过这么下手狠辣的人,偏偏这人还是个长相很随和的年轻人!

    梁三斤觉得自己的膝盖已经废了,眼前这人真是个疯子!现在最主要的就是保住自己的命,如果还不答应他的要求,下一棍子说不定敲的是他的脑袋。

    在听到梁三斤求饶后,沈一凡命令他一个小时内让人带二百八十万现金过来,迟一秒钟,就打断他的三条腿,说完还盯了梁三斤的裤裆一眼,梁三斤被他盯得浑身发冷,赶紧打电话求助家里,面对这样的恶魔,说错一句话就有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梁三斤在那到处筹钱的时候,沈一凡走到门口把门给关了起来,没有他的命令,那些公主也不敢跑,她们要是挨上一棍子,半条命可就没了,至于那些保安,躺在地上根本起不来,他们现在只能等着老板来替他们报仇。

    等人送钱过来还要一段时间,沈一凡闲着无聊,指了指那位神似林梦夕的公主,说道:“你,过来陪我喝酒。”

    那位公主吓得浑身发软,两腿止不住的抖,这年轻人虽然长得还挺顺眼,但实在太乖张暴戾了,万一惹火了他,根本不知道会被如何殴打。

    不过对方下了命令,不听肯定是不行的,于是在沈一凡坐到沙发上后,那公主颤颤巍巍的上前帮他倒酒,还不小心洒出来一点,吓得她连忙道歉。

    沈一凡看对方眼泪都吓出来了,赶紧挥挥手示意没事,随后招呼她坐自己身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兰欣婷。”那公主很害怕,都不敢贴沈一凡太近,怕他对自己动手动脚的。

    沈一凡仔仔细细的看着兰欣婷,心内波涛汹涌,这个兰欣婷和林梦夕有七、八分相似,只是更成熟,更风韵,当年要是林梦夕一直没回头,选择在社会上混,现在是不是就和她一样,在KTV陪男人喝酒玩耍,甚至还要提供其他服务呢?

    兰欣婷被沈一凡盯得很不自在,很怕自己今晚在劫难逃,于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我陪您喝一杯吧,老板怎么称呼啊?”

    “我姓沈,你是哪里人?”沈一凡趁机打听起兰欣婷的情况。

    兰欣婷强大的求生欲开始发挥作用,充分展现出她的职业素养,很快开始撒娇讨好,回避着沈一凡那些她不想回答的问题,还不停劝沈一凡喝酒,又帮着他擦拭刚才被酒水弄湿的头发。

    房内其他人此时都很佩服兰欣婷,不愧是银河的头牌,跟这样的魔鬼都能周旋起来,而且在度过一开始的紧张不适之后,她越发游刃有余了。

    聊了片刻之后,沈一凡只知道兰欣婷来自北方,其他什么关键信息都没得到,心里不由得暗暗苦笑,对这个女人,他还真是没啥办法。

    不知道是不是这女人的长相让他产生了恍惚感,他总觉得没有他的庇护,林梦夕迟早会走上兰欣婷这条路,娱乐圈毕竟很不干净,一头无依无靠的小绵羊掉入虎狼之窝,那还能有好嘛。

    心内异常烦躁之际,他一把搂住了兰欣婷的纤の腰,贴着她耳边轻声说:“今晚跟我回去,价钱好商量。”他有一种冲动,在林梦夕离开他的日子里,他要把这个女人当成替代品,养在身边,反正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养几个公主还是小意思。

    兰欣婷神色一下纠结起来,随后她可怜巴巴的凑近沈一凡说:“沈老板,您误会了,我不出の台的。”她现在可不敢摆脱沈一凡,万一对方发起火来,谁知道会做什么。

    沈一凡不由得冷笑了一声,都出来陪酒当公主了,还立什么牌坊,他现在对这个女人非常感兴趣,就算不弄到手,也不允许被其他人碰。

    兰欣婷则是害怕无比,担心的事终于发生,对方看上了她,如果不答应的话,他会不会用强硬手段?

    在银河工作多年,她什么样的客人都遇到过,但因为这里的老板何彦丰背景十分强大,从没人这么闹事过,也没人会强迫她做什么。

    她和老板已经明确说清,只负责陪酒,不做其他,否则宁愿离开银河另谋工作,何彦丰看中她的工作能力,当然不愿意放走这棵摇钱树,在没把她的价值榨干之前,也不会动她的人,于是双方暂时处于合作互惠的状态。

    只是现在遇到这档事,老板都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她。

    双方一时都无话可说,包厢内气氛有些僵硬,而就在这时,包厢门突然被重重踹开,涌进来一帮全副武装的警察,有的还举着枪,勒令沈一凡马上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包厢内其他人深深松了口气,救星终于赶到,只有兰欣婷依然不敢放松,生怕沈一凡拿她当人质。

    银河老板何彦丰此时就跟在警察后面,身边站着他的保镖魏大勇。

    他早就听说前来闹事的小子把他一队保安给打伤了,这让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水平的人才能做到这种事?他对自己保安队的实力还是有信心的。

    保镖魏大勇听说后,自告奋勇的想去会会沈一凡,却被何彦丰拦下,他不能让自己保镖冒这个风险,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交给法律来处置就行。

    开这么一家大型娱乐会所的老板,跟当地警方的关系自然不是一般的好,听说银河那边出现穷凶极恶的暴徒,附近派出所第一时间安排了警力过来。

    何彦丰有了警方撑腰,不用再担心什么,如果这小子敢反抗,那是真正的死路一条,于是他跟过来看热闹。

    沈一凡早就估计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他不慌不忙的从自己兜里掏出证件来。

    那帮警察闯入包厢时,看到地上躺满了受伤的保安,不由得谨慎起来,见沈一凡从口袋里掏着什么,当时就怀疑他是要掏枪,连忙大声喝止,不过沈一凡还搂着兰欣婷,在这种形势下没人敢随便开枪。

    沈一凡无视对方的警告,把证件扔在前面茶几上,云淡风轻地说:“我是国安局的,来这里查案子,不需要你们协助。”

    那帮警察将信将疑,而梁三斤还在那哭诉:“不可能,他就是来要债的,还把我腿打断了,你们赶紧抓他啊!我舅舅可是交通局郝局の长!”

    警方领队让手下把沈一凡的证件拿了过去,看来看去没看出破绽,就打电话给所里,让人查验,同时让人打电话叫救护车过来。

    等待结果的时候,那名领队不满地说:“就算查案子,也不需要搞成这样吧?”这年轻人到现在都搂着KTV里的公主,而且是银河头牌兰欣婷,让人看着格外不爽,并且看兰欣婷的表情和坐姿,明显是不乐意的,浑身僵硬得很。

    “我们做事不需要别人教,另外,我怀疑这家KTV涉の毒,你们可以先查一查,查不出结果的话,我会来接手。”沈一凡靠着沙发大摇大摆地说。

    何彦丰在后面一听,汗毛都竖了起来,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这闹事的小年轻是政府的人?还要来查他?看这家伙面对警方一脸不屑的模样,似乎后台很硬,得罪他的话恐怕没好日子过啊。

    想到这,他不得不站了出来,满脸堆笑的说:“这位领导,误会,肯定是误会啊,我们可是合法经营的,从不做违法的勾当,要不,我们去办公室慢慢谈?欣婷,你陪这位领导一起去。”他现在能用的牌也就剩兰欣婷了,因为看起来沈一凡对兰欣婷有点爱不释手的样子。

    沈一凡瞄了何彦丰一眼,看得出这一身得体西装的中年人是这里的老板。

    他当然只是随口唬两句吓吓人,不过根据他的经验,这么大一家娱乐会所,养了这么多美貌性の感的公主,里面没点见不得人的生意是不可能的。

    他不着急,有的是时间跟他们玩,反正只要兰欣婷在这里,他就得常来这边转,于是回绝道:“我还等着梁老板还我钱呢,这里也挺好,有酒有妹子,没必要换地方了。”

    何彦丰见自己说话不管用,赶紧对兰欣婷使眼色,让她多说说好话。

    兰欣婷今晚经历了太多的刺激,本以为沈一凡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悍匪,却没想到对方竟然是国安局的,这颠覆了她对政府工作人员的认知。

    不过既然对方是正经人,应该不会强迫自己做什么吧。可还没等她放松下来,对方又随口栽赃银河涉の毒,让她不知所措。

    她在这里毕竟工作得挺顺利,收入也很可观,要是银河因为被查导致关门,对她来说绝对是不小的损失,再想找到何彦丰这样不打她歪脑筋的老板,恐怕不容易。

    因此看到何彦丰的眼神,她赶紧堆起笑脸,撒娇般的说:“领导,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们公司非常正规的,可能是有人想要陷害我们吧。”说完,她又继续给沈一凡倒酒,陪着他喝。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