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695章 自古艰难唯一死

    李乘风等人想要换乘直道列车的计划终究还是再一次搁浅了,岳州大堤崩溃的速度远比想象得要快得多,尤其是李乘风他们要从北往南去,正好与洪水肆虐蔓延的方向一致。

    从岳州城到渊锦城,不过两百余里的距离,李乘风等人从岳州城赶到渊锦城,列车就不能再往前开了,原因很简单,因为洪水肆虐从安河泛滥到附近,冲入了辽河,导致辽河水位暴涨,继而引发连环效应,辽河堤坝一冲既溃,洪水像高山雪崩一样,打着滚一路疯狂的摧毁堤坝,从上游一路冲到中游,只一日一夜便糜烂八百里!

    再加上屋漏偏逢连夜雨,斗法导致大地崩裂,地层中的热气从地缝中钻出涌入天空,继而导致暴雨临盆!

    轰隆隆!!

    一道炸雷滚滚而过,震得驿站中的李乘风心中猛的一震,他双眉紧紧的蹙在一起。

    外面的倾盆大雨不仅浇得整个渊锦城抬不起头来,也浇得李乘风心中压抑沉重,刚进城,他就已经看到了许多的难民四面八方的向渊锦城涌来,到处都是拖家带口的难民,整座城哭喊声,叫嚷声震动云霄。

    太守张俊明将他们统统都安置在城南,正好离李乘风他们所在的直道驿站不甚远,那喧嚣沸腾的哭喊声、*声、喝骂声,如潮水一般涌来,夹在在呼啸的雨声中,不绝于耳。

    这个声音在李乘风的耳里,如同魔音催命,听得李乘风坐立不安,浑身痛苦。

    如果李乘风从小是一个锦衣玉食,含着金钥匙长大的人,城内那些百姓们的死活,他八成是不会放在心上的,毕竟高高在上的纨绔们又何曾体会过民间百姓的疾苦?

    他们的善心往往是一时兴起的怜悯慈悲,根本不是感同身受的同理心。

    可李乘风虽然也是大户人家子弟,但他从小就在市井街头摸爬滚打,这些难民当中有无数他熟悉的那一类人。

    他们当中有的是辛辛苦苦,起早贪黑的农户,有些是矜矜业业,谨小慎微的小买卖者,有些是白发苍苍的为人父母者,有些是抱着孩童,哺乳的母亲。

    这些人,李乘风都太熟了,他也都太了解了。

    他们也许都各有各的问题,有些是鸡贼耍滑的小市民,有些是偷鸡摸狗,手脚不干净的小混混,有的人抠门吝啬,有的人刻薄尖酸。

    可正是因为这些人,他们辛辛苦苦,起早贪黑,供养着整个大齐的官府、军队以及他们这些最顶层的修行人们。

    从何柱师兄的家中离开后,何柱的母亲让李乘风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那样一个尖酸刻薄,凶悍粗鄙的老太太,却一样有着金子一般的品质:她将自己一切最好的东西都奉献给了她的孩子,自己一无所求,只希望她的孩子能够出人头地,能够将来衣锦还乡,让她这个做母亲的能够引以为傲。

    她与何柱,只是整个大齐与修行界的缩影,他们牺牲了自己,奉养了他们这些修行人,而他们这些修行人……又做了些什么呢?

    这个问题刚刚从李乘风的脑海中冒出来,就像一个魔鬼一样在李乘风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千山雪被李乘风等人击败后,刻骨的仇恨终于宣泄,藏剑阁的生死存亡这把悬在李乘风头顶的利剑也终于拿掉,虽然他又面临新的危机与压力,但李乘风知道,这一次马千里给予他的压力与危机,远远不能和之前的千山雪带来的威胁相比。

    也正因为这样,他终于可以稍微喘口气的去思考一些问题。

    如果说之前的修行是为了保护洗月李家的安危存亡,那李乘风现在基本上已经做到了,只要他自己不去作死,短时间内洗月李家可以高枕无忧。

    那么将来如果洗月李家重新名扬天下,那他接下来的修行意义又是什么?

    “少爷,你怎么了?”一旁正在看一本修行典籍的赵小宝敏锐的发现了李乘风的异常,他低声问道。

    李乘风微微一愣,他看向赵小宝,低声道:“小宝,你说……修行的意义是什么?”

    赵小宝愣了一下,另外一旁在小心翼翼为天龙剑做着保养的韩天行忽然接道:“是为了出人头地,为了光宗耀祖!”

    李乘风反问道:“可以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的机会多得很,你哪天中举了,当官了,一样可以做到;甚至你若是有手段,当一个富甲一方的富豪,同样也可以做到,为什么一定要修行?”

    韩天行不假思索的说道:“因为修士高高在上!”

    李乘风立刻又反问道:“修士真的高高在上吗?”

    韩天行愕然道:“一等的修士,二等的文士,三等的武士,这修士不是一等一的贵族么?”

    虽然以前是一个文人,并没有功名的韩天行却一直把自己当成文士,直到他在灵山成为了一名修士,他才改变了自己的看法,将自己当成了一名修士,倍加骄傲于自己的这个身份。

    李乘风嘿的一声反问道:“那当初你在藏清阁,为何被欺负得这么惨?天底下有你这样被欺负得活不下去的高高在上的贵族吗?”

    韩天行顿时哑然,说不出话来,半晌才道:“那是因为我还不够强,若我哪天修炼到掌门那样的境界,自然就没人能欺负我了。”

    李乘风又反问道:“那掌门为何到现在又未能飞升?如果飞升以后,到了九重天,会不会有比他更强的仙人?他们又会不会欺负他?”

    这一句话问得韩天行顿时凛然,他隐隐然明白李乘风的意思。

    李乘风摇头道:“依我看,修行人能超脱轮回,跳出生死,这就是一个惊天骗局!”

    韩天行和赵小宝都目瞪口呆:“这怎么可能?”“什么意思?”

    李乘风冷笑着反问:“这个世界上最怕死的人是什么人?”

    韩天行想了想,道:“老百姓!民众如羊,胆小如鼠,他们最是怕死!”

    李乘风摇了摇头,道:“那些在红尘中摸爬滚打的疾苦百姓么?不,他们并不怕死!他们怕死是因为他们还有希望,可一旦他们没了希望,那他们就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匹夫一怒,血溅五步!近在咫尺 人尽敌国!”

    赵小宝试探道:“是那些锦衣玉食的官员们么?”

    李乘风道:“是的,他们怕死,他们舍不得他们的荣华富贵,可他们是最怕死的人么?不见得!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有一天都是会死的!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楚云楚大人不正是先例?”

    韩天行想了想,道:“是我们这些修士们么?”

    李乘风喟然而叹道:“是的,我们都非常怕死,因为在理论上来说我们都有可能有一天长生不死,享尽荣华富贵。可是,我们同样也会为了理想与信念,抛头颅洒热血,狭路相逢时,明知不敌也扬眉拔剑!”

    这一番话说得赵小宝和韩天行两人都眼睛发亮,目光锐利,仿佛回到了藏剑阁最危难的那一段时期“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

    韩天行道:“师兄,我想不明白了。”

    李乘风嘿然道:“是那些真正高高在上,已经超过轮回,超脱生死的大修行人们!”

    赵小宝和韩天行相顾骇然:“他们?”

    李乘风认真的说道:“没错,正是他们!天底下岂有大修行人自我牺牲的先例?天底下岂有大修行人不惜身的事情?没有,一个都没有!越是爬得越高的大修行人,他们越是怕死!”

    韩天行迷糊道:“师兄,你说这个是想要说什么?”

    李乘风看向窗外,他目光深沉,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将他心中思考总结出来的一番话给说出来,因为他知道,这番话说出来,惊世骇俗,石破天惊!

    此时外面传来轰隆雷鸣声,将夜晚瞬间照得通明透亮,紧接着一个凄厉的声音骤然响了起来:“决堤了,决堤了!!洪水进城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