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2416章 焚了吧!

    哗哗哗……

    圣医盟总部之中,一袭巨大的水龙卷下连大地,上接青天,看起来极为的壮观玄奇,而在那其中,却是有着一道特殊的气息,变得越来越清晰浓郁。

    “给我将他撕成碎片!”

    一道厉声咆哮从陆幽的口中传出,紧接着那巨大的水龙卷力量似乎再次增强了几分,看来他对于击杀云笑是势在必得啊。

    可惜的是,此刻的陆幽并没有意识到一些不对,他只知道自己这冥毒幽海的第二重变化,比刚开始时的安静大有不同,那几乎已经算是无坚不摧了。

    就算是一些顽石坚铁,在幽海之毒的侵蚀之下,也会变得软上几分,从而被水龙卷的拉扯之力撕得粉身碎骨。

    正是这种极为强大的自信,让得陆幽对这一次的结果没有丝毫的担心,这都是建立在他半步至圣境修为,还有强大的陆家脉技之上的。

    然而再过片刻,正当陆幽志得意满,等着水龙卷将那小子的血肉碎片送出来之时,他的脸色终于是再一次有了变化。

    “竟然还能坚持?”

    陆幽感应到的正是这个,因为在他的感应之中,自己水龙卷的撕扯之力固然强大,但那个灰衣小子的韧性也太强悍了点吧?

    在陆幽的猜测之中,哪怕是同为半步至圣境的强者,而且是专修肉身力量的强者,要是被这水龙卷卷到,最多也就坚持十个呼吸的时间。

    对抗冥毒幽海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要让其触碰到,更何况此刻都已经在陆幽的控制之下,形成了水龙卷,那种拉扯之力,绝不是普通人类修者所能承受的。

    可那个已经陷入了冥毒幽海之中的灰衣少年呢,不仅是承受住了,而且还坚持了这么长的时间,这已经远远超乎了陆幽的想像。

    “嗯?”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更是让陆幽脸色变得愈发阴沉,因为他发现事实不仅是和自己想像之中不一样,而且还在朝着相反的方向一路飞奔而去。

    滋滋滋……

    巨大的水龙卷之中,又是一连串的滋滋声传将出来,旁观几位可都是灵魂之力强悍的强者,眼力何等厉害,都看到了一股股蒸发而空的水汽。

    随着水汽越来越多,水龙卷之中的一个身影也是若隐若现,而此时能在水龙卷之中出现的身影,自然就是属于那个灰衣少年星月了。

    不过在众人目光所及的地方,此刻的灰衣少年星月,和刚开始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那一身灰衣几乎已不可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血红色的特殊身影。

    那个叫做星月的少年,不仅是灰衣模糊不可见,甚至是连那张脸庞都已经被血红色遮挡,浑身上下散发着炽热的气息,将身周的水液都焚烧得滋滋作响。

    此刻的云笑,全身上包裹着一层血红色的火焰,正是他那无往而不利的祖脉之火,也只有这种得天独存的逆天火焰,才能保护他在那冥毒幽海之中不受侵蚀了。

    事实上以云笑如今的毒脉之术,又有着小龙的一念解万毒,区区陆幽的冥毒幽海,根本就奈何不了他。

    但他就是想用一种更加霸道的方式,来让这些陆家之人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以火克水,那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了,哪怕陆幽是一名半步至圣境的强者,在这样的火焰焚烧之下,其冥毒幽海也根本抗衡不了太久。

    水龙卷高达百丈,云笑的祖脉之火固然是不能将其尽数焚烧殆尽,但仅仅是其身形所在的那一个位置,就能惊爆一地眼球了。

    “咦?这小子的脉气修为,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作为当事人的陆幽震惊愤怒,但所谓旁观者清,当帝宫特使摩勒看到那火焰身影的第一眼,就已经感应到了一丝不同寻常。

    “嗯,他已经突破到洞幽境巅峰了!”

    柯云山的感应能力自然要更强一些,因此口气也更加肯定,此言一出,旁边的摩勒眼眸之中不由闪过一丝震惊的光芒,更有着一抹嫉妒。

    “应该是祖脉之力,看来咱们都小看那小子的来历了啊!”

    柯云山目光丝毫没有离开那水龙卷的位置,听得其口中的第二道话语,摩勒就知道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错,那个突然提升了实力的灰衣小子,正是催发了逆天的祖脉之力。

    而能在洞幽境阶别催发祖脉之力,就将脉气修为提升一重小境界的祖脉,至少也需要达到圣阶中级,而且不可能是一两条祖脉就能办到的事。

    祖脉这种东西,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高阶的祖脉更是得天独厚,圣阶中级的祖脉那就更为罕见了。

    一般来说,也只有突破到至圣境阶别,才有那么一丝丝的机会能够激活。

    祖脉之力的激活,那是需要强悍祖辈传承的,也就是说如果你没有强悍的祖脉强者,连拥有圣阶祖脉的资格都没有。

    就拿摩勒或是柯云山来说吧,他们固然都已经是至圣境的强者,但是其身上的祖脉之力却是颇为寒碜,连一条圣阶中级的祖脉都没有。

    摩勒乃是帝宫特使,但他这个帝宫特使,乃是靠自己一步步从底层爬起来的,他固然是有一些不小的背景,祖脉的传承却很不够看。

    如此一来,摩勒拥有的祖脉,也就是两条圣阶低级的祖脉罢了,所以此刻他眼眸之中除了震惊之外,更有着一种浓浓的嫉妒。

    从另一外方面来说,拥有数条圣阶中级祖脉的云笑,其来历已经变得神秘起来,这要不是哪个大家族或是大宗门的传承者,又怎么可能拥有如此逆天的祖脉之力呢?

    “这……这是……洞幽境巅峰?!”

    直到柯云山和摩勒都已经交谈完毕,天空之上的陆幽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这一个事实,当下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显然也是猜到一些东西了。

    “可恶,这小子的祖脉之力,为何会如此强悍?”

    陆幽都差点直接咆哮出声了,他能猜到对方是催发了祖脉之力,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身怀的祖脉之力竟然会这般厉害。

    陆幽自己就是传承数千年的陆家后辈,可是他身上连一条圣阶中级的祖脉都没有,就算是催发了全部的祖脉之力,也不可能在洞幽境这个层次,提升一重小境界。

    这可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而且眼前最让陆幽抓狂的,还是这个依靠祖脉之力突破到洞幽境巅峰的灰衣小子,或许会再一次脱离他的掌控啊。

    “焚了吧!”

    已经突破到洞幽境巅峰的云笑,感受着体内奔腾的磅礴脉气,这一刻他信心十足,听得其口中低沉的喝声落下之后,他身周的血红色火焰不由炽热大放。

    嗤!

    一朵血红色的火焰从云笑身体之上脱离而出,转眼之间便在他的控制之下,化为了一片火海,紧接着就将那巨大的水龙卷尽数包裹在了其中。

    只见一道道黑色烟雾升腾而起,那是冥毒幽海被云笑祖脉之火焚烧的迹象,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水龙卷的直径也是越来越细,仿佛下一刻就要支撑不住。

    “不!不可能!”

    看到这一幕,陆幽只能是口中发出一道道不甘的声音,却是什么也做不了,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对那水龙卷的控制。

    也就是说从云笑用祖脉之火包裹住水龙卷的那一刻起,陆幽就已经收不回那些属于他的冥毒幽海能量了,他这一次的手段,再次被云笑在反手之间破去。

    而云笑破掉这门冥毒幽海的手段,也仅仅是利用祖脉之力提升了自己的修为,再施展了一朵祖脉之火而已,看起来简单之极。

    可就是这简单之极的东西,让陆幽百思不得其解,无论是云笑的祖脉之力,还是那恐怖的血红色火焰,都是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诡异。

    当此一刻,陆幽心底深处不由升腾起一抹浓郁的不安,因为他突然发现,事态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掌控,自己再也不像是刚才那样立于不败之地了。

    一个能在洞幽境后期层次,就连杀陆家三大洞幽境巅峰执事的狠人,如今突破到洞幽境巅峰修为之后,是不是说陆幽这个半步至圣境的陆家执事,也要不是其对手了呢。

    当这一颗萌芽的种子从陆幽心底深处升腾而起的时候,就再也挥之不去了,但此时的这个情况,他却又不能退却,要是退上一步,说不定就会受到族规的严厉惩罚。

    再加上既然已经动上了手,云笑还催发了祖脉之力,就从来没有想过要放过这个陆家执事。

    趁着那边两大至圣境强者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之击杀当场,这才是云笑需要做的。

    事实上柯云山和摩勒也并没有在此刻出手的打算,也不知道他们心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似乎是想要看看那小子的底牌到底有多少。

    一个毒脉之术强悍的少年,拥有一柄无坚不摧的上古神器,更有着越级作战的能力,现在还有着如此品阶的逆天祖脉。

    这一桩桩一件件,就仿佛那个灰衣少年,乃是一个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宝库一般,你看到一重底牌,对方便会接连不断地扔出另外的底牌,让人应接不暇。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