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深山中的修道者 >

第四二九章 剑气呼啸天地间 一道青袍立中间

    夜色沉沉,崇山峻岭间,出山公路上,人头攒动,百万流民如过江之鲫。

    暗夜如漆,浓的化不开,像吞噬人的无边大嘴。

    万兽在四周崇山间奔腾齐吼,一双双绿油油的兽眼在黑夜中亮起。

    夜色降临,群山终于暴动了!

    一阵阵山呼海啸的吼叫声如惊涛骇浪,震的山林颤抖,凡人惊恐哭叫。

    浩浩荡荡的大部队瞬间sāo luàn,如一条河水被煮沸。

    前方,成千上万的虫蛇走兽密密麻麻将前方的公路堵的水泄不通,让人头皮发麻。

    无数飞鸟从山林间窜起,万鸟飞舞,在黑夜中如幽灵飞舞……

    这些被妖气激发野性的畜生,试图要将百万人类困死在这出山路上!

    “操他ma的,开火!”

    前方开头部队,上百辆坦克装甲车部队轰出密集火力,朝着前路被密密麻麻的野兽密集轰炸而去。

    天上,战机呼啸,哒哒哒的密集火力在黑夜里倾泄而出,火光四起。

    人群两侧,士兵架起单兵武器,神色怒吼,朝着从侧山密集冲出的野兽进行疯狂扫射。

    “哒哒哒”

    “轰轰轰”

    “……”

    一时间,只见黑暗笼罩下的夜空,地上,火光宣泄,像是发泄无尽的愤怒。

    草木横飞,山石崩碎,而密如潮水,野性大发的野兽悍不畏死,从山林中不断冲锋,兽吼连天。

    “呜呜呜….”

    “救命啊。”

    “它们不会放过我们的。”

    “…….”

    百万流民惊恐哭叫,有的身如筛糠,匍匐在地,有的惊恐四散,精神崩溃…

    “不要命了,不要乱跑!”

    一个浴血战斗的士兵看见一个面色惊惶,仓皇中往兽潮冲锋处跑的中年男人,怒吼。

    眼看一只猛兽要扑倒那个神神颠颠的中年男人。

    战士疯狂冲上去,将中年男人背身反手一推。

    那个中年男人被推到出火力圈外,浑浑噩噩的眼神惊醒,而那位战士却陷入了汹涌的兽群中,然后一声炸响。

    战士拉开了手雷,拉着一群野兽陪葬!

    “哒哒哒”

    战友们睚眦欲裂,用宣泄的火力发出无声的怒吼。

    而在军队倾泄出全部火力抵抗这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的野兽冲锋时,三百道门先天及数百修为不一的修行者也同时出手。

    先天有神通,足够守住方圆百米的野兽冲锋,但奈何有百万平民,阵线太长,加上智慧未开,悍不畏死的野兽太多,一**冲击之下,也让修行者们颇为施展不开手脚!

    “这样下去不行,我们被限制住,施展不开手脚。”

    “真人在哪里?”

    “…….”

    此时,天上地下打成了一锅粥。

    战斗十分惨烈,方圆数里的山林被夷为了平地,rán shāo dàn,照明弹不断在四周宣泄而开,照亮这漆黑的夜,数不清的野兽尸体被炮火轰击成碎片。

    但四周的野兽潮依旧密密麻麻!

    幸好,只是寻常野兽冲锋,并没什么威力,军队阵线没被冲破,没造成大规模死伤。

    只是这野兽太多了,像是周围大山的都跑过来了,十分不寻常。

    因为一只妖兽都没出现!

    “该死,它们在消耗我们的火力!”

    有许多人不免猜到了这一点,那些妖兽可是与人类智慧无二了。

    终于,在一刻钟后,事情得到了验证。

    苍空有鸟鸣,地下有山摇!

    一只浑身冒火光,身长二三丈的苍鹰从云中落下,风驰电掣,速度极快。

    两只鹰爪抓住了一艘战机,如锋利的刀将战绩抓碎,又转头一振翅,口吐一团炽烈火焰,将另一艘战机烧成一团火焰。

    凶焰无比。

    与此同时,四周崇山间,一头头体型巨大的妖兽咆哮而来。

    东方,有一头高二三层楼高的黑色妖狼,顷刻间奔跑出数里,然后喷吐出一道道白色月牙般的刃光;

    有身高更为巨大的巨大白猿,从西南方奔跑而来,在崇山间跳跃,随后奔跑道附近一座山头,搬起一块巨石,居高临下,朝着人群中扔下。

    北方,一头高四五层楼高的大熊,拍胸怒吼,浑身金色毛发;

    南方,一头小山般的大象,每走一步,地微微一晃,然后举起象鼻,大水漫山冲出。

    穿山甲,云豹,猪妖…

    顷刻间,四面八方二十几头妖兽一同出现,将这座出山公路的山头包围,地动山摇。

    妖焰冲天,在四周被炮火轰炸成火海的火光照耀下,一个个如索命的魔王。

    罕见的二十几头妖兽集体出现,驱使千山百兽,显然是结成了阵营,要将百万人类生生留在这里。

    对人类有极大仇视!

    百万流民见到此,都感觉到深深的绝望。

    “完了!”

    “真人还不出手?”

    道门三百先天眼看自己这些人被漫山野兽牵扯,抽不出空去迎击瞬间出现的二十几头妖兽,有些焦急。

    却见,前头人群中,在周围人群sāo luàn仓皇,闷头乱窜间,只有一人抬头,古井无波,漆黑的眸子扫了扫天地四方。

    “终于忍不住了?”

    江小白呢喃一句,随后眸子锋芒一出,两手弯于前胸,合掌,掐指,背后嗡嗡一颤,一把赤剑飞出。

    悬于前空,手一挥,冲天一指。

    赤剑瞬间呼啸破空,冲天而起。

    下一秒,江小白脚下一踏,一声炸响,如炮弹般升空,与血剑平齐。

    紧接着,他剑指随手臂往两边一张,画了一个半圆,只见那赤剑分化出数十道剑影,围成一圈嗡嗡作响。

    “疾!”

    一声大喝,江小白剑指往虚空连点。

    只见滔天剑鸣大响,一道道剑影朝着四面八方破空而去!

    转眼化作纷纷数丈长的巨剑,刺破长空,威势无匹.

    一剑斩了落石,落石成粉;

    一剑刺入地下,山石崩碎;

    一剑划地成河,拦了妖象神通;

    一剑刺破长空,绞的妖鸟哀啼,血雨纷飞!

    …………

    只见漫天剑光飞舞,随后便是一声声凄厉怒吼。

    一声声剑鸣划破夜空,一座座小山般的妖兽倒下!

    搅的山摇地晃,天地无光。

    剑气呼啸天地间,一道青袍立中间!

    少顷,二十几头妖兽化作血雨,在惨号中呜呼哀哉。

    只是一剑的事罢了!

    百万人傻傻地看着那人,宛若神明。

    “那是谁?”

    人群中,有一姑娘呆傻地问。

    “我师父啊!”

    另一个姑娘淡淡地答。

    “卧槽!”

    卧槽,好不容易装下逼,求下票票

    м.13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