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修真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九百二十五章 红尘炼心

    大派弟子被邪修害了的情况,其实也不少见,不过一般当时就处置了。

    生魂还能被带着到处跑的,只可能是没人做主的散修。

    不过在场的四个炼气期,也无心为此悲伤,这种事情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正经是抓紧时间打扫战场才是真的。

    蜕凡期八层的那只杂鱼,在刘丰自爆的时候,悄悄咬了毒牙自尽。

    幻阵里的三个炼气期被放了出来,两个束手就擒,另一个也是直接自爆,不想留下线索。

    但是已经晚了,冯君甚至知道,那位是薛家的子弟,没错,来自于木川薛家。

    不过此人的自爆,也不是毫无意义,起码冯君手里没了确凿证据,不能直接指证薛家。

    这位在来之前,明显就是存了死志的,见势不妙直接自爆,连储物袋都爆掉了。

    其他两名炼气期修者则是不住地讨饶,只说自己是被雇佣的。

    梁中玉建议大家回头,把两个俘虏押回坊市去,坊市对邪修有悬赏,价格还颇高,大家可以先发一笔小财。

    事实上,一般的修者抓了邪修,也愿意直接上报,因为邪修之间的联系不少,藏着掖着的话,引来块头更大的家伙就不好了。

    虽然刘丰自爆了,但是他的身份已经被冯君确定,再加上现场残留的气息,验证不难。

    两个生魂被装在两个魂瓶中,浑浑噩噩的,梁中玉等人能猜测他们是散修,但是两人的具体身份、遭遇的事情,还得专业的人士来处理。

    冯君想一想,最后还是决定,“就在这里等待好了,知会一下西部的监察者顺便保护好现场。”

    虽然他手里有足够的证据,指明对方是魔修,但是现场的情况,才是最重要的证据。

    等到天亮之后,驻地那边的人也赶了过来,大家汇合到了一处。

    村子这边死了二人,此地位于东huá guó西部,更接近秋辰坊市,凡人中关于修仙者的传说更多,已经有人猜出了冯君一行人的来历,不敢随意接近。

    死的是夫妻俩,活着的是一男一女两个小孩,以及一个老太太。

    三人看着那两具尸首,抱头痛哭。

    冯君的心肠算是比较硬的,远远地见到这一幕,也忍不住叹口气,“造孽呀。”

    米芸珊犹豫一下,走过去放下了一根金钗,十块银元,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结果冯君在对讲机里直接呼叫,“把金钗拿回来,你那不是在救人,而是在害人!”

    米芸珊是元广米家的大xiao jie,从小娇惯出来的,但是她的情商并不低,略略思索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折身回去,取走了金钗。

    当天下午,此地的县尉到了,随身还带了四个捕快和十名丁壮。

    县尉一看到冯君一行人,就猜到了对方的身份——真的太好猜了,十几个人气度不凡,却没有几个武修,吃穿用度的物品带了不少,却看不到马车。

    而且他们还制住了两人,就那么大喇喇地扔在那里。

    所以县尉止住了其他人,一个人孤身上前,一拱手,毕恭毕敬地发话,“见过诸位上人,本人王三千,忝为此地县尉,敢问此地发生了何事?”

    周灵海走过来,面无表情地回答,“此地有妖魔作祟害人,已经伏法,县尉如此上报就是。”

    王县尉走到“妖魔伏法”之地看一看,现场bào zhà的大坑,令他不寒而栗。

    不过他犹豫一下,还是指一指被绑着的二人,壮起胆子发问,“那二位是何许人?可否移交给我?”

    周灵海的手一摆,手里的长刀就不见了去向,他冷冷地看对方一眼,“移交给你,你会死的你也没资格审问他们。”

    王县尉当然也就明白了,那两位也是仙人,不过是被制住了。

    天快黑的时候,西部的监察者赶了过来,一共是两人,分别是炼气六层和炼气二层。

    两人见过现场之后,大惊失色,看向冯君的眼里,满是忌惮。

    他们也不敢跟冯君说话,而是找上了周灵海,询问了大致过程之后,拐弯抹角地打听——你们能不能跟我们一起,回转修仙界?

    周灵海也是曾经的战修,对这些体系很熟悉,于是他表示,你们还是按照程序上报吧,出尘中阶的邪修,你俩还真有胆子揽下这活儿?

    他们协商的时候,远处的王县尉把这一幕看在了眼里,他已经猜到,见到后面来的这两位,应该就是负责调查的仙人了。

    见到他俩垂头丧气地离开,王县尉也招呼自己带来的人,“走吧,就是这个结果了,回去以后记得别乱说唉,都是什么破事儿。”

    在凡俗界,一般是不许仙人随意出手的,但是这种事不可能完全避免,所以凡俗界时不时会有些仙人传说,也是必然了。

    但是王县尉身为世俗官员,必须要对某些事情负责,像现在就是,夫妻俩惨死,周边发生剧烈bào zhà,这么大的事情,哪怕是借口呢,他也必须找一个,否则没办法交待。

    他郁闷的也就在这里了,不能实事求是地汇报也就算了,还得帮着捂盖子

    监察者将情况汇报了上去,坊市对此事也相当重视,次日天才亮,一艘飞舟已经降落了下来,这一次,坊市来了一个炼气高阶带队,随身还带了十名战修。

    有趣的是,天通商盟也来了两人,其中一个还是许上人。

    许上人表示,听说这邪修的嘴里,对天通很有些意见,我们就想了解一下,看看这邪修是什么根脚。

    冯君并不怀疑许上人,终于说出了出尘中阶的邪修身份——松柏峰的刘丰。

    做为证据,刘丰的储物袋当然上交了,不过储物袋里也就只剩下了两条生魂和一本万魂水的gōng fǎ,其他的物品,双方根本提都没提。

    因为有许上人在,冯君也将当晚的战斗经过大致说了一遍,否则的话,他根本没兴趣说——坊市来的炼气高阶,根本不够看的。

    如果冯君办的事情理亏,或许会略略尊重一下对方,但是他斩杀的是货真价实的邪修。

    反正事情经过一点都不复杂,是非曲直也都摆在那里,坊市的人登记了在场的人的名字,着重记录了参加战斗的四个炼气期修者,表示回去之后核实完毕,会为他们评功的。

    再然后,这些人就带着两个俘虏和一具尸体回去了。

    不过冯君注意了一下,他们还真是没有关心死去的那对夫妇,邪修bào zhà造成的损失,他们也没有提。

    梁中玉见他表情怪异,走上来问出了详情,提出了他的看法,“这也未必是坊市那边冷血,原本就是邪魔作祟,凡人遭受损失很正常,若是出钱弥补邪魔岂不是有了出处?”

    冯君想一想,最终还是摇摇头,摸出了二十两黄金,“我是红尘炼心的,中玉你去帮我跑一趟王县尉家,这些黄金给他,让他帮着大家把房子修一修,其余的补贴了死者家。”

    “黄金我有,不值什么的,”梁中玉笑着摆一摆手,这家伙做买卖很有一手,连灵石都赚了不少,至于说黄金那玩意儿在修仙界真的没什么价值。

    正经是他表示,“你放心好了,姓王的心里明白着呢,他若是敢贪墨了这些金子呵呵,我梁某人的钱,是那么好偷窃的吗?”

    事实证明,王县尉心里有数得很,他半夜被人从家里拎出院子,见到了一大锭黄金,又听说要修补房屋和赔偿死者家人,就不住地磕头,“上人仁慈,王某也愿捐出银元十块”

    “不用你出钱,”梁中玉冷哼一声,又将这厮拎回了院子,“我们图个道心圆满,你图什么?你能把钱用在正经地方,就是最好的回报了。”

    王县尉再次跪下磕头,等他抬起头时,对方已经不见了去向。

    他还真的用心去帮助村民了,因为在他的认识中,仙人都是高高在上漠视众生的,难得有一个关心凡人疾苦的仙人,那他做为县里的官员,不该把钱用到正道上吗?

    除此之外,他也想借此跟对方拉近一些关系,当然,对方未必会再回来,但是万一呢?

    王县尉打的这些主意就不说了,冯君他们也于当日离开,飞往止戈山。

    算一算,他离开止戈山已经两个月了,走的时候还是仲秋,到了止戈山之后,第一场大雪正在纷纷扬扬地飘落。

    光阴梭降落的时候,田阳猊、郎震等人正指挥着大家,打扫镇子上的积雪。

    冯君的小院附近,倒是一片洁白,自他离开以后,进出院子的人极少,只有郎震、邓家兄弟和虞长卿等,连田阳猊都进不去,门口还是被陈钧伟看得很死。

    冯君在院子外面落下,刘菲菲先跑了出来,眼中居然还噙着泪水,“叔叔回来啦。”

    其他人可是不敢像她这么奔放,纷纷通过对讲机打招呼。

    冯君见她这副样子,心里蓦地生出一种叫做“回家”的感觉,冲她微微一笑。

    下一刻,他就是一愣:这么快,我就把手机位面当家了吗?

    {月初,月票不能掉得这么厉害吧?}6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