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修真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准备狙击

    符建雄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没办法,人家不让他睡。

    他现在随时都可以睡着,但是听到这话的时候,整个人瞬间就精神了起来。

    沉吟了一下,他缓缓发话,“既然你们告诉我这个消息,我的结果……已经注定了吧?”

    把一个泥轰人弄成了白痴,这消息传出去,绝对会引起轩然大波起码在符建雄的印象中,相关部门很少有这种魄力。

    他既然得知了这样的内情,自己的结果,也就不问可知了。

    “你本来也是这种待遇,”保安服冷冷地发话,“现在就问你,喜欢这么稀里糊涂地活着吗?”

    “当然不喜欢,”符建雄面无表情地回答,“我现在想确定的是,我能不能活着出去。”

    保安服轻咳一声,“你没有谈条件的资格,你只需要告诉我你的选择。”

    符建雄彻底地崩溃了,放声大哭了起来,“我总是罪不至死吧?”

    保安服不再刺激他,审讯过程中,一张一弛才是王道,一味施压并不好。

    符建雄崩溃得很快,交待起来问题也很快。

    大致来说,他是单本信在华夏寻找的一个代理人,帮忙收集一些不重要的情报,拿了经费之后,还在华夏做起了房地产中介的生意,目前生意做得还不错。

    不过他是知道单本信真实身份的,在他被彻底拉下水之后,单本信就亮出了身份我是迈国情报局的工作人员,咱们算是有后台的!

    所以他被抓之后,一直不敢交待问题,现在才开始竹筒倒豆子。

    他帮山本首信打探了多少情报,这里就略过了,关键是他还帮着山本首信刺探洛华消息。

    他是做房地产中介的,认识的人本来就五花八门,其中就有做恒温恒湿保险柜业务的人。

    符建雄貌似无意地跟对方提起,说郑阳的白杏镇上,在建立一个康复中心,看起来规模挺大的,没准需要你这个东西。

    这就是很普通的信息交流,对方本着蚊子也是肉的想法,打听到了康复中心的电话,然后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任志远对此没有丝毫的疑心,他常年做生意,遇到的上门推销不知道有多少这么大的康复中心,只要路过的人就能看到,想在这种工程中分一杯羹的人,真的不要太多。

    他原本以为,自己要主动出去找厂家,现在厂家主动找上门了,倒是省事儿了。

    至于说招标采购,那也用不着,他又不是国企老板,十几万的东西,随便就拍板了。

    厂家并没有参与安装保险柜,但是送货肯定要送到,甚至帮着抬进了任总的办公室。

    之后的电话回访之类,那都是有的,任总也愿意多了解一下怎么使用这玩意儿。

    保险柜的厂家其实是比较注意职业道德的,等闲不可能跟外人提起客户的详细资料。

    但是符建雄是信息提供者,想知道这笔生意是怎么谈成的,他还能不说两句?

    要不说情报泄密,很多时候都是在不经意间。

    除此之外,符建雄又告诉单本信,说那个中心买了这么一个保险柜。

    单本信马上就去琢磨这个牌子的保险柜他开保险柜的技术其实一般,但是有针对性地训练之后,速度当然会大大提升。

    凭良心说,任志远是关了短时间的报警系统,单本信的速度慢一点,也未必会触发长时间的报警系统,但是不管怎么说,符建雄确实是帮了大忙。

    冯君得知这些消息后,也没再过问符建雄的结果,这种出卖各种情报的主儿,自然有锦衣卫来收拾,他只是将消息转告了任志远。

    任志远的态度也很明确,直接决定,保险柜的尾款不给了!

    其实他想打电话过去骂人的,指责对方没有职业道德,但是符建雄现在被抓,还处于保密状态,林美女就建议他,半年以后你再打电话。

    林美女不但对他提出了建议,也对冯君提出了建议,希望他短期内不要去找白瑞制药的麻烦,因为白瑞制药在华夏也有合资企业,还有个大项目在谈。

    要不说这大型企业动起来很难,根深叶茂,触角涉及的范围太大了。

    冯君的眼珠一转,“不找麻烦……不杀人就没事吧?”

    “最好什么都不要做,”林美女拿他也是没辙,就算他阳奉阴违地去杀人,她也没有更好的处理办法,相关的人都知道,这人有多么桀骜。

    她心里的底线,是不要弄出对海外游子会那种杀戮,基本也就够了。

    然后她就主动转移了话题,“搜魂符是你画的吗?”

    她念念不忘的,还是搜魂符,对方不随便使用,这是很好的,但是此物对她的工作,能起到很大的帮助。

    冯君看她一眼,转身离开,“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再谈了,你就当没有听说过吧。”

    看着他上车离开,林美女悻悻地哼一声,“这怎么能当没听说过?”

    冯君回了庄园之后,还是忍不住琢磨一下,要怎么报复白瑞制药。

    现在“足迹”功能可以起效了,他想在迈国和洛华穿梭,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张采歆见他在手机上搜索“白瑞制药”,也知道他是在琢磨报复的事情她对他已经很了解了,“想好怎么处理了没有?”

    “上市公司,”冯君沉吟着回答,“琢磨做空一下,可惜迈股我没有户头,不知道该怎么操作。”

    “迈股户头我可以帮你想办法,”小菜心和红姐可是出身宏门的,“就是拿美元出来,会有点麻烦……对了,我可以问一下喻轻竹。”

    喻轻竹也是学企业管理的,但是冯君学的工商管理就只是个皮毛,而她学这个,不但可以跟城市商业银行谈合作,对于上市、资本运作这一套,也相当熟悉。

    只要她愿意,前脚从洛华离开,后脚就可以拿几个公司练手,购买上市公司也不在话下。

    张采歆虽然对喻轻竹有点吃味儿,但是大事上还是不含糊的,白瑞制药所表现出的恶意,不但对洛华有极大的威胁,更是会影响到洛华的对外形象。

    反正这仇不报是不可能的,在这种事情面前,洛华肯定要一致对外。

    喻轻竹还在苦苦地冲击蜕凡期,她已经了解过了,自己的进度快要超过最差劲的李诗诗了,她在不服气的同时,也难免有点沮丧:太丢人败兴了吧?

    听到张采歆说,希望自己能帮着做空白瑞的股票,她立刻就来了精神这是有重要的事情耽误了我,而不是我的资质太差。

    反正为这件事尽几天力,哪怕进度真的比李诗诗差,她也有了说辞。

    当然,她自己已经成为了洛华的一员,对此事也是责无旁贷。

    所以她非常痛快地应承了下来,“美元户头好说,资金也好说,不过白瑞制药的具体股权结构,以及做市商的态度,这些都要考虑进去的……我需要一点时间来了解。”

    喻轻竹自己是不炒美股的,但是她的朋友和合作伙伴里,有一些人炒美股,她对此也有耳闻,尤其是在照顾爷爷的这一年时间里,她无所事事的时候很多。

    就在当天,她就联系上了负责对外投资的朋友,这个行动,甚至传到了杨玉欣的耳中。

    杨玉欣不好去问她,于是找冯君一打听,才知道他想要做空白瑞,“这种事你完全可以找我嘛,喻家那小姑娘,才认识几个人?”

    “还是她出面吧,”冯君笑着回答,“咱俩的合作已经很多了,再多就太容易让人歪嘴了……喻家往金融领域发展,还是对外的,其实别人也乐见其成。”

    “你要这么想,那我没意见,”杨玉欣倒是从善如流,事实上,早就有人说她跟洛华走得太近,幸亏冯君也够争气,弄出来一个癌症治疗,算是堵住了别人的嘴。

    否则的话,哪怕她是个丧偶的寡妇,也难免别人说三道四,比如说古老大这是对伏牛感兴趣了?

    事实证明,喻轻竹的一些朋友和世交,还是相当靠谱的,有人提出了专业的意见和建议白瑞的体量太大,想对它动手,必须要有足够的资金,而这资金最好是自有的,别róng zī。

    一旦róng zī,必然要跟花儿姐的金融家打交道,然后你想做空的操作,会变得路人皆知。

    要是做空别的公司也就算了,白瑞制药不但体量大,业绩也极为突出,分红也很好,大规模做空这个公司……而且还被大家知道的话,花儿姐会告诉你,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花儿姐从来都不善良,赢者通吃,输的人粉身碎骨。

    像华夏的资金进入花儿姐的金融领域,小赚一点无所谓,真要赚得多了,想全身而退也很不容易,所以自有资金一定要足,否则太容易被人抓住痛脚了。

    不过,喻家的牌子也确实很硬,喻轻竹的朋友同时也表示,只要你能拿出适当的抵押,可以在美股市场上,提供双倍的资金供你操作。

    这还是喻轻竹只是喻老的孙女,是小字辈,如果是她老爸喻志远开口,人家不要抵押都行小辈说话,终究是要差一点。

    {更新到,召唤月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