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修真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借势

    青罡派一直在尝试,缓解跟冯君的恩怨,事实上他们在总结了一系列事情之后发现,青罡派跟冯君之间的矛盾,只是在于请了麻真人掳人麻真人当时出手,也不是雷霆一击。

    那么,这么一个没什么害处的人,怎么就跟青罡弄得这么僵呢?

    大家细细分析一下,发现其实太清和赤凤跟冯君之间,也不是完全契合的,也存在矛盾只不过人家能化解矛盾,而青罡没有在这方面努力尝试。

    当太清和赤凤抓人失败的时候,那个执掌居然尝试托人找青罡他想求庇护。

    执掌的想法没有错,青罡一向是太清对着干的,这两派的恩怨,修仙界里都知道。

    但是非常不幸的是,他并不知道冯君对于青罡的意义。

    而更不幸的是,他对“幕后黑手”发出了威胁。

    这原本是很正常的事情,散修们没别的本事,很多时候就是在玩命你是四大派的你牛,但是我豁出去了,也搞死你家几个人。

    这种威胁有时候真的很有用,毕竟每个修仙者都有家人的,不可能没有牵挂,但是有时候,就会成为催命符你想搞我?那不如我先搞了你!

    老话说死了,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

    青罡派也非常明白这些事,知道这种人的难缠,大派弟子对这种宵小行为,都深恶痛绝有本事你凭实力上,玩这一套有什么意思?

    以往的事情也就算了,反正太清想做的事情,青罡只管破坏就好。

    但是这次的事情不一样,青罡的修者也不傻,知道是太清和赤凤争着拿人,略略打听一下就知道,是跟止戈山有关。

    止戈山是凡俗界的,但是青罡刚刚拒绝了传送阵的建造,正是从白砾滩到止戈山,所以战堂堂主亲自出手,想要擒下此人。

    不过这执事不愧是在无尽之海讨生活的,做事不但极为警惕,也相当刚烈,发现青罡派不怀好意,直接自杀了,口供都不留给对方。

    梁超也只能又杀掉两个有关的上人,前来止戈山表功。

    但是他没想到,止戈山不但有曲涧磊,还有死对头太清的缘明真人。

    缘明真人懒得对小辈出手,表示说尊重主人的建议,冯君本来不想理会此人,连山门都不想让其进入,但是梁超托人请战修帮着传话,说三颗人头只换一个面谈的机会。

    他还说,如果这人头被太清或者赤凤拿下,冯山主岂不是又欠了一份人情?

    本质上讲,冯君就喜欢这种非常干脆的交易,yī mǎ归yī mǎ就挺好,人情债是最难还的,所以他派廖老大把人接进来。

    梁超除了带来三颗人头,还带了两对挪移阵盘,都是不超过五万里的,符合冯君当初的要求。

    他见面之后就表示,说我青罡很想跟冯山主搞好关系,实在是你的要求,我们不便答应,要不这样,你可以请赤凤派修建传送阵,只要她们答应,相关费用算我梁某人的。

    这可不是挤兑人,而是彻底表明,你的要求真的不符合规矩。

    冯君其实也明白,自己的要求提得率性了,而且现在他已经开启了“足迹”,对传送的要求也没那么高了,倒是这挪移阵盘算个好东西,他不在的时候,别人也能使用。

    反正地球界那边一穷二白,他需要搜刮的资源太多了。

    但是他也没有急着收起挪移阵盘,就那么淡淡地看着青罡战堂堂主。

    梁天王自然还有话说,他表示传送阵修不成,冯山主你还可以提别的条件譬如说,我们可以派遣弟子来,护卫止戈山。

    “你想都不用想,”不远处的曲涧磊冷哼一声,“止戈山的护卫事宜,已经被我赤凤和太清包揽了,你若是敢打歪主意,那就是打算往死里得罪我赤凤了?”

    我还可以拉拢阴煞呢,梁超心里有点不以为然,但是这种话真不合适说,所以他只能笑一笑,“贵我两家的关系,一直不错,我也只是想帮助冯真人而已。”

    冯君想一想,终于提出了条件,“青罡派有地脉方面的典册没有?”

    梁超忍不住愣了一愣,地脉方面的知识,你找我青罡?这不是碜人吗?

    不过下一刻,他就大喜过望,很干脆地点点头,“青罡对于地脉的研究不少,虽然远不如太清,但是我们一直没有放弃……关键是我们愿意跟其他道友商讨,而不是敝帚自珍。”

    这话说得很实在,青罡在地脉一方面差得太远,但是一直没有放弃追赶的脚步。

    青罡派本部的地脉自有上门安排,不须求到太清派,不过本部之外,他们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地脉之术,总不能一直麻烦上门不是?

    冯君摇摇头,“我倒不是想跟谁交流,就是想多学点东西,如果青罡给出的地脉之术能令我满意,那么以往的恩怨,就此揭过。”

    梁超却是正色发话,“地脉的典册,下次我带来,我所说的交流,不是要觊觎冯山主所学,青罡有两个出尘弟子,对地脉之术颇有点想法,冯山主有什么想咨询的,只管问他俩。”

    这时候,曲涧磊又在不远处笑了起来,“梁堂主真是好算计,为了拆散冯山主和太清派,也是不遗余力了。”

    其实不用他提醒,冯君自己也想明白了,青罡可不是什么善碴,为什么会答应得这么快,而且还是“买教材送老师”这一种,难道真的仅仅是为了笼络他吗?

    当然不是这样,青罡派目前对冯君的推演能力,了解得还不够透彻,虽然知道他推演很强大,但是到底强大到哪种程度,他们并不掌握。

    所以梁超这么说的目的,还是搅得冯君和太清派离心。

    冯君也是因为跟缘明真人有一番谈话,得知了太清对地脉的看重程度以他现在的影响力,请太清修缮寻宝盘,都不可能再拿回寻宝盘了。

    可想而知,如果冯君跟青罡派讨论地脉之术青罡提供基础知识和想法,冯君负责推演的话,太清派会是什么样的反应,那还真不好说。

    曲涧磊经常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心思比较阴暗,发现梁超态度古怪,稍微琢磨一下就反应了过来,这小子是憋着劲儿害人呢。

    梁超却是无所谓地笑一笑阳谋而已,大不了冯君不上钩。

    冯君随意地一摆手,“等典册拿过来再说吧,东西没入目,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就先这么说了,”梁超笑着点头,“冯山主还有什么要求没有?”

    “没有了,”冯君摇摇头,“我在此处还要待一段时间,你若能快去快回,就不用去白砾滩了。”

    梁超出了山门,才待取出飞行法器,猛地觉得哪里不对,身子向前蹿去,然后抖手向身后打出一面土黄色的盾牌,瞬间就涨到了四五丈方圆。

    感到身后没有什么杀气,他才转过身来,然后,盾牌渐渐地消散这是青罡派真幻化的盾牌,并不算是实物。

    看清楚身后之人,他冷笑一声,“无为峰持牌上人,何时也变得这么鬼鬼祟祟了?”

    “我无为峰可没有偷偷出手的爱好,”于袍悠悠地笑一笑,“包括背后算计人……这种事我都是不做的,梁天王你就难说了。”

    梁超是出尘巅峰,而于袍只是出尘七层,不过梁堂主此刻可没有出手的兴趣,一来是对方有金丹符宝,打起来未必能得手,二来……止戈山里俩真人呢。

    别说那个太清本派的缘明真人,曲涧磊出手,他也好过不了。

    而他在凡俗界对出尘上人出手的话,连冯君、孔紫伊都可以出手惩治他。

    所以他也只是轻哼一声,“人家冯山主喜欢钻研地脉之术,你太清此术冠绝四派,却偏偏不肯给人家,我帮他找几本典册,在你嘴里就成了算计人?”

    梁超心里很清楚,此刻虽然是两人在谈话,周边不知道有多少神识在窥探呢。

    所以他这挑拨,也是挑拨得光明磊落有本事你对我动手呀。

    于袍可不是那种喜欢动手的人,他不以为意地一笑,“我太清万事自有章法,倒是你青罡那点地脉之术,也好意思拿出手?”

    梁超果断地抓住了对方的漏洞起码他是这么认为的,“我也不好意思拿出手,但是有些人有好东西不拿出来,反而对他人说三道四……脸呢?”

    于袍的心性还真的不错,他不以为意地摇摇头,“随便你怎么说,我此番出来,是天曜峰主要我转告你,不管青罡拿出多少典册来,想要挑拨太清和冯山主的关系,那是做梦。”

    冯君和梁超的谈话,怎么可能瞒得住缘明真人?

    梁超有点疑惑,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我挑拨你们是明着来的,是阳谋啊。

    不过最终,他还是猜到了对方的一点想法这是想让冯君别多心吗?

    所以他笑一笑,“其实你担心我挑拨,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家拿出点诚意来,自己什么都不做,反而忙着指责别人,倒也……不愧是无为峰行走。”

    说完这话之后,他一个闪身,瞬移不见了身影。

    于袍愣了愣,又摇摇头,“唉,多事之秋啊。”

    {更新到,召唤月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