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我的完美校花女神 >

第1799章 收了他

    根本分不出方位,何况那洞中并无出洞的机关。原来那洞中所设计的只有进洞的机关,而没有出洞的机关,人只要进去,就再也不能出来了。林战四下拍打,俱是一样的沉实的声音,并无空洞鸣声。刚才进来时分明是一堵薄薄的门,为何那扇门的痕迹却一点也寻找不到了呢。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林战又急又累,便疲惫地靠坐在墙根,对猿告别道:“猿兄,这下你做我的陪葬吧。咱们两个谁也别想出去了。”猿告别也靠在他的身边,眼中亦甚是无奈。此时腹中已是饥饿难耐,若是不能出去,在这里困着,便是饿也饿死了。二“人”竟相依昏昏睡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战起身,凝视洞后有一处深不可测的百丈深坑,看着那些珠宝,一时燥极,心想,这些东西果然是罪藏,全是些害人的东西。伸手抓起一大把珠宝向百丈坑中扔去,等一会才听到扑通落到底的声音。才略觉得解气。猿告别并不解林战的心意,只道是他要扔那些东西,并明了他心中的好恶。也随手抓起那些珠宝丢进坑中,林战见了也不阻止它,只觉得它扔,自己心中也好一阵发泄。猿告别见他不上前阻止,便一直扔了下去,约摸过了半个时辰,直把那些珠宝扔了一大片,露出空地来。猿告别也累了,只是越扔越兴奋,一时竟手舞足蹈起来。跺得地面咚咚作响。林战又仔细听了一下,立时走过去,将猿告别一把拉到一边,自己用脚用力跺了两下,似有颤音,又跺了三下,再用手轻叩,听到“笃笃”声,心中甚喜,看来脚下便是逃生之路。

    林战久居谷中,向来视珠宝如粪土,便将那些害人的珠宝金银统统扔进百丈坑里,却意外发现珠宝下面藏有一个可以出去的逃生机关。林战忽而感悟,这贪欲之念起时易,却时难,一旦踏入便是想逃出也是寻找无门。非摒弃掉不能得生。

    林战沉心凝气,左手指眉,右手捧心,单掌拍下,只听轰然大作,再看脚下,一个小小的方坑,坑里面有一个方形开关,林战伸手去,却够它不到,便双膝跪下,左臂支地,伸出右手恰好够到那小小的开关,用力一拧,旁边壁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小洞口,刚巧够一个人侧身挤过过去。林战先让猿告别出去,自己才钻了出去,林战抬头细看,是个狭窄的通道,那边还有轰隆隆的声响,似是水流湍急之声,走到通道尽头,果见是一挂瀑布,跃起过瀑布,看到一大片开阔地带,左边是条地下河,河水时大时小,一会如万马齐奔,浩荡湍急似山洪暴发,一会潺潺细流,悄无声息。再往右寻找,却见一个竖洞,林战丢一个石子下去,听了听,不知深有几许。林战好奇心起,便想下去探个究竟,猿告别也并不阻拦。林战拉着猿告别的手,慢慢向下。待到下了三十多尺,才到了地面,林战摸索了半天,找到一条甬道,恰好能通过一人。

    59

    林战顺着甬道,走不几步,地势渐渐高起,偶尔遇到几个分支的洞道,林战进去看了,都是死胡同,折回继续前行,发现前边渐渐能看到些许光亮,并伴有隐约水流渲泄之声,转过弯,但见前面洞中竖立着好些巨大的钟乳石,石体荧光闪闪,如珍珠似翡翠,煞是好看,那些水流之声便是由钟乳石上流泄下来的。再往前走,就到了一处洞口,洞口悬挂着一道水帘,洞口有七八尺宽,林战走到洞口向外看,才发现那洞口外的水帘竟然就是后谷的瀑布,远远看去,冷暖溪曲折伸延一直流入白龙潭。

    看来这条路也不是通向外面的,林战又折回来,看到左边一个小小的洞口,仅能容一人通过,便要拐进去,猿告别却摆手阻止,林战执意要进去看个究竟,猿告别见阻止不了,便也不再坚持,随他一起钻进洞里。进得洞口,但见洞中曲曲折折,光线甚暗,二人走了好久,看到眼前渐宽。墙壁也光滑如磨砺过似的。再向前就看见一道石门,林战上前轻轻一推,那道石门虽重,却异常轻滑,手才拥到,便吱声打开了。门后是一条平坦的甬道。顺路向下走,进了一间大客厅,里面茶具俱全,石几石凳置放整洁,一尘不染。林战再向内里寻去,却见里面隐隐有光亮闪烁,又顺光亮往里走,走到跟前,还是一道门,门同样没上锁,推开,一看竟然吓了一跳。原来这间石室里放置着一副石棺。林战呆呆立了好一会,才定下心来,绕过石棺,来到棺头,细瞧,棺头上有一行红墨漆字:爱妻花离枝灵柩。

    林战暗道:原来这里直通碧茔。再瞧棺前,几上放置着一把宝剑,几前一片空阔,光滑平坦。似被人踩踏过,想来,这里定是林回天陪伴爱妻练剑的地方,他在这里与爱妻的亡灵一起研讨剑法,体悟人生无法憾挽的缺失,体悟回天剑法无限之精奥。

    林战转身进得左边耳室,耳室不大,四壁光滑。迎面一幅画,画中一位美少女,亭亭玉立,画得异常仔细,每一笔细入发丝,神态逼真,笔工意夺,花尽巧思,细观画中那美少女,纤笑若有若无,果真如题款: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一眼看罢,再也不愿移开双眸,林战一时神情为之驰驱,心意为之掠夺。

    林战看得入了神,直想到三年前那个梦境,梦中教他念两道咒语的紫衣仙子便如眼前这画中人一般美丽,便叹赞道:“直如飞天,直如飞天!”心想这画中人若不是花离枝又能是谁。怪不得回天剑客对爱妻珍爱非常。看罢,好生艳羡。心想:当年孔子听到《韶》音,便觉得妙不可言,三月不知肉味。若见得这般风骨,定会感觉终年也无美食了。

    林战恍惚如梦,不知猿告别带自己来是为了看碧茔还是看那些宝藏,抑或是看那些名剑武学秘笈,它不会言语,带自己来看什么都不重要了,反正是都看到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