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玄幻小说 > 酋长别打脸 >

第219章 机关少女,快到碗里来!

    墨芜蘅向后靠在椅背上,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好撑!”

    平胸少女感觉不只是肚子鼓鼓的,就连胸部都要撑起来了,这一顿饭真是好吃到爆炸。

    “你不会不能吃了吧?”

    菘果瞅了墨芜蘅一眼:“待会儿还有蛋糕呢!”

    “蛋糕?”

    很好,又是一个新名词,墨芜蘅要不是撑得不想动了,一定会在竹简上刻下来。

    “来一局斗酋长吧?”

    蕾姆从口袋里摸出了木牌,吃饱了,当然就要消遣了呀!

    “啊?”

    看到泉美子和菘果很自然的凑了过去,墨芜蘅一愣,跟着捏了捏眉心,算了,不记了。

    她感觉来了朝歌,自己就像一个荒域野人似的,什么都不懂。

    能成为机关师,墨芜蘅的智商是相当高的,看了三把,便找到了规律,记住了54张牌,也明白了斗酋长的玩法。

    “别出,肯定有人攥着更大的炸弹!”

    墨芜蘅提醒,只可惜慢了半拍。

    啪!

    蕾姆刚丢出四个九,准备大杀特杀,就被四个十给管了,正好大一点。

    “嘁!”

    蕾姆撇嘴,手气好臭呀。

    “嘻嘻!”

    泉美子快速的拍了拍胸口,好险,差一点点就管不住了。

    珈朵和菘果倒是惊讶的瞟了墨芜蘅一眼,能把牌算到这个地步,整个朝歌,目前只有包括夏野在内的两三个人能做到,可那都是建立在玩了好多把的基础上,而墨芜蘅,仅仅是看了三把。

    “难怪大酋长想留下她呢!”

    珈朵有点小气馁,虽然大家都是平胸,位于同一起跑线,但是墨芜蘅脑子好呀!

    接下来,蕾姆就在墨芜蘅的指点下,连战连捷。

    “不玩了,没意思,去打台球!”

    输的灰头土脸的菘果丢下竹牌,跑了出去。

    “台球?”

    墨芜蘅不明所以,跟着来到了英雄祭坛的小广场上,就看到了摆着三十多张造型怪异的木台子,两个人拿着一根两米多长的木杆,对着上面的圆球捅了捅去。

    啪!啪!啪!

    圆球的撞击声清脆。

    “这有什么意思?”

    墨芜蘅不明白,把圆球打进洞,有什么难度?而且有必要这么开心吗?

    不止玩的人兴奋,旁边还围着不少围观党,也在加油助威。

    “你输了,轮到我了!”

    “再让我玩一局,就一局!”

    “不准插队,后面排着去!”

    女战士们吵嚷着,气氛热烈。

    “那边空着呢,怎么没人去?”

    墨芜蘅看到那个叫乔布斯的山鬼半个屁股靠在一张台球桌上,一只脚踩在上面,单手搁在膝盖上,正抱着台球杆,望天四十五度,做忧郁状。

    “打不过!”

    菘果郁闷的撇了撇嘴,现在鬼爷已经制霸了这片台球场,是这里当之无愧的王者。

    最有资格挑战他的是珈朵和伊莉薇,不过两个人忙着修炼,没余暇打台球。

    “我去!”

    墨芜蘅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而且最喜欢挑战王者。

    菘果三人组一边吃着饼干,一边待在旁边观战。

    墨芜蘅本来没什么兴趣,可是玩了几盘后,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尤其是亲手把象牙球打进洞,简直太爽了。

    不一会儿,这边就围了不少人,毕竟大家被鬼爷虐的太惨,现在看到他吃瘪,很开心。

    夏野来的时候,发现鬼爷满头大汗,在台球桌边绕来绕去,墨芜蘅则是蹲在地上,用一根树枝画着路径图,推测圆球受到不同力量撞击后,可能滚动的路线。

    “大酋长!”

    女战士们纷纷问安。

    “机关师好可怕,打个台球还要画图纸呀。”

    夏野无语,这玩的也太投入了。

    嘟!嘟!

    悠长的号角声响了起来。

    “这就到点了呀?”

    一片哀叹和抱怨声顿时四起,不过大家也没违反规定,而是开始收拾台球桌,反正回到宿舍,还能偷偷打斗酋长。

    睡觉?不存在的。

    “诶?不玩了吗?”

    看到鬼爷收起他精心打磨的专用台球杆,准备走人,墨芜蘅很失望,这一局,她要赢了呀。

    “大酋长有规定,不准通宵玩乐,每天十点,熄灯号角一响,就要去休息,如果有人在宿舍外逗留,会被巡逻队抓走,吊一整晚的!”

    鬼爷解释。

    “嘁,你明明就是怕输!”

    泉美子揭露。

    “不错,你急的满头都是汗,而且快输了!”

    蕾姆帮腔。

    “输什么输?我这只是战略性调整,还没发力呢!”

    鬼爷梗着脖子吼了一嗓子,然后双手一背,实施然离去,其实他心理慌得要死,那个机关师小妞,好厉害,再打下去,自己真要招架不住了。

    “去休息吧,客房已经准备好了。”

    夏野看到一些女战士自发留下来打扫卫生,很满意。

    “哦!”

    墨芜蘅一步三回头,有几次看向夏野,都想说一句,‘要不咱们来一盘’?可终究没好意思。

    平胸少女也是要脸面的,不想被当作贪玩爱吃的渣渣。

    “小姐姐,你的台球杆还没放下呢!”

    菘果喊了一声。

    墨芜蘅低头,看到手中攥着的台球杆,脸一红,赶紧跑回去放下:“对不起!”

    “我大朝歌的娱乐果然天下第一!”

    菘果很得意,墨芜蘅刚才还说没兴趣呢,结果没一会儿,就想玩通宵了。

    “那当然!”

    泉美子和蕾姆双手抱胸,骄傲的一哼,这一刻,她们的归属感爆棚。

    鹿灵犀建造的林间树屋,是夏野的私人区域,为了保持安静,一般人禁止入内。

    “这里很安静,适合思考和工作,不过你如果不喜欢,可以换到那边去!”

    夏野点燃了一盏油灯。

    “今天过的好充实呀!”

    墨芜蘅坐在铺着干净被单的床上,看着树屋中的成列,很满意:“对了,麻烦你给我找一些竹简来吧,我要刻东西!”

    “我给你准备好了!”

    夏野拍了拍桌子。

    “嗯?”

    墨芜蘅看了过去,发现桌子上放着不认识的东西。

    “我们朝歌现在不怎么用竹简了,都是白纸和毛笔!”

    菘果拿起墨块,在砚台中倒了水,研磨化开。

    “白纸?”

    墨芜蘅皱眉,快步走了过来。

    “同样是……”

    不等菘果说完,墨芜蘅已经心领神会的接上茬了。

    “朝歌特产!”

    墨芜蘅打趣,很有深意的白了夏野一眼:“话说你们朝歌的特产可真多!”

    “嘻嘻!”

    菘果挽起了袖子,开始书写:“这种书法叫兽筋体,我觉得超好看!”

    夏野嘴角抽搐,因为小萝莉写在白纸上的字,是‘兽肋’体!

    “……”

    墨芜蘅瞄了夏野一眼,她很想说,这两个字念shoulei,但是今天受到的震撼实在太多了,万一朝歌就是这么念得呢?

    “她写错了!”

    夏野赶紧纠正。

    “呃!”

    小萝莉的脸颊顿时一片通红,大概沉默了几秒种后,突然喊了一声:“哎呀,鹿娘,你怎么回来了?”

    就在夏野和墨芜蘅看向了窗外的时候,菘果一把抓过写了字的白纸,一边往嘴里塞,毁尸灭迹,一边往出跑。

    “我想起来了,我还有功课要做,先走了。”

    墨芜蘅的脸颊也很红,自己可是机关师呀,居然连两个字都能认错,也太丢人了,只是当手摸到白纸上的时候,她就忘了尴尬。

    “好细腻的感觉!”

    摸了摸白纸,聪慧的墨芜蘅,尝试着写了几个字后,脸色就变得震惊了,因为她想到了这种书写方式的便捷之处。

    以前十个字最快也要刻五分钟,现在几个呼吸内,就写完了。

    “这……这……”

    墨芜蘅语无伦次了。

    “感觉如何?”

    夏野询问。

    “嘶!”

    墨芜蘅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了一下后,才开口,语气前所未有的郑重:“夏野,这种白纸的出现,对文明具有极大的推进意义,我可以见一下那位发明者吗?”

    “不就在你面前吗?”

    夏野笑了,心说墨芜蘅的眼光倒是不差,造纸术,可是四大发明之一。

    “……”

    墨芜蘅沉默,瞪大了眼睛,仔细地打量着夏野。

    “我没骗你哦!”

    夏野耸了一下肩膀。

    “你怎么想到造纸的?”

    墨芜蘅显然不好糊弄,关于美食发明,也就算了,毕竟是吃的东西,但是造纸术,意义重大,所以她追根究底。

    夏野当年也是毛概马哲不挂科的学霸,各种论述都做过不少,像这种问题,夏野能用各种措辞写上十几遍,立意绝对高大上。

    墨芜蘅皱着眉头,捏了捏眉心,就算智商很高,她也被夏野这一番话搞得头晕。

    “为什么我觉得你说的都是废话,可偏偏又这么条例清晰,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墨芜蘅不解。

    “呵呵!”

    夏野心说你当然不懂了,毛概马哲再不懂,写一大片,字迹漂亮点,搞不好还能混几个辛苦分,要是数学物理不懂了,就是把卷子写满,那也是零分。

    墨芜蘅犹豫再三,还是问了出来。

    “对不起,但是为了墨家,这句话,我必须要说,造纸术,你卖吗?”

    夏野刚要开口,墨芜蘅又阻止了他。

    “作为朋友,我不想骗你,所以必须提醒你一句,可能你都没认识到这门技术的价值,如果我是所有者,就算有人一个十万人大部落的酋长之位和我换,我都不屑一顾!”

    墨芜蘅看着夏野,目光真诚,也有疑惑,这个面容清秀的少年,到底是怎么想到这些东西的?

    有那么一刻,平胸少女有一种要把夏野脑壳敲开来看一看的冲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