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穿越小说 > 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

第507章 去乡下避一避

    第五零七章去乡下避一避

    原来,万寿祺一路行来,见到许多绿营兵正来回穿梭,忙碌地搬运着大宗物件。

    他们一些人正从城中运出粮食财帛,另一些人却又向城内运入许多稻草和陶罐。

    这个举动,令码头上的脚夫们都觉得奇怪,不知道官军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我悄悄打听了才知道,罐子里装的,全是火药和桐油……”

    顿了顿,万寿祺接着说道,“按说都是守城用得着的东西,没什么稀罕的,可是……”

    “怎么?”

    王略知道他还有下文。

    “你想啊,这城里的官兵一副要跑路的架势,连大炮都运走了好几尊,再运这些东西进城做什么?”

    不等王略开口,万寿祺自问自答道,“再加上一船一船运进来的稻草,我就想,这他娘的不是要放火吧!”

    王略脸色凝重地点点头,没有插话,这个推测很有道理。

    “因为有了这想法,我就上了心……”

    万寿祺说着喘了一口气,“你也知道,县衙户房的秦书办拿了咱们不少好处,我便去找他打听……这老浑蛋一开始还支支吾吾不肯说,被我逼急了才丢下一句: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我再跑到衙门后面的巷子里一打听,好多官员都一家子一家子的跑了!他娘的,对老百姓倒是遮得严严实实的!”

    万寿祺说完后,王略眉头紧锁,在柜房里兜起圈子。

    毫无疑问,鞑子确实在谋划着一个大阴谋!

    从万寿祺的描述看,马进宝很可能不惜以扬州为陷阱,引诱讨虏军进城,然后纵火烧城……

    这个战法古已有之,穷途末路之际,马进宝出此下策也不奇怪。

    只是,天杀的鞑子,这么大的事竟然瞒得严严实实!

    这不是把黎民百姓全然当猪狗么!

    果真如此,非但明军有危险,全城百姓就又要遭大殃了!

    不行,必须尽快将这个情报送出去,要大军想办法阻止他们才是……

    “报信的人,我已经派出去了,”

    王略刚驻足,还没开口,万寿祺却看得透他的心思似的,抢先说道,“我回来就是要亲口告诉你,天黑后赶紧带大伙去乡下避一避,免得陷在这城中,到时候真一把火放起来,可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王略抬头看了看窗户,天色开始暗下来了,他转头默默点了点头。

    和自己一样,万寿祺的一家老小,也都住在铺子的后院,救人心切之下,他亲自跑回来报信,也是人之常情。

    如今之计,谨慎为上,只有按他说的那样,尽快离城暂避了。

    虽说现在鞑子看得紧,但铺子本就在城厢,扬州城外又水道众多草木茂盛,趁着夜色混出去还是不难,只要出了城去,便有机会躲过这一劫。

    只是……

    既然要出城,就得找个稳妥的落脚点。

    扶老携幼、拖家带口的,直接向南边跑是不明智的,那一带已是双方交火之地,有很大的危险性。

    他们在城外没有田庄,但秘密的藏盐地点倒是有好几处,可惜大多要么太远,要么又太近,有几处就在城南挹江门外,正是兵危战险之地。

    思来想去,王略想到了一个地方。

    南北向的大运河,在紧挨着东门流经扬州城后,向西拐了个直角弯,到了城南的挹江门外又拐了回去,一路向南由瓜洲流入长江。

    出东关,渡过运河,往东大约五六里处,有个叫胡湾的地方,因紧挨着沙施河,交通较为便利,他们在那里,有一处秘密盐仓。

    因那里还有许多藏盐,前些日子,顾炎武已经安排了几个本地的伙计去护仓,应该很安全。

    眼下,也顾不得机密了,不如去那里藏身……

    “去胡湾,如何?”

    主意已定,王略看着万寿祺,低声道。

    “好。”

    万寿祺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看情形,不消数天,扬州城就该光复了,届时,他们就能堂堂正正地过日子,无论粮米还是食盐,都是阳光下的生意了,哪还需要遮遮掩掩的。

    见万寿祺没有异议,王略立刻打开门,就要叫人安排。

    忽然,外面的街道上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和慌乱的尖叫声。

    王略一惊,侧耳一听,水西门方向传来数响爆炸声,紧接着又隐隐响起了一阵爆豆般的急促枪声,犹如一口汤锅突然被烧沸了一般……

    还没等他叫人来询问,一个伙计已经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口中嚷道:“不好啦!明贼打过来啦!”

    ……

    来的,的确是如假包换的明军。

    不过,现身西门外开枪开炮的,既不是张晨枫的北路军,也不是南路陈六御的人,而是何守信亲自带领的,讨虏军总部警卫连。

    此刻,一身戎装的何守信正站在岸边,双手举着望远镜,细细打量着这紧挨瘦西湖的西门。

    这是一座水西门,顾名思义,城门洞下并非道路,而是一条十数米宽的河道——念四河,城外是一座不小的码头。

    城西的水路有很多,出城后,沿这条念四河西去不远,转入山河,便可直达西南方向的仪真县。

    若转入其他水道,还可以去西北方向的天长县,甚至借道六合,直抵滁州……

    可以说,封锁了这座西门,鞑子向西的退路便被一举切断。

    他们突然现身水西门外,望见清军居然打着灯笼火把,正连夜抢运粮食物资,何守信毫不迟疑,当即下令开火。

    一顿迫击炮招呼过去,转眼便炸翻了几条粮船。

    趁着清军人仰马翻,一片混乱的当口,几十个战士从船上卸下沙包草袋,在宝带河与念四河的交汇处迅速构筑着散兵工事。

    岸边的几座荒坟上,数挺机枪已经架起,枪口直指数百米外的码头……

    傍晚,天还未断黑的时候,万寿祺的情报便已送到,陈六御和何守信接到情报,两人一合计,当即决定立即召开军事会议。

    郑军副将陈六御,已经年近四十,要比何守信年长近一倍,论职务和资历,也要比何守信这个小连长强得多。

    可是,陈六御却非常谦虚,虽说会议照例由他主持,但真正拿主意的,却是何守信。

    他知道,这个刚满二十岁,英姿勃发的年轻人,是琴川侯这尊大神的心腹随从,琴川侯敢放他出来独自领军,自然有两把刷子。

    退一步说,即便对比双方的实力,自己也远远落于下风。

    别看对方才区区一百多号士兵,可他清楚得很,在这帮猛人面前,自己那三十条船一千多人,还真不够瞧的。

    陈六御很庆幸,自己非但不是这伙人的敌人,反而是同一战壕的盟友,要不然真要翻脸,自己这点人,恐怕还不够对方塞牙缝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