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穿越小说 > 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

第508章 堵城

    第五零八章堵城

    顾炎武也应邀参加了军事会议。

    何守信提出请他参会,一开始陈六御并不赞同,在他看来,军事会议是严肃而专业的,轮不到这种民间人士掺和。

    可何守信摆出了他的道理,陈六御也就不再坚持了。

    何守信是在林啸身边成长起来的新式军人,在林啸的熏陶下,他认为,部队与百姓之间,是鱼与水的关系,没必要高高在上。

    况且,是顾炎武的人打探到的确切情报,他们对扬州的地形又十分熟悉,于情于理都得尊重他的意见。

    其实,陈六御也没错,何守信此举,实在有点赶鸭子上架,难为顾炎武了。

    因为,至少对于接下来的行动,顾炎武是插不上话的。

    论军事,顾炎武倒也不算完全外行,毕竟之前弘光朝授予他的,是兵部职方司的差事。

    在军事战略方面,他还撰写过一篇《军制论》,真要让他领兵作战,也不见得一定不行。

    不过,他真正擅长的,还是后勤。

    对于具体的排兵布阵,他的视野和经验,依然受时代局限,如何指挥一支精干的热兵器部队,去攻城拔寨、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他还真的没法胜任。

    事实上,顾炎武眼下力所能及的,是提供扬州城的城防情况,等大军发动后,他只要安排带路的人手就行了。

    是以,当顾炎武看到,那位陈将军居然事事都让一个小伙子拿主意,着实有些不解——这支明军,还有没有上下级观念?

    当听到何守信的攻击计划后,他更是大吃一惊,完全不敢相信……

    很快,郑军百户以上、警卫连排长以上的军官,以及各船船长,陆续抵达指挥部。

    天气很热,指挥部门窗大开,几盏煤油灯早已点起,玻璃灯罩内的灯焰很稳定,一点都不跳跃,将房间照得如同白昼。

    一张大比例的扬州及其周边的草图被摊在了桌子上……

    这是何守信手下的通信班,根据侦察情况临时手绘的,已经在顾炎武的指点下修改过。

    开场白自然是陈六御的。

    他放下手中的扇子,站起身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叫大家来开会,是发现了扬州城鞑子的新动向……”

    会场鸦雀无声,众人端坐在灯光下凝神聆听,顾炎武发现,他们一个个严肃到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

    “据侦察,鞑子有纵火烧城的企图,”

    陈六御环视众人,继续说道,“咱们必须立即拿出对策,阻止这个阴谋……”

    “不是说,鞑子正在往城外运粮吗?”

    一名军官发出疑问。

    “对,据斥候报告,许多粮船已经出发,目的地是仪真。”

    “这么说,他们并没有死守的打算,所以要放火烧城,留给我们一个烂摊子?”

    “没这么简单,”

    陈六御摆了摆手,说道,“据侦察,鞑子的官员确实在阖家出逃,但城防并未放弃,军队还留在城内,码头上反而有大批从城外来的船停靠,正在卸下稻柴和火药……”

    说到这里,陈六御看了看顾炎武,笑道:“这还是顾大人的手下打探到的。”

    “那就奇怪了,”

    有军官嘀咕道,“不想逃走,却把粮食运走,难道他们想饿死自己?”

    “事实上,他们已经在偷偷出城了,”

    这时,何守信发话了,“据我的侦察兵报告,进出西门的巡逻队要比之前频繁得多,因为有进有出,又坐船而行,没有引起我们侦察兵的警觉……”

    “我估摸着,如果我们不动手,今夜一定会有大批鞑子出城,”

    说着,何守信低头看向地图,“但是,他们并不是逃跑,而是在城外埋伏。”

    “埋伏?”

    有人满脸的惊讶。

    “对,”

    何守信点点头,解释道,“我觉得,马进宝的目的,可能还是打算在我们的主力攻城时,引诱我军入城然后纵火,先让我军遭受损失,再趁势返身杀回。”

    “把我们困在城内再反包围?”

    有军官反问,“马进宝有这胆子?”

    “要不然,他们把粮食运往仪真而不是庐州,又运来大批火药,就解释不通了,”

    何守信淡淡一笑,“依我看,马进宝故意给我们设了一个迷魂阵,这小子既不敢弃城而逃,又没有能耐硬拼,才想出这下三滥的招数。”

    “他应该清楚,咱们的北路军南下后,他必败无疑……”

    见众人都看着自己却没人接话,何守信接着说道,“是以,他示敌以弱,做出逃跑的假象,真正的企图是玉石俱焚,火烧扬州城,运气好的话,有可能逼退我军,偷得一场胜仗。”

    众人轰的一声,有人开始不淡定了。

    正值盛夏,万物本就干燥得直冒烟,一旦火起,那麻烦可就大了……

    “大家别忘了庐州方向的鞑子,”

    何守信模仿林啸的动作敲了敲桌子,提醒道,“马进宝肯定已派人求援,一旦我军遭受重创,还要全力救火,庐州的援兵抵达后,马进宝便有信心反杀我们。”

    “那我们便先打击一下他的信心,”

    一名军官建议道,“既然他们将粮船开往仪真,我建议,分兵一部分杀往仪真,拔掉这个屯粮点,让他们的援兵也没粮吃。”

    “没这个必要,我们暂时也没这个能力,”

    陈六御摇了摇头,接话道,“且不说鞑子在那里还有一支水师,咱们自身的兵力也不够,真的要分兵,势必驼背摔跤,两头不靠。”

    “对,说不定这是马进宝故意引诱我们分兵,削弱我们的力量,”

    何守信点点头,沉吟道,“他既然想纵火烧城,手头的主力一定会出城,很难讲他是不是已经在途中设了埋伏……绿营兵的作战能力不值得高估,但在地形有利时,也不能轻视了。”

    “这倒是,”

    那军官点头附和道,“换成是我,要把精锐撤出城去的话,也该撤往进可攻退可守的城西……”

    “说得对,”

    何守信赞许道,“眼下,北路军来不及赶到,咱们又兵力薄弱,没办法四面围城,所以……”

    “那我们就连夜奔袭,在城外建立阻击阵地,直接截断他们的退路,”

    这时,一直沉默的警卫连副连长杨远发话了,他指着地图说道,“只要将马进宝堵在城内,他就不敢点火。”

    “嗯,”

    何守信赞许地点点头,“咱们的对策,就是两个字——堵城!”

    随即,他招招手:“下面,请各位移步,我先介绍一下鞑子的城防情况……”

    “为了摸清鞑子的布防情况,前几日,我已派出了侦察队伍,进行了数次敌前侦察,”

    何守信抬头,微笑着看了看顾炎武,“今早发现异样后,顾大人派人及时进城打探,核实了鞑子的阴谋,同时进一步摸清了他们的虚实……”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