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玄幻小说 > 吞神至尊 >

第1152章 猪狗不如!

    毛鸿!姜嘉!花涵意……

    这些名字,都是两年前,拥有傲人天赋的念道天骄。

    只不过后来,突然有一日,这些全部都离奇失踪了。

    当时,还让大元的念力一道引起了巨大热议,纷纷猜测。

    若是不然,今日的大元皇朝,明面上的念王,绝对不止两位。

    但,正如溧阳所说。

    他们猜测了各种可能性,可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这些人,是死在了赵雄谟的手中。

    这一切,诸人都恍然醒悟!

    他们这才知道,为什么溧阳要在今日,阻止赵雄谟!

    虽然他们不知道,赵雄谟为什么要害姜嘉等人。

    但,他们知道,若是秦沉真的跟赵雄谟走了,绝对会完蛋。

    起初,他们都认为是赵雄谟大度,对秦沉的无礼,既往不咎。

    但此刻他们才明白!

    原来这一切都是赵雄谟的阴谋!

    一个惊天的大阴谋!

    所谓的教习,根本就是一个借口!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有人不仅咬牙切齿!

    如果不是赵雄谟,今日的大元皇朝念力一道,怎么会如此的没落?

    甚至,好不容易出了秦沉这样的逆天之骄,还要将其暗害。

    这简直让在场的念力师愤怒不堪!

    作为大元皇朝的一员,谁都不想被其他皇朝看扁!

    而就因为大元皇朝的实力太弱,所以才一再的被其他皇朝看扁,这让他们如何不气愤?

    “这到底是……为什么?!”

    此刻,赵腾旗浑身颤抖着,双眼血红,他的世界在这一刻仿佛都已经变成了鲜血的颜色。

    这一切,要说最为痛苦,最为挣扎的,无疑就是他了。

    毕竟,赵雄谟,是他的亲生父亲!

    “没有人能够阻止我!”

    “实力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至高!”

    “今日,就算如此,秦沉,我也一样会带走!!!”

    赵雄谟言语间,眸子深处爆发出了惊人的野心光芒。

    “带走?”

    然,溧阳听到赵雄谟的话,却是忽然笑了。

    轰!

    就在这一刻。

    皇城校场的天空之上,一阵狂风涌现。

    无尽的风暴之中,蕴藏着一道身影。

    可怕的气息,如同盖世天神,让弱者甚至都不敢注目。

    “那是?”

    这突然的惊变,让诸人面色大变。

    饶是赵雄谟,也不由脸色变了变。

    唰——

    下一瞬间,那一道身影猛然从虚空跨越,虚空中间,直接裂开了一道裂缝!

    似乎是力量太强,饶是连虚空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而后,这一道身影就出现在了校场的中心。

    轰!

    看此一幕,诸人的脑海都仿佛爆炸了一般。

    许多人甚至认为是不是自己的眼睛花了。

    横跨虚空?

    “通……通天大能者!!!”

    随着一道惊骇欲绝的声音从一人口中吐出,整片校场瞬间炸锅!

    只有通天大能者,才能够拥有通天的实力,横跨虚空,一瞬百里。

    无数视线看着那校场中心的苍老身影,不由心中狂震。

    通天大能者,哪怕是在大元皇朝,也都是屈指可数的存在。

    谁都没有想到,今日竟是会出现一位通天大能者。

    “是他?!”

    看到这一道身影,秦沉不仅是惊讶于此人的通天手段,更是惊讶于此人的身份。

    一旁的赵腾旗更是傻了。

    今日,实在是有太多的事情,出乎了他的预料。

    “辛伯?”

    他震惊开口,脸庞之上,满是惊疑之色,似不敢相信。

    没错!

    这出现的苍老身影,正是将赵腾旗从血洲群岛接回的辛伯!

    也是赵腾旗口中,来自圣念之地的强者!

    赵腾旗很小的时候,他爷爷就去世了。

    所以,在赵腾旗的眼中,辛伯就跟他的爷爷一样。

    却是没曾想,平日里平淡无奇的辛伯,竟然是一位通天境的强者!

    “辛元极!你要背叛我?”

    赵雄谟眼神阴戾的盯着辛伯,眉宇之间,有着一丝愤怒。

    辛伯脸色平淡,眼神都未曾看赵雄谟一眼。

    “我来自圣念之地,为守护腾旗而来,何时是你的人了?”

    “既不是你的人,又何来背叛一说?!”辛伯平静的说道。

    “你忘恩负义!”

    “我给了你多少的至宝?”赵雄谟咬牙道。

    “你给我的东西,我辛元极,一点都没有动过!”

    “况且,那些东西,在你眼中,是至宝。”

    “可在我的眼中,也就那样。”辛伯平淡道。

    他可是出自圣念之地!

    元界的念力师圣地!

    什么至宝没有见过?

    “你——”

    赵雄谟顿时气急。

    他将那些东西送到辛伯的居住地,还以为辛伯接受了。

    却是没曾想,辛伯根本就没有将其放在心上!

    “那今日,你要如何?!”

    赵雄谟眼神死死的盯着辛伯。

    他虽不惧辛元极。

    但,若是真动起手来,也必定会十分麻烦。

    若是可以,赵雄谟自然不想自讨麻烦。

    所以,他需要辛元极表达自己的立场。

    “如果不是我。”

    “腾旗怕是早就已经被你暗害了吧?”

    辛元极此刻眼神终于看向了赵雄谟。

    话语内容虽平静,可那浑浊的眸子之中,却依然是不难看出一丝寒意。

    什么!

    听闻道辛元极的话。

    全场呆然!

    赵腾旗更是像被雷劈了一样,如果不是旁边的夏梦儿急忙将赵腾旗搀扶着,赵腾旗恐怕会直接摊倒在地上。

    这一刻他,双目无神,大脑更是一片空白。

    “畜生!!!”

    “赵雄谟,你竟然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打算放过?!”

    “那可是你的亲儿子啊!!赵雄谟!!!”

    这个消息,溧阳很显然也是今日才知道。

    虽说他不是赵腾旗的亲生父亲。

    但,这两年来,他已经将赵腾旗当做了自己的儿子,他是发自内心的在对赵腾旗好。

    这一刻,听到这一个惊人的消息,溧阳简直就不能忍受了。

    脸庞都扭曲了起来。

    “就为想要拥有他们的念力天赋,登临你所谓崇高的念道,就可以连自己的儿子都害?!”

    “我呸!在我眼中,你就连一条狗都不如!!!”

    “一天到晚想着一切不切实际的东西!”

    “天赋,是一个人天生的东西!如何能够嫁接?”

    “而就算能够嫁接,面对你的亲生血脉,你下得去手吗?!”

    溧阳大声的咆哮着,目光通红。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