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穿越小说 > 云淇传 >

第260章 华宗请客

    石旷远笑着点了点头。

    乐正珩道:“吕大人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我在文昌县时,发现吕大人极得百姓拥戴,可他却是边关的驿丞,文昌县离边关可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呢!”

    石旷远笑着拍拍乐正珩的肩膀,笑道:“果然心思缜密,而且温文尔雅,吕大人得罪了当朝权贵华宗,华宗曾经奉命出使楚国,却被楚国长公主羞辱了一番,因此与楚国结了仇。吕大人是因为做郡守时,奉公执法,没有照顾华宗的田地,因此得罪了他。边关驿站主事赖延年百般想巴结华宗,所以才会设计阻碍你来栎阳。”

    乐正珩听后,深深点了点头,说道:“如此说来,晚辈如今到了栎阳,恐怕也不会轻易见到君上吧?”

    石旷远捋着胡子,陷入了沉思。

    “唉!”乐正珩长长地叹了口气,“真是横着垄拉车——一步一个坎啊!”

    石旷远微微摇了摇头,“老夫如今动辄得咎,只能保证你在这驿馆之内平安无事,其他的忙,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得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乐正珩冥思苦想了一阵,计上心来,他笑着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石旷远。

    没过一会儿,华宗派人来请乐正珩了。

    乐正珩道:“厨子拍屁股——坏了菜了。”

    石旷远平静地说道:“你如果不去,坏的就不仅是菜了。要知道,华宗请客——名堂不少啊。”

    乐正珩握着符节,来到了华宗府上。华宗正在客厅等候着。乐正珩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吓得登时站住不动了。原来,客厅上坐满了人,一个个衣着华丽,器宇轩昂,看样子,也都不是一般的人。

    华宗见乐正珩来了,忙下了座位,笑脸相迎地走了过来,“哎呀呀!真是老虎串门儿——稀客啊!”说话间,华宗已经到了跟前,他伸手拉住乐正珩的手,关切地问道:“楚使这一路上辛苦了。”

    乐正珩看着眼前这个人,见他穿着镶青边的黑色曲裾深衣,似乎是朝服,一支雕刻精美的簪子插在发髻里,额头上有些许的皱纹,浓黑的眉毛,圆圆的眼睛此时正含着无限笑意,鼻子稍短,嘴唇微薄,但比较红,此时正露出洁白而整齐的牙齿,瘦长的脸,白皙的皮肤。整个人看上去,倒颇有几分平易近人。

    乐正珩觉得自己此时完全就像个木偶,被拽着往前走,他只觉得两边几十双眼睛都在注视着自己,自己的脸也越来越烫,压根儿也不敢往两边看。

    两边的人见华宗如此殷勤地对待乐正珩,纷纷都站了起来。

    华宗将上座指给乐正珩,“楚使请坐吧?”

    乐正珩见此座位,顿感受宠若惊,他看着两边站起来的人,更加觉得脸烫心跳,连连推辞道:“华大人如此厚爱,晚辈心领了。只是,这一屋子人中,论年龄,都是我的长辈,论资历,都是我的前辈,论官职,都可做我的上司,这座位,晚辈要是坐上去,岂不是要折掉几十年的阳寿吗?”

    华宗点着乐正珩手中的符节,对众人朗声道:“这符节可代表堂堂楚国,楚使手持符节,难道还坐不得这个座位吗?”

    “这……”乐正珩无话可说,只好坐了下来。聊谈了会儿,华宗便命人摆下了饭,乐正珩坐在席间,实在感觉别扭,只盼着宴席早点儿结束。

    不知不觉间,乐正珩也喝了不少酒,他也不知道宴席什么时候散的,只记得自己被人搀扶到了房间。等他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他揉揉模糊的眼,定了定神,打量了一番,顿时呆住了:自己盖的是绣被鸳衾,罩的是锦帐流苏,岸上摆着珊瑚玉树,盘中放着点心水果,地上洁净如雨后石面,墙上平整似斧剁刀削,梁上有五彩风景,门上有精美花纹,熏香升腾缭绕,沁人心碑,灯盏昂首挺立,赏心悦目。

    “坏事儿!”乐正珩心道:“这明明就是女人的闺房,我该不会又被人陷害了吧?”想到这儿,他忙下了床,悄悄来到门口,正要推门时,门忽然开了。他躲闪不及,被门板狠狠撞了一下。

    “哎呀!”乐正珩感觉自己的头都要被撞得流血了,他抬头一看,见一群家丁气势汹汹地站在门口。

    “大胆楚使!居然敢趁小姐不在,擅闯小姐闺房,来人,给我请出去!”管家祖信厉声道:“对楚使大人要客气点儿!”

    乐正珩随即冷笑道:“放心,不用你们请,我也得问问华大人,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先容我找个东西。”说着,乐正珩走到床边,将符节握在了手中。

    祖信将乐正珩带到大厅,此时大厅中居然又是高朋满座。华宗正襟危坐,见乐正珩进来了,怒目圆睁,指着乐正珩,厉声道:“哼!我敬你是楚国使者,将你当上宾看待,请来诸多好友为你作陪,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居然包藏祸心,胆敢仗着酒醉擅闯小女闺房,幸亏小女去宫中向华妃问安了,不然,她一世清白,就毁在你的手上了!都说荆楚是蛮夷之地,今日一见,果然不假!哼!”华宗说到激愤处,猛地一甩袖子,“骑脖子拉屎——欺人太甚了!”

    座上的宾客都是华宗请来的,这时交头接耳,纷纷议论起来。乐正珩心里道:“唉!咋遇到这么恶心的事儿了?如今有嘴也说不清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华宗居然这么卑鄙,连女儿的清白也可以不要。”想到这儿,乐正珩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傻站着。

    华宗见乐正珩并不开口,摆摆手,众宾客都闭口不语了。华宗道:“楚使大人,你说这事该怎么解决?”

    乐正珩面故意无表情地看着华宗,轻声道:“我昨晚喝得大醉,宴席什么时候散的,我都不清楚,府上这么大,好似迷宫一般,我初来乍到,怎么知道哪个是小姐的闺房,哪个是大人的书房,至于我怎么到了小姐的闺房,那还得问问搀扶我的祖管家了?”说着,乐正珩扭头看了着门外的祖信。

    “啪!”华宗气得一拍案几,“放肆!真是狗咬秤砣——好硬的嘴啊!不愧是云梦山清溪先生的徒弟,果然能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祖信老成持重,昨晚又没有喝酒,怎么会领你去小姐的闺房?你还是留着这些话跟栎阳城的县令去讲吧!”说着,华宗一摆手,“将此人送到栎阳县衙,交县令大人发落。”说完,华宗便离开了。

    乐正珩只气得满肚子火气,却释放不出来,如今正是染坊里的大缸——任人摆布了。

    华宗回到书房,众宾客也跟着到了书房。华宗将众人都打发走了,贵族栗平章又回来了。

    “大人?”栗平章小声道:“这小子虽然无足轻重,可他毕竟是楚国的使者,他还没有面见君上,您就把他送到衙门,君上万一怪罪,可怎么办?再说,云梦山清溪老头儿可是有仇必报的人,你让他的弟子如此出丑,恐怕也不妥吧?再说,这对小姐的名节也不好。”

    “哼!”华宗高抬着头,然后微笑着说:“小姐进宫请安,几乎路人尽知了,名节上能有什么损失?乐正珩是楚使不假,他进小姐的闺房也是真,至于谁是谁非,就让栎阳令去裁决吧。至于清溪先生,一个躲在深山里的老头儿,去糊弄那些愚蠢的君主还行,他那些鬼把戏,怎么能瞒过我的法眼?”说着,华宗拍了拍栗平章的肩膀,“老弟不用担心,这秦国诸多的大风大浪都见过了,乐正珩这条小鱼苗,能有什么道行?哈哈哈!”

    “梆梆梆!”忽然传来敲门声。

    “进来。”华宗轻轻说道。随从轻轻推开门,弯腰道:“启禀老爷,宫里来人,说君上下旨,让老爷即刻进宫一趟。”

    栗平章急忙问道:“说是什么事了吗?”

    随从的头一直低着,“没有说。”

    华宗笑道:“能有什么事儿?”说着,他摆摆手,“你下去吧,按照老规矩,不要亏待了宫里来的人。”随从领命下去了。

    栗平章猜测道:“会不会是楚使的事被君上知道了?”

    华宗鄙夷道:“知道又能怎么样?再说,楚使毁我女儿名节,就等于往秦国王室脸上抹黑!就算君上不计较,王室能不计较?再说,出兵帮助楚国,此等大事,君上岂能自己做主?”

    栗平章微微弯着腰,微笑地不住点头道:“大人说的对,大人说的对!”

    随后,华宗便来到了王宫。见了秦献公后,华宗并未施礼,而是直直地站着。

    秦献公微笑地挥挥手,“纹信侯坐吧,无需那些繁文缛节。”

    华宗随即坐了下来,说道:“谢陛下恩典,不知陛下召臣前来,所为何事?”

    秦献公端起杯子,吹了吹杯中的水,说道:“最近南方战事频繁,越国和巴蜀两面夹击楚国,楚国经过吴起之变,王室被杀两千余人,元气大伤,恐怕难以招架越蜀之攻。当年伍子胥攻破楚都,鞭楚平王尸体的时候,楚国派申包胥前来,请求我秦国出兵,申包胥哭秦庭七日,感动我秦国,我秦国遂出兵帮助楚国复国。自此之后,秦楚相安无事。如今,楚国与当年情形相似,若楚国再派使者前来,纹信侯以为我秦国是出兵相助呢,还是坐观成败呢?”

    华宗看着秦献公,心道:“看样子,他好像是不知道楚使的事。”想到这儿,华宗道:“出兵助楚这样的大事,还需廷议时商榷才行。”说完,华宗闭口不语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