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 >

第504章 互通心意

    活了二十年,乐雪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嫌弃。

    她浑身哆嗦着,用手指着曹景同,半天说不出话来。

    “行,我就在这里看着,就看你们能不能结婚!”

    撂下一句狠话,乐雪走了。

    “谁是你女朋友?你不要胡说八道。”

    段芙光放下手里的保温壶,有些别扭地说道。

    她倒了一碗还在冒着热气的汤,递到了曹景同的嘴边,“趁热喝吧,别凉了,凉了不会好喝。”

    他伸手接过,吹了吹,抿了一口。

    “好喝,是你亲手做的?”

    曹景同赞叹道。

    他眼尖,一下子就看见段芙光的手指上有一个黄豆大的水泡。

    “烫手了?”

    把碗放下,曹景同伸手拉过她的手。

    段芙光本来想躲,无奈慢了一步,还是被他把手给攥住了。

    “当时是着急去掀汤锅的盖子,被热气烫了一下,不严重。也是我太没有生活常识了,怎么能直接上手呢?”

    她苦笑一声。

    “这么大的水泡,肯定很疼,等一下我问护士给你拿烫伤膏,好好擦一擦,别留疤。”

    曹景同满眼心疼地说道。

    “没事。你……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段芙光抽回了手,小心翼翼地问道。

    她也不敢抱太大的希望,万一自己猜错了,岂不是白激动一回了,又要换回更多的失望。

    “其实,我前几天就要找你,要不是发生这一次的意外,也不会耽误了。”

    曹景同叹了一口气。

    也许,这就是他的命吧。

    “继续喝了,一边喝,一边说吧。”

    段芙光重新把汤碗塞到他的手里,想了想,她又补充一句:“都喝了,省得我白被烫了。”

    曹景同失笑道:“好,我全都喝光。”

    等他喝完一碗汤,这才擦了擦嘴,将自己和傅锦行当初的约定,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段芙光。

    当听到他受到了那么多的误解和非议,却又有口难言的时候,段芙光的眼眶有些发红了。

    他曾经一个人面对着巨大的压力,自己不仅没有能够帮忙,甚至还成为那么多人中的一个,对他狠狠地踩上一脚。

    “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难道,在你的心里,我就是那么不值得信任的一个人吗?”

    段芙光深吸一口气,抹了抹眼睛,有些心酸地问道。

    如果他早早给自己一点暗示,就算不全都说出来,稍微透露口风就行,也不至于让两个人都那么痛苦!

    “这不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你听我说,首先,这是我和傅先生之间的约定,如果我贸然告诉你,就等于是对合作伙伴的一种欺瞒。你看,傅先生之前不是也没有告诉他的太太吗?其次,你要是知道真相了,就算表面上装得再像,一到关键时刻,也会情不自禁地露出破绽,被有心人看出端倪。最后……”

    曹景同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哑声说道:“我最担心的,是你卷进这件事里,万一遇到了什么危险,我绝对后悔莫及。只要你什么都不知道,就不会被盯上,懂了吗?”

    他说的这些话,段芙光其实都懂。

    可她还是忍不住难过,觉得两个人白白地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

    而且,自己的性格还那么倔强,每一次都故意拿一张臭脸对着曹景同,甚至当众羞辱他。

    “好了,终于能跟你说实话了,我心里这块大石头也总算放下来了。不过……”

    曹景同话锋一转,表情又多了几分凝重:“事情现在还没有完全解决,我不想功亏一篑,要是你同意的话,我们暂时还得恢复到原来的那种状态,还不能以男女朋友的关系对外公开……”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段芙光的表情。

    她原本都快要哭了,一听这话,顿时破涕为笑,伸手去推曹景同的肩膀。

    “臭不要脸,谁答应要做你的女朋友了?还不对外公开,我都没答应,你怎么那么有自信?”

    段芙光的脸颊泛红,明显是不好意思了。

    “睡都睡了,当然要对我负责了。再说了,我这个人可是很老实的,骨子里非常传统,你要是不愿意负责,那我说不定就要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

    曹景同一本正经地说道。

    “呸!你还是去做吧!”

    段芙光不以为然地说道。

    想不到,话音刚落,原本还坐在床上的男人一骨碌站了起来,竟然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喂!你要做什么!快放我下来!你的身体还没好呢……”

    段芙光连连尖叫道。

    “我说了啊,我可能会不理智。”

    曹景同抱着她,还故意往左走两步,再往右走两步,得意洋洋地说道。

    原来,他口中所谓的不理智,竟然指的是这种事情!

    “快放我下来!我、我……我答应你了,还不行嘛!”

    她唯恐曹景同的身体吃不消,只好先妥协。

    “真的?确定了?说好了?不许反悔,反悔就是小狗。”

    他孩子气地说道,反复确认。

    段芙光无奈地点了点头:“是啊是啊,你快放下我吧。”

    曹景同这才放过她。

    两个人对视着,目光里全都是满满的神情。

    “景同,傅先生不会不允许你和我在一起吧?”

    靠在曹景同的怀中,段芙光小声问道。

    “不会。其实,他从一开始也没有反对过,只是为了演戏而已,找一个把我赶出傅氏的借口。另外,还有一件事,我想跟你商量。”

    轻轻地抚摸着段芙光的头发,曹景同无限柔情地说道。

    “嗯?”

    能让他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她想,估计不会是一件小事。

    曹景同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等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之后,我还想回傅氏,继续做傅先生的助理。骆雪虽然心细能干,但她毕竟是一个未婚女人,很多场合都无法应对,再说,我跟在傅先生的身边很多年了,多少能够帮上忙。”

    原来是这件事,段芙光有些惊讶。

    她仰起脸,看着曹景同的下巴,好奇地问道:“你不喜欢自己做生意嘛?这两年,你把晟威地产做得风生水起,人人都夸你是后起之秀,我还以为,你应该很想自己单干。”

    其实,段芙光一直没有告诉他,自己也攒了一些私房钱。

    如果曹景同以后想要离开晟威地产,那她索性就夫唱妇随,告别段氏,跟他一起做点小生意。

    何况,自己要是结婚,在很多古板守旧的老辈人眼里,可就不算是段家人了,继续留在段氏,反而尴尬,还容易被人乱嚼舌根。

    想不到,曹景同居然还想去给傅锦行当助理。

    “傻瓜,那都是傅先生为我铺路。说实话,我对自己的能力倒也不是妄自菲薄,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觉得适合,并且舒适的领域,我有做生意的能力,不代表我喜欢做生意,你能明白吗?”

    他想了想,认真地回答了段芙光的问题。

    确定曹景同的思路很清楚,说明他已经深入地想过这个问题,并不是心血来潮,她也点点头。

    “当然了,我绝对支持你的决定。”

    段芙光靠近他的怀里,轻声说道。

    曹景同发出一声无奈的苦笑:“我就怕,你家里人看不上我,觉得做助理没前途,没出息……”

    段家的人有多么势力,他不是不知道。

    “你放心好了,如果我决定跟你在一起,这些就是需要我去解决的问题,而不是你的。何况,我妈那个人……”

    段芙光低下头,眼神一下子变得黯淡了许多。

    “我很了解她,只要把钱给足,她也就不会说什么了。你别担心了,我自有办法。”

    正所谓知母莫如女,她这两年给家里拼命赚钱,不光把欠的钱都还上了,还让父母在家族里的地位提升了不少,所以也有了一定的话语权。

    即便是亲生父母,对待有本事的儿女,和对待没本事的儿女,态度往往也是不一样的。

    段芙光很庆幸,她当初没有在一气之下就嫁人了。

    万一婚后老公对她不好,甚至出轨,离婚,自己现在在娘家可就完全没有地位了。

    还不如像现在这样,自己好好打拼,起码回到家里,再也没有人敢对她冷言冷语了。

    毕竟,守着一个能赚钱的女儿,就算她晚两年再结婚,其实反而也是一件好事。

    “我会跟你一起努力,得到你父母的同意。既然你让我放心,那我也让你放心,我一定会堂堂正正地娶你,让你爸妈亲口答应,绝对不会让你夹在中间难做。”

    曹景同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郑重地承诺道。

    火锅店里,香气四溢。

    何斯迦很久没吃火锅了,所以,从医院出来之后,她直奔一家知名的火锅店。

    还没到饭点,客人就已经很多了。

    他们三个人运气不错,还剩下最后一间包房。

    想到之前自己和何斯迦一起吃火锅的情况,明锐远有些胆怯地舔了舔嘴唇。

    他明明不能吃辣,当初为了接近她,却要装出一副很爱吃的样子。

    结果,那天刚一回到家,明锐远就开始跑厕所,拉肚子一直拉到怀疑人生,还瘦了好几斤。

    他庆幸,幸亏没在半路上就止不住了。

    “吃啊,时间刚刚好,涮太久,肉就老了,嚼不动,味道也不好。”

    眼看着明锐远迟迟不动筷,何斯迦好心地提醒道。

    他只好硬着头皮,吃了一大块肥牛。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