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丑妃虐渣不从良 >

第四百八十八章 一份大礼

    “小幽姐姐,你为什么会突然之间这样问哪?”

    柳馨儿好奇地问道,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我忽然之间发现,你的小夫君他可不是天生的傻子呢,只不过是后天有人用药把他毒傻了而已。而且,他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修炼天才,即便处于这种疯疯傻傻的状态,他的体内也凝聚起了澎湃的灵力,倘若他不傻,那势必可以一飞冲天,修为日进千里。”

    沈芷幽斩钉截铁地说道,毫不怀疑自己做下的判断。

    听到沈芷幽嘴里说出“你的小夫君”几个字,柳馨儿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小幽姐姐,你就别打趣我了,什么小夫君呀,我和他根本没有拜堂好不好。”

    柳馨儿抗议道。

    这时,傻乎乎的白浩晟凑了过去,扯扯柳馨儿的衣袖,小眼神可怜巴巴地看着柳馨儿,喊了一句:“娘子……”

    柳馨儿:“……”

    她忽然有种自己在欺负着小孩子的感觉,怎么办?

    沈芷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拍拍柳馨儿的肩膀说道:“馨儿,你就从了吧,看他还是挺可爱的,也很维护你。”

    柳馨儿幽幽地看着沈芷幽,有些哀怨地说道:“小幽姐姐,你是认真的吗?”

    沈芷幽憋了憋喉咙里的笑声,干咳两声,说道:“好了,不逗你了。回到正事,刚刚我说的话可都是认真的,如果辅以合适的丹药,假以时日,这城主的小儿子一定能够恢复正常。”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也挺好的,从刚才那个大公子的态度就能猜出来,小公子这副傻兮兮的样子,在城主府里应该也没少受欺负,如果他能够彻底恢复正常的话,至少以后就不用任人搓圆弄扁了。”

    柳馨儿向来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刚才白浩晟为她挡了这么一下,让她对这个傻小子多了不少的亲切感,因此,当沈芷幽告诉柳馨儿,白浩晟有恢复正常的希望时,她第一反应便是,傻小子终于可以不再受人欺负了。

    其他的东西,她倒是没有多想。

    沈芷幽笑了笑,说道:“好吧,既然这也是馨儿你的希望,那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把他治好。”

    柳馨儿担忧地问道:“这不会对小幽姐姐你造成什么影响吧?城主那边的事情,还没有彻底地解决呢,小幽姐姐你又得管多一摊子事情,会不会太累了呀?”

    “放心,这花不了多少精力的,而且,这两件事可以说是相辅相成,做好一件事了,势必会对另一件事更有利。”

    “哈?这样的哪……”柳馨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随即,双拳一握,认真地说道,“那小幽姐姐你加油!我相信小幽姐姐你的能力!”

    沈芷幽微微地勾了勾唇角,眼底里闪过了一抹幽光——

    如果白洛城的大公子发现,父亲没死成,弟弟又恢复正常了的话,他会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这件事。

    还真是有点期待哪。

    另一边,城主府里,白亦樊刚回到家,就遇上了从城主房间里走了出来的大夫人,也就是白亦樊的亲生娘亲。

    白亦樊使了个眼色,让大夫人跟随他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确定四周围都是自己的心腹之后,才开口说话。

    “娘,爹他今天不再疑神疑鬼了吧?”

    自从沈芷幽挑明城主身中剧毒以后,白洛城城主就开始变得敏感而多疑了起来,虽然对沈芷幽说的话半信半疑,但很明显的,整个城主府的气氛都压抑了很多。

    不仅如此,城主还特地找了好几个可疑对象前去询问,差点就问到了白亦樊和大夫人的身上!

    事实上,城主之所以身中剧毒,这里面也的确有着这两母子的手笔。

    “放心吧,自从陈管事找了高级炼丹师过来后,你爹他就没再动不动地找人盘问了,那位炼丹师应该成功说服他了。”大夫人声音幽幽地说道。

    “这就好,我还怕他继续这样问下去,真问出什么问题来。”

    白亦樊大松了一口气。

    “等你爹死后,你也要想个办法,把你的那个傻弟弟也给处理掉。”

    “他?傻子一个,应该成不了什么大问题吧。”白亦樊不以为然地说道。

    “哼!这可难说,当年我是想要毒死他的,谁能想到他命大,没毒死,只毒傻了。后来,你爹找人帮他看过了,说他还是有恢复正常的希望的,只不过那丹药不好炼制。要不是这么多年来你爹护他护得紧,我看他又没有恢复正常的倾向,我早想办法弄死他了,又怎么会等到现在?”

    大夫人冷冷地说道,对于她来说,任何有可能阻碍到她儿子的绊脚石,都应该被一一除去,哪怕这颗绊脚石看起来多么地微不足道。

    “那行,等到那老家伙死了,我就让人直接杀掉他,让他陪老头子作伴去,反正老头子那么喜欢他那个小儿子,正好让他黄泉路上有个人作伴,哈哈哈……”

    白亦樊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里满是得意。

    而在他们四周围,那些心腹们眼观鼻,鼻观心,仿佛完全没有听到大公子和夫人正在密谋着伤害他们的主子一样。

    夜晚,白洛城城主独自一人睡在自己的房间里,有点辗转难眠。

    要是以往,他早就召一个小妾来侍寝了,而自从沈芷幽说了他这是中毒导致的欲-望大增后,他就开始对这种事产生了抗拒的心理来。

    尽管,这会让他备受煎熬,晚上根本睡不着,也总比中毒身亡的好。

    过了这七天就好了,只要过了这七天,就能证明那个臭丫头是在骗人了……

    城主默默地想道,心底里还是希望沈芷幽只是在信口胡诌。

    这时,一缕缕青烟从半掩着的窗口飘了进来。

    毫无防备地,城主就被一阵强烈的困意给笼罩住了。

    半晌后,城主头一歪,彻底地熟睡了过去。

    紧接着,一张灵符“嗖”地贴到了他的身上,闪了闪,消失不见了。

    窗外,一道黑影轻笑了一声,说道:“好好睡一觉,做个‘好梦'吧。”

    黑影说完,“唰”地消失在了黑夜里。

    城主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他安然无恙地度过了六天半,内心对沈芷幽的话语越来越不以为然的他,本以为七天之期只是个无稽之谈,结果,在第七天的夜里,他毒发了!

    毒性来得是如此地猛烈,前一秒,他还在与众人谈笑风生,下一秒,他就口吐鲜血地倒在了座椅上。

    “主公!”

    “主公!”

    他的那些手下们忙不迭地跑了上去,查看他的情况,而他一直信任有加的大儿子,却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嘴角挂着一抹得逞的笑意。

    他感觉自己的生命在飞快地流失,而他的大儿子看起来一点都不紧张,也一点都不意外。

    “你……居然是你……”

    白洛城城主目眦欲裂。

    在倒下的那一刻,他猜到了无数种可能,或许是仇家买通了他身边的人,或许是某个看他不顺眼的下属想要扳倒他,自己上位。

    没想到,最后的最后,要杀他的人,竟然是他的大儿子,他唯一的继承人!

    “父亲,您在这个座位上也坐得太久了,该换换人了。”

    白亦樊笑容满面地说道,“虽然说,您的继承人一直是我,但是,我总是只能坐在这个继承人的位子上,空有一个响亮的称呼,毕竟还是低人一等的,不是吗?所以,您也该好好休息休息,退位让贤了。”

    “你……你……”

    白洛城城主气得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脖颈一歪,晕死了过去。

    与此同时,现实中的他也一个激灵,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白洛城城主喘着粗气,额角冒出了豆大的冷汗,背部也被汗水给浸透了。

    “来人啊!快来人啊!”

    白洛城城主大喊道,房门被“嘭”地一声打开了。

    “主公,什么事?”

    陈管事一脸关切地问道。

    城主正要说什么,却忽然之间想起,那个说自己没中毒的高级炼丹师,正是由陈管事和白亦樊一起带回来的。

    那个高级炼丹师真的没问题吗?如果他真的中了剧毒,而那个高级炼丹师有心要骗他的话,陈管事在其中又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

    因为那个梦境,白洛城城主的疑心又泛了起来。

    “没什么了,你退下吧。”

    白洛城城主稳了稳口气,神色平静地说道。

    陈管事心里闪过了一丝疑惑,却也没多想,鞠了一躬后,给城主掩上了房门。

    看着紧闭的房门,城主眼底里的神色明灭不定。

    他终于做下了一个决定!

    在城主府的后花园“逛”了一下后,沈芷幽慢悠悠地打道回府,回到了丹修学院的住处。

    柳馨儿见她那么晚都还没回来,不由得有点担心她,所以,一直呆在院子里等着沈芷幽。

    “小幽姐姐,你回来了?”

    看到沈芷幽安然无恙地回来,柳馨儿高兴地迎了上去。

    “是哪,回来了,怎么还没休息?”沈芷幽拍了拍柳馨儿的头顶。

    “我担心小幽姐姐你呢,所以在这里一直等到现在。对了,小幽姐姐,你去了哪里呀?”

    “我去了城主府一趟。”

    “城主府?小幽姐姐,你去城主府干神马呀?”

    “当然是给城主送‘礼物'呀。”沈芷幽轻笑着说道。

    “送礼物?”

    “对呀。”沈芷幽笑眯眯地回应道,“放心吧,很快,他就会因为这份‘礼物',前来丹修学院找我们的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