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科幻小说 > 锁龙人 >

第二十章昙华寺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木青冥和赵良,秘密制定了一个声东击西之策,要赵良把城中又发展起来的长生道教徒,逐一逮捕来吸引长生道教徒的注意力。而啊弘注意到了木青冥费劲把韩大毛母子,移居城中必有端倪。一问之下果不其然,原来韩大毛与那面百幻图制成的拨浪鼓,还是有些渊源的。引出来木青冥和墨寒夜渡金汁河,潜入昙华寺。过寺院来到院后,见草木之间几个夜啼儿正在修剪草木,似有人控制驾驭一般。】

    暖和的阳光并不刺眼,洒在木家小院中铺开。

    木青冥说完,就往不远处的树荫下缓步走去。接着他坐到了摇椅上,迎着凉爽的清风微微阖眼,打盹起来。

    满足了好奇的啊弘,也朝着厨房而去。里面还有一条活鱼,等着他去杀呢。

    而那尸婴寒泉从墨寒身边站起身来,一摇一摆的走到木青冥身边,趴在了木青冥双膝上,把手中的玩具递给了木青冥,意思要木青冥陪他玩会儿。

    木青冥拿起了他递来的陀螺,把玩几下又递还给了寒泉。他不是不想和寒泉玩耍,只是现在没有心情而已。见拿着陀螺,撇了撇嘴,眼含失望的寒泉。木青冥从袖中掏出一颗用打着红字的白纸,包裹着的奶油球递给了寒泉。

    那寒泉一见糖果顿时双眼放光,喜笑颜开。

    这奶油球可不是常常能吃到的,它是光绪二十八年时(1902年),成立的山海关汽水厂,‘不务正业'制造的一种汽水以外的糖果。在昆明城中,这样的糖果算是稀有的了。

    木青冥总喜欢买上几颗这种奶粉混合物做成的糖果装着,但自己倒是不吃这玩意儿,奶香奶香的味道他不喜欢。不过买了可以时不时的给寒泉一颗,这样寒泉倒是能安安静静的去一边,坐着舔上半天,也不打扰木青冥一下。

    果不其然,拿着糖果就开心的寒泉站到了一旁,研究怎么去拆那包装纸去了。至于他之前拿着的玩具,都放在了木青冥的腿上,不管不顾。

    “师父,什么是夜啼儿啊。”很不爱说话的皎云,回头看了一眼闭目打盹着的木青冥。

    皎云她只是来到新的陌生的环境,还是被自己的外婆,忽然在没有说明缘由的情况下,莫名其妙送来此地的,而不太愿意和人交流。但也和啊弘一样,总是充满着好奇。

    不懂就问,也是皎云来了木家小院后最常做的事。一开始还有些害羞,和木青冥他们相处久了,也是想问就问,不再扭扭捏捏的了。

    而且她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外婆仙姑,曾经要木青冥找这种小鬼去鬼市的。只是那时候事情太多,皎云都把这夜啼儿的事情给忘了。

    “夜啼儿啊,夜啼儿又名夜啼鬼。一种小儿鬼。与被堕胎的灵婴不一样的是,这种小鬼是夭折的小孩死后所化,形如儿童,关键是行为也无法预测,就和小孩一样,想一出是一出的。”木青冥也没有摆谱,更没有端着架子,虽然依旧微微阖眼着,嘴里却不急不缓的给皎云解说着:“这类小鬼最淘气;都说小鬼难缠,这类小鬼也不例外。它们经常出现在夜晚小孩子的床上,蹦蹦跳跳,惹的小孩子无法安睡,而放声大哭。如果小孩子不是因为尿尿和肚子饿,经常在夜里哭喊,那么附近一定有顽皮的小儿鬼出现,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人鬼殊途,小孩子经常被这样的小鬼袭扰,就会发高烧不退,那时候小孩子就得看大夫,吃苦药。”。

    “哦,原来是这样的啊。”皎云听得入神,待到木青冥说完后片刻,才缓缓道:“那晚上要去有小孩子的人家,找夜啼儿吗?”。

    皎云虽然听得入神,但也注意到了木青冥说过,这类小鬼喜欢去人类小孩子的床上蹦蹦跳跳去的这点。

    “那排查的太多了,城中有孩子的人家可不少。我已经让妙笔和妙天查明了,在昙华寺中,就有着几个夜啼儿。”木青冥摆了摆手,轻轻的摇动着摇椅,不再多言

    是夜,黑暗笼罩下的昆明城中,多出地方弥散着静谧和宁静,少了白天的热闹和喧嚣。

    木青冥和墨寒使出匿迹咒,悄然潜出城外,站定在城外的荒野上开垦出的田地间,感知四周并无外人,也无危险后,收起了匿迹咒。

    “你找赵良,要他在暗中逮捕长生道教徒,来了个声东击西我能理解。你说韩大毛的气和生命,与那面拨浪鼓中的术有相连,我也有目共睹。而且,确实那鼓中的术也很特殊,必须和韩大毛相距不远才能发挥出其中的威力才行。”才现身的墨寒,就在夜色星光下微微蹙眉,眼中闪过一丝狐疑。

    “但你说夜啼儿这种小鬼,在昙华寺里我觉得就有点扯了。”顿了顿声,墨寒在夜风下转头望着目视前方的丈夫,轻声道:“谁不知道那昙华寺是座佛寺,小鬼敢去这种地方吗?”。

    佛寺中不少东西,可都是鬼物的克星。可能出了诃梨帝母那种鬼神,敢自由进出这种地方外,夜啼儿这种小鬼,只怕是真的没胆量也没本事,进出一所佛寺。

    木青冥笑而不语,也不答话,只是伸手握住妻子滑嫩的手,拉着她一路向东,朝着远处的金汁河而去。

    他们的目的地昙华寺又名昙华庵,始建于明崇祯年间,明朝都快没了才建起来的。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园内有一株优昙树(实为云南山玉兰,相传来自印度,佛教认为这是佛花),这座寺庙也因此而得名。

    这座位于昆明市东门外的金马山麓,金汁河畔。一开始不是什么寺庙,是明代光禄大夫施石桥的别墅。直到崇祯年间,其曾孙施泰维捐赠建寺,于是就有了这昙华寺。

    墨寒心怀狐疑,跟着木青冥沿着田埂一路缓步向前,走了半晌后来到了金汁河畔。夜幕下的金汁河,只能是听着流水声,依稀看到水面上泛起的淡光,却看不清河水下有什么。

    迎着河风,木青冥和墨寒站定在河岸边,眺望着不远处的昙华寺。深深庭院,琉璃屋顶只能依稀看出个轮廓,并不能清晰的看清楚。

    “这寺庙也是抠门,大晚上的也不说点个灯。”注视着沉浸在夜幕下的昙华寺,围墙后也是一片黑暗后,墨寒忍不住说到。

    “僧人清修,大晚上的不会点这么多灯的,这也正常。”木青冥*的说了句。语毕,和墨寒一起心照不宣的使出了匿迹咒,隐去了身形和气息。

    在匿迹咒施展出的那一瞬,他们都踮足一跃,从金汁河河面上飞跃着横跨而过。一转眼的功夫,两人就稳稳地落在了河对岸。

    仆一落地,他们就朝着昙华寺而去。

    昙华寺的山门也是独特;它是为四墩三门牌坊式建筑,琉璃戗角宝顶屋面,两侧为封闭景窗红墙。

    墨寒和木青冥一起,站到了这独特的山门前,左瞧右看了许久后,才跟着木青冥越过山门,翻墙进入了寺中。

    在一条中轴线上的三重建筑,观音殿、祖堂和藏经楼就在眼前。

    这只是前院,却已是庭院深深。回廊水榭,又有小桥莲池。说这儿是寺院,倒是像是别致精美的园林。

    墨寒左顾右盼,虽然此地的几个大殿中都透着佛气,而她的妖眼也能看到门窗紧闭的屋中,静谧里透着肉眼难见的佛光。可这里总给墨寒一种,是处清幽别致的园林的错觉。

    她一言不发的跟着木青冥,穿过了寺院之后,来到了院后。只见得这院后也是名花罗列,落英飐空,更是不像个寺院,反而像是一个环境清幽的花圃。

    花木繁茂,花木竹林和回廊曲桥,错落有致。显然,这是有人刻意布置成这样的。而且那些花木也有被人修建过的痕迹,并没有长得枝叶凌乱,每一株都是整整齐齐的,看来修缮和布置此地的人,还是下了不少功夫。

    木青冥忽然站定,驻足不前时抬手起来,一指身前不远处。墨寒也随之站定后,举目向前,朝着木青冥手指方向看去。

    只见得几个只穿着肚兜的小孩,正在花草间负责修剪枝叶,为草木固定枝条等。这几个忽然出现在夜幕下,墨寒眼前的小孩身上鬼气森然,身上的肚兜也是苍白如雪,绝非正常小孩的肚兜。

    再细看,就能看到这几个小孩面如死灰,双目无神。可以肯定,他们就是木青冥要找的夜啼儿。只是比正常的夜啼儿,这几个小鬼可要安静多了,不哭不闹。

    而从他们呆滞的目光,和机械的动作来看,显然他们被什么奇术给束缚,并且由施术者驾驭着。

    “他们是其他人养着的小鬼?”墨寒一阵惊讶,用意念传音对丈夫惊呼到。

    而她看到的小鬼在修剪草木动作,明显也是被人驱使下进行的。

    夜风下花木散发出淡淡的香味,扑面而来。木青冥在夹杂着淡而不浓的花香夜风下,缓缓点头。

    妙天和妙笔暗中查到的,确实是有人在昙华寺附近,饲养小鬼。这养小鬼本就是亵神渎鬼的邪术,居然敢在昙华寺这种地方饲养,也让木青冥大开眼界。

    他真想看看,谁这么胆大妄为,敢在佛门清净之地,摆弄这种邪术?

    不过在这多事之秋的乱世中,什么妖魔鬼怪和奇闻诡异之事,也是见怪不怪了。木青冥也只是这么一想后,就不再胡思乱想,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几张红纸,准备收了这些小鬼。

    是谁在昙华寺附近养的小鬼?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锁龙人小剧场之山海关汽水厂——山海关汽水由英国麦沙斯等人于1902年创办,当时它的厂址在大连道12号。1922年清朝最后的一任皇帝溥仪设婚宴时还特别交代一定要用山海关汽水, 到了30年代,山海关汽水已经成为了风靡天津的名牌饮料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