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科幻小说 > 锁龙人 >

第六章圣地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木青冥和墨寒闲聊时,谈起了镜妖的诞生,以及自己的怀疑后,告诉了妻子为什么故意提醒弟子们,要避开了西山和滇池西岸。而张晓生和妙笔还了棺盖铜镜之后,回到了城中要去查找镜妖的源头。但张晓生却把妙笔,带到了太和铺中的一家纸扎店里。原来这里其实是一家古董文物的倒卖店。引出来张晓生问出了镜妖的来源和去处后,随着妙笔离开了纸扎店。而长生道的黄衣教徒,也在几日就赶到了太岳山脉之中,在山中风餐露宿的找寻了数日后,黄衣教徒终于找到了锁龙人废弃的圣地。】

    妙笔环视着身边四周,这间阴气弥散的纸扎店。阳光只能照射到敞开的大门后一尺左右之地,就不能再前进半分半毫。

    而阴影笼罩下的纸扎店里,摆满的纸人和纸马,虽然之时形似神不似,但却无不是浓妆艳抹,在阴影之下平添着不少神秘又略有诡异的色彩。

    每一个纸人和纸马,都是死气沉沉的。但眼中却又充满了生机,正因如此,才在阴影下弥散着神秘又诡异的气息。

    甚至会让人看得瘆得慌。

    不过妙笔什么没见过,身为锁龙人的他妖魔鬼怪也见了不少,根本不怵这些纸人。只是他好奇,这里的阴气中为何有一股股强烈的怨气?

    在张晓生和慈眉善目的查老板打招呼,寒暄之时,妙笔转念一想,暗暗思忖一番后想到:“这或许是镜妖曾经在此地出现过的证据。”。

    想到此,也安心了一些。

    毕竟他感知到的那一缕缕弥散在店内的怨气,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至于纸扎店里的阴气,更没有必要深究。这种地方迎来送往的多是家里要办白喜的孝子贤孙,阴气重一点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妙笔收回了目光,注视着那个查老板,细细听着他和张晓生的每字每句的对话。他在查老板都已经发白的双眉间看到了一丝丝不易察觉的狡诈,想必这查老板只怕也不真的姓查吧。

    妙笔想着这些,暗暗记下了这里的位置。打算把长生道处理之后,将查老板的一切告诉赵良。

    这种倒卖国宝给外国人的贼本不该锁龙人来管,但这类人是妙笔比较痛恨的一类人。他碍于家规不能出手教训对方,赵良却是可以。妙笔很乐意看到查老板倒霉的那一天,但不是现在。

    “你卖给谁了?”正在此时,张晓生已经对查老板急声问到,急于得到答案的迫切目光也定在了查老板的身上。

    “城中一个卖镜子的人,他说最近店里需要几面过去的镜子,装装门面。”查老板收起了手中的元银后,对张晓生毫不犹豫的又伸出手去:“地址嘛,还缺点钱。”。

    说罢,扬起嘴角嘿嘿一笑。

    张晓生正要掏钱,就被踏前一步后,与他比肩而立的妙笔,一把摁住了他已经打算解开荷包的手。

    “查老板,别急啊,钱我有的是,但你还得给我讲一讲,这镜子怎么来的?”微微一笑的妙笔,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

    横在他手上的银锭,看得查老板双眼都直了。

    白光闪闪的银锭两端往往稍卷起,以至向上高翘,呈船形,而整个银锭若马蹄形。这种熠熠生辉的银锭,正是前朝的马蹄银。一个就足足有五十两。

    这么大一块银锭,足足可以换七十个大洋。按现在春城的物价来算的话,查老板深知妙笔手中的银锭,大概可以买七百斤猪肉了。

    要是买活猪,都能买两头了。这笔可不是小数目啊。

    就在查老板越看越欣喜,伸手正要去取银锭时,妙笔把手一缩,让查老板扑了个空,面泛尴尬,缩手回去后咳嗽几声,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悦。

    “别急啊查老板。”妙笔笑意不减,不急不缓的说到:“只要你告诉我镜子怎么来的?去了哪里?这银子就是你的了。”。

    阴影下的查老板可笑不起来,脸色一沉后满含警惕的问到:“这位面生的朋友,难道你喜欢古镜?”。

    妙笔依旧嘴角含笑,早已想好了对策的他都没有多想,就答到:“不,家父比较喜欢收藏这类东西而已。”。

    此言一出,查老板再次笑了起来。

    妙笔的话他查老板听不出任何端倪。之前还满是铁青和警惕神色的脸上,再现慈眉善目和和蔼可亲的笑容。

    “其实吧,也没有什么来头,不知道是谁丢弃在我店后的小巷子里的,被我半夜起来上茅房的时候给捡到了。”搓着手的查老板,媚笑着道:“反正是我捡到的,也没花钱,本想自己留着。了后来城北梳妆店的老板,陈老板来了,出了大价钱,反正我不用梳妆,就索性把它给卖给了陈老板了。”。

    说话间,目光一直舍不得从银锭上移开。

    “陈老板的店在什么位置?”张晓生抢先问到。

    “北门附近,陈记。”查老板嘿嘿一笑,抬眼看了一眼妙笔,指指点点着银锭问到:“现在可以给我了吧。”。

    “嗯,是你的了。”妙笔把银锭递给了查老板,带上了张晓生就走。

    出了纸扎店,两人挤入了热闹的人群中,沐浴在明媚的阳光下,身上暖和了不少。

    “师叔,你怎么这么富有?”好奇下,张晓生不由得感叹道:“五十两银子你眼睛都不眨一下,真的是富得任性啊。”。

    “那不是真的,是我拿查老板店里的纸元宝变得,一个障眼法而已。”笑而不语的妙笔,用意念传音暗中把银锭一事,悄悄的告诉了张晓生:“不出一时三刻,那银锭就会恢复原形了。”

    太岳山,这座位于山西的山脉名称由来于其主脉霍山。《水经注》记载:“太岳山,即霍太山。”。而霍山是曾与五岳齐名的名山序列中的五镇之山之一,也被封为中镇之山。此山最早,还被称作为“霍泰山”。

    主脉呈近南北方向展布,北起介休,南至洪洞,延伸约百余里。北接平遥、太谷东南部的山地,方向虽折转北东,然可连为一体,东北和与太行山脉相接;向南以低缓山地断续延伸至沁水县北部,与中条山相接。

    如此走向,形成了回头龙的风水格局,也算是上层的风水宝地。

    而主峰一眼望去,至为高峻,群山拱拥,甚是壮观,大有群星捧月之势。

    常年的植被覆盖下,主峰上也是青翠一片。山石间草木繁盛,参天大树林立其中。置身其中,树荫笼罩下很难辨别方向。

    十天前,离开了滇中的长生道黄衣老者,赶到了此地。不善于使用太多医术之外邪术的他,足足行进了三天之久,才从滇中抵达太岳山脉。

    他又再山中,风餐露宿了十天,不断找寻着锁龙人荒废和遗弃圣地的踪迹。

    据说,这圣地是在锁龙人被夏启下令处死时捣毁的。从此以后,在无人涉足过那片圣地。从此,一切的痕迹都随着时间的流失,消失在了岁月的长河里。

    往后的事情,黄衣老者也大概知道一些。锁龙人们分裂成了各大家族,直至今时今日,还剩下八大家族。

    但他们也没有再来过这片圣地。

    遗迹,应该就藏在太岳山脉的茫茫森林之中。

    但黄衣教徒找寻了足足十日,眼前除了山泉山石,就是茂盛的灌木,和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盘根错节的老树。

    野兽还遇到了不少。

    对于战斗经验并不丰富的黄衣老者来说,这才是最头疼的。

    几场与野兽的以命相搏下,他身上的衣袍早已破烂不堪,血迹斑斑。

    要不是靠着自己配置的奇药,老者早已惨死在那些凶猛野兽,锋利尖锐的爪牙之下了。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老者的付出在今日清晨时,终于得到了汇报。

    趴在树上睡了一宿的黄衣老者,在天亮之后许久,缓缓醒了过来。他借着越来越亮的阳光,看到了树下不远处的草丛里,有着一个无头石像。那是一个用绿松石雕刻而成的石像,与四周的翠绿几乎融为一体。

    要不是老者夜里为了躲避野兽,现在树下点了篝火,然后爬到了树上去休息,还真的不容易看到这孤零零屹立在草木间的石像。

    那是一个人立而站的猪身石像,原本在脖子上的脑袋,已经不知去向。

    荒无人烟的山林里,出现这样的石像本就不符合常理,树上的老者却是一见之下顿时来了精神。

    他知道,他一定是找到圣地了。

    顾不得其他的老者,慌慌忙忙的从树上爬了下来,左右一番环视认清了方向后,跨过了早已熄灭的篝火,朝着石像那边而去。

    灌木太茂盛,老者不得不边前进着,边用手扒开身前挡路的枝叶。不一会后,他已经隐约能看到断头石像,空无一物的脖子了。

    黄衣老者一阵欣喜心生而出,但却也随之脚下一空,整个人向着地下陷了进去。等他缓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地下,一条徐徐向下,朝着更深的地方滑去的地道中。

    地道至今大概三五尺左右,圆乎乎的。两侧和上方洞壁上,爬满了不少各式各样的藤蔓。唯独老者屁股下的洞壁,光滑得很。一看就知道,是有人刻意挖掘而出的。

    还有些惊慌失措的老者,还乱中伸手乱抓,试图抓住两侧的结实藤蔓,但却屡屡失手。

    直到许久后,老者才抓住了几根藤蔓。但还是被惯性,带出了一丈距离去。

    当他停下来的时候,双脚已经悬空在了地道外的黑暗中。老者的一双暗中可以视物的夜眼,当即看到,自己已经坐在了地道的尽头边缘。身前就是离地几丈高的半空。

    在小心翼翼的低头一看,他依稀看到了几丈之下,那个巨大的洞穴地面上,林立着的尖锐石笋,每一个都有一丈来高。

    如枪如剑。

    在石笋间,无数破败的建筑物耸立其间。

    长生道是否是发现了锁龙人的圣地?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