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科幻小说 > 锁龙人 >

第二十四章弱点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刘洋下令教徒留意一下带着信筒的飞禽,且三个月后要给他准备活人鲜血时,万万没想到,木家小院中的铁桦等锁龙人,凭借着尸骨婆送来的一具金仙尸身,不但看出了尸体上的暗示,也从中查出了一些现如今刘洋的状态。铁桦要将这些都写下来,留给木青冥回来后细看。引出来铁桦将所有发现记录于纸上,急匆匆的赶回自己家里去,解读那些长生道邪书,想以金仙肺这个线索,再查出更多的信息后,也好让锁龙人对长生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天色阴沉,风雨飘摇。

    妙雨应了一声,站起身来就往书房去了。妙乐见屋中有些昏暗,便取来了油灯点燃后,放在了桌上正中。

    “铁桦叔,你不如留下来,等青冥下了工从玉龙堆上下来,你再和他详谈。”墨寒见铁桦有些要急于离开的意思,就道:“也留下来吃饭。铁婶不在家中,随我婆婆去了北平,你自己在家吃饭也冷清,不如跟我们一起吃饭,还热闹些。反正只是吃个饭的时间,那阵眼上想必也未能出什么乱子。”。

    “少夫人的好意老夫心领了。只是这金仙肺的事情,我还得回去多查查长生道那些邪书,希望能从中找出更多的线索来。”铁桦说着这话,那妙雨已经取来了纸笔等文房四宝。

    墨和砚台交给了妙乐去研磨后,妙雨把一支紫毫蜀笔递给了铁桦,在铺开了纸,用木青冥最喜爱的那个长方尺形底座的铜虎钮镇纸,帮铁桦压好了展开的白纸。

    妙乐把墨研好了后,摆到了铁桦身边。

    铁桦把笔头含到了嘴里吮了吮后,笔尖深入了墨中蘸了些墨,又提笔起来,在白纸上奋笔疾书了起来。

    不一会后,白纸已不再雪白。上面已经写满了一个个笔意奔放,体势连绵的草书。

    细细一看,每一个字都有着几分张旭那阆风游云千万朵,惊龙蹴踏飞欲堕。更睹邓林花落朝,狂风乱搅何飘飘的狂逸风格。

    让还是第一次看到铁桦挥毫的墨寒看了,都觉得要是铁桦不做锁龙人,上街去卖字画,少说一幅对联也得是卖出一个半开的好价钱。

    不过锁龙人向来长寿,只要不是降妖除魔中大意,或是低估了敌人,实力不济而死伤者,总是比常人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

    除了降妖除魔最为拿手外,他们也多有擅长其他技艺之人。

    这祖祖辈辈是不涉足市井民间,不然也没有历代那些书法家们什么事了。

    “去装一些太师饼和水晶酥,一会给铁桦叔带回去。再弄些酒和正义坊火腿庄的火腿,一起给他带回去。”墨寒随即对身边的妙乐交代到。

    妙乐应了一声,出门而去。

    “少夫人可别麻烦了,带什么东西。”耳尖的铁桦,一字不漏的听了个一清二楚后,把手中纸递给了墨寒:“劳烦少夫人转交,也督促一下少爷,勤学苦练些我教他的那招烟消云散的闪身术。必要时,这招可以救命的。”。

    说罢,铁桦捏了个手诀,身子随之化为一道青烟紫雾,很快随风消散后,铁桦也不见了踪影,从众人面前凭空消失。

    这正是他教木青冥的烟消云散,也是那夜那夜在城北使出的闪身术。

    铁桦都离开了,左右手提着食盒点心和火腿的妙乐才从厨房出来,进了正屋却不见铁桦了。

    “妙乐辛苦一下,跑一趟东西寺塔阵眼那边,把东西给铁桦叔送过去。”墨寒这么说着,细看起了手中那张写满草书的纸上内容来

    木青冥下了工就往家里走。

    本来小黑子还约他去找个小酒店小酌几杯的,可想着今日那金仙尸身还在家中停放,木青冥就给推脱了,直接下了玉龙堆就回了家。

    这阴雨绵绵已是昆明的常态,尤其是这个季节,阴雨刺骨,潮湿又阴冷;那西山山顶上说不定还要飘点雪的。

    木青冥倒也习惯这样的气候,与黑竹沟倒是没有什么两样的,反而觉得舒爽。

    到了家后,木青冥就见到灯火通明的正堂里支起了暖锅。

    今天这天气,吃点锅子倒是也舒服。

    木青冥洗了脸,洗了手,坐到了正屋里去了。

    “我听妙乐意念传音给我说,铁桦叔解开了金仙的尸身之谜?”木青冥环视一圈屋中诸人,最后把目光落在了点头着的妻子墨寒脸上。

    “说来听听。”木青冥说到此已是喜上眉梢。

    “先吃饭吧。”墨寒笑笑,拿起筷枕上的筷子递给了木青冥:“孩子都饿了,你不动筷难道饿着他们不成?”。

    “行,那就先吃饭。”木青冥看了看弟子们,压下了心中兴奋和喜悦,还有急不可耐后提起筷子,伸向了肉汤滚沸的暖锅里去。

    一顿饭吃了下来,一家人热闹了许久,待到宴散后天也黑了。寒泉和木云乐都困了,玩了一会就各自去睡了。妙笔和妙雨去洗碗,其他的弟子和锁龙人,各自回了房中去修行去了。

    这阴雨天也没什么好娱乐的,想要出门又各处都湿答答的。做做晚课弟子和师兄弟们,也就都休息了。唯有妙雨,去了药房也不知道去忙活什么。

    木青冥在书房里,看了会书,安顿好了儿子的墨寒就走了进来,掏出了袖中的铁桦写下的书信,递给了木青冥:“铁桦叔要查金仙肺对于长生道的用处,所以回去的匆忙。但你想要知道事,倒是尽数详记在这纸上了。”。

    木青冥没有急于打开折起的纸,抬眼看了一眼站在自己对面的妻子:“你看过了吗?”。

    “看过了。”墨寒点了点头,道:“铁桦叔这一手字,都可以上街卖纸了。”。

    木青冥不再多言,开了折起的纸细看了起来。

    看了许久,寥寥百字木青冥是看了整整三遍,眉头也慢慢的拧了起来,没有在舒展开。

    放下手中这张纸的木青冥,沉吟思索了半晌后,眉头还是拧着的,看不出之前的喜悦来了。剩下的,只有那眉宇间徘徊着的狐疑和困惑。

    尸骨婆不是真正的尸骨婆这点,就足以让木青冥狐疑半晌。更何况是锁龙人里的前辈高人这点,让木青冥更是困惑。

    “是不是不只有惊喜,还有惊吓啊?”墨寒坐到了木青冥对面的椅子上,与他就一桌之隔,调皮的眨眼笑问到。

    “是啊,那自称为尸骨婆的倒底是谁啊?”木青冥愣愣的点了点头后,如自言自语一般喃喃自语到。

    说罢他看向了手边油灯里,随着窗缝透进来的微弱夜风,微微晃动着的烛火,又陷入了沉思。

    眼中被那一点烛火,映得正中处闪闪发光。

    “看来公公看着愚钝,倒是大智如愚。他应该在你传音时,就猜到了这些。所以才让你先静观其变。”对面的墨寒站起身来,走向了书房外。

    不一会后,把木青冥最喜欢的那把手壶给端了进来,递给了丈夫,又道:“静观其变,不如说以静制动。倒是也是个办法,还能看清楚对方是敌是友。”。

    “可现在看似是有,这个自称尸骨婆的人把刘洋的弱点,暗示给了我们。那将来呢?”接过茶壶的木青冥,将其捧在手中,狐疑的目光望向了妻子:“谁知道她会不会另有所图,坐山观虎斗呢?”。

    “所以更要以静制动,这才是公公的高明之处。他能做到族长位置,也不是徒有虚名的。”墨寒怡然一笑,道:“往后你还是多跟他学学。对付妖魔你在行,这对付人心你还真的不怎么如公公和婆婆。”。

    “行,我学。”木青冥不耐烦的回了一句,把茶壶嘴往自己嘴里送了进去。

    吸着茶水的木青冥,又拿起了铁桦留下书信,细看了一番后,缓缓把壶嘴抽出,注视着手中书信,道:“刘洋胆大,倒是先驾驭群领五行的金之灵气,这倒是让我诧异。不过这样留下了弱点,纵然他成了不灭金身,也只是暂时的。金仙肺也好水妖肾也罢,都不是他自己之物。此消彼长,他强之时听命于他。只要我能想方设法削弱他,倒是会反噬他的。”。

    说罢,他放下了手中书信,又吸了一口茶水。

    “这就叫作;自古以来,真正的强者哪有不是自己苦练修行的。唯独我们这个对手,偏有那么多的歪门邪道,强取豪夺的本事。倒是也帮了我们不少的忙。”墨寒笑意不见,如黑暗中看到曙光一般,笑意里多了几分欣慰。

    “梅香的仇,箐箐的仇,还有妙绝和之前看守阵眼那个锁龙人的仇,这次是真的都能一起报了。”木青冥面露肃色,坚定的说到:“你去告诉一下妙雨,让她在金仙尸体自行化解了之前,把骨骸从血肉中取出,研磨成粉。只要刘洋体内的金之灵气,并不能与他完全合二为一,那这些骨粉只要能洒在刘洋的肌肤之上,就能让他体内的金之灵气提前反噬他。到时候一旦被反噬,刘洋身手必然迟钝。”。

    顿了顿声,木青冥又道:“这也是他的一个弱点。”。

    “不用说。”他妻子墨寒闻言,只是嫣然一笑,却未起身也没意念传音,依旧坐着,淡淡说到:“铁桦叔走后我们讨论过这个事情,妙雨和妙笔也想到了这个办法。现在妙雨正在取那金仙的骨骸呢。”。

    刘洋的弱点能否自我克服?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锁龙人小剧场之太师饼——太师饼,是云南昆明风味小吃名点之一,配以一杯热茶食用,大有太师风度。其中京式糕点中也有一种太师饼,据老糕点师傅说,这种饼是商朝纣王的太师闻仲发明的。武王伐纣,纣王派太师闻仲率兵抵御,闻仲制作了一种甜味糕饼,作为行军干粮。后来这种饼传到民间,就被叫做太师饼。闻仲也因此被糕点业供奉为祖师。】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