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科幻小说 > 锁龙人 >

第十五章击杀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绝弦的忽然变化打了滇池水神和四怪们,一个措手不及。而负责帮四怪处理了妖踪的教徒,回到西山上的长生道据点中,给刘洋汇报了所见所闻后,刘洋对四怪已是深信不疑。在叮嘱了两个教徒,一切按计划行事,至于滇池水神之事刘洋另有安排后,让教徒们退下。引出来刘洋不查之下判断失误,春秋大梦令他狂妄又自大。而正要逃出滇池海眼的绝弦,始终难以以一敌六,很快就计划失败,被四怪合力击杀在了滇池海眼之中。】

    昏暗的石室中,响起了刘洋肆意的大笑声。

    好在这石室石壁够厚,并未有笑声传出去。

    否则门外的教徒,说不定会以为刘洋疯了。

    而刘洋虽然通过尸骨婆,知道四怪能弑神能占据吸收神祇的元神和神力,但在尸骨婆的误导下,还以为四怪只是和他吸取诃梨帝母鬼气的那样,借此来提升修为而已。

    并不知道四怪还能因此,获得神祇的能力。

    加上四怪在他派去的教徒面前,故意隐藏着这个能力,更是误导了刘洋。

    且他根本不知道,长生道的前辈们按偷来或是抢来的书籍上配方,炼制的人红丸还对神祇有着在一定范围内维持神力和元神的功效。

    因此,对于滇池水神他是早已另有安排的。

    回荡的笑声之中,刘洋依稀记得在去跑马山之前,他私下会面绝弦时的场景。

    那日,他亲口悄悄的告诉绝弦,他命令手下制作了一种稀有且特殊的针。在跑马山行动结束之后,他会故意找茬,把绝弦无赖成为一个叛徒。

    而绝弦要表现出对长生道对刘洋,极其失望到了极点。以此来激怒刘洋,让他有足够的借口能把那种针插入绝弦的体内,再把绝弦从西山龙门之上,推入上下的滇池之中。

    这一点,绝弦做到了。不但蒙蔽了所有教徒的眼睛,甚至有那么一个瞬间,刘洋都认为绝弦是那种必死无疑的叛徒。

    而在把绝弦推入滇池后,绝弦体内的针就会与滇池海眼的灵气遥相呼应,形成暗流带着半死不活的绝弦,朝着滇池海眼而去。

    不仅如此,在进入了海眼后,滇池水神一旦拔了绝弦体内的那些针,不但能救回绝弦一条命,还能让拔出来的针带走绝弦大部分戾气和邪气。

    当然,最重要的是恶意和邪念。

    只要绝弦能被救了,他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脱胎换骨,改邪归正的人。

    这不,滇池水神也被骗了。

    当然,这是一场豪赌。输赢都在生死之间抉择,可是目前来看,长生道似乎赌赢了。

    而刘洋给了绝弦的任务,就是暗暗蛰伏在滇池水神身边,努力做一个改邪归正的乖小孩。待到紧要关头,可以把滇池水神的情报传出来,还能杀了滇池水神。

    毕竟春城水路密布,能让滇池水神来去自如。一旦滇池水神站在了锁龙人的那一边,对于长生道来说,是个不小的威胁。

    刘洋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而且刘洋还赌赢了。

    滇池水神不但救下了绝弦,还真的以为绝弦已经改邪归正了。无数次的感知对方后,滇池水神发现绝弦是绝对没有恶意和邪念。不但打断把神术教授给绝弦,还打算日后把神力给绝弦。

    而绝弦获得了滇池水神的信任后,获得了能自由出入滇池海眼的力量。

    当时,木青冥求到了滇池水神,以及滇池水神表明愿意和其他神祇一起,保护城中百姓,与锁龙人并肩作战的情报,就是绝弦送出来的。

    这才有了刘洋决定收拾了那些神祇的计划。

    刘洋把这些事情都回忆了一遍后,脸上笑意不减,居然靠在了椅背上哼着小曲,继续做着他掌控长生,以此一统天下的美梦去了

    狂风大作,呼呼作响。

    滇池海眼之中,面色苍白的绝弦重重的撞上了石壁。

    喉咙一甜,就是一口鲜血喷薄而出。

    及时赶上来的滇池水神没给他逃走的机会,一个闪身都在了出入口处,给了绝弦一记重拳,正中绝弦胸口之时,把他打得倒飞出去,撞上了海眼洞穴另一边的石壁。

    这一拳之重,不但打得绝弦胸口肋骨塌陷下去,还让撞上了岩壁的绝弦,陷在了裂纹横生的岩壁之中。

    碎石剥落,绝弦感觉自己完全喘不过气来。

    这一拳要是放在他还身怀邪气时,倒是也不算什么。但现在的他身体里并没有邪气,修为全部废了。

    就算和滇池水神学的些神术,也是还不能运转至如,且威力微弱,使得他不堪一击。

    绝弦忽然有些后悔,他虽然听到了四怪和神祇们的密谋,是要对付长生道的密谋,但是完全可以像上次一样,找个机会再出去送信。

    或许是因为四怪很快就会把其他的神祇带来,让绝弦倍感恐慌。

    毕竟他也知道,要是这些神祇不死,都聚集在一起,那无形中是给长生道,埋下了不小的隐患。

    因此他不得不也赌一把,看看这招铤而走险,能不能让他趁其不备,冲杀出去。

    可惜,失败了!

    他才一着急,心念一动,那恶意和邪念再生,很快就被神祇们感知到了。

    而滇池海眼又是与滇池水神的灵气想通,在这样的环境下,滇池水神追上先行一步的绝弦,简直是轻而易举。

    凌空不落的滇池水神,注视着还挂在岩壁上的绝弦,流露出了失望和不忍心的目光。

    毕竟这么些日子了,滇池水神和绝弦相处的还不错。就算是他滇池水神只是养了个阿猫阿狗,这么久也有感情了。

    滇池水神怎么也下不去这个死手。

    可是,方才的那一拳搭在恶意和邪念横生的绝弦身上时,滇池水神也触及了绝弦的心神。

    一个个画面如走马灯一样,从他脑海中闪过,再在电光火石间连成完整的记忆。

    那是绝弦的记忆,是刘洋给绝弦的绝密任务,让滇池水神大为诧异,又觉得不可思议。完全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杀了他老头。”地上的圆通山山神气得发抖,对着半空中飘飞着的滇池水神大声怒喊到。

    对面的绝弦越来越是觉得胸闷难忍,双眼一花,看什么都是重影又模糊。

    滇池水神只要在给他一拳,他必死无疑。

    但滇池水神确实沉默许久后,咬牙说到:“我下不去手,我下不去手!”。

    说罢一闭眼,就默默流泪起来。

    “哈哈哈哈哈。”对面的绝弦,大笑几声后用尽全力讥讽道:“你们不是神吗?神也有感情吗?啊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就不配做神。动手啊老头,我不过是养着说话的一个玩意儿而已。”。

    狂笑声中绝弦状若疯癫,看向可默默流泪却迟迟不动手的滇池水神,眼中目空一切。

    嘴角和鼻孔,还有眼角都不断的有鲜血流出。

    很快,这个滇池海眼中就弥散开了淡淡的血腥味。

    “那我来。”地上的圆通山山神长叹一声气后,看向了围到她身边的四怪,环视着他们道:“既然你们的对手也是长生道,帮我个忙。”。

    圆通山山神的元神和神力虽然尚在,但她是第一次离开圆通山这么就,神力暂时还不能运转至如。

    她怕自己出手不重,杀不了绝弦,反而留下后患。

    四怪默然点头,答应了下来。

    至于滇池水神,还在默然流泪着,攥紧的双拳连连颤抖。

    他还是下不了手也下不了决心,更多的是不愿意面对自己已经被骗了的事实。

    再加上最近和绝弦相处只有愉快的回忆,自然没法做到圆通山山神那种果断。

    圆通山山神双手抬起,摊开五指的掌心,对准了还挂在石壁上的绝弦。

    片刻过后,绝弦背后的裂缝之中生长出了几株细小的嫩芽。

    圆通山山神这是要故伎重演,驭神力化为藤蔓,把绝弦绞杀。

    就在此时,绝弦趁着嫩芽还未成型的那一瞬间,再次使劲全力,用脚猛力一蹬身后岩壁,朝着对面的滇池水神弹射而去。

    右手之中,已经多了一块顶端尖锐的石头。

    那是他此前从碎裂的岩壁上,抠下来的。此时锋利的尖头,已经对准了滇池水神的心口。

    尽然绝弦传不出信去,不如趁着还能动弹完成最后的任务,孤注一掷,杀了滇池水神。

    顿觉阴风迎面而来的滇池水神止住了泪水,却默然不动。他似乎是打算就这样死了算了。

    “动手!”而地上的蛇怪,怒吼一声后带着其他三怪,一跃而起,朝着狂笑着的绝弦扑了过去。

    刹那过后,半空中腥风血雨四处飘散。

    在绝弦手中尖锐的岩石,距离无所作为的滇池水神心口,只有一寸左右时,四怪及时赶了过去。

    他们迅速出手,每一怪都抓住绝弦的四肢之一,猛然一个拉扯,绝弦就这样在半空之中,带着满腔的惊怒和遗憾,被四怪给活生生的五马分尸了。

    空中飞溅的血肉,迸射到了滇池水神的脸上和前襟,映红了他的皱纹他的胡须。

    四怪随之落了地,把绝弦的四肢水手抛到了一旁。半空中绝弦的身子,才落了下来,轰然摔在了地上的珊瑚石上,撞的内脏皆碎。

    空中的滇池水神也落了下来,不忍心去看那一地的血污和残肢碎肉,流泪着一言不发的走到一边去,躲进了茂密的珊瑚树丛之中就没在出来。

    赶了过来的圆通山山神,注视着地上那个只有头的绝弦身躯,看向了绝弦那还挂着笑意的头颅,骂了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后,抬起了腿来。

    在脚掌对准了绝弦的脑袋时顿了一顿,然后猛然发力,狠狠的踩了下去。

    咔嚓声响回荡开来,绝弦的一颗脑袋就像是一颗开了瓢的西瓜一样,被圆通山山神一脚给踩的碎成了无数片。

    **混合着血液源源不断的流出,在地上缓缓的流开。

    刘洋是否会知道绝弦已死的噩耗?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