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科幻小说 > 锁龙人 >

第四十五章神识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木青冥并未被火焚烧殆尽,而是凭借着魔气转换之后,双眼中衍生出的新力量,闪现到了墨寒身边。其后,墨寒在木青冥与其他三个护法动手之时,拦住了南护法,与其斗法。而刘洋一个人控制着四个护法,对付木青冥和墨寒而倍感吃力,稍有不慎,就被木青冥占了上风。引出来刘洋决定放弃完全控制四大护法,让他们自行行动,力求击杀墨寒,独留木青冥。而不再完全被刘洋控制的四大护法,速度和力量都得到了显著的提升,但还是被木青冥抓住了他们尸气运转施术,效果和威力大打折扣的弱点,牢牢地占据了上风。】

    西山上的长生道据点中,依旧是昏暗无光。密布在山腹之中,四通八达的暗道里还是满溢着死寂。

    独自坐在自己石室里的刘洋,却在阴冷的环境之中满头大汗。

    石桌上豆大的灯火,照亮了他的额上汗珠,泛起淡淡的反光。

    可见刘洋此时全神贯注,双手捏着法诀,但手臂和额头上已是青筋暴起,脸上和眼中布满了疲惫。

    刘洋感到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肉都在连连作痛,同时控制四个活死人,让他不一会的功夫就筋疲力尽,且经脉承受着极大的负担。

    以至于没多会,他浑身上下的关节也跟着隐隐作痛起来。

    就在这一刻,刘洋还通过四大护法的双目,看到了木青冥正在借助四周散落的金之灵气发动了及时的反击,忽然心生一计。

    刘洋觉得,自己一次完全控制的四个护法始终会应接不暇,难以让四大护法发挥出真正的实力,不如先放弃控制,让四大护法自行行动。

    而且这么做了,才不至于让木青冥一直占据了上风。

    想到此,打定主意的刘洋收起了邪气,双双松开双手,收了手诀

    西山下,滇池上海埂大坝那边的结界里。

    四大护法忽然恢复了意识,却是不约而同的一起猛然愣住,一时间都缓不过神来,只能任由木青冥施展出的金雷频频击向他们。

    至于趴在了水面上的南护法,也恢复了意识,虽然没有被金雷环绕着劈打,但也感知到了自己护体尸气溃散消逝,身躯再无屏障。

    南护法不得不悄无声息的重新凝聚尸气,使其继续在她现在这副躯壳中运转;否则她连动弹都做不到了。

    就在此时,木青冥忽然也发现了身边三个护法的变化。

    在金雷很快消散之时,护体尸气已经是千疮百孔的三个护法体内,尸气再次因为脸上青铜面具摄取的天地灵气,源源不断的注入他们的体内,而变得充盈了起来。

    但是,因为三个护法过去都不是尸变的产物,而是活生生的人,尸气在他们体内运转没法做到顺畅无比,使得他们护体尸气恢复极慢。

    “青冥,我怎么也没想到还会有和你战斗一天。”与此同时,木青冥对面的东护法故意用沙哑的声音,对木青冥缓缓说到:“本以为不会再见到你了,也没想到再见到你时,你已经长大了呢。”。

    同时,他们四大护法都在这一刹那间忽地头疼了起来,脑海里回荡着刘洋声音发来的指令:“杀了墨寒,杀了墨寒。”。

    刘洋看到了修行岣嵝神通的墨寒道行进步神速,他不能容忍,也不允许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能人成为木青冥的左膀右臂,继而间接的破坏长生道的大业。

    悬而不落的木青冥右手一招,头顶凌空的落月刀在他头上一个盘旋后,飞入了他的手中。

    刀身上依旧依附着淡淡的青光。

    “你是木家的锁龙人!”木青冥提刀在半空中迎风而立,注视着对面东护法的双眼中目光变得凌厉。

    对方说话的语气和口吻,都好像是曾经和木青冥比试过高低的锁龙人,那就很有可能,是他木家的弟子。

    木青冥心中好奇更重之时,对面的东护法已是再次捏出一个手诀。

    木青冥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火雷诀。

    与此同时,他以前赤芒乍现。

    火之灵气汇聚而来,在风中一晃,化为一道道赤红耀眼的雷电,身披烈焰朝着他疾射而来。

    木青冥连连闪身,轻而易举的避开了迎面而来的火雷之后,猛然暗叫不好。

    雷电疾驰而去的方向,正是他身后那几个弟子藏身之处。

    火雷之中电芒嘶吼,附着在外面的烈焰见风就长。热浪滚滚中炎风忽生,连连咆哮。

    拜托了刘洋完全控制的四大护法,都慢慢地察觉到了木青冥弟子们的存在。虽然张晓生他们用秘药盖住了浑身气息,让四大护法对他们的存在也是半信半疑,不能完全确定。

    而东护法此举,就是要确认一下雷击之处,是否还存在着其他的锁龙人。

    率先见雷电朝着弟子而去的是墨寒。

    她没有丝毫犹豫和迟疑,身形一晃,如鬼魅一般,赶在了火雷之前闪现到了弟子们的身前。

    站定在海埂大坝上的墨寒一个转身,后背面朝着近在咫尺的火雷,面对着就在自己身前的弟子们,淡淡一笑间抬起双臂横生开来。

    她用自己纤细瘦小的血肉之躯,毅然决然的护住了身前的三个徒弟。

    墨寒看出来火雷之中充斥着浓厚的火之灵气,而弟子们的道行浅薄,凝聚出的护体真炁薄弱,在火雷面前不堪一击。

    她必须挺身而出,护住那三个弟子才行。

    惊讶的弟子们,愣在了原地,眼睁睁的看着一道道疾驰而来的火雷,距离他们师娘的后背越来越近。

    下一秒后,轰然巨响中墨寒身边响起,尘埃飞舞下火柱卷起,直冲上天。焦热的火海在附近四溢蔓延,让人无法直视那火焰中散发出的耀眼光芒。

    炎风咆哮下,火焰高涨。热浪道道翻滚不停,扭曲着四周景色。

    散落一地的火焰中电芒跳动,在升起的尘埃碎石间,不停的腾飞抛射而起。

    墨寒在灼热的炎风热浪之中闭上双眼,使劲运起体内的大多数真炁,凝聚成一道坚实的无形屏障,护住自己身前的弟子们。

    却过了片刻,并未觉得后背有任何的痛感传来。

    好奇之下,墨寒缓缓睁眼,看到了匿迹咒藏身的弟子们安然无恙,但惊讶神情不减反增,无不是膛目结舌。

    四周烈焰虽然凶猛,但是也一闪而逝。

    在短暂的存在之后,火柱熄灭,火海消失。

    之前耀眼的红芒不见了踪影;四周黑暗再次涌来,让结界中陷入了黑暗的包围之中。

    火雷消失后,只留下了墨寒身边已经坑洼遍布的地面上,布满的焦黑和散发出的余热,在黑暗中静静的诉说着,曾经有火雷猛击过这个地方。

    墨寒诧异之下回头一看身后,焦臭味顿时扑鼻而来。

    这一刻,墨寒眼中也是惊讶浮现。

    她看到了自己的丈夫木青冥就站在她身后,浑身衣服焦黑破烂,身上多出有轻烟正在滚滚升腾。

    在火雷就要击中墨寒后背的那一刻,木青冥用落月刀逼退了欺身而进,向他同时攻击而来的三个护法,动用了自己瞳孔中的能力,使出了缩地成寸,瞬间移动到了墨寒身后,替墨寒挡住了火雷。

    只是不曾想,刘洋不再控制的东护法施术威力显著提升,火雷连续攻击击破了木青冥的护体真炁,在他身上留下了一块块的焦黑伤痕。

    虽说这点伤,对于木青冥来说不算什么。但还是让墨寒惊讶诧异之余,既有感动又有担心,可以说是心中百感交集。

    更多的是,对那四大护法的愤怒。怒火中烧的墨寒很快就紧咬着银牙,攥紧了双拳。

    木青冥则只是吸了吸冷气,对墨寒轻声说到:“你的猜测没错,尸气驱动施展出来的奇术效果大打折扣。”。

    依旧中气十足,让墨寒稍稍松了一口气。

    火雷虽来势汹汹,威力不可小觑,但大部分伤害已经被木青冥的护体真炁挡住,两者相撞下化为虚无。

    加上三百年的修行,木青冥身躯体魄早已不是肉体凡胎。火雷能在他肌肤上留下的,也只是焦痕道道,伤及的不过是木青冥的皮毛,并不能造成内伤。

    至于他身上的衣服,用得只是一般的布料制作而成,面对凶猛的火雷,多有破损也是正常。

    至今,木青冥依旧是占据着上风的。他再次转身,面相自己的对手,还是面色如常,镇定自若。

    南护法已经爬起身来,恢复了力气的她飞跃到了其他三个护法身边,与他们一起落了下来,再次站到了海埂大坝的另一头。

    双方再次隔着海埂大坝中间那个缺口,面对而立;却谁也没有再轻易的动手。

    双方之中,除了到现在才从愣神中缓过神来,却迟迟不敢解开匿迹咒的木青冥的那三个弟子之外,都已经算得上是高手了。

    高手过招,很讲究一招制敌。而拖得越久就破绽越多,反而越是要谨慎小心的对付敌人才行。

    无论是木青冥还是对面的四大护法,暂时不急于轻举妄动,多少是处于这方面的考虑的。

    “东护法,你知道对面为首的那个锁龙人吧?”在木青冥对面的西护法,偏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东护法后,悄声说到:“这小子虽然年纪不大,倒是好像不太好对付。”。

    木青冥的几次攻击,都让他们四大护法大开眼界。从电光火石间抢夺皎云开始,到借助东护法施术后散落四周的金之灵气,再到现在抽身回援墨寒,都让四大护法对木青冥心生钦佩。

    “嗯,知道,不过他年纪也不小了呢。”点头一下的东护法,再次抬起手来,对西护法提醒道:“小心了,太小看这小子我们还会吃亏的。”。

    说话间,再次捏出一个手诀。

    而西护法也回头过来,紧盯着木青冥手中的落月刀。

    那是他西护法的任务,观察落月刀,以便为刘洋锻造出克制此神兵的邪兵。

    而木青冥则是盯着东护法,见到对方捏出的手诀后,对墨寒和弟子大喊一声:“按计划行事。”。

    就在他话才出口之时,南护法也手捏手诀,腹部一点点的鼓了起来。

    紧接着木青冥他们的头顶上,大量的木之灵气聚集起来。在夜风之中,随风化为一道道粗壮又尖锐的木刺,有如一根根锋利尖锐的牙签,从天而降,直射向木青冥他们。

    每一根木刺从天而降时与空气猛然摩擦下,身上泛起电芒道道,划破撕扯开了夜幕下的黑暗。

    与此同时,南护法长大嘴巴,使劲一吐气。

    原本高高鼓起的小腹疾速缩小,一道青绿色的狐火从她口中源源不断的喷吐而出。

    烈焰见风就长,转眼之间,已经化为一片翻腾的火浪,向着木青冥迎面扑来。烈焰带起的炎风热浪,变得轻薄又锋利,宛如利刃一般,携火焰向前飞旋而来。

    同时,龙姑和张晓生一起快速解开了匿迹咒。那张晓生双手捏出法诀,大喝一声,埋在大坝上的一部分符篆被齐齐催动,一道道火雷争先恐后的破土而出,宛如一道道离弦之箭,朝着他们头顶上的那些木刺疾射而去。

    而龙姑手中已经多了一支瓷瓶,浓郁寒气从开启的瓶口之中散出,正是装着寒泉胃液的瓷瓶。

    龙姑一手持着瓷瓶,另一手捏出一个锁龙人的水字诀。

    紫雷道道,腾空疾飞。烈焰狂舞,冲天而起。

    木屑在紫雷之中横飞弹射,火焰把木屑在瞬间焚烧殆尽,化为点点黑灰簌簌落下。

    瓷瓶之中寒气源源不绝的弥散而出,越来越浓,随风四溢。已欺身而进的狐火在寒气拂过之时,瞬间结冰,凝固成了一块块冰晶后轰然落地,砸得粉碎。

    而还未解开匿迹咒的啊弘已盘膝坐下,取下背在身上的古琴连连拨琴,弹奏出仙乐声声。

    待啊弘奏完一曲仙乐,四大护法的神识都将被再次束缚,身体不能再动弹半分。

    结果会是怎样?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