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科幻小说 > 锁龙人 >

第三十二章困惑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妙乐和皎云把木青冥要用来布阵的怒晶顺利带回了木家小院,而木青冥让寒泉,对着怒晶吹出寒泉,将其冰封。而几日之后,飞贼们已经做出了,足以以假乱真的假珠子来了。而且,这真假两枚珠子,一起摆在了飞贼头领的面前之时,这个飞贼首领对珠子的真假也难辨了。引出来飞贼首领认为可以交差了,让人把珠子放好后安寝。不曾想,长生道监视者按计划悄无声息的潜入飞贼宝库,盗取真珠,送往了西山之上让长生道教主刘洋掌眼一看。】

    青烟袅袅,那飞贼们的祖师爷画像,笼罩在烟雾之中,一切图画笔墨,都不太清晰,也不那么的真切了。

    就在画像前方的飞贼首领,用询问的目光看向了身前,正在捋须微笑的银发老人。对于手中的两颗珠子,他也看不太真切,难辨真假。

    飞贼头领看向的这个老者,左手缺了一个无名指,名叫段志。是飞贼首领手下专门在珠宝方面造假的高手。曾经把普通的琉璃淬成了足以以假乱真的玉镯,在广州番禺一带骗了不少的富商和富商太太、小妾什么的。

    后因为嗜赌成性,欠下外债无数,被债主斩去一指,但也没有因此失了手艺。

    他断指之后辗转多地,终于摆脱了债主的追讨,来到了滇中,从此戒赌。

    起先,到了昆明的段志也只是在广聚街陈老爷家做事(第一卷上的陈老爷)。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加入了飞贼,倒是成了飞贼首领手下的得力干将。

    从此之后,老头子就跟着飞贼头领做事,帮这一伙飞贼们造假。以便这些飞贼们,能用假货去把真货掉包,偷出。

    而今天段志给飞贼首领做的珠子,也是如此,足以以假乱真,让人真假难分。

    段老爷子与飞贼首领四目相对,读懂了对方的困惑和费解,于是抬手一指,指向了飞贼头领左手边的那枚珠子,告诉了头领:“这是真的。”。

    飞贼首领赶忙拿了起来真的珠子细看片刻,放下之后,又拿起了假珠子也是细看片刻,依旧是什么门道端倪,都看不出来。

    两颗珠子,一看就是一模一样的。

    说起来,飞贼首领在鉴赏这方面的眼力也不差。他好歹也得知道一个东西的真假,才知道值不值得去偷盗。否则的话,为一个假货大费周章,那是得不偿失的。

    可在段老爷子仿造之物上,飞贼首领一次也没有分清真假。

    在飞贼手里对面这个已经年过天命(五十岁)的老者,在珠宝造假的这方面的天赋,令人叹为观止。

    “只是雇主催得紧,只给了我们十五日时间,而真的珠子用材也很奇特,是一种黑色的晶体,连我也叫不上名儿来;如果时间多一些,我也能造的更真实一些。”老爷子继续捋须着,谦逊地道:“我也只能用腾冲那边运来的火山琉璃仿造。细看还是有些瑕疵的,但也需要有真珠子做对比才看得出来,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分辨真假。”。

    “这就已经很好了。”飞贼首领喜出望外,将手中盒子再次还给了段老爷子:“明日入夜后,子时开始星光黯淡,起大风。我会亲自把假珠子,放回塔中。假珠子入了塔,真珠子被雇主们带走后,谁还有用真珠子做对比的机会?”。

    飞贼首领说的没错,明夜一过,除了他们和雇主,没人知道这珠子已经被掉包了。

    但也说的不对,还有一伙势力,也盯着他们和锁龙人,洞悉了他们的一切交易和举动。

    “入库,安放好了。”飞贼首领面色恢复了平静,没了之前说话时的得意之色,对段老爷子说完这话,也就阖眼起来,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了。

    段老爷子应声着盖上了盒子,出门而去。

    顺手也把飞贼首领的正屋屋门,给关了起来。

    段老爷子出了这破败的小院后,转了个弯,去了不远处的一颗老槐树下。

    他来到槐树便上,伸手一拉树冠上垂下的绳索。夜风之中,就挂在树冠上的铜铃,发出一阵清脆声响。

    树干上的那个树洞之中,也在铃声回荡下伸出一只黝黑的手来。

    而此手主人,却未曾从树洞后露面出来。

    段老爷子看了一眼,那只手上带着白银手环,手环上蹲着一只小巧玲珑的鎏金金蟾;于是,毫不犹豫的把手中盒子,放到了带着手环的那只手上后,说了一句“入库”就转身离去。

    一缕冷风,在那只带着手环手缩回去时吹进了树洞。

    一进树洞,就有狭小的石阶徐徐向下延伸而去。

    这个仅容一人通过的石阶尽头,整个大树粗壮的树干下方,已经被挖空了。

    在水下土中,飞贼们修建出了一个形同墓室的圆顶四方暗室。暗室中有床榻桌椅等生活用品,在深处,墙壁上有一拱门。

    拿着盒子带着手环的飞贼径直地走向拱门,推开门后,就见到了里面又是另一间暗室。

    与外面的形制一模一样,只是比外面那间地下暗室,多了不少的格子架,整整齐齐的排列在暗室之中。

    手持盒子的飞贼,把盒子放在了其中一个架子上,就退了出去。

    那阵冷风,也趁着这时候吹了进去。

    “真是邪了,今天这冷风都吹到地下来了。”飞贼嘀咕着走回了床边,抓起一旁的酒葫芦拔了塞子,咕噜噜的喝了几口酒,就倒在了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吹进去的冷风一转,长生道的监视者,从中显现而出。

    这个监视者头戴大草帽,脸上罩着黑布,看不清五官相貌。只见他拿了装着珠子了盒子,往自己怀里一揣,在把身子一转,再次化为一阵冷风,从暗室之中,吹了出去。

    看守此地的飞贼已经进入梦乡,鼾声大作,根本就不知道珠子已经被人悄无声息的带走。

    而与此同时,早已用匿迹咒藏身,暗中跟着监视者来到此地的妙天,也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暗室。这里的一切消息,都随着妙天的离开,捎回了木家小院

    西山之上,暗藏在地下的长生道据点中,还是被寂静笼罩着。

    在这个据点里,好像永远和热闹没有什么关系。

    整个据点之中,依旧是见不到几个人的。

    除了那些看守站岗的教徒,其他人都各自待在自己的石室之中。或是早已呼呼大睡,或是趁夜深人静时,抓紧时间,修行苦练着长生道的邪术。

    刘洋本已经安睡,却因为监视者的忽然到来而不得不离开暖和的被窝,起身接见。

    刘洋之前的计划就是,待到飞贼们把仿造之珠做出来后,又监视者亲自动手,把珠子暂时偷盗而出,给他观摩查看。

    然后再把珠子,悄无声息的送回飞贼手上去。

    而刘洋只要拿到珠子,细细揣摩,就能从珠子的功效,得知和洞悉锁龙人们接下来的行动和计划。

    这样做,无非是为了不惊动锁龙人和飞贼。只是刘洋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飞贼们确实没有被惊动,但他们长生道的一举一动,也早就尽收锁龙人眼底。

    今日之木青冥,与以往不同,不但摆脱了魔气的困扰,做事也更是沉稳,谋划越发步步为营了。

    只是在刘洋看来,木青冥的性子不过还是和过去一样,缺乏沉稳,不足为惧。

    当两枚珠子,都摆在了他面前时,刘洋已经大喜过望,为自己的计划成功而喜出望外,也对木青冥更是轻敌了。

    他迫不及待的拿起来其中一颗珠子,一把就拿起了的,是真的那颗。

    以刘洋现在的感知力,已经不必多看,就能发现真的珠子体内,比假的珠子,多了不少的水之灵。

    而那浑厚的水之灵,在真的那枚珠子之中聚集成了洪流,在珠子之中奔腾不息。

    这股力量被锁在了珠子之中,并未外泄不说,还不暴躁,一直在珠子之中徘徊流转,也在不断的吸收着四方空气里的水之灵。

    使得珠子里的水之灵,越来越是充沛。

    而且刘洋很快就发现了,这珠子因为不断吸收灵气,而显得崭新,没有任何的陈旧,倒像是才制造出来的一样。

    而且因为水之灵的存在,珠子也不会蒙尘。表面上一点一豪的尘埃。

    虽说这珠子的来历,刘洋并不知道,但是这珠子的功能,他才是看了几眼,就已经摸得八九不离十了。

    再结合着珠子来自于古塔的情况来看,这真的珠子,怎么看都是建造古塔的人,放在里面防火用的。

    你要说这珠子的作用,蕴含着这么多的水之灵,除了辟火,刘洋也想不出来还有什么用处。

    他一时间困惑得很,不知道锁龙人们费劲弄这么一个东西,是要做什么?

    本想着这珠子可能是什么***,专门用来对付长生道的***。可刘洋转念一想,木青冥也没有必要扔这么一个***啊,费时费力的。

    更何况刘洋有些多疑,越是肯定的事情他越是觉得不肯定。

    木青冥这个局,就是抓住了刘洋这性子布下来的。

    刘洋左思右想,还是困惑,他抬起了满含困惑之色的眼睛来,看向了对面还是黑布罩脸,不露真容的长生道监视者。

    “最近,木青冥有什么大动静?”刘洋问着这话,把珠子轻轻地放回了盒子里去。

    “也没什么动静,就是前几日戚高回来了,木青冥去见了他一趟。”仔细回想了一番,那个监视者给刘洋说到:“我们怕暴露是没有跟上去,但他木青冥去戚高家里,也不过是聊聊天而已。戚高这个人,也不是什么奇人异士,木青冥也犯不着和他聊什么。除此之外,木青冥也没有做什么了。”。

    这么一说,刘洋就更是困惑了;真想不明白木青冥要弄这么一颗珠子来做什么了?

    “对了,教主。”顿了顿声,那个监视者又说到:“倒是有个事情很古怪,木青冥让手下的锁龙人们,夜里去戚府上,暗中勾画整个府邸的图形,这事情我们可看得真真切切的,也不知道木青冥这个举动要做什么?”。

    这说的乱七八糟,八杆子打不着关系,让刘洋就更是困惑费解了。

    刘洋站起身来,在石案后沉思着来回踱步起来。

    戚府很普通,除了比城中其他百姓的宅子小院豪华点,风水好一点,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也没有什么奇异的。

    但是锁龙人们居然去画图形,看起来像是要在这宅子里做什么一样,让刘洋一时间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他再看看桌子上,静静地躺在盒子里的珠子,还是想不明白,锁龙人要用它来做什么的?

    这一脑子填满了困惑的刘洋再次坐下后,索性不去多想其他,考虑起对策来了。

    既然一时间也不知道锁龙人们的行动目的,刘洋索性打算来个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一下。

    他顺着这个思路往下这么细想半晌后,还真的想到了一个很好的对策。既能继续监视木青冥他们这些在昆明的锁龙人,又能弄清楚木青冥他们要做什么。

    并且也能知道,木青冥大费周章的盗取这个珠子的原因。

    刘洋想出了对策,就对身前的监视者招了招手:“附耳过来。”。

    监视者快步走到了他身边站定,俯身下去,然后刘洋就在这监视者耳边,悄声嘀咕了起来。

    说的什么,也只有他和听着话的监视者一清二楚。

    嘀嘀咕咕半天后,刘洋才收了话,监视者也才直起腰来,不由得伸手,挖了挖自己的耳朵。

    “就这么办,木青冥的举动还是得盯紧了。为了我们的大业,从今往后绝不能让他们锁龙人,再有什么行动能成功的。”刘洋盖上了盒子,把那个装着珠子的盒子也递给了监视者,并且叮嘱道:“把珠子赶快给飞贼们送回去,可别惊动了他们这些飞贼,别露了脚了。”。

    监视者点头应声,接过了盒子后转身离开了刘洋的石室。

    他前脚才离开后,石门才关上,刘洋也站起身来,正要朝着石床那边走去,打算继续睡觉去了。

    可才迈出一步,刘洋又忽地驻足不前,皱紧眉头沉思起来。

    他忽然发现自己犯了个错;他对木青冥盗取那珠子的目的和举动倍感困惑,或许是只因为他就看到了珠子有什么功效和奇能而已。

    可是对于这珠子的来历,他刘洋还真的是一无所知。甚至再次之前,都不知道这官渡那边矗立了多少年的古塔里,有这么一珠子。

    既然如此,刘洋想到或许他解不开的困惑事,就是因为这珠子的来历,对于他刘洋来说就是两眼一抹黑的原因。

    也许解开了这珠子的来历,知道了这东西怎么来的,他刘洋就对其锁龙人此举目的,一清二楚了。

    想到此,刘洋对着大门喊了一声:“叫陈善。”。

    说完,刘洋又坐回了冰冷的石椅上去,静静地等待着陈善的到来。

    刘洋能否知道珠子来历就明白木青冥要做什么?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