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

第1181章:邱老师

    随时,我和高雄立刻出发,从曼谷飞到广州再转机成都,乘火车来到达州,在市区找找一间旅馆落脚。达州风景非常好,天气很热,高雄对气温倒是习惯,但只是吃不惯四川菜,基本都是又麻又辣。好不容易在市中心找到两家粤菜馆,做得很不正宗,不过已经好多了。这么早就来达州,主要就是在泰国接电话太不方便,国内还很少有人用能打国际长途的手机卡,那就等于根本接不到电话。

    呆了半个月,我和高雄几乎每天都能接到几十通电话,但其中有近八成一听就是骗子打来的。原因很简单,他们都说要我们先汇钱,以示诚意,免得我们找到叔叔后就不给钱了。不用给五千也行,先给个五百块,证明我们是实心实意想找亲戚。我和高雄也没客气,直接骂回去,但还是有这种骗子电话源源不断地打进来。各种口音、各种性别都有,看来,这也是检验中国有多少骗子的好方法。

    “中国最多的就是骗子!”高雄恨恨地扔出这句。虽然有些偏激,但恐怕也是实话。这个国家有太多总想着不劳而获、一夜暴富的人群,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都沉迷传销。

    转眼三十天过去,我和高雄总共跑了七八个地方,都是网友提供的线索,可全不是。检验方法也很简单,在这人附近使用灵蜡,阿赞JOKE说过,修法者就算十几二十年不再使用法术,身上也会有邪气存在。而且这些人都并不拒绝我们的测试,要是真的邱老师,在隐居数年之后被人找到,肯定不愿意泄露身份。

    我和高雄渐渐泄气,他问我:“你这个办法,看来也不是百试百灵的吧?”我嘬着牙花,说除了这个办法,我是实在想不出更好的,除非你有。高雄摇摇头,说要是在泰国,他怎么也能找人搞定这事,但在中国没戏。

    “原来高老板也是人身肉长成啊,我还以为你是神仙呢!”我笑着。高雄哼了声,没接我的茬。

    这天,我和高雄在外面吃面,我点的是肥肠米线,而高雄除了酒之外,从来不吃辣的,更不吃太油腻的东西,只点了清汤面。正吃着,高雄的手机响起,他接过来问:“哪位?我就是高先生,对。什么?像是我叔叔的老师?在哪里……达州宣汉县,什么镇?帆快镇?好奇怪的名字,是小学校吗?你怎么见到的……去支教,看起来很像是吗,多久的事了……两年前,那你是不是也要先付酬谢金?不用?真的不用?哦……好的,谢谢你!”

    挂断电话,高雄对我说,刚才有个年轻姑娘的声音打来电话,称她是上海人,两年前曾经在达州贫穷地区的学校支教过两年半,在一个叫帆快镇的地方当过老师,那个学校有个男教师,长像和性格都很像我们在网上登的寻叔启示,也确实是姓邱。而且这姑娘还称不要酬谢,说我们寻叔心切,她只是想做做好事而已。

    “免费提供线索?”我说,“这样的人还真少见,也许有门呢!”高雄摇摇头,说那地方肯定是农村,太偏僻了,实在是不抱希望。我说那也得去啊,就算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也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于是我俩尽快把面吃完,向面馆老板打听达州有没有宣汉县帆快镇这个地方。

    面馆老板说:“有啊,宣汉县很穷的,那个帆快镇更是穷。以前我去过,每年夏天都会发大水,冲跑不少房屋。你们要去办事吗?”我说是要去办事,得怎么走呢,面包老板仔细告诉我们路线,主要就是乘长途汽车,可以直接从市区到宣汉县的帆快镇,但我们去的地方如果不是镇上而是村里,就得搭车进村了。

    这时,高雄手机响,他看看屏幕:“是刚才那个年轻姑娘发来的地址。”

    我和面馆老板都凑过去看屏幕,上面写的是:“宣汉县樊哙镇第四小学语文组邱老师。”

    “原来是这个樊哙镇!”我和高雄这才明白过来,还以为是帆快。

    面馆老板笑着:“当年楚汉相争的时候,汉高祖刘邦手下的大将军樊哙在这个镇上屯过兵,所以就一直叫这个名字。”我和高雄点点头,谢过老板之后出来,按刚才老板的指示叫出租车来到长途汽车站,买了直接去樊哙镇的车票,一路前往。从县到镇的路就不太好走,现在正是四川的雨季,刚下过雨,路况非常泥泞,中巴汽车左摇右晃,很多时候车的倾斜角度已经有将近四十度,我这心也跟着忽悠忽悠的,生怕汽车一不小心来个侧翻。

    但我看到车上的乘客除了我和高雄,几乎没什么人担忧,他们脸上都很平静,明显已经完全习惯了。好不容易过了这段泥路,在售票员的提醒下,我俩就在距离镇第四小学不到百米的地方下了车。这是段土路,看来镇上已经没有柏油路面,还真是够穷的。高雄点了根烟:“邱老师好歹也是槟城鬼王的徒弟,据说在泰国几年也赚到不少钱,就算回国继续当老师,起码也选个达州市的小学吧,怎么会在这里!”

    “也许人家有风格呢?”我笑。

    来到小学进去,这小学居然还有个传达室,有个中年男人问我们找谁。高雄问他有没有一个教语文的老师,姓邱,五十岁左右,瘦长脸,个子很高,是我们的远房叔叔,来寻亲的。说完,我掏出手机,给他看屏幕上的那幅彩色素描人像画。中年男人立刻说:“这不是邱老师吗,在三楼上课呢!六年级一班。”

    开始他可能还在怀疑我们想混进去,现在看到有素描画,还知道这老师的姓,就打消了怀疑,让我们进去自己找。我和高雄进了教学楼,这楼外观很旧,只有三层,楼道里的光线不太好,墙壁下半部还涂着那种老式的蓝色护漆,地面也是水泥地,天花板是老式日光灯。上到顶楼,我俩走到走廊的尽头才看到门楣上挂着写有“六年级一班”的小牌子,里面传出朗朗的读书声:“就在这死去的母亲旁边,睡着两个很小的孩子,都是卷头发,胖脸蛋,身上盖着旧衣服,蜷缩着身子,两个浅黄头发的小脑袋紧紧地靠在一起,显然,母亲在临死的时候,拿自己的衣服盖在他们身上,还用旧头巾包住他们的小脚……”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