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玄幻小说 > 龙猿吞天诀 >

第六百五十章 当断则断

    大琅末年,朔帝崩逝,段氏一族拥立新皇,平定琅京与琅天十一城,尽数接管琅天王朝兵权,横扫疆域四宗,震惊朝野,为新皇登基立下了汗马功劳。

    敬天殿外,悬牌已经不是天琅,穿上了一身皇袍的纪凡,站在殿外有些失神。

    “皇帝,你进入殿中,坐在皇位上就可以了。”一身凤纹宫装的段方琼,很有耐心对纪凡柔声劝道。

    此时的段方琼,同刚驱使纪凡的时候,已经明显不一样,穿着的宫装不但更加华丽,整个人甚至透着风华绝代的沉稳贵气。

    半年的时间过去,被段氏一族带着到处走动的纪凡,似乎对金碧辉煌大殿仍有排斥。

    “用不着担心,我带你进去。”

    趁着没让朝臣近殿,段方琼安慰纪凡的同时,亲自陪同他进入大殿之中。

    “坐在龙椅上,皇帝也用不着说话,众臣朝拜没多长时间,到时候薛礼墨会带着皇帝出去看一看,在殿前站一会儿就好了。”将纪凡安抚到龙椅上的段方琼,交代到后来,看了一眼殿中的近侍总管太监。

    看到坐在龙椅上的纪凡闭上了双眼,段方琼在二十五六岁阉人躬身的情况下,这才暗暗吸了一口气离开了敬天殿。

    “新皇登基,该国号为纪,众臣近殿朝拜。”段方琼离去没一会儿,太傅老者段崐就在殿外呼喊,高声向着大内皇宫传开。

    满朝文武官员全部穿着朝服,纷纷沿着登天阶而上,之间相隔着距离,站在敬天殿下的广场中。

    偌大的敬天殿周围,大内侍卫披甲带刀,一杆杆血旗在风中飘荡,好像预示着皇权是由铁血所成就。

    “跪!”

    待到文武百官站定殿下广场中,太傅段崐再度高喊出声。

    “叩首。”

    太傅段崐的喊礼声,使得文武百官整齐行三跪九叩大礼。

    而殿中坐在皇座上的纪凡,也被近侍总管太监适时扶起,向着殿外走去。

    来到殿前,看到下方跪了一广场的人,纪凡就好像只是看风景一样,没有任何的表示。

    “吾皇万岁万万岁。”

    太傅段崐在殿外,也给纪凡跪下,带着起首的众人高声道。

    “礼成,起。”

    就在殿下广场众多朝臣,看向不出声也没表示的纪凡之际,太傅段崐当先起身,对众多朝臣道。

    “纪皇仁孝,尊段妃为皇太后。”太傅段崐刚将话说完,就见一众朝臣中有人变了脸色。

    “这如何使得!”

    对于段氏一族扶新帝登基,却有着霸占朝纲,枉顾礼道的情形,有些朝臣是敢怒不敢言。

    “圣上仁孝。”

    多数朝臣像是商量好了一样,齐齐再度跪下,使得有异议之人也不得不跟上。

    半年的时间,段方琼带着纪凡,平定了琅天王朝的天下。

    纪凡的身世,以及与段方琼的关系,外界议论纷纷多有猜测,可却无法确定什么。

    对于纪凡无匹的战力,外界的那些传言,根本就不足为惧,上至朝中文武百官,下至商贾富户,无人敢直面其威。

    朝拜结束之后,众多朝臣纷纷离开大内皇宫,各项政令则是由太傅以皇帝的名义遣人颁布。

    太傅段崐的长子段方纣,被封为巡捕都统,掌管京中内外巡查事务,次子段方霄被封为进武大将军,统领三十万进武军,更有京中内外兵马调度之权。

    一时之间,段氏一族权倾朝野,让人为之侧目。

    敬天殿之后的绛云偏殿暖阁中,纪凡平躺在石榻之上,双手握着个黑色金属疙瘩,不但身体显现的丝光裂纹,被褪到黑色金属疙瘩上,就连灵宇识海的龟裂光华,也在一道道涌出。

    此时纪凡手上的黑色金属疙瘩中,已经充斥着数之不清的裂丝。

    “皇太后。”

    在一身华贵宫装的段方琼进入暖阁之后,侍女与太监很快跪下给她请安。

    “哀家来给皇帝送碗参汤。”

    段方琼向着黄绸幡帐看去,沉稳言语道。

    “朝拜结束之后,圣上回来就歇下了。”近侍总管太监薛礼墨,小声对段方琼道。

    段方琼一身凤纹细绣霏缎宫袍,缀穗的袍脚软软坠地,摩挲声轻,雍荣华贵向榻室走入,一名年岁稍大的掌事宫女,则是端着参汤跟在后面。

    “这是什么?”

    发现躺在石榻上的纪凡,一身裂纹在往窝头一般的黑色金属疙瘩流入,段方琼多少有些惊讶。

    带着纪凡平定琅天王朝的段方琼,还是头一次见到黑色金属疙瘩。

    段方琼虽不知道黑色金属疙瘩是什么,但她却清楚,纪凡的一身裂纹,蕴含着极为可怕的力量,谁要是被裂纹印上,身体会被轻易的撕裂湮灭。

    段方琼在榻室中等了一会儿,直到纪凡意识开始露出疲态,他向黑色金属疙瘩渡去的丝丝裂纹光华也逐渐慢了下来。

    “皇帝,入冬了,你要注意身体,多进补才行。”看到纪凡睁开双眼,段方琼从掌事宫女所端的木盘中,将一碗紫红参汤拿了过来。

    起身的纪凡,缓缓把碗中参汤饮尽,并没有说什么。

    “弑古灾劫可能不远了,皇帝也要小心一些,这宫中入冬挺冷清的,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就选一些秀女,一轮一轮择到好的,就给皇帝为嫔为妃。”段方琼事事为纪凡想到,虽说是利用他,但对他却是极好。

    充斥着密集丝线裂纹的黑色金属疙瘩,还悬浮在纪凡不远处,可是他身形却又涌出了数之不清的裂丝。

    发现纪凡的状态不对,段方琼连忙接过了汤碗。

    “呼!”

    面色微有痛苦之意的纪凡,调整呼吸的过程中,不让裂丝泛出体外,凡古之气涌动过后,将身体数之不尽的裂纹收敛。

    扶纪凡躺下的段方琼,直到这时才意识到,她想得太过简单了,半年了,眼前这个男人都已经坐上了尊位,可不论是身体还是意识,依旧没有好转。

    “哀家知道你很辛苦,但既已登基称帝,就要坚持早朝,否则不只朝纲会动荡,更是惹来非议。”段方琼对纪凡轻声道。

    看到纪凡闭上双眼,像是有着不愿之意,段方琼这才带着掌事宫女离去。

    因为灵宇识海和肉身的裂纹,使得纪凡的记忆交错凌乱。

    金属母峰之中那少妇的一拳,经常在纪凡的记忆中显现,就好像打透了他的所有。

    如果不是纪凡的层层气海层层识海,深层次卸去了少妇的拳力,只怕仅以他的肉身,即便有链锤相护,也禁受不住少妇的一记拳势。

    纪凡正式登基的第二日早朝,近侍太监和宫女急得不行,却没能叫醒他。

    倒是太傅早有准备,推了一个与纪凡相貌一模一样之人,坐在了朝堂的龙椅上,以议时事。

    清宁宫是皇太后段方琼的居所,太傅段崐坐于后殿,看着她那略微深沉的神色。

    “听说他那个样子带死不活的,为父在想,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反正他也是个傀儡,安排一个替身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段崐看出段方琼神色不好,开口解释道。

    “等到再过个一年半载,时机成熟就让他禅位。”段崐继续言语道。

    “父亲,你不要忘了,这纪国是靠谁才稳定下来的,如果没有纪凡,你确定能坐拥这江山?”段方琼深吸一口气道。

    “现在的重力压灵越来越严重了,修炼界都在发生变化,以后他也没什么用了,就连你我也很难说会怎么样,为段氏一族做长远打算才是最重要的,趁着他神志不清,要想办法得到他的修炼根基,为父有种感觉,那就是他还有咱们不知道的修炼底蕴。”段崐双眼露出一抹狠色,有着卸磨杀驴之意。

    段方琼以前所想的,同段崐的心思完全不同,直到这一刻她才意识到,父亲要深谋远虑的多。

    “弑古灾劫怕是没那么简单,现在纪国虽然迎来了丰年盛世,却也无法掩饰段氏一族的实力虚弱,再等些年吧。”段方琼同段崐商量道。

    “现在他浑浑噩噩的,如果有一天他的意识恢复了,你觉得他会认你做皇太后吗?发现他是一个机缘,但他注定只能做一颗棋子,现如今天下平定,也该是从他身上得到最大利益的时候了,当断则断,或许他身上的秘密,是你所难以想象的。”段崐略有深意的劝语,让段方琼不免讶异。

    “父亲觉得现在能动得了他?”

    段方琼有所犹豫,对段崐施压道。

    “别人不行,但你可以,这是散魂丹,乃是神墓之地的散魂花,配以三十六种毒物所炼制,你应该知道厉害,他本就神志不清,如果给他服下这散魂散,必能泯灭他的迷茫意识。”段崐小心翼翼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个小石瓶。

    接过小石瓶的段方琼,已经是一脸的惊恐之色,似乎没料到父亲段崐会由此决断。

    “今晚就去给他服用,切莫暴露心绪,以前的琅朔大帝对你有些宠爱,尚且不能抱什么期待,更不要说一个意识迷蒙,难以真正了解的人。”段崐有着让女儿下定决心之意。

    “遇上这个纪凡,算是你的运气,一定要将这块踏脚石踩实了,切莫让他翻过身来,成为你和咱们段氏一族的危机。”段崐双眼显出杀机,示意该到了抛弃之时。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