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第19章 19.我全都要!(推荐票!收藏!)

    “异族族主,情况不明,未知其是否出关。”

    风中的人说道:“但异族左贤王,先前抵达夏朝皇都,应该已经同夏帝达成协议,将会一起对本教不利。”

    陈洛阳想起自己那份生平经历。

    其中提到一条,就是与异族左贤王一战,将对方打成重伤。

    虽然不知详细经过,但现在想来,异族左贤王应该是想要找他报仇。

    陈洛阳心中慨叹。

    神州五帝,魔教一家就有两位。

    虽然魔教二帝都跟教主不是一条心,但外敌进犯魔域,他们于公于私都不会坐视不理。

    所以陈洛阳这个教主虽然外出,但魔教大本营看上去仍然稳住泰山。

    可偏偏现在,五帝中的其他三位,联合在一起。

    大夏皇朝。

    异族。

    东海王氏家族。

    他们三家彼此互不统属,甚至同样矛盾冲突激烈。

    但现在种种原因作用下,让他们暂时站在同一条阵线上。

    于是,当真举世南征,攻打魔教。

    状况不明的剑阁阁主和异族族主,让形势显得更严峻。

    “呵……”陈洛阳面上反而露出一抹轻笑:“他们一起西进蜀州,本座还高看他们一眼。”

    风中的男子说道:“除了东海王执意要找大首座外,圣域总坛的天魔血树,难以移植,总坛对本教来说必不可失,对方应该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趁您不在,南征本教圣域。

    您离开圣域总坛,除了天魔血树以外,古神壶和神魔令都带了出来。

    没有神魔令,总坛难以开启祝融焚天阵,对敌人来说,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本教积蓄的大量珍宝和神功绝学,想必同样是对方的目标。

    神教是教主您和历代教中前辈的心血,如果毁了本教根基,异族左贤王也算报了当年败在您手下的一箭之仇。”

    陈洛阳心里撇撇嘴。

    这不就是暗示,如果一群人来围殴他,他有腿能跑,总坛的天魔血树跑不了吗?

    至于神魔令,就是他身上那块记载魔教最顶尖绝学的令牌。

    神魔令。

    黑壶。

    天魔血树。

    便是魔教三大秘宝。

    神魔令是教主身份象征,除了记载绝学以外,最重要的作用是开启魔教总坛的守护大阵。

    祝融焚天阵借助南疆地火而成,威力无边。

    如今教主在外,魔教总坛的防护难免下降。

    对教外的敌人来说,确实是天赐良机。

    先前魔教二帝坐镇,教中还有其他高手众多,便是没有大阵守护,也没谁敢去南荒自找没趣。

    但眼下另外三帝联手,掀起举世灭魔之势,就该魔教担心了。

    哪怕占据地利,胜利的天平也向对方倾斜。

    “敌人故布疑阵,声东击西,希望将教主您拖在蜀州,他们好集中力量攻打本教圣域。”风中的男子说道:“剑阁阁主和异族族主眼下情况不明,或许就在等您的决定,然后他们再后发制人。”

    陈洛阳淡淡说道:“怕本座也去端他们老窝吗?”

    “教主圣明,对方以逸待劳,不可不防。”风中之人答道。

    “所以,你想劝本座放弃蜀州,返回总坛,届时即便一刀一剑来犯,有本座在总坛,神教也可依托祝融焚天阵拒敌?”陈洛阳脸上表情看不出喜怒。

    自己先前信誓旦旦,要攻下蜀州。

    结果雷声大,雨点小。

    虎头蛇尾灰溜溜退走。

    虽说是看破对方计谋应变,严格说来不仅不输,反而还是重新争夺主动。

    但在外界,在蜀州,以及神州浩土其他魔教想要征服的地方,魔教教主定然威望受损,颜面大失。

    风中之人稍微沉默一下,然后躬身道:“萧云天在此立誓,一年内定亲手取下蜀州,献给教主。”

    陈洛阳心中恍然。

    自己那份生平经历,有提到这么一句。

    “提拨萧云天为古神教护教左使。”

    原来眼前这个人,便是魔教左使。

    一般来说,魔教自教主以下,最重要的领袖人物,便是四殿首座和左右双使。

    其中四殿首座职司较为固定,各领一军,各管一摊。

    而左右双使行动较为自由,更多直接受命于教主,行走天下。

    萧云天这个魔教左使担负的任务,应该就是教主单独的耳目,建立另一张情报网络。

    这样一个人,定然是教主的铁杆亲信无疑。

    难怪不经通传,就能直接来见他。

    私下没那么讲究礼数,似乎也正常。

    让陈洛阳警惕的是,萧云天作为教主登位后提拔的少壮派,应该是魔教出身的年轻顶尖强者,年岁虽然不大,但修为境界足可比肩神州一方巨擘。

    此人,有可能是跟教主一起长大的老熟人。

    心中一边思索,陈洛阳一边说道:“干嘛这副样子?担心本座一定要打下蜀州,哪怕不惜在这里跟剑阁阁主再战一场?”

    “我相信教主想要做的事,一定能做到。”萧云天言道:“只是敌人的联军,此刻应该已经南下,直扑本教圣域,教主打下蜀州再返回,时间上太过紧张。”

    陈洛阳手指轻轻敲击椅子扶手,忽地一笑。

    “从前没发现,原来你这么小看本座。”

    萧云天躬身:“云天不敢。”

    “总坛不容有失,本座会立即赶回去,至于蜀州,何须一年之久?”陈洛阳坐在椅上,淡然说道。

    “无能之辈才要左右抉择,而本座,全都要。”

    笼罩在萧云天周围的流风,终于晃动了一下,显露出主人的心里波动。

    透过流风,他的眸子中,能明显看见诧异之色。

    是日,围攻金顶华严寺多日的魔教大军,罢战撤军。

    金顶上下,中土正道群雄齐声欢呼。

    几位领袖则神情各异。

    “看来魔教中人,已经察觉陛下他们那边的行动了。”

    一身身穿蟒袍的夏朝皇族强者说道:“这些魔头,倒还没有蠢到家,不过已经迟了。”

    聂华言道:“总算拖延了对方几天,令我们抢占先机。”

    此地主人家,华严寺心灯禅师双掌合十:“南无阿弥陀佛,魔教肯退兵,总算还蜀州太平。”

    聂华看向今日方知一切的五色堂堂主宋伦:“宋堂主请勿见怪……”

    宋伦面无怒色,只是摇摇头:“三先生无需介意,事关重大,换了宋某也会小心再小心,如今魔教已然退兵,金顶安然无恙,宋某此次入蜀,总算没有白来。”

    “还不能放松。”聂华说道:“家师有命,衔尾追击,保持给对方压力。”

    那夏朝王爷说道:“有阁主在后,陈洛阳寝食难安,哪里敢放开手脚赶路?

    稍有破绽,陈洛阳这个大魔头立马就会死于阁主剑下。

    如此继续拖慢他们的脚步,陛下那边,就有更多时间了。”

    “给魔皇赶回南荒,魔教内外合兵一处,毕竟实力雄厚。”聂华说道:“这一战,关乎整个神州浩土未来多年的气数,我辈同道也必须全力以赴才行,大家按原计划,随家师一起南下,此战纵使不能灭亡魔教,也要使之元气大伤。”

    蜀州之战,似乎落下帷幕。

    但风起云涌间,更激烈的狂澜席卷天下,从蜀州吹向整个神州。

    清凉寺明镜长老说道:“魔教诡计多端,心思歹毒,需提防他们假意退走,暗中埋伏。”

    “大师所言极是。”聂华说道。

    那夏朝王爷冲宋伦问道:“宋堂主的意思呢?”

    宋伦朝对方拱拱手:“赵王殿下请了,既然魔教已经退兵,宋某也该回渝州了。”

    “宋堂主,魔教这次虽然铩羽而归,但大家打到这步田地,已经再无退让可能,一鼓作气,方可无后顾之忧。”聂华说道。

    “三先生放心,开弓没有回头箭的道理,宋某还是明白的。”宋伦说道:“宋某此次回山城,正是要协调五色堂上下一心,毕竟正式与魔教为敌非同小可,难免人心浮动。”

    聂华等人便道:“宋堂主深明大义,我等佩服。”

    众人计议妥当,便即动身。

    昊日般的剑光重新贯穿天地,白昼下与天上真正的太阳争辉。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