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150.我的地盘听我的(10更!求订阅求月票!)

    说是在总坛招呼对方,但总坛重地,自然不是外人可以轻易踏足。

    能进来的,必然严格受控。

    刀皇宇文峰这般人物,肯定不在此列。

    不管是他本人,还是魔教中人,都不会作此打算。

    真有那么一天,要么双方结成极为紧密的同盟,合作亲密无间,要么就是撕破脸大决战,异族攻破魔教总坛。

    所以,刀皇在古神峰东北边一片山脉上现身后,这片山脉就成为双方会面的地点。

    陈洛阳对此还算满意。

    他那一式“祝融”抽取地火积蓄力量需要时间,不是能一蹴而就的事情。

    所以准备好一次后,暂时无需再守着古神峰蹲坑,因为蹲也没用。

    他不可能一招过后跟对方说,请稍等,让我再备一招。

    祝融焚天阵眼下尚虚弱,在古神峰交战,完全没有地利优势可言。

    万一把地火引得再次喷发,总坛尽毁不说,陈大教主自己也可能遭殃。

    刀皇到时候有没有事不好说,力竭的陈洛阳多半要有事。

    如此近距离,魔教没有动六龙皇辇。

    教众抬着一顶软轿,来到双皇会面的山峰上。

    陈洛阳坐在轿中,心神却在胡思乱想。

    四年前,刀皇同剑皇一战,结果以平手收场,落得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前不久,则是魔皇同剑皇再次展开一场巅峰对决。

    而如今,自己这个魔皇又要跟刀皇碰头了。

    神州三皇,两两之间,算是全都要碰过一遍了。

    之前两次,毫不夸张的讲,每一次都引起神州浩土一场巨变。

    刀皇与剑皇之战后双双休养,他们之下的八大真形境强者趁势崛起。

    结果一场大乱绵延近乎两年。

    最终“南北二皇,帝镇八方”的格局,变作之后的“三皇五帝”。

    而这一次刀皇闭关,剑皇同魔皇大战后,世间再起狂澜,几乎席卷整个神州浩土。

    三皇之下,神州五帝一个不少,全部参战。

    战事耗时虽然不足一月便落下帷幕,但交战双方都打得极为惨烈。

    魔教高手固然死伤累累,神州中土正道则甚至成片的灭门。

    几大甲级势力元气大伤,许多势力领袖都陨落在这一战中。

    时隔两年后,更是再次出现武帝陨落。

    中土势力格局可能都要因此洗牌。

    而这场激荡的风云,恐怕才刚刚刮完上半场。

    至于下半场何去何从,说不定就要由今日又一次双皇碰面来决定。

    “禀教主,前方有人。”跟在软轿旁边的老寿轻声说道“像是博撒尔。”

    “天狼”博撒尔。

    异族族主,刀皇宇文峰麾下十二飞将之一,在十二飞将中排名第二,仅次于飞将之首的“神鹰”伊克萨。

    同十二飞将中排名第四的“风狼”勒布,左贤王修哲帐下十骏之首的“魔狼”巴昆,还有异族八部之一黄金海部部主“绝狼”亚木阿,合称塞外四大狼王。

    之前,魔教三长老王默峰,曾经同“天狼”博撒尔短暂交手过。

    双方都没想鏖战强分胜负,于是各自散去。

    博撒尔是随异族族主一同南下,还是自己来了南荒,之后又赶去拜见异族族主再同行?

    轿中的陈洛阳心里思索。

    博撒尔这时迎了上来。

    他身材高大,看上去三十岁左右年纪,并没有穿着异族服饰,而是改换了南荒这一代流行的衣服。

    “见过陈教主,博撒尔奉族主之命,前来迎候。”

    陈洛阳静静坐在软轿中,没打算开口。

    轿子一旁,老寿言道“刀皇和阁下,远来南荒,本教自然要一尽地主之谊。”

    言下之意,你们身在南荒,脚下每一寸每一分土地,都是魔教所有,哪里有你们能当主人招待客人的地方?

    反客为主不要想。

    客随主便才是唯一选择。

    博撒尔闻言,表情不变“族主安排招待陈教主的地方,精心布置,必能让陈教主满意,陈教主如果不愿移步也无妨,只请教主耐心稍等片刻即可。”

    说罢,他取出一只号角吹响。

    声音并不大,扩散传出,叫人担心能否传远。

    老寿皱眉,转头看向软轿。

    陈洛阳的声音从轿中传出“有趣,不过,本座耐心不佳,宇文峰他尽快才好。”

    博撒尔放下号角,朝软轿拱拱手,然后便安静站在原地。

    他所言不虚。

    果然只稍等片刻功夫,远方天际,突然传来一声洪亮的鹰鸣。

    然后就见一个小黑点出现,飞快变大,转瞬间便来到他们面前。

    等对方真正落下来,才发现那是一只庞大无比的巨鹰!

    其双翼展开,宽度怕不是要以百米来计。

    鹰背上宽阔,仿佛一片小型空地。

    上面正站着一个大汉,身上一件皮氅,腰悬酒壶,大声笑道“陈洛阳,朕这头黑羽,比之李元龙的炎龙如何?”

    陈洛阳从轿中走出。

    面前劲风扑面,那头巨鹰拖着那男子,从天而降。

    庞大的双翅振动间,眼看着在这里掀起龙卷风。

    陈洛阳双瞳中,暗金光芒闪动。

    眼前大汉的画像,他在各种不同典籍中,看过太多次了。

    来者正是与自己和剑皇并列神州三皇的刀皇,异族族主宇文峰。

    仔细看去,对方并不如何高大,只是中等人身材。

    五官相貌,同异族左贤王修哲略有几分相似,身材不似修哲那么瘦弱,但也谈不上雄壮。

    可是就是这样一副身体,却令人感到体表下仿佛蕴含着令人毛骨悚然的bào zhà力量。

    其口中提到的“黑羽”,想来就是这头异种巨鹰。

    这巨鹰可不仅仅只是个头大。

    陈洛阳估摸着,它应该是神州浩土目前最强大的灵禽了。

    虽然不如真龙,却比给自己拉车的蛟龙要强。

    在这头巨鹰面前,蛟龙恐怕就跟大蛇一样。

    其速度和耐力相信都是极佳,哪怕背了人,一振翅间,也立马冲破云霄。

    这尼玛……

    陈洛阳有点无语。

    难怪博撒尔那么淡定呢。

    敢情他们还真有一块能当主人招待客人的地方。

    而且还是块会动的地方。

    自己若是上去,巨鹰一展翅,瞬间飞的没影,手下人想跟上来都难。

    “你所言,是本座的炎龙。”

    心中犯嘀咕的陈洛阳,面上轻描淡写说道“已近成年,堪比李元龙、王健他们了。”

    “何不牵出来一起玩玩?”刀皇宇文峰站在鹰背上,笑问道。

    “你的玩就行了。”陈洛阳不在意的说道。

    “好,那就来吧。”宇文峰足尖点了点巨鹰的后背。

    陈洛阳淡定的迈步,跃上巨鹰的后背。

    但与此同时,他身上神魔令发挥力量。

    九臂天魔费尘的遗蜕精华之前在南云山大战里消耗猛烈,已经不足以镇压武帝级别的存在。

    不过还勉强够欺负欺负这头巨鹰。

    乌光照耀下,九尊魔神相出现,镇压的巨鹰难以飞起。

    但也没有伤害对方的意图,只是让巨鹰彻底落地。

    落在南荒大地上。

    一到地面上,镇压之力就减弱,但只要巨鹰想飞起,镇压之力就会增强。

    于是这头翱翔万里的巨鹰,就只能这么待在地面上。

    刀皇宇文峰并没有阻止。

    他只是有些好奇的看向陈洛阳同神魔令。

    “有股死气和腐朽的感觉,像是融入了谁的尸骸遗蜕。”宇文峰问道“你教里先代教主的遗骸,会跟这令牌熔炼在一起?”

    “机缘巧合而已。”陈洛阳轻描淡写,将话题一笔带过。

    他在鹰背上同宇文峰对视“又是什么风,突然把你吹来南荒这边,因为修哲?”

    黑帝修哲重伤,幸得族主麾下十二飞将之一的“风狼”勒布相助,才摆脱魔教高手追杀。

    但在返回漠北途中,再遭部分留守中土的中原正道高手围攻。

    最终虽然成功逃回异族领地,却伤上加伤,境况惨烈。

    “技不如人落得今日结果,是他自己造成的。”

    提及同胞兄弟,宇文峰的语气很自然。

    陈洛阳能从其神态中清楚捕捉到四个字。

    弱肉强食。

    刀皇看了他一眼“朕南下,是被你这道风吹动。”

    陈洛阳静静看着对方,淡然一笑。

    刀皇宇文峰脸上,也现出笑容“果然,你明白朕的意思。”

    他一只手插在腰间,眺望西方。

    “刚出关,就听闻你同陶忘机一战,战后陶忘机一直不曾露面,而你却还有余力一路东行打回来。”宇文峰回头看陈洛阳“你比陶忘机强。”

    “朕本来还担心你伤势未愈,等到了南边,听说你更多事后,朕就决定,来会一会你。”

    陈洛阳双手背负身后而立,神色若无其事,既不骄傲,也不欣喜。

    仿佛一切理所当然。

    所谓听说“更多事”,多半就是他平息地火爆发,还有南云山大战。

    这些光辉事迹,如果从别人口中听来,陈洛阳会很乐意。

    但从刀皇口中道来,就怎么听怎么感觉不对劲。

    这家伙,真的没有盯上战败的神州中土正道联军,反而盯上了他陈洛阳。

    陈大教主此刻心中完全是一片哔了汪的感觉。

    面上则不动声色,转头看向身旁的异族族主。

    脸上隐约露出一抹赞许之色,徐徐颔首“果然,相较于陶忘机,你才是一个更好的对手。”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