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第168章 166.没人能欠我们东西不还

    赤龙皇辇飞行于天空之上。

    陈洛阳等人也在第一时间,得到来自豫州的消息。

    “看来先前所料不差,鼎天神诀果然重现人世了。”陈洛阳用一种较为随意的口吻说道。

    当他视线看向苏伟、苏夜兄弟二人时,语气方才郑重几分:“李元龙,死有余辜。”

    苏夜尚有些懵懂。

    苏伟神情阴郁,但语气冷静:“教主圣明,此獠深藏不露,筹谋良久,暗地里的准备,想来还不止一个鼎天神诀。”

    陈洛阳心里认同苏伟的判断。

    手段如何且先不论,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夏帝李元龙或许也可以算将某一方面做到极致的人了。

    论目前线路的武道天资修为,三皇五帝当中,李元龙不是最惊艳的那个。

    自身硬实力,算不得第一。

    但借助夏朝国力作为依托,多年隐忍,苦心孤诣,他准备了许多手段,来增强自身的整体战斗力,并卓有成效。

    不论是筹谋让鼎天神诀重现,还是暗中以冥海祭礼培育炎龙,又或者祭炼能克制魔教祝融焚天阵的蓝光冰海,都极大提升夏朝的实力。

    陈洛阳不得不怀疑,这厮是不是还有其他更多暗手准备?

    在他心目中,中土高手中,夏帝李元龙的威胁,渐渐上升到剑皇陶忘机之上。

    不是指现在重伤远赴海外寻医的剑皇,而是身处自身鼎盛之时的剑阁阁主。

    陈洛阳心里犯嘀咕。

    如果没有魔教和异族,也没有其他别的势力影响,剑阁跟夏朝摆明车马硬干一场,他现在其实更看好夏朝。

    夏帝李元龙筹谋的众多手段,明显都很有针对性。

    这让陈洛阳怀疑,对方是不是也暗中准备了将来对付剑阁阁主的后手?

    剑阁阁主平日里行事,公正地说,不算高调,对夏帝也给足了尊重。

    但他人只要往那里一站,影响力就没人可以忽视。

    这么一位隐形太上皇杵在那里,要说奉天承运,唯我独尊的当今天子心里没想法,那可能性太低了。

    换个人或许可能,但李元龙肯定不会没想法。

    只是魔教、异族一南一北压力巨大,李元龙唯有暗自按捺罢了,借助剑阁帮忙遮风挡雨的同时,自己高筑墙,广积粮。

    而现如今,夏朝几十年乃至往上几代人数百年的积累,终于从冰山一角,开始渐渐暴露到大家面前。

    除了李元龙自己始终还没能突破至第十四境以外,其准备已经相当丰厚。

    不过……

    陈洛阳心中飞快闪过一个念头。

    南云山之战,他同李元龙交过手,逼出对方隐藏的第十式龙拳。

    十龙在身,李元龙已经有了向上突破的可能。

    只等他将十龙皇拳拳意融会贯通彻底合为一炉,可能就是成就第十四境,出神境界的时候。

    虽然被陈洛阳重创,但借助蓝光冰海作防御,李元龙伤势还在承受范围内。

    如果他能从这次交手中汲取启发和经验,或许能加速他参悟十龙皇拳,突破第十四境的脚步。

    只是具体时间上,不好确定……

    陈洛阳心中思考的同时,面上则若无其事:“本座期待李元龙能准备更多的惊喜。”

    他手指轻轻敲击座椅扶手:“至于鼎天神诀,李元龙其实让本座有些失望,终究不是他本人练成。”

    “想来,修练这门神功,始终有很多碍难,丝毫取不得巧。”苏伟言道。

    传回来的消息,并非李元龙本人突然显露鼎天神诀的修为。

    而是一个三十岁许,默默无闻,作皇宫侍卫装扮的青年男子突然现身,赶来救驾。

    如果不是这么一遭,大家怕还不知道,夏朝皇室深宫中,竟然还藏有这么一位第十三境的武帝强者。

    和剑帝王健当年一鸣惊人时一样,眼下还不确定此君是刚刚登临武帝之境,还是已经有些年头。

    但夏帝李元龙着实沉得住气,将这张牌捂得严严实实,连夏朝几个皇子怕是都不知情。

    不过话说回来,陈洛阳觉得,李元龙对此人的信任,可能还在那几个皇子之上。

    他南征敢把炎龙带出来,留在皇都的底牌,应该便是此人。

    其信任也得到回报。

    多亏此人及时出手,才接应李元龙逃回皇城。

    “按燕首座传回的消息,鼎天神诀的防御很全面。”苏伟言道:“不论是正面强攻,还是巧力扭转,又或者针对精神加以攻击,对方都不为所动。”

    豫州境内,女帝燕明空追击夏帝李元龙,同那神秘侍卫交手。

    先以月皇真身加持下的广寒孤伤正面强攻,被对方的鼎天神诀挡下。

    然后以换日大法移星换月之能,尝试牵引偏转对方的劲力,结果像老虎咬龟,无从下嘴,对方岿然不动。

    接着换用如来魔掌中的一式拈花成魔,本身便是推山填海的无穷巨力,同时还针对敌人的灵魂神智予以镇压。

    但对方不为所动,仍然依靠鼎天神诀硬抗女帝一掌。

    神州浩土上历史第一防御绝学,尽显强悍与全面。

    按照女帝反馈回来的情况,硬碰硬的攻击,还能感觉到对方极为强硬的反震之力。

    “不过,身法移动是个大问题,仅凭自身难以拖住燕首座脚步,燕首座展开月下飞天的身法,对方跟不上。”苏伟言道:“所以夏帝也不能单独将他甩下自己一个人开溜,必须两人相互照应扶持,且战且退,才得以退回夏朝皇都禹京城。”

    “无妨,就在禹京城好了。”陈洛阳说道。

    苏伟躬身一礼:“是,教主。”

    苏夜见状,也笑嘻嘻跟着一礼。

    陈洛阳问道:“与洪覆一战后,可有收获?”

    “有!”披发少年闻言,双目立即一亮,不过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个,还有些东西没想明白,就差一点了。”

    说着,似乎怕陈洛阳不信,他用大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下,指尖之间只差一点距离。

    苏夜想了想后,又把那一点距离进一步缩小,以至于两根手指眼看着已经要合拢在一起:“就差一点点。”

    “不错。”陈洛阳淡淡点头:“下去自己再好好琢磨一下吧。”

    苏夜当即乐呵呵道:“是,师兄!”

    说罢摇头晃脑退出殿外。

    苏伟看了自己弟弟一眼。

    此刻他不像平时那样恨铁不成钢,对苏夜又嫌弃又无奈。

    相反,其目光中流露出温情和怜惜之色。

    “没人能欠我们东西不还。”陈洛阳淡淡说道:“时辰已到,该报就报。”

    苏伟面现感激之色,但又很快恢复冷静:“谢教主隆恩!”

    我们欠别人貌似也挺多……陈洛阳心底暗自吐槽。

    行吧。

    屁股决定脑袋。

    就这么着吧。

    我家欠人不叫欠,人家欠我必须还。

    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

    这一世,活得肆无忌惮些。

    欧耶!

    陈洛阳心中正胡思乱想的时候,老寿忽然求见。

    准老寿进来后,对方奉上一封玉简:“禀教主,蜀州的洪护法命人送来急件,是有关雪域高原的消息。”

    陈洛阳闻言,接过玉简,阅览其中记载内容。

    刑天护法洪岩的信,跟他人说话一样简练,但意思非常明白。

    只是内容让陈洛阳有些意外。

    雪域高原上,突现大量魔僧一脉传人?

    “找云天和青龙三前来。”陈洛阳不动神色,随手把玉简丢给苏伟,心中则飞快思索。

    自昔年罪头陀后,魔僧一脉被各方打压,尤其被魔教针对,早已式微。

    甚至如来魔掌的传承,还么有魔教这边齐全。

    之前被陈洛阳亲手打死的魔僧明法,已经是目前已知最后一位武王层次的魔僧传人。

    如果不是被夏朝收留当了供奉,深居简出,少在江湖上行走,明法都未必能活到最近。

    按理说,如今神州浩土,就算还有魔僧一脉传人,也寥寥无几。

    现在突然蹦出来许多?

    雪域高原虽然地广人稀,利于隐藏人或物,但这么大量,又都突然一起出现,明显不寻常。

    陈洛阳心底微微皱眉,隐约想到一个可能。

    面前的苏伟这时开口,跟陈洛阳相同心思,把他的怀疑说出口。

    “教主,昔年罪头陀来历成谜,大家都只知道他是自西方而来,但仍然充满谜团。

    这么多年过去没有第二宗,世人也就渐渐遗忘。

    您说,这会不会是昔年之事重演,又来一遭,只是这次来的人不止一个两个?”

    “不无可能。”陈洛阳淡然颔首。

    待萧云天和青龙三来了后,陈洛阳吩咐道:“雪域高原似有动静,确认一下。”

    苏伟将玉简递过去,萧云天二人看了后一起说道:“谨遵教主谕令。”

    待二人退下后,陈洛阳思索片刻,又吩咐道:“传二长老来此。”

    二长老燕赵奉命前来,平静行了一礼:“老朽参见教主。”

    “雪原那边的消息,你应该也已经收到了。”陈洛阳轻描淡写的说道。

    刑天护法洪岩,是元老派中人。

    事关重大,他没有迟疑,第一时间禀报教主陈洛阳。

    不过元老阁那边,他肯定也会同时送信。

    燕赵并没有否认,坦然点头:“是的。”

    “局势未明,需要好手坐镇处理,其中还可能牵扯到异族占据的西域,届时也需得力人物临机应变。”陈洛阳淡然吩咐道:“便请二长老辛苦一趟。”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