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第413章 411.陈洛阳,我知道你来了(6更求订阅求月票)

    击杀张春眠后,陈洛阳收好血神珠,注意力也集中到眼前的天动仪上。

    掌控这东西,颇为不易。

    为了获取其驾驭方法,陈洛阳着实消耗了白玉瓶中不少暗金琼浆。

    值得庆幸的是,张春眠先前的动作,不会造成太严重的不良影响。

    他甚至还帮陈洛阳验证了一把,利用眼前这东西,确实可以影响下一次“星耀”到来的早晚。

    自己只需要顺势扭转一下,就可以让天动仪起到相反的效果。

    唯一的问题在于,效果究竟能有多大,却不是陈洛阳眼下可以说了算。

    唯有尽人事,安天命。

    宫殿群上方的先天万象大阵不停变化,流光溢彩。

    时不时就有众多到光流一起冲霄而起,直上天际。

    眼下宫中乱成一团,混战不休,对大阵的影响,并不仅仅只在于天动殿这一处节点。

    是以陈洛阳眼下还不用担心,有更多的人察觉天动仪这边的动静。

    不过,他本打算稍后去其他地方也都闹上几场,多点几把火,事后分散先天宫中人的注意力,现在看来要放弃原有的打算了。

    故作不满姿态,干掉张春眠,但陈洛阳不确定刚才、现在以及接下来有没有大能强者暗中观察自己。

    是以接下来一段时间,他还需要演戏演全套,权当做有备无患好了。

    眼下只希望这天动仪,能成功达成他的目标。

    殿内的仪轨上,光点密布,流转不休,仿佛天上群星。

    这些光点流转之间,似乎便倒映出群雄变化。

    当躁动的一切渐渐平息,陈洛阳仔细观察,心中渐渐有数。

    天动仪也只能给出一个大概范围,原先距离此轮“星耀”第九波爆发到来,应该大致还有两年左右时间。

    现在,则推移至大约三年半……不,应该说是三年零四个月左右。

    陈洛阳心头略微有些沉重。

    时间还是有些紧张。

    不过对当前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自己成功争取到了一些时间。

    现在该考虑的问题是,如何处理这具天动仪。

    接下来的时间里,会不会还有人来触动这东西,让“星耀”爆发的时间提前?

    以防万一起见,还是毁了为妙。

    有这个张春眠的铺垫,算是有必有弊吧。

    往好了说,顺理成章,借口不许人再动类似主意。

    但往坏了说,终究还是容易惹人怀疑。

    今日收获不菲,冒些风险也正常。

    陈洛阳看着面前渐渐平息下来的天动仪,挥手一拳。

    直径三丈左右的球状仪轨,被陈洛阳捣碎。

    他将核心部件直接截取下来带走,如此一来便是先天宫高手,也难以修复。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炼制这天动仪核心部件的材料,如今已经在红尘界绝迹。

    陈洛阳平静的看了一眼张春眠已经没有生机的尸体后,离开天动殿。

    去其他地方动手的计划放弃之后,他索性直接去找谢不休。

    伏羲殿的大战,随时可能分出胜负,先天万象大阵随时可能恢复,能节约点时间,自然是尽量节约为妙。

    从这个角度来说,不去宫里其他地方动手,也算有利。

    虽然真要是被先天万象大阵关在宫里了,也有后备手段解决,但底牌还是留的越多越好,如此才好应变。

    此刻先天宫里乱成一团,灵气与戾气充斥,影响人的感官。

    不过,有“魂”字天书、黄金龙符、扶桑树心这么多重宝物的指引,陈洛阳很容易找到谢不休的所在。

    对方藏在一处偏殿中。

    当陈洛阳找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偏殿里有其他先天宫弟子。

    仍然是鹿剑模样的谢不休被困在里面。

    陈洛阳好奇的打量,就发现谢不休小心翼翼,藏起自己的身形,但仍然被快要被人逼得无法继续隐藏下去。

    他抓住最后的机会,悄悄躲在一个先天宫高手身后,然后将之暗算。

    先天宫的人,本就将他逼到角落里,这时有了动静,立马被惊动,包围过来。

    而扮做“鹿剑”的小谢同学,在出手暗算第一个人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地躺倒。

    装死。

    已经被包围的他,跑是完全没地方跑,但却还来得及,把自己搞的跟那个被他暗算的倒霉蛋一样。

    有其他先天宫武者找来,惊疑不定,下意识提防有另外的偷袭者。

    谢不休没动。

    这些先天宫武者一边提防四周,一边分了人去检查“尸体”。

    结果检查的人顿时遭了殃。

    其他先天宫武者反应过来的时候,谢不休已经第一时间突袭,猛然再次击倒一人。

    对方前后连倒三个,包围圈难免人手缺失,被谢不休找到突破口,飞快逃出这间大殿。

    “鹿长老果然是奸细!”

    一众先天宫武者虽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虽惊不乱,分工有序。

    留下人照顾伤员的同时,也派人去呼叫增援,同时还有人远远追着逃跑的“鹿剑”,不求拿下对方,只求不失了对方行踪。

    结果这位“鹿长老”,远比他们预想中善于逃跑,三绕五绕,人就不见了踪影。

    而陈洛阳,则看着“鹿长老”最终绕了几个圈后,又鬼鬼祟祟跑回刚才刚逃出的偏殿。

    “鹿剑”小心翼翼,看留守的先天宫武者,将尸体和伤员运出那偏殿。

    待偏殿重新空出来后,他便以超乎常人想象的迅捷和猥琐,再次溜了进去……

    哪怕还有先天宫弟子在殿外徘徊,谢不休同志就一门心思,不露声色继续待在这里。

    目睹整个过程的陈洛阳,哭笑不得。

    谢不休小心翼翼观察周围。

    忽然有一只手毫无征兆,悄无声息拍在他肩膀上。

    小谢同学差点没跳起来的同时,下意识捂住自己的嘴。

    等他看到陈洛阳时,还是鹿剑模样的他差点没老泪纵横,立马就要一把飞扑抱住陈洛阳的大腿。

    陈洛阳身体周围无形气罩将对方挡住。

    “走了。”

    他冲谢不休打个响指。

    谢不休的模样,顿时开始发生变化,恢复其自身原本的模样。

    楚皇给“至尊”的贺礼,那面龙形令符,扶桑岛主给“至尊”的贺礼,那枚扶桑树心,也一起回到陈洛阳手里。

    黄金龙符经过之前伏羲殿内突袭山中杰的爆发后,暂时黯淡无光,需要时间休养。

    不过落在陈洛阳手里,好歹激发出一点金色的火光,然后便落在真正的先天宫外门长老鹿剑身上。

    鹿剑动弹不得,此刻连声音都发不出,只能目眦欲裂,看着自己被金色的光明煌吞噬。

    谢不休咽了下口水,噤若寒蝉。

    那黄金龙符,他根本无法驾驭,只有陈洛阳授意帮助下,才能发挥作用。

    放翻武圣之境的山中杰,也堪称他谢不休有生以来最高光的时刻。

    金色的光明煌,取了真鹿剑的性命,但并没有将尸体彻底焚毁,陈洛阳特意将之留下。

    然后,他便带了谢不休,向先天宫外行去。

    “伏羲殿里,做的不错。”陈洛阳边走边淡淡说道。

    谢不休听了,却反而吓一跳。

    伏羲殿里出手袭击山中杰,他果断了一回,没让陈洛阳同样的话说两遍。

    因为他觉得,如果他再稍有迟疑,怕是不会有好果子吃。

    现在看来,那时的预感完全应验。

    陈洛阳赞许他伏羲殿里听话,反过来就是说明之前表现不行。

    “全赖教主运筹帷幄,神功盖世,属下三生有幸,在您指点下做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实在愧对教主,只希望将来能有机会,时时跟在教主身边,聆听教诲……”谢不休满脸堆笑。

    只是话说到一半,他忽然面露惊容。

    因为他感到,先天万象大阵,正在恢复。

    陈洛阳面不改色,带着谢不休继续向外,大阵彻底恢复还需一点时间,足够他们悄无声息离开。

    不过,先天万象大阵恢复,说明伏羲宫里的大战,分出胜负了。

    宫主山静,在此前先天万象大阵受制混乱的情况下,终究不敌八卦紫绶仙衣在身的乾天长老游浩。

    更何况巽风长老乐正博、坎水长老申屠厚、兑泽长老史蓉,乃至于受伤的坤地长老聂冠和等人,在清剿了离火长老山松等宫主亲信后,便一起对宫主山静展开合围。

    山静只能赶在合围之前,尽力突围。

    付出重伤为代价,这位前任先天宫宫主,踉踉跄跄,勉强闯出伏羲殿。

    重伤在身,孤身一人,好不凄凉。

    而此刻她眼前突围路上,突然多出一副车架。

    车架上纱帘后,隐约坐着一个年轻男子的身影。

    无边无尽的金光烈焰,从中涌出,瞬间化为无垠火海,包围山静。

    山静鼓起余勇,强忍伤势,先天八卦图转动下衍化万物粉碎万物,要将火海破开,再为自己闯出一条生路。

    可谁曾想,金光火海下,竟然也隐藏一副先天八卦图。

    对手一人身兼南楚、先天两大嫡传,山静措手不及,被对方以先天化解先天。

    然后金光烈焰,化为一道剑光,刺入这位前任先天宫宫主胸腹要害。

    山静脸上,恍然多过震惊:“果然是你……”

    车架中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语气轻松平和:“承让。”

    乾天长老游浩追上来,神情复杂看着眼前这一幕。

    山静叹息:“游老大,难怪你们知道当年事,难怪你们有那石碑和两仪逆转倒错法,只是你们是在与虎谋皮!”

    话音未落,刺入她体内,金光烈焰所化的长剑,骤然爆裂开来,化为火海,将她整个人吞没。

    自山静体内,爆发出又一道先天八卦图,努力护持其身,阻挡金光烈焰。

    但是车中纱帘后,伸出一只手掌,凌空一按。

    顿时便有另一张先天八卦图再次出现,将山静那张图抹消。

    然后金光烈焰便彻底炸开。

    执掌先天宫百多年的宫主山静,在今天走向自己生命的终结。

    先天宫乾天长老游浩看着这一切,默然半晌后,视线转向那金光火海包围下的车架。

    车架上,手的主人将纱帘完全拉开,露出一个青年男子的身影,冲着先天宫乾天长老游浩微笑点头。

    游浩注视对方:“你终于还是出手了。”

    青年男子笑道:“今日之局,我不就是起这个作用吗?”

    “然后呢?”游浩问道。

    那青年男子微笑:“然后,我恭贺游老成为先天宫新任宫主,接下来先天宫的事,就与我无关了,而天机先生会否动怒,显然也跟游老你们无关。”

    游浩仍然注视对方:“就这么简单?”

    “当然。”对方答道:“鹿剑,不是我的人。”

    游浩不为所动:“哦?那是谁的?”

    “古神教,陈洛阳。”

    青年男子答道:“虽然我不确定此前他对今日之事知道多少,但我十分肯定,他来了。

    就像他知道我也在这里一样。

    鹿剑是他的手笔,我和大楚被他利用来背黑锅。”

    游浩问道:“你早知他会来?”

    青年男子答道:“有所猜测,见到鹿剑出手,就肯定是他了。”

    “既然知道他要来,以你的性格,一点准备都没有?”乾天长老游浩问道。

    青年男子微微一笑:“不用我多准备,有一位,很惦记他。”

    游浩忽然心有所感,仰头望去,就见苍穹上,突然现出一对眼睛,俯瞰下方先天宫。

    已经出了先天宫的陈洛阳,也立马察觉。

    那对眼睛,仿佛能搜天索地,将一切都印入眼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