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第420章 418.女皇

    连绵细雨,忽然化作死亡风暴。

    老道士和南楚亲王齐声怒喝。

    方才还殊死大战誓要杀死对手的双方,这一刻则联起手来,阻挡面前可怕的暴雨。

    虽然将从天而降的死亡之雨拦下,但周围青牛观、南楚皇朝双方人马,已经成片倒下。

    成叔至看着面前的老道士和南楚宇阳王,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何苦?”

    对面二人,都脸色难看。

    老道士所掌控的太极图在半空里变大,遮挡承载上方雨水。

    而南楚宇阳王的光明煌,则全部凝结加持在巨大的金龙身上,龙吟声不绝于耳,卷动熊熊金光烈焰,冲向成叔至。

    成叔至神色有些无奈,但动作轻松。

    一手仍然夹着腋下的油纸伞,另外一只手则平平向前伸出。

    虚空里顿时仿佛出现一面无形的墙。

    金龙卷动烈焰扑击在上面,却无法冲破墙壁的阻隔。

    熊熊光焰不停向四周散逸,可是难以越过无形的墙壁,反而朝其他方向溅射。

    上空落下的雨滴,似乎更密集了一些。

    难以计数的绵密雨线不停落下。

    太极图虽然尽力周转,但也只能拦下大半,还是有部分雨线击穿了太极图,破开重重紫气,落在金龙身上。

    于是这些雨线,就仿佛针一样,不停穿刺金龙,叫金龙发出痛苦的哀嚎。

    本就难以继续前进,此刻就更加乏力,无以为继。

    成叔至略有些苦恼:“二位,成某很佩服你们的意志,也很赞许你们的实力,但吾皇很快就要到了,你们这样让我很难复命啊。”

    他说着,收回伸出的手,转而,从自己腋下抽出那支油纸伞。

    对面两人听说东周女皇本人即将抵达这里,心全沉入谷底。

    这时见成叔至将油纸伞拿在手里,不等张开,他们二人脸色便又都一变。

    那老道士长叹一声,无奈摇头:“成先生代贫道问女皇陛下好。”

    说罢,便即抽身后退,太极图抵御上方暴雨,带着自家青牛观弟子离开此地。

    他青牛观的观主这次没有动身前来西秦皇朝。

    眼下进入西秦地面的青牛观弟子,都是就着诸家联合攻秦的大势,趁机分一杯羹。

    楚皇人在政阳城跟老剑仙他们对峙,青牛观中人同南楚皇朝交手一二无妨。

    但东周女皇却可能近在眼前,自家确实没办法再坚持下去。

    更何况就算女皇不到,他和南楚宇阳王联手,也没有足够把握,拿下眼前这位贵为东周第二高手的“雨师”成叔至。

    普天之下,诸巨头外,眼前这个看起来一身风湿病的中年男子,也是屈指可数的顶尖高手。

    虽然在场三人境界相同,他和南楚宇阳王也都是圣地嫡传的宿老,但大家修为实力上,仍然有高下之分。

    何况就算两人联手赢了,接下来面对那位东周女皇,也决计死路一条。

    虽然不甘心已经进锅里的鸭子又飞了,但青牛观中人此刻唯有退走。

    能否扳回局面,就要看自家观主眼下能否出山了。

    东周女皇远赴西秦,则自家东周地界难免空虚。

    虽然东周一方应该有所准备,但未尝没有漏洞可钻。

    那位南楚宇阳王,稍微略有迟疑,青牛观的人就已经抢先退走,留下他独木难支。

    从天而降的暴雨,瞬间化作炼狱,将他锁死在其中,再无退路。

    对面的成叔至连连点头:“道长深明大义,成某感激不尽,现在就轻松多了。”

    握在手里的油纸伞,被他重新夹在腋下。

    但南楚宇阳王则完全开心不起来,只感觉压力陡增。

    有南楚武者大叫:“我等也愿退走!”

    成叔至叹息一声:“晚了呀。”

    仿佛是为了验证他这句话,众人全都心头一震,视线冲远方地平线上望去。

    就见那里像是有一座移动的小山在不断向这边靠近。

    那分明是一头四蹄冒火的巨大的青牛,拖着一具庞大的牛车,在山野间穿行。

    外观看似简陋的牛车,却让在场所有南楚中人窒息。

    东周、南楚多年来相互攻伐,冲突不断。

    对这家牛车,他们自然极为熟悉,心知肚明那意味着什么。

    “吾皇已至,成某必须有些收获复命,程老,得罪了。”成叔至说着,单手凌空一握。

    上方黑压压的雨云,顿时下落。

    伴随大雨,连绵雷声响起,化作一片。

    无数道雷光,从黑云中落下,仿佛取代了雨水,化为一片雷霆霹雳的大雨,密密麻麻轰击包括宇阳王在内的南楚众人。

    南楚武者面对如此狂暴的攻击,又成片成片倒下。

    宇阳王奋起全身光明煌普照天下,但只能护住自己身周有限范围内。

    而在光明煌护佑之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外间变作雷霆闪电的修罗场。

    成叔至活动一下浑身酸痛的关节,凌空迈步向前,杀到南楚宇阳王面前,探手向金光火海内抓取。

    雷雨虽然无法剿灭金光闪动的烈焰,但成功打散火海,方便成叔至长驱直入。

    雨云之下,电闪雷鸣中,仿佛有一条庞大金龙痛苦咆哮,不复威仪,试图朝远方逃遁。

    但忽明忽暗的雷光下,仿佛有一尊似人非人的巨大鬼神,双臂一起抓在金龙身上,以擒龙之姿,屹立于天地间。

    双方呼啸声惊天动地,盖过连绵不绝的霹雳炸响。

    那小山般巨大的牛车,对此不闻不问,不声不响,只是按照自己既定的步调,不断前进。

    遮天蔽日的雨云,在不断移动,似是有心让开了道路给牛车。

    牛车便完全无视一旁的大战,自顾自向前行驶。

    过了片刻后,已经落在侧后方的雷鸣声低落中止。

    然后下着小雨的黑云,飞速移动,追上了行驶的牛车。

    成叔至腋下夹着油纸伞,重新一屁股做到车前,驾驭驱使牛车。

    “好慢。”

    车中人一边剥开核桃,将核桃仁扔进嘴里,一边说道。

    成叔至一边驾车,一边轻轻捶打自己的肩膀,苦笑着说道:“老了老了,太长时间不动弹,身体越发锈的厉害。”

    “你心里总把自己当老人,那就真的老了。”车里的声音说道:“多跟我学学,宝宝今年才六岁。”

    成叔至无奈的翻个白眼:“是,陛下您永远六岁。”

    牛车在西秦大地上一路穿行,驶向政阳城。

    路上,随处可见各路高手,几乎成犬牙交错状展开混战,针对西秦各个要地进行争夺,互有胜负。

    但任谁也无法阻挡牛车前进的脚步。

    越接近西秦皇都政阳城,类似的大战也越来越少。

    等越过一定界限后,各方势力瞬间消失,眼前属于西秦的疆土,恢复一片宁静祥和,与之前相比,仿佛是两重世界。

    但牛车继续行下去,气氛便重新变得压抑起来。

    虽然没有烽火连天的大战景象,但空气里却仿佛有无形气势,让整个天地都仿佛凝固冻结一样。

    这或许便是此地没有更多人敢踏足的原因。

    随着牛车前进,远方一座雄城,出现在地平线上。

    正是西秦皇都,政阳城。

    政阳城上空,守城大阵沉默的运转。

    而再向上的天穹之上,首先入眼处,便是一副庞大至极,比政阳城守城大阵都还要巨大的先天八卦图凝立。

    八卦图上方,则托载起遮天蔽日的恐怖血海。

    与血海紧邻,有光辉闪耀的纯金火海漫布,火海里,旁大金龙不停升腾肆虐。

    不管声势还是规模,都比之前南楚宇阳王所化,要宏大许多。

    另有一座仿佛顶天立地的暗金神魔相,站在血海中,卓然独立,仿佛托天巨神。

    而在先天八卦图这边,则有一道迢迢天河延伸出去,同时还有一尊金色的菩萨像站立。

    双方沉默的对峙。

    直到牛车出现。

    暗金色的神魔相里,传出红尘古神教教主江懿的声音:“女皇出关,可喜可贺。”

    对于攻秦一方来说,这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变数。

    车中人出关,比大家预期中都还要来得更早。

    现在唯一不确定的问题是,对方是提前破关而出,还是功成圆满。

    “江教主客气了。”

    随着声音响起,牛车里,一个女子出来,站到了牛背上。

    她装束相对来说,较为简单,虽然也显雍容华贵,但远比楚皇和西秦大帝来说要简约的多。

    并非皇室正装,倒有些像是深宫中的常服。

    身高中等,眉目如画。

    外观看上去较实际年龄来的小,只得十五、六岁的少女模样。

    但此刻政阳城上下所有人,没有一个会轻视她。

    不论刚刚开口说话的古神教教主,还是成名千载的血河老祖,又或同样统御广阔天地的南楚皇者,此刻都审慎的注视青牛背上的少女。

    少女从车中出来,不看旁人,先看向那条天河,拱了拱手:“云老。”

    天河之中,老剑仙微笑:“若彤来了。”

    守卫西秦一方的阵营里,天机先生和小西天普慧方丈,这时也都默默看着那少女。

    某种程度上来说,对方几乎可以算是当今之世,最富传奇色彩的人,至少也是最传奇的人之一。

    红尘界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巨头强者。

    女皇,许若彤。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