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第468章 466.见面礼,表诚意

    “最好不过?好在何处?”

    侯荆扉皱眉。

    有人嗜武成狂,侯荆扉自然是知道的。

    他本人也是武道高手,对那类人的存在可以理解,但自身并非同路人。

    相较而言,他更看重权势本身。

    习武,是手段,是过程,不是最终追求的目标。

    对侯荆扉而言,对手就是对手,没有特殊意义,只要战胜对手即可,重要的是结果,而非过程。

    他知道有嗜武成狂的人,喜欢对手越强越好,喜欢挑战自我。

    传说中,那位蛮荒族王便是如此。

    但就之前的了解,面前这位雨山鸣,似乎并非这样嗜武成狂之人。

    虽然眼前这个与他年龄相仿的青年男子,“鲲鹏垂翼”雨山鸣,被不少人誉为蛮荒前三的存在。

    侯荆扉深知,面前的雨山鸣,作为能同古神教自家天骄练步一,还有南楚程应天,天河小剑仙相提并论的顶尖人物,一身惊人艺业,不能完全只看其第十七境的境界修为。

    真要动起手来,一些第十八境的老前辈没把握一定胜过对方。

    眼下他蛮荒第三人的地位,或许还会受到不少质疑。

    但只要他再进一步突破至第十八境,蛮荒前三的地位立即就稳如泰山,甚至坐三望二也不无可能。

    这与练步一的情况相似。

    练步一如果更进一步突破至第十八境,她恩师郑池郑长老,堂堂落日王,倒不一定就会输给自家徒弟,但至少古神教第二把交椅还能不能坐那么稳,怕是要加上一个问号。

    陈洛阳出现以前,侯荆扉、汤乙明、林岩等人,都对练步一抱有警惕之情。

    尤其是林岩、侯荆扉,身为教主江懿亲传弟子,却更加戒备。

    因为他们隐约发现,练步一虽然是郑池传人,但江懿对之却隐含赞赏。

    这让侯荆扉他们,如芒在背。

    当然,随着陈洛阳横空出世,这仇恨就基本都被拉到他身上去了。

    就侯荆扉的了解,练步一相对雨山鸣来说,心思还较为直白。

    而雨山鸣,反倒跟他侯首座,像是同路人。

    对方眼下针对陈洛阳的称赞评价,同其作风,似乎相违背。

    同雨山鸣打交道,侯荆扉面上哪怕再一副信任放松的模样,内里肯定还是时刻保持警惕。

    现在,他心中马上生出更多警觉。

    迎着侯荆扉隐含怀疑的视线,雨山鸣面不改色,不慌不忙说道:“可以跟能力强的人合作,当然是好事。”

    侯荆扉闻言,瞳孔顿时微微收缩。

    不过他没有惊慌,而是冷静看着面前来自蛮荒的青年。

    “虽然令人有些不快,但我不得不承认,在眼下本教之中,陈洛阳地位在我之上。

    他来红尘不久,坐到副教主位置上也不久,可是其人颇有手腕,已经让很多人接受他的存在。”

    侯荆扉言道:“对尊驾来说,他应该是一个比我更加合适的目标,尊驾总不至于是惧怕陈洛阳吧?”

    雨山鸣笑笑:“激将法就省省吧,我不吃这一套,至于原因,我刚才说的很清楚了,对我而言,合作者当然是能力越强越好。”

    侯荆扉没有应声。

    他心中陡然升起另一股危机感。

    转头向另一边望去,就见这山谷里,竟然有第三个人存在。

    那人从林间阴翳中不疾不徐走出,身着辊金黑袍,和他一样目放暗金光华。

    分明正是他们二人先前正在谈论的陈洛阳!

    侯荆扉瞬间背脊生寒。

    陈洛阳从林中走出,神态平静,视线没有看向自家白虎殿首座侯荆扉,而是看向蛮荒雨山族那位年轻的族长。

    接到对方暗中传信的时候,他也感到出乎预料。

    蛮荒同古神教之间,本就不和睦。

    虽然不像跟南楚皇朝之间的冲突那么激烈,但因为地缘太近的缘故,关系基本也算是是敌非友。

    现在因为郑池叛教内乱,蛮荒隐隐在后面支持的缘故,大家关系更是紧张,大战一触即发。

    这时候突然接到雨山鸣的传讯,任谁都会以为是陷阱。

    陈洛阳意外,就意外在这陷阱未免太低级。

    莫非是想故意利用人的反向心理?

    换了其他人,或许会纠结。

    但对于陈洛阳来说,通过白玉瓶查询一下就好。

    查凌苍、江懿、纪天琼实在耗费太大。

    可是查询雨山鸣就少得多了。

    至少,以白玉瓶中暗金琼浆当前的余量,陈洛阳无需迟疑。

    然后就是一本堪比程应天的大部头。

    陈洛阳看得津津有味之余,心中也生出不少念头和联想。

    放下“大部头”,他来到山谷,赴雨山鸣之约。

    有穹天石护身,哪怕近距离之下,侯荆扉武圣之境也无法察觉陈洛阳就在一旁。

    于是陈洛阳安静看完对方的表演。

    侯荆扉看看陈洛阳,然后又看看雨山鸣。

    半晌之后,他徐徐点头:“原来是想要跟家师牵上线,尊驾的野心,比我预想中更大。”

    “如你先前所言,在江教主面前,陈副教主比你这个亲传徒儿更能说得上话,更有分量,地位更重。”雨山鸣微笑道。

    侯荆扉长叹一声:“是了,蛮荒百族,归根结底是百族。”

    虽有族王一言九鼎,但蛮荒的凝聚力,到底比不得古神教、南楚皇朝等真正统一,上下令行禁止的存在。

    陈洛阳这时的目光,从雨山鸣身上,转移到侯荆扉这边。

    不过,一扫而过,便重新移回雨山鸣这里。

    雨山鸣问道:“陈教主是想要亲手清理门户,还是由我代劳?”

    陈洛阳漫不经心言道:“一事不烦二主,雨山族长一手操办到底吧。”

    “好。”雨山鸣笑笑,迈步向侯荆扉走去。

    陈洛阳冷眼旁观。

    虽然亲手打死敌人,白玉瓶中暗金琼浆增长会更多一些,但他眼下对这个雨山鸣更感兴趣。

    白玉瓶提供其个人生平,毕竟只是简单记述。

    想要更完整的真正了解一个人,还是需要真正接触才行。

    是以陈洛阳此刻只默默旁观雨山鸣出手。

    结果,没有悬念可言。

    侯荆扉身为古神教白虎殿首座,手底下自然够硬,丝毫不逊色于当初的前任青龙殿首座林岩。

    在红尘中第十六境的武圣中,堪称佼佼者。

    而且,虽无大疫神眼那般犀利的存在,也有不少隐藏杀手锏傍身。

    这让侯荆扉对上一些第十七境的武圣,也未尝没有一战之力。

    纵使胜不得,至少有机会能逃生。

    无奈他此刻要面对的对手,却是已经能跟第十八境武圣巅峰强者扳手腕的“鲲鹏垂翼”雨山鸣。

    论奇遇,论机缘,论积蓄,论家底,雨山鸣比他都只强不弱。

    这一战的胜负没有悬念。

    唯一的问题只看侯荆扉能否逃生,又或者他能否让雨山鸣付出些许代价。

    至于逃生,陈洛阳就静静待在一边守着,侯荆扉不再有一分一毫生机。

    他试图联络其他古神教中人,但陈洛阳、雨山鸣显然也不可能给他这个机会。

    今日,侯荆扉实实在在,自蹈死路,走进一个死局。

    本想借蛮荒和郑长老之手,铲除陈洛阳,最好能把练步一也捎上。

    但最终结果,却是自己成了人家合作交易过程里的筹码。

    甚至,连筹码可能都算不上。

    倒更像是雨山鸣送给陈洛阳的见面礼,用来彰显诚意。

    可惜侯首座悔之已晚,从他踏足这里的一刻开始,结局便已注定。

    这一刻,再多野心,再多打算,再多抱负,都变成一场空。

    陈洛阳静静旁观,看着侯荆扉倒地。

    对方双目中,生命的神采消失。

    陈洛阳视线向上,看向雨山鸣。

    雨山鸣调息片刻后,微笑道:“让陈教主见笑了。”

    “雨山族长客气了。”陈洛阳言道:“如此一份礼物送上门,不知你接下来是什么打算?”

    雨山鸣言道:“如果刚才这第一份礼物,陈教主还算满意的话,那我接下来还有第二份礼物奉上。”

    “哦?”陈洛阳上下打量对方一眼:“什么礼物?”

    雨山鸣双手向两边摊开:“王上眼下外出,其实没时间也没兴趣关心贵教郑长老的事情,陈教主接下来,可以放心大胆施为。”

    这又是一个让陈洛阳感到意外的消息。

    南楚皇朝、先天宫、小西天、西秦皇朝这些古神教的传统对头,眼下都有或这或那的原因,不会插手古神教如今这场内部纷争。

    郑池叛教内乱,眼下最主要的外援,便是蛮荒。

    对方显得颇有底气,甚至想跟江懿一系好好较量一番。

    古神教内部估测,蛮荒族王极有可能亲自出手。

    结果现在雨山鸣却说,蛮荒族王根本没打算理这件事?

    郑池一系人马,此前是在虚张声势?

    陈洛阳注视面前的青年,半晌后说道:“蛮荒那边,此前负责跟郑长老联系的人,是你?”

    “不错,是我。”雨山鸣点头:“不过看样子,关于王上,贵教的郑长老似乎有一些误会。”

    陈洛阳追问:“那么,你头上的那位前辈,眼下究竟在忙什么?”

    雨山鸣答道:“寻访叶天魔。”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