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第569章 567.一人横推

    程应天洞开血海之门,接引血海之力,凝而不发,除了给自己留下一条退路外,主要便是提防陈洛阳的苦海魔幢、大疫神眼等宝物。

    他这番用意,先天宫艮山长老薛鸿寻自然也看得出来。

    只是不管是他还是薛鸿寻,都没有想到,陈洛阳竟然从始至终,都没有动用苦海魔幢等宝物的意思。

    薛鸿寻不清楚血海之门为何关闭,不知道是因为程应天自己失误,还是因为另有原因。

    她现在只知道,失去血海之力的程应天,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陈洛阳那十几轮恐怖至极的“黑日”!

    漆黑大日将程应天挤在正中央。

    这一刻,他血河环绕护身。

    光明煌显化最擅长防守的雄城和灵龟之象。

    先天四象图也构成防御,抵挡外来攻击。

    但再多防御,这一刻在恐怖的“黑日”面前,都仿佛面临泰山压顶一般。

    虽然全力防御延缓对方前进的脚步,但最终结果,唯有层层粉碎。

    陈洛阳的“黑日”,这一刻倒是不再吞噬炼化程应天的力量壮大自身。

    但在陈洛阳控制下,一轮轮“黑日”连环爆裂开来,其中蕴含的狂暴力量,横扫天地。

    血河断流,血水直接大片大片被蒸发干净,消失不见。

    而光明煌所化的雄城垮塌,灵龟寂灭。

    先天四象图这一刻也被撕裂粉碎,化为乌有。

    程应天本人的身体上,爆出漫天血雨。

    千钧一发之际,他胸前猛然升腾起一片血光,凝结成一头新的血凤凰。

    这血凤凰盘旋间,居然将程应天的身躯,也化为破碎的血肉,然后这些血肉不停旋转,并被献祭。

    血光勃发间,一个旋涡隐隐出现。

    血凤凰的身形,飞速缩小,化为一线微弱的血光,飞入那旋涡里,眼看就要消失不见。

    血光所化的旋涡,诡异无比,在这一刻竟似乎洞开了幽冥轮回。

    但就在血凤凰同血光旋涡要一起消失之际,一只手掌突然从旁伸来。

    陈洛阳的手掌。

    先前阻止游浩倒天逆阵,镇住游浩神魂的诡异“影月”再现。

    仿佛能冻结人神魂,封闭冥府之门,让轮回也冻封的诡异奇寒再现。

    霎时间,那献祭程应天血肉而生成的血光轮回,速度顿时变慢,渐渐静止封闭。

    血凤凰,也重新由微弱的一线血光,变回自身本来模样。

    陈洛阳这一招,针对人神魂有奇效,现在施展出来,竟生生堵死了对方金蝉脱壳的的去路。

    他的手掌,直接一把抓在血凤凰脖颈上。

    血凤凰凄厉鸣叫声中,全身上下血光不停闪耀。

    在成片血光里,隐约映照出程应天的脸庞。

    他面无表情,注视陈洛阳。

    陈洛阳漫不经心与之对视:“这也是你所得之上代血河老祖遗物的作用吗?倒是有几分巧妙。”

    “我知道你有小西天的地藏轮,但也唯有勉力一试。”血凤凰体内,传出程应天的声音:“却不曾料到,你本人竟然修成能克制神魂之变到这种程度的招数,只是并非佛门正宗的路子。”

    “赐些宝物给我师弟,是因为他与人交手用得上。”陈洛阳淡然道。

    话是这么说,但其中意思,程应天再明白不过。

    至于我跟你打,赤手空拳便足够了。

    程应天无力反驳。

    事实已经摆在眼前。

    虽然他惊怒于血海中有人将大门关闭,让他失去一大臂助,但现在也无心多言,只轻叹一声:“人算不及天算。”

    陈洛阳淡淡一笑。

    “天机先生当日,或也这么想。”

    说着,他握着血凤凰脖颈的手,五指收缩,将血凤凰脖颈拧断。

    强悍的力量,使得血光支离破碎,难以重聚。

    血凤凰无法涅槃,血光自然也因此散去。

    程应天的神魂,随之烟消云散。

    听到陈洛阳最后一句话,程应天的面庞,有一瞬间浮现茫然之色,像是陷入久远的回忆中。

    不过随着血光散落,他神魂飘散,一切也都不复存在。

    倒是陈洛阳,眉头微微一皱。

    击杀程应天,于他而言不算什么。

    但在粉碎血凤凰的刹那,陈洛阳心中微动,眼前仿佛有另外一头血凤凰,于无边血海内涅槃重生。

    那并非存在于眼前先天冢里的景象,而像是发生在某处未知的所在。

    会是血河中人休养生息的那片真实血海吗?

    还是红尘界里别的地方?

    更离奇的是,那头涅槃重生的血凤凰,视线竟然也朝陈洛阳看过来,双方有了一瞬间的对视。

    然后,陈洛阳眼前的异象,一闪即逝。

    他看了看自己粉碎血凤凰的手掌,心中隐隐有了数。

    方才的异象,很可能源自那位传说中的上代血河老祖,血河一脉第八代掌门,“血凰轮回”血明凰。

    程应天便是得到她的遗宝,正式接触血河魔道。

    甚至他的血凰轮回诀都不是当代血河老祖血苍穹传授,而是源于血明凰的遗泽。

    这宝物帮程应天踏足血河,帮他洞开血海之门,甚至还暗藏机关,借献祭肉身之机洞开轮回帮助程应天神魂逃生,为他备下一手起死回生的机遇。

    但看方才架势,真相显然还不止于此。

    程应天自己了解其中底细吗?

    陈洛阳轻轻摇头,暂时不再考虑这方面,注意力先放回眼前的先天冢。

    他视线看向一旁先天宫艮山长老薛鸿寻。

    对方迎着他的目光,神情复杂。

    今日先天冢内,他们先天宫已经彻底没了指望。

    方才陈洛阳与程应天交手之际,薛鸿寻不是没有想过独自退走。

    可惜一缕杀气,始终着落在她身上,让她不敢轻举妄动。

    杀气,源自那披头散发的少年。

    苏夜虽然全神贯注沉浸在观战中,但如果薛鸿寻稍有异动,他便会立即惊醒。

    察觉到这一点,薛鸿寻唯有静静留在原地,静候陈洛阳与程应天二人之间分出胜负。

    “敢问陈教主,本宫宫主游师兄,还有牧师兄他们眼下,是否也已经陨落在在尊驾拳下?”薛鸿寻徐徐问道。

    “还没死。”陈洛阳言道:“不过分别不大。”

    薛鸿寻深呼吸一下。

    旁观陈洛阳同程应天一战,她心中便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如今预感果然应验。

    眼前这个年轻人,此前大家看重他,都是因为传闻中他至尊传人的身份。

    但不知何时起,他本人已经崛起到如此高度。

    以其实力与一身至宝,已然可以一人灭派。

    便是名门圣地,如果没有巨头强者坐镇,他恐怕都能一人横推。

    以她先天宫为例,天机先生陨落后,唯一抵挡这陈洛阳的底气,恐怕便只有先天万象大阵和八卦擎天阵了。

    这两大阵法如果为陈洛阳所破,则先天宫灭门在即。

    有如此威势者,十强武圣当中,也不过寥寥三两人而已。

    但问题在于,眼前的陈洛阳,如今才第十七境的修为境界。

    他怎么练出如此一身惊天动地的本领?

    薛鸿寻仔细回想陈洛阳方才击败程应天的“黑日”,确信这门神功绝学,此前红尘界历史上从未有过。

    观其动向,古神教神魔血与偷天换日大法两大神功的影子都有,但又截然不同,比两相合一,还要更多奥妙。

    程应天身兼先天宫、南楚皇朝、血河三家之长,都不是对手。

    无论先天宫的先天大道藏,还是南楚皇族的辉煌谱又或者血河剑道,都是红尘界名垂万千年的盖世绝学。

    程应天将三家所长融会贯通,自出机杼已经让人惊叹,可无奈陈洛阳的黑日圣典更强。

    薛鸿寻心中猜测,这看来就是至尊真正传授给陈洛阳的绝学,也唯有那传说中的至尊,方才有如此强大的传承。

    如此强大的绝学,按理来说,就算能施展出来,对武者的消耗也应该极大才是。

    陈洛阳能连续不停使用,直接压垮程应天,也叫人匪夷所思。

    不过传闻中有一页“生”字天书落在这个年轻人手里。

    如此一来便可以解释他如何能支撑如此庞大的负担……

    陈洛阳则朝苏夜招招手,苏夜忙将苦海魔幢递还给陈洛阳。

    “她交给你了。”陈洛阳吩咐道。

    苏夜顿时兴高采烈。

    同高手之间的交锋,总是能让他受益匪浅。

    对如今的陈洛阳来说,第十七境的薛鸿寻无关紧要,但对苏夜而言,仍然是个不错的对手。

    还了苦海魔幢后,他当即朝薛鸿寻攻过去,薛鸿寻只能无奈招架。

    而陈洛阳不再管他们两个,接过苦海魔幢后,终于亲自步入那陵寝入口。

    进了陵寝,陈洛阳入眼处,可见众多光辉在空气流流转,化作无数符印咒文。

    这些符印咒文不停演化先天八卦各班卦象,对陵寝形成保护。

    先前程烨、王章等人交锋,再到苏夜参战,一群武圣高手翻天覆地的大战下,陵寝却没有受损,便是得益于陵寝自身禁制的保护。

    不过,先前险些毁天灭地,将先天冢里所有人都常埋于此的大动作,同样源于这里。

    万幸现在安定下来。

    可能是因为先前那番动静太大,也可能是因为天凤入内的缘故,这些陵寝里的护法禁制,似乎暂时陷入停滞。

    陈洛阳便趁机深入其中。

    他很快先找到之前不知所踪的姬重。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