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江湖枭雄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我去醒醒酒

    在杨东眼中看来,吴定远是一个很沉默寡言的人,两个人相识这么久以来,杨东似乎就从来都没见过吴定远长篇大论的说过什么事情,不过几杯酒下肚的吴定远,又再次颠覆了杨东的认知。

    吴定远对于酒精的嗜好程度,几乎超过了杨东认识的所有酒鬼,而且酒量出奇的好,尤其是在微醺之后,话也自然多了起来。

    两个小时的功夫,吴定远除了在面前装花生米的碟子里吃了几颗花生,其他的菜一口没动,但是白酒已经下去了一瓶多,啤酒也喝了一箱半,整个人面色红润,眼神比往日明亮了许多。

    “哎,你坐在那像个呆头鹅似的,不喝酒,寻思啥呢!”吴定远自顾倒满了一扎啤杯的酒,看着对面的杨东:“来,再走一个!”

    “远哥,你让我缓缓,行不!”一个小时的时间内,杨东单是陪吴定远,就已经喝下去了十多瓶啤酒,且不论酒力如何,但从体积来说,杨东都感觉这些酒都快灌到自己的嗓子眼了,随时准备往外喷。

    “完犊子玩应,才喝几瓶啊,你就缓,来,把这瓶喝了再说!”吴定远再次举杯。

    “远哥,我是个人,又不是个桶,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抬头就能往下灌啊!”杨东跟吴定远喝酒后的脸色泛红不同,而是脸色白的吓人,对于喝酒脸色发白的人,坊间普遍传言这种人不值交,其实并不然,从医学角度上来讲,喝酒脸色发白的人,是因为他们体内缺少高活性的乙醛脱氢酶及乙醇脱氢酶处理乙醛,所以这类人过度饮酒,特别容易损伤肝脏,而且正常人喝醉酒之后,大约睡上三十分钟,也就精神抖擞了,而酒后脸色发白的人,体内酒精的代谢时间,却需要一到两天的时间,而杨东这种症状,也是因为常年服用抑制头痛的药物,对内脏造成了慢性损伤引起的。

    “哎呀我艹,你这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喝酒连我一个半大老头子都干不过,你咋这么废物呢。”吴定远看见杨东怂了,自顾一仰头,再次喝下了一扎啤杯的啤酒,随后又端起了边上的白酒杯咂了一口,似乎这两种酒就是相互间的下酒菜一样。

    “远叔,你今天晚上没少喝了,也适可而止吧,喝的太多,伤身体!”柴雨琪看见吴定远喝成这般模样,也跟着劝了一句。

    “没事,我自己心里有数,你不用管我。”吴定远咧嘴一笑,晃了晃手里的白酒杯,继续啜饮了一口:“我这个人啊,只有喝酒的时候,才能感觉到自己活着,本想着让这个小崽子陪我喝个尽兴,没想到他也是个草包。”

    “对,我是草包!”杨东被吴定远损的一点脾气没有,此刻他已经感觉自己喝下去的酒,都已经堆积到了嗓子眼,似乎一张嘴就要吐出来一般,看了看周围的酒瓶子,他感觉这顿酒也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试探着开口:“远哥,咱们已经喝了不少了,要不然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差不多了?什么叫差不多了?我这酒还没开始喝呢,你就撺掇着要走呗?”吴定远听见这话,顿时一梗脖子:“怎么着,你舍不得酒钱啊?”

    “你看你,喝点酒之后,怎么跟小孩似的呢。”杨东听完吴定远的话,知道他是在拿话激自己,可是眼看着吴定远继续这么喝下去,他也怕给吴定远喝成酒精中毒,只能话锋一转,退而求其次的开口道:“你看这样行不行,咱们换个场合,找个Ktv喝酒,行吗?我虽然不能喝,但是里面姑娘多啊,我给你找几个对手,怎么样?”

    “你觉得我在酒桌上,有对手吗?”吴定远听见这话,满脸不屑的开口问道。

    “有没有对手,不得试试才能知道吗?”杨东感觉这事有门,也跟着笑了,他说的去歌厅喝酒,也是个幌子,毕竟在歌厅喝酒的节奏比较慢,总比让吴定远在这干喝的强,而且过去唱几首歌什么的,也能让吴定远醒醒酒。

    “不去。”吴定远听见这话,果断摆手拒绝了一句:“跑到那种地方去唱歌,我花钱给别人买酒,还给给她们钱,我咋那么有病呢。”

    杨东听见吴定远语气决绝的回应,以及再次端起来的酒杯,心中的绝望刚刚泛起,吴定远便话锋一转道:“哎,你要是真有心思,咱俩就别整那些虚头巴脑的,也不用去啥歌厅了,你要是不想陪我喝了,直接给我五百块钱,我自己出去就解决了。”

    杨东听见这话,顿时无语,毕竟吴定远在市内,已经属于那种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同时也是威名在外的江湖大哥,此刻忽然开口跟杨东要五百块钱,让杨东一时也有些尴尬,也不知道这钱该不该出。

    “你寻思啥呢,钱给我呀!”吴定远催促了一句。

    “行!”杨东见吴定远开口,掏出自己的钱包,直接把银行卡递了过去:“远哥,这卡里有五万块钱,密码六个一,你随便刷!”

    “净整这些没用的,我让你给我五百块钱呢,你掏卡干鸡毛,你看过哪个足疗店里能刷卡呀?”吴定远斜了杨东一眼,探头看了一眼他的手包:“你这不是有现金吗,给我现金!”

    “好!”杨东被吴定远整的有点无语,掏出随身的一千多块钱现金递了过去。

    “咕咚!”

    吴定远一仰头,喝光了杯里的最后一口白酒,随后低下头,抽出了啤酒箱子里面的最后一瓶酒:“咱俩把这瓶酒清了,然后就散伙,行不?”

    “行!”杨东听说酒局要散,心下轻松地点了点头。

    ……

    晚上十一点半,杨东和吴定远二人摇摇晃晃的走出了烧烤店。

    “远哥,你去哪,我送你啊?”杨东看着吴定远略显朦胧的双眼,开口问道。

    “拉倒吧,我自己打车走就行。”吴定远摆了摆手,伸手拦下了一台出租车:“晚上务必得把小雨安全送到家,明白不!”

    “我知道了,你放心。”杨东点了点头,看着满身酒气的吴定远:“你喝这么多酒,自己走真没事啊?”

    “笑话,在大L这地方,还没人敢动我吴定远呢。”吴定远不屑一笑,随即话锋一转,无比霸气的开口:“你记着,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大L这一片,我全都好使!”

    “呵呵,行,我记住了。”杨东听完吴定远的话,咧嘴一笑,感觉酒后的吴定远,还挺有意思的。

    话音落,吴定远弯腰坐进了出租车内,临走还不忘探头看着杨东:“记住有事给我打电话,这一片,我都好使!”

    “妥了!”杨东看着远去的出租车,开口回应了一句,随后刚走出没几步,就感觉胃里一阵翻腾,随即扶着行道树,哇的一口吐了出来。

    “哎,你没事吧!”柴雨琪看见杨东的模样,伸手拍着他的背:“进门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远叔特别能喝,让你适可而止,你偏不信,这下好了吧!”

    “我没事,就是喝急了。”杨东扶着树吐完之后,被掠过的寒风一吹,清醒了几分。

    “你呀,就是逞强。”柴雨琪看着杨东冒汗的额头,轻轻扶住了他的胳膊:“走吧,我送你。”

    “送我?你送我去哪啊?”杨东闻言一愣。

    “我还能送去哪,去酒店呗。”柴雨琪打量了杨东一眼:“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回医院照顾别人啊,他们本来就够忙了,谁有时间照顾你,走了!”

    “咱们俩,去酒店啊?”杨东再次一愣,看着柴雨琪明眸皓齿的脸颊,心中莫名有些荡漾。

    “对啊,怎么了?”柴雨琪并未理会杨东的诧异神色:“我照顾你,不是应该的么?”

    杨东听完柴雨琪的话,脑子忽然清醒了一些,同时也想起了之前在柴雨琪家里的时候,李俊茹对他说过的那番话,随后掏出手机拨通了罗汉的号码。

    “这么晚了,你折腾什么呢?”柴雨琪看见杨东掏出手机,皱眉问道。

    “你等会,我打个电话。”杨东说话间,直接拨通了罗汉的号码。

    “喂,东子?”

    “我在楼下的春城烧烤,你过来一趟,快点昂。”杨东扫了一眼烧烤店的名字,开口回应。

    “好,知道了。”

    罗汉应了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你给谁打的电话呀?”柴雨琪再次问道。

    “我晚上有点事,一会让罗汉送你回家吧。”杨东伸手搓了搓脸,努力保持清醒的回应了一句。

    “你都喝成这样了,还能有什么事啊?”

    “别问了。”

    三分钟后,罗汉离开医院,在烧烤店门前与杨东碰了面:“什么事啊,这么急着叫我下楼?”

    “你送小雨回趟家。”

    “为什么他送我,你去哪啊?”柴雨琪皱眉问道。

    “啊,我去找个熟人,醒醒酒。”杨东微微抬手,直接指向了不远处的一家足疗店。

    “杨东,你什么意思啊?”柴雨琪看着杨东手指的方向,蓦地一怔。

    “怎么了?”杨东看见柴雨琪的愤怒的神色,故作不解的开口。

    “你知道那什么地方吗!”柴雨琪提高音量问了一句。

    “朋友,你管的是不是有点太宽了。”杨东笑着回应了一句之后,迈步就向足疗店走了过去,同时扭头看着罗汉:“我去醒醒酒,你抓紧给她送家里去。”

    “杨东!你他妈王八蛋!”柴雨琪看着杨东的背影,一声怒吼。

    而后者头都没回,直接消失在了足疗店里。

    “你大爷的!”柴雨琪看着杨东摇摇晃晃的走进了足疗店里,越想越气,直接抄起了足疗店门口的一块板砖,迈步就冲了上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