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江湖枭雄 >

第六百四十三章 步履维艰的境遇

    吴坤办公室内。

    柴华南听见他这个明显带着怒气的回应,抬手点燃了一支烟:“杨东的事,你干的?”

    “对啊。”吴坤听见柴华南问话,大大方方的点了点头:“现在是法治社会,我的员工受到了迫害,我自然应该寻求法律的帮助,这有什么不妥吗?”

    “杨东伤人的事,你开个赔偿的数额,只要你张嘴,我不还价。”柴华南见吴坤点头,并不理会他的胡搅蛮缠。

    “这几年,我的生意做的还行,钱够花。”吴坤毫不犹豫的回绝道。

    “这事,你既然是奔我来的,就别拿下面的人开刀,让杨东出来,我跟你玩。”柴华南盯着吴坤的眼睛,神色认真的回应道。

    “柴总,你这话说的,未免就有些高抬我了,我就是一个普通商人,公检法也不是我家开的,你觉得谁能进来、谁能出去这些事,我说的算吗?”吴坤嘿然一笑:“我要是真有这个力度,也不至于让人当成小狗篮子,随意扒拉,你说呢?”

    “就因为这么点小事,你真没完了,是吗?”柴华南听见吴坤这个毫不退步的回应,微微蹙眉。

    “可能在你眼中,我吴坤挨了一个嘴巴子,只是一件小事,但是在我这,足够记一辈子了。”吴坤语罢,扶着沙发起身,转身走向了办公桌。

    “那你这一辈子,可能有点短。”柴华南扔下一句话,同样起身向门外走去。

    “你的人肯定是出不来了,但是你想跟我玩,我随时陪你,呵呵。”吴坤背对柴华南抿嘴一笑,重新拿起鹿皮,擦拭起了古董花瓶。

    “踏踏!”

    柴华南脚步不停,直接离开了吴坤的办公室。

    “大哥,吴坤这事办的太过了!让你等了四个多小时,就他妈这个态度吗?”小成走在柴华南身边,磨着牙骂了一句。

    “说这些没用,走吧,去翰墨林居。”柴华南步伐沉稳,脚步从容的回应道。

    “你还准备见老李啊?”小成听见这话,做了个深呼吸,烦躁的开口道:“大哥,老李那边的态度,已经摆的很明确了,你这个时候过去,除了跌份,还有其他意义吗?”

    “我丢人,只是丢在今天一天,杨东如果没人管,整个青春就全没了。”柴华南看了下腕表,铿锵有力的回应道。

    ……

    四十分钟后,小成驾驶着迈巴赫停在了翰墨林居别墅区门外,随后柴华南只身一人步行进门,站在了三十三号别墅门外的树荫下,自顾吸烟。

    “咣当!”

    柴华南在别墅门外,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别墅的房门才被推开,随后穿着一件白半袖,拎着一个公文包的老李迈步走向门外,等他隔着栅栏门看见站在不远处的柴华南之后,先是一愣,随后推开院门走了过去:“什么时候来的?”

    “没多大一会,呵呵。”柴华南笑着回应。

    “既然来了,怎么不进门呢?”老李看着柴华南脚下的一堆烟头,无语问道。

    “我怕我按了门铃,但是你不在家啊。”柴华南看着老李,认真的回应了一句。

    “唉……你这个人啊,永远这么固执,我真不知道自己是该佩服你,还是诋毁你!”老李盯着柴华南看了半晌,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又向别墅走了回去:“进来聊吧。”

    别墅客厅内。

    “你们喝茶!”保姆张雪梅将沏好的两壶茶摆在桌上之后,就很有眼力见的离开了客厅。

    “你找我,还是因为杨东的事?”老李率先打开了话匣子。

    “李哥,咱们俩不是一两天的关系了,有些话,我就跟你直说。”柴华南拿起茶壶帮老李倒着水,轻声开口。

    “你说,我听听。”老李十指交叉,靠在了沙发上。

    “我知道,你还有三个月就退了,这时候不愿意管杨东的事,是嫌麻烦,也是为了顾全脸面,在退下去之前,给同僚们留下一个好印象,你走了一辈子仕途,做出这个选择本无可厚非。”柴华南倒满半杯茶,推到了老李身前:“但转念一想,可能你现在的一句话,就足以改变杨东的一生了,不管怎么说,当初他也为你效力过,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孩子,真就这么毁了吧?”

    “华南,你知道吗,其实我今天原本没打算见你,但是你既然来了,那我就跟你透个实底,杨东这个人,你保不住!”老李端起水杯,轻轻嗅着茶叶散发出来的清淡香气:“你把光耀集团想的太简单了,这次杨东被捕,他们根本就没发力,否则你现在绝对不可能安之若素的坐在这里跟我交流,他们之所以没动你,已经是对方在给我面子了,光耀背后的人,跟当初长锦背后的老刘不一样,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段位的人,在他们眼中,我姓李的都人微言轻,我这么说,你懂了吗?”

    “这件事归根结底来说,也只是我跟吴坤的恩怨……”柴华南开口就要解释。

    “但我一动,这件事就不仅仅是你跟吴坤的事了,对吗?”老李不容置疑的回应道。

    柴华南听见这话,直接把原本准备说出口的后半句话咽进了肚子里,虽然老李的语气比较委婉,但是他置身事外的态度,已经十分明显了,或许对于老李这种来说,个别人的生死,真的意义不大。

    “这事我不管,不是因为我怕麻烦,而是我退了之后,我的孩子依旧得在这个圈子生存,我给这些同僚留下的印象,也会直接影响到他的仕途,你觉得以我一个父亲的角度出发,在杨东跟我自己的儿子之间,我会怎么取舍?”老李转动着手中的茶杯,神色认真的补充了一句。

    “嗯,我能理解。”柴华南一笑,再次陷入了沉默,此时此刻,他坐在沙发上,已经彻底放弃了对于老李这边原本所抱有的希望。

    在经过了一年多的蜜月期之后,那个散发出余热,帮柴华南重新支起聚鼎集团,也因此摄取了巨额财富的老李,此刻已经基本上放弃了双方的捆绑关系,在他即将退二线的最后几个月,他已经开始采取了求稳的策略,面对老李的功成身退,柴华南无异于一张擦屁股纸,已经失去了在老李眼中的一切价值。

    “这事我没法管,但是我会打招呼,在杨东的量刑方面,我尽量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老李放下茶杯,拍了拍柴华南的胳膊:“华南,人可以有心气,但是不能跟命争,你如果想继续安安稳稳的走下去,杨东必须弃了,我的政治生命,已经剩不下几个月了,你舍弃一个杨东,我也会帮你把光耀集团的关系梳理好,让他们放弃针对你,就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李哥,谢谢。”柴华南调整好情绪,点头应声。

    “互相理解吧。”老李露出一个浅笑,明显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影响到自己的心情。

    ……

    二十分钟后,柴华南步行离开翰墨林居,坐进了迈巴赫内。

    “大哥,咱们接下来去哪?”小成看见柴华南脸色不太好看,侧头问道。

    “回公司吧。”柴华南吩咐一句,随后在扶手箱里拿出另一部手机,拨通了吴定远的号码。

    “大哥。”吴定远应了一声。

    “我这边,跟吴坤谈崩了,老李那边也不乐观,你动一下吧。”柴华南声音不大的回应道。

    “除掉吴坤,不算一件困难的事,我担心的是,如果吴坤没了,他背后的人,会不会针对你,或者说,对于小东的案子,是否真的能有帮助。”吴定远语气平稳的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吴坤没了,事情绝对会闹得比现在大,但是吴坤只要活着,这件事就始终没法处理,更没法谈,所以他没得越早,咱们这边斡旋的机会就越多,否则小东的罪名一旦砸实,移交到检察院的话,运作起来只会越来越麻烦,只存在于脑海中的计划,完善一百遍都是零,只有做了,才知道会不会成功。”柴华南指出了问题的关键点。

    “好,我懂了。”吴定远听见这话,再就没有多说。

    ……

    市内,一处叫做安居小区的普通住宅区门前,随着一台出租车停滞,张晓龙迈步下车,向小区内部走去。

    自从张晓龙与汤正棉加入三合公司以后,杨东就始终在负责着两人的生活起居,但是因为张晓龙和汤正棉的身份比较特殊,所以除了一些难以处理的事情,他们俩是完全不需要跟三合公司的一群人接触的,平时就自己住在外面,也没有什么固定业务。

    作为三合公司收入最高,而且最自在的两个人,张晓龙与汤正棉算是真正的自由人,但相应的,处理的也都是一些风险极高的事情,林天驰曾经开过一个玩笑,说他们两个,完全就是杨东身边的带刀侍卫。

    五分钟后,张晓龙迈步走进楼道,掏出钥匙打开了二楼一户民宅的房门。

    “怎么样,查到了吗?”张晓龙刚一进屋,躺在客厅沙发上看体育直播的汤正棉,就探头问了一句。

    “杨东这次进去,是被人坑了。”张晓龙换好拖鞋,走到茶几边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咱们在沈Y要账那几天,他因为帮进拓公司的闫进,得罪了光耀的吴坤。”

    “你是说,他是让人盯进去的?”汤正棉关掉手机,坐直身体问道。

    “对,如果没有人盯着,以柴华南的能量,小东绝对不可能因为一起普通的聚众斗殴被捕,我了解了一下,这个光耀集团背后的关系很硬,而且远胜于柴华南,所以柴华南想捞人的几率,很低。”张晓龙点头回应。

    “啧!”

    汤正棉闻言,登时嘬了一下牙花子:“杨东要是真判了,咱俩不就失业了吗?”

    “杨东养了咱们俩这么久,这种时候,咱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出事,这事得管。”张晓龙伸手拿起了桌上的盒装口香糖。

    “咋地,你要劫狱啊?”汤正棉闻言,眨巴着眼睛问道。

    张晓龙并没理会汤正棉的玩笑,嚼着口香糖继续道:“根据罗汉的说法,东子被抓,是因为他跟田勇起冲突的时候,柴华南打了吴坤一个嘴巴子,按理说,吴坤真正的仇恨点,应该是在柴华南身上,但是最后被抓起来的却是杨东,你说,这意味什么?”

    “现在柴华南身后有老李撑着,自己手里还攥着一个聚鼎集团,哪有那么好扒拉,杨东进去,肯定就是杀鸡儆猴呗!”汤正棉拿起烟盒,不以为意的回应道。

    “没错,杨东被捕,说明这件事不会是光耀集团高层的意思,我估计,八成是吴坤自己运作的结果。”张晓龙点头应声,随后微微眯眼,继续开口道:“所以只要吴坤一没,东子的压力就会小了很多。”

    “你真能扯淡,吴坤没了,东子的压力是小了,那这个黑锅,不就彻底砸在柴华南头上了吗!”汤正棉略显无语的回应道。

    “咱们端的是杨东的饭碗,柴华南的死活,对咱们来说,关系大吗?”张晓龙很现实的反问道。

    “你真要干啊?”汤正棉闻言一愣。

    “只要吴坤没了,光耀那边的视线,肯定就会聚焦在柴华南身上,到时候他想往外面捞杨东,就会轻松许多。”张晓龙毫不犹豫的点头。

    “可是你想过没有,就算吴坤没了,柴华南可以把杨东捞出来,但是凭杨东的性格,双方如果因此起了冲突,他可能往后缩吗?”汤正棉点着烟回应道。

    “杨东人在外面,我能保他,可是他人在里面,咱们什么都做不了。”张晓龙逻辑感很强的回道。

    “行,你要是决定好了,那咱们就干呗。”汤正棉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点了点头,随即咧嘴一笑:“只是这么一来,就把柴华南坑了。”

    “咱们拿着杨东的钱,就多余操别人的心。”张晓龙语罢,迈步向卧室走去:“我换身衣服,你也准备一下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