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修真小说 > 万物向长生 >

二百零六、揣摩人心是武器

    方正在听了秦山河的分析后,露出笑容说道:“合计齐绝心跑到我们这,毁了李沧海的大事了是吧?”

    秦山河点头说道:“应该是的,齐绝心这样的人在界中找不出第二例了,大部分血脉工匠都选择富贵长寿,而贸然去求长生应该是很少甚至没有!你会舍弃百年寿元去赌一个几乎不能成功的金丹吗?反正老夫不会。”

    方正脸上笑容不变的点点头,说道:“秦尊者的话没错,所以齐绝心必然是李沧海去别界里的躯壳了。而现在我们掌握了这个躯壳,李沧海的后路被我们断了。

    李沧海找不到再生的躯壳,他最大的可能就是让我安稳的在葬剑池修炼满金五行离开。因为他对阵掌握了大衍剑阵的我,除了同归于尽应该没有胜算了,所以与其找死不如再等机会。

    那我去葬剑池就该万无一失了,对吧?诸位,李沧海知道腾蛇的秘密了,是秦尊者当年主动告诉他的,那我就该明白我这五行马上就齐整了,李沧海现在除了葬剑池都可能没机会见到我了,他是不是就此放弃了害我了那?

    他不害我的话,又因为齐绝心在我们手上而离不开灵台界,那血誓怎么办?那可是天罚啊!挡不住的也破不了的,所以他会等死对吗?”

    方正的话语气很平和,说的时候脸上一直带着笑。但是他的话里的语境却明明白白的说明——他不是这么想的!这么想不对!一时之间,在座的三人都沉默了。

    最后,杜无名缓缓说道:“师尊,你的话让我们醍醐灌顶,我们其实这些推测都是我们的想法。

    如果我是李沧海,我会怎样,但是我们都不是李沧海,所以我们根本不能断定李沧海会不会这样做,不这么办我们又该怎么办。”

    方正冲杜无名点头道:“就是你说的那样子,你是兵法大家,在兵法造诣上你已经超过我了,我现在比你强的地方就是——我知道你容易犯什么错,因为我分析了你的性格。

    你最大的优点就是缜密,你最大的缺点就是缺少变化,你只会用你的方式去解决问题。这样你在遇到比你弱的人的时候,你对他碾压的,但是你如果遇到跟你旗鼓相当的人,而这个人又善于变化,那你就会很吃亏。

    就拿我俩长做的沙盘推演来说吧,兵法的沙盘推演最重要的是什么?我们要代入敌人跟我们模拟演习才行。但是我们代入的李沧海都是我们自己的性格,那这个推演庙算就毫无意义。”

    方正转过头来对秦沈二人说道:“你们也是一样,你们都自负才智过人,所以你们都习惯用自己的方式去解决问题,所以老秦被李沧海压了万载,而老沈也被天尊拿捏住不得不下界。

    为什么啊?就是因为你们的对手变了,当你的对手比你强而且揣摩透你的时候,你们的先机就没了。李沧海就是揣摩人心的高手!

    我们想想啊,李沧海的种种布局跟你们有何不同,那就是他一直在利用别人的心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且屡试不爽。

    他利用界内人的贪念毁掉万妖城;平了灵台山庄;知道老秦善于钻研,就留剑阵在太清宫;知道李清风贪生怕死,就故意留下令牌的破绽让他给我献阵图。

    老秦说过,商风雨去拜访了他一趟,告诉他腾蛇的事,他都不忘教会商风雨外界法门,给老秦的太清宗埋个暗雷。

    李沧海把人性研究成了一种武器,一种威力巨大的武器,他让他所算计的人都按照他的步骤一点点的走成他所预期的那样,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秦山河、沈千机和杜无名听着方正的分析,频频点头,最后,等方正说完,沈千机问道:“照你的意思,我们现在所预设的跟李沧海想让我们做的都没差,那我们该如何变化那?李沧海加害你的点不在葬剑池又在哪那?”

    方正回答道:“你说的也对也不对,李沧海就是想让我们这么做这点是没错的,但是李沧海却是想帮我而不是想害我!我们现在觉得各种理解不了,想不出李沧海害我的点在哪是因为李沧海开始就没想害我!”

    看着三人瞅自己有些莫名其妙的眼神,方正解释道:“我从开始想通李沧海并不一定是想覆灭万妖城开始,我就一直向李沧海释放善意,包括明着对他的俩个侍妾说出我左手灵玉,右手化劫剑让他选择这话。

    但是李沧海未予理睬,还是在群妖洞前跟我开战了。我觉得这是因为誓约的问题。

    最后从老秦那里得到了李沧海签订的完整血誓内容后,我就一直在想——李沧海完全可以不进行第一部分血誓内容,选择第二部分血誓内容离开灵台界啊?他来跟我合作完全可以做到这点的。

    我给他没这么做找到的理由是他接受不了降低修为,因为到了人地俩生的灵通界,他怕修为低的话就再难出头了,所以这是迫不得已的做法。

    刚才老秦对齐绝心的分析让我彻底想通了这事,既然我们把李沧海不能跟我合作的障碍全部清除了,那李沧海跟我合作离世就变成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凡事都是由因推果难,由果证因易,带着李沧海开始就不想杀我的心态去想他的所作所为,就都想通了!他送我万妖城的后裔,送我土灵蛛,送我大衍剑阵,最后再送我葬剑池。

    把他能送我的东西都给我以后,他潇洒的离开灵台界,去灵通界了。”

    沈千机听到这忍不住说道:“可是齐绝心在我们这啊?你去葬剑池的时候我们看守住齐绝心,那他怎么附体?”

    方正宛然一笑,说道:“因为有俩个齐绝心,就像你的躯体当年是小六儿的,而小六儿现在叫沈长生一样,造个躯体对我们不是难事,对李沧海也不见得是难事!

    李沧海是剑妖,那芝妖会造人形,剑妖难道不能会吗?”

    沈千机恍然大悟,说道:“现在的齐绝心是李沧海后造的齐绝心,而真正的躯体已经变成李沧海了。”

    方正点头说道:“不完全是,准确的说当年的齐绝心已经是李沧海再生的躯体了,但是现在的李沧海还是沐阳重生的李沧海,他还没有变成当年的齐绝心。”

    沈千机听完方正这些似是而非的话后,疑惑的问道:“我能听懂你话里的弯弯绕,你是说我们见到的齐绝心已经是没有血脉的,李沧海再造的齐绝心了,但是你为何这样确定那?你为何能确定李沧海还没有占据齐绝心的躯壳那?”

    方正听了沈千机的疑虑,微笑说说道:“因为他留着这具芝妖重生的身躯要毁灭藏剑池啊!

    他和我同归于尽是必然的了,他也能重生我也能重生,那他干嘛不让我九死一生后才重生那?那将来他想投靠我们的时候,能逼到我出本命神通重生就是他投靠我们后还能被重视的砝码之一。”

    沈千机听了方正的话,轻笑一声,说道:“方教主!你这猜测比你以前的猜测可是差多了,这毫无根据啊?按照你说的逻辑,李沧海怎么知道你会重生?若你不会重生那葬剑池真的害了你怎么办?”

    方正冲着沈千机笑道:“这是最有可能的一种可能!因为我的重生法门是李沧海想办法让我学的,我如果不会的话,也不会三年内炼化土灵蛛。

    土灵蛛是李沧海给我的,你们就认为他是为了让我修炼土五行给我的土灵蛛吗?你们就认为本命神通不止有一个是我的首创吗?不是的!李沧海就不止一个本命神通!

    他会复生对吧?他会幻化大衍剑阵对吧?这就两种本命神通了,而且老秦一直说李沧海杀了很多元婴结果自己成就法相可能是特殊的修炼方式,今天我告诉你这特殊的修炼方式是什么!那就是——他的第三种本命神通!我的北冥神功的变种,也是一种其实是吞噬的本命神通!

    你们都知道我教了三个徒弟用阴灵蛛修炼本命神通,结果那?是俩个修炼成功了,其实是三个都修炼成功了!但是都和我的有差异。

    石无求是跟我一样能吸收万物之灵气化为自身用,但是他吸收的状态跟我不一样,他吸收的量很小,但是他不需要调用本身灵力了,他现在跟人对手只需要运用北冥神功就没有灵力消耗,所以他认为他已经学会了仙家妙术,已经无求了。

    雪绛珠则不然,她学的比我的还强,她可以吸收外界灵力化为已用,不需要使用出去,但是她对灵力有要求,必须是灵玉或者外人使用的灵力,也就是说她是别人跟她动手就相当于帮她修行那?

    你们都说海无云没学会本命神通,海无云比这俩人都弱,他只是能把灵玉里的不妄动的灵力吸收给他用,而且还必须用出去,但是他也一样不需要消耗自身的灵力,大家都笑称他是把灵玉吸收的法门变成不需要法门了,但是这难道不是别人没有的本命神通吗?

    这时候我们应该有了个推断,每人都能学会而不是机缘巧合才会外物的神通,只不过因为理解的偏差效果会不同,我已经把这理论写成<北冥神功心解>放在藏书楼了。

    我这理论成立的话,就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李沧海给我土灵蛛就是因为他想让我学会吞噬的本命神通,他已经知道我有业火红莲的本命神通了,当我还能学会吞噬的时候,就意味着我已经知道本命神通不止学一种了,那我有芝妖灵蜕,我肯定还会学重生的。”

    沈千机听完叹了口气,说道:“所以你能提前出关,就证明了你学的是吞噬的本命神通,也基本会证明你也学会重生了,哪怕你学的不好,重生的条件苛刻也没关系,你只要会重生他就会毁掉葬剑池!

    你不会也没关系,他杀了你可以接着做正阳门主,他杀不了你这就是他的大功劳,我们今天分析的事都是他离界送我们的礼物,而他以齐绝心的身份离界最大的好处就是如果他在那边风生水起的话,人家可以不理会我们了。

    如果他势单力薄,他可以找我们说明情况,还能博个出身。李沧海这样的人物,做事从来都是好几种目的,好几个目标的!揣摩透人心,让人不自觉的随你的意愿去行事真是一种无往不利的好武器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