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修真小说 > 万物向长生 >

二百三十六、好大的排场

    陈玄明带着四大公国的国公,在热烈的讨论关于太一神教在陈国的货站最好的选址问题,而本次事件的主角马孟刚则神态萎靡的瘫坐在下面,一言不发了。

    马孟刚先前的好心情一下子荡然无存了,他没想到事态会发展成这样,他有时候不禁在想,如果自己不去撒那个关于太一神教来找他的谎,事情应该是怎样的。

    自己当年年少得道,仗着修为高,就起了不该起的心思,欺压陈氏王族,打算取而代之,然后剩下的四大公国为了对抗自己,对治下的子弟拔苗助长,着实白白葬送了不少陈国年少俊彦的性命。

    但是因果报应也着落到了自己的身上,自己只留下了一个体弱的儿子,眼看着整个的马家公国血脉都难以为继了。

    也许是应了那句老话,叫做多难兴邦,四大公国除了出来个元婴国公爷外,又都冒出了几位元婴大能,虽然后代传承葬送了几百年,但是当代的实力却是陈国建国以后的又一个顶峰时代。

    所以,最早成婴的马孟刚所在的马家公国,现在反而成为了最弱小的那个公国。

    结果就是现在这个结果,开始夺婴会后马家要交出世子的位置,马孟刚无力改变,现在四大公国这么光明正大的进入马家瓜分他的地盘,马孟刚依然无力改变。

    马孟刚心里明白,谋权篡位简单,陈国的升斗小民对上面的国王是谁并不太感兴趣,反正换了谁自己依然是交那么多的皇粮国税,这等层面的纷争他们关心不着。

    但是真要扯旗造反,他自己治下的子民没几个跟他的,大家承平这么多年,而且彼此都是一个国家的子民,手足相残为了国公自己头上的那顶帽子换成王冠,这事谁爱干谁干,反正自己不干!

    所以说,他们的斗争只能在青云城的层面上,只能是看谁家的元婴修士多,谁家的实力就更强。在这方面,他是除了陈王之外最弱的。但是人家陈王有大义在那,人家可以号令陈国,自己要想造反只怕连本公国的子民都号令不动!

    所以他无力反抗,他只能看着四位国公打着防备海家的旗号把他的公国瓜分了,就算能给自己留点产业,但是当你剩下的产业做不了国公了,那陈国又还怎会留个公国的位置给你那?

    而这一切,却偏偏是马孟刚自己造成的!本来四大公国因为想到唇亡齿寒的缘故,不打算吞并他的马家了,陈王也动了恻隐之心,这马家就算保住了。虽然依然是几个公国里最弱的,但是起码留下了公国的产业。

    而鬼迷心窍的马孟刚这次不想自己当国王了,他要卖国!把陈国卖给海家,所以他在朝堂之上撒了个弥天大谎。

    陈玄明是真信了,因为自己不知道雪国的秘辛,而偏偏陈玄明知道!所以他的谎陈玄明帮他圆好了。

    现在看来,原本逃过一劫的马孟刚再次把头伸到了陈玄明的刀下,这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马孟刚这时才有些回过神来了,自己的想法没错,欲盖弥彰的在自己的公国里建立个海家的据点,瞒住陈玄明后再跟海家暗通款曲。但是却没想过陈玄明本就不相信他了,这跟太一神教合作的事又怎会还交给他主持那?

    而陈玄明告诉四大公国进马家驻兵,就是摆明了态度——太一神教是陈国要傍上的靠山,四大公国帮陈王实现此事,那马家公国就是送给四大公国的谢礼!

    四大公国的国公心里很清楚,自己跟法相真人坐镇的神教距离太远了,而且人家太一神教也不会跟自己谈的,因为他们只是国公不是国王,他们还没资格跟人家谈交易,那这马家才是实打实该他们吃的肉!

    四大国公现在讨论的很激烈,地盘划分不光要考虑富裕程度,还要考虑自己的能力可以保证影响到那,而且这地盘大小也有差别,大家要量力而出,所以这就变成了分赃大会了。

    至于讨论太一神教货站之事,反而被搁置了,四大公国现在都很默契,这是国王的圣旨,那还不赶紧趁热打铁的先执行下去?

    等到兵将进了马家,就算这事是假的,四大公国都不打算再走了。

    而不说话的马孟刚,也没人去挑逗他了,你就保持住沉默吧,反正你也马上就丢了基业了,现在你跟我们争我们也不会搭理你的!

    正在里面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外面陈玄明的贴身内侍宁无常的声音响起,从他略显颤抖的音调里,就听出他受了很大的刺激或惊吓,“陛下,陛下!太一……太一神教来到青云城了,现在城外求见那!”

    四下一下子安静了起来,陈玄明听了也是一愣,但是马上大笑道:“来得可真快!好,那众爱卿,咱们就一起去见见这神教中人吧!”

    五大国公簇拥着陈玄明来到外面,陈玄明看到了脸色有些苍白的宁无常,心里有些诧异,这位内侍宁无常虽然是邢余之人,但也是有元婴修为的外道了。这在灵通界的外道中也是数得着的人物了。

    他身体残缺,本来不适合修真,不过各大王国的内廷里流传着一种外道修行之法,难度很大,不过最后也能凝聚出残缺的精魄脉轮来,之所以说他残缺就是因为他化出脉轮,但是寿元不涨,也只有三百岁的寿命,但是修为却不逊于任何外道元婴!

    灵通界的王国里,除了通天教和雪国外,其他人族王国都有内廷宦官,所以这套他们独家的秘法也就流传了下来,不过修行艰难,真像宁无常这样的数遍各大王国也是凤毛麟角。

    而今陈玄明看到把宁无常吓成这样,心说那太一神教到底怎么了,于是连忙问道:“神教的贵客那?”

    宁无常定了定神,说道:“他们在城外的天上呆着那!”

    陈玄明笑了,说道:“那是他们独有的飞车,看把你吓得啊!我辈中人能上天入地的也大有人在,不过太一神教能借助法器把修为不高的人送上天,所以才把你惊到了!

    他将来还要在我们陈国卖这飞车那,不足为奇的。”

    宁无常连忙苦笑道:“卑职也不是那般没见识的人,确实是太一神教的各位太过惊世骇俗了!他们……他们不是借助法器在天上,也不是靠灵力飞行的,他们……驾着云来的!”

    宁无常的话让所有人震惊了,移山倒海,腾云驾雾这都是对仙人的评价,凡间界的修士可少有人能有这本事!

    借助灵力法器,可以让修士做很多常人不能做的事,但是天地山川,云霞雾气是天生地养的,它们存在就是天地间的规则,所以能改变规则,让云彩听自己的话,这事元婴做不到,那是法相神通!

    这下大家明白了,太一神教来了个法相大能,难怪把宁无常给吓到了!

    陈玄明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吩咐道:“召礼仪大臣陈泷现在开国宾大礼,召外交大臣陈巽现在布置繁花锦道,我等在此步行繁华锦道出青云城,恭迎太一神教法相真人莅临本国。”

    而这时,宁无常颤抖着递上一张拜帖,说道:“最反常的是……他们只是三位元婴真人带着一位金丹仙人,没……没有法相!”

    这下大家更惊奇了,宁无常解释道:“那来人说了,他是太一神教的艮旗门代理掌旗使石无求,此番接到国主邀函,唯恐耽搁行程,就跟他师尊借了五彩祥云,从无尽之海的雾国星夜兼程赶来了,到此花了……一天光景!”

    所有人都沉默了,一天光景元婴修士从海家都飞不到青云城,更何况无尽之海里那?所以,这来的确实是元婴修士,但这五彩祥云的神通只怕比法相还高!

    陈玄明心里明白这也是太一神教在示威那,他心想这应该是太一神教做给他看的,因为这是要告诉他别站错队!

    陈玄明心里自嘲的笑了,想到:你们太看得起我了,当下这形势,我怎会再去帮雪国那?于是他点点头,说道:“知晓了,国宾大礼照旧!我等依然步行出去迎接太一神教特使!”

    石无求、邓不通、沈寒霜、沈轻云四人站在一块不大的五色云彩上,沈寒霜和沈轻云双手轻按在石无求的背上,给他灌输着灵力,石无求运起他那缩小版的北冥神功,也就是他炼化阴灵蛛得到的本命神通,维系着脚下这片云彩。

    石无求此时苦笑着对邓不通说:“这出场的方式是够唬人的,可二位仙子的损耗也大啊!都半天了,这陈国主怎么还不出来啊?”

    沈轻云笑了,说道:“你这么大的排场出行,人家迎接你的仪仗怎会小了啊?

    些许点灵力,我姐妹还没觉得是啥负担。我却觉得邓旗使的法子不错,起码一上来就震慑住了陈国这帮人,再往下咱们就好发展了。”

    话音落下,青云城的大门打开了,俩排侍女举着巨大的礼扇走了出来,分列两边,随后俩队侍童拿着花篮从里面跑了出来,一路撒下朵朵鲜花。

    那鲜花落地生根,随即绽放开来,形成了一道宽广的花路,花路右侧,陈玄明带着五大国公和后面一干重臣走了出来。

    陈玄明走出城门,站在花路上冲天空云上的四位抱拳说道:“陈国国主陈玄明,在此携治下群臣恭迎太一神教特使,特使莅临,让青云城蓬荜生辉啊!还请几位特使收了神通,于这繁花锦道上随孤王进城一叙吧。”

    石无求冲后面俩位元婴仙子摆摆手,说道:“走吧,下去吧!”

    随后那五色祥云光彩大盛,就此旋转了起来,托着四人慢慢的落在那繁花锦道上。让人神奇的,那云彩一落地,随即就像挣脱了束缚一般,在地上弹了一下,缓缓向上飘去,慢慢升空,慢慢颜色变淡,最终化成一朵普通白云飘走了,地上只剩下四人落在了花道上。

    这光景,石无求看着脚下的花道,陈玄明看着飞走的云彩,俩人同时在心里叹道:“好大的排场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