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修真小说 > 万物向长生 >

二百七十九、两难选择

    青云城的富商们已经接近一个月没去到摘星楼的顶层宴会厅就餐了。

    开始是程无常要请太一神教的神仙,所以暂停了接待当年太一神教几位神仙,那日里几位神仙驾着五彩祥云来青云城,青云城中得见的人可是不少。如今听说是为了宴请神仙教派中的人物,大家都觉得封楼是应该的。

    现在太一神教的人不再来摘星楼了,四位国公爷反而看上了这里,每天不是齐公爷宴请楚公爷,就是楚公爷宴请燕公爷,或者燕公爷宴请楚公爷和魏公爷,魏公爷回请燕公爷和楚公爷……

    总之这罗圈请转了不知几圈了,几位公爷还是乐此不疲。到了最后,干脆变成了四位公爷每日在此晚宴,大家轮流坐庄了。

    青云城一众富商不由得哀叹,那摘星楼有什么好的,如果就是房顶高的话,四位公爷的国公府哪个不比摘星楼高?若说的饭菜好,这么多年来几位公爷都没吃过,偏偏现在换了口味了?

    事情在陈王陈玄明也加入到国公的饭局之后,大家都明白了,这几位来摘星楼绝对不是为了吃饭,怕是另有目的了。

    什么原因大家不知道,但是肯定不是他们这些富商能知晓的,不但不能打听,撞见都算过错!你知道你会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听到什么不该听的?这时候还是明哲保身的好,于是已往一座难求的摘星楼不光是顶层没人能去得了的问题了,下面几层也都一桌客人都没有了。

    陈国的五位最大的首领来摘星楼当然不是为了吃饭的,他们来的目的是来找程无常的。

    程无常离开了王宫,现在摘星楼就成了他的家,几位公爷加上陈玄明又不能天天专程来找他,所以只好邀约一起以吃饭的名义来这里了。

    如今各个公国选送子弟的事宜已经到了尾声,所以这几位开始天天在一起,来摘星楼商量去灵台界的事了。

    按说程无常现在已经是摆明车马是太一神教的人了,再不是当年那个王宫内府管家了,包括陈玄明在内,都该对他毕恭毕敬才对。

    这应该是程无常最威风最得意的时候。

    只是今天,现实的情况却有些差别了,现在的四位国公加上陈玄明,坐在席间谈笑风生,而程无常则愁眉苦脸的坐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的敷衍着在座的几位,食不甘味。

    这时的陈玄明看到程无常的表现,笑着冲程无常举起酒杯说道:“程老弟,不必太过焦虑,这事又不是你能左右得了的。

    我觉得吧,秦尊者此事做的是有些不够大气,他毕竟在太一神教中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角色,如此刁难一个刚刚进教的后辈,有失风度。

    但是话说回来,这事你去了灵台界可以跟沈尊者谈啊,沈尊者知道不是你的过错就好了,你一个刚进教的元婴修士,奈何得了秦尊者这样的法相大能吗?只要说清楚就行了,沈尊者定然会体谅你的苦衷的。”

    程无常苦笑一声,举起手中的酒杯应了陈玄明的敬酒,也不说话了,脸上依旧是愁云惨淡。

    齐伯烈此时放下手中的杯子,对程无常说道:“老程,我们也是打过多年交道的朋友了,我就说一句,这事你是不是太过多心了啊?

    秦尊者不答应出跨界的飞轩,我们去不成灵台界又如何?杜无名不是说了他去想办法了吗?此事本就是你们教中俩大派系的争斗,我们是该站到太阴一脉这点没错,但是我们站队也没站错啊?

    关键是我等这样的角色,在贵教的两派争斗中也起不到什么作用,这是神仙打架,你在这干着急又能怎样?”

    程无常强挤出一个笑容,随后又再不说话了。

    这光景,楚仲才的脸色端正了起来,对程无常说道:“程老弟,你也是我们多年的弟兄了,这里面有何隐情是不是不便我等知晓啊?

    没关系,若你觉得我们真的帮不上什么忙,不说也罢,但我觉得吧,若不是什么大秘密,你不妨说出来,大家帮你想想办法,集思广益总好过你一人独自愁吧?”

    程无常环视了下大伙,长叹一声,说道:“若说真的跟各位毫无关系,倒也不是,但我若现在说了啊,只怕你们也都吃不下去了,我本想看完事情结果再说的,就是齐老兄的那句话,神仙打架,但是现在真的关我们的事了。

    秦尊者不给提供跨界飞轩的时候,他只说了一句:‘程无常能补足残缺的身躯,还能转瞬再有元婴修为,这外道修士得道也未免太过容易了吧!',所以他要求我不可对外声张我已经是完整男人了,还要以阉人的形象出现在灵通界。”

    齐伯烈听完一愣,说道:“这是为何?不过就算是这样,那也无妨,现在知道你内情的人不算太一神教,只有我们几个,我们几个不说,你继续做你的大内总管,不就算是给了秦尊者面子了吗?”

    程无常叹气道:“哪里有那么简单,秦尊者这是在怪我们太阴一脉伸手太长了。

    在灵台界中,原本有所谓的上五门修真门宗,是指的有法相或元婴坐镇的门宗,这里面只有俩个是正道门宗。而且更讽刺的是——其中一个正道门宗正阳门的门主还是个外道法相。

    秦尊者便是出身灵台界里唯一一个纯正的正道门宗——太清宗。后来太一神教整合了界中的外道门宗,消灭了冥皇门派——魔魂宗,现在的灵台界里已经算是大一统了。

    虽然大家还都有自己的门宗,但是都奉太一神教为主。

    秦尊者投身过来,转战灵通界,就是感念于灵台界外道盛行,才想到来灵通界发展的,而现在我轻易的就从太一神教得到了元婴修为,秦尊者是怕灵通界都拿我做榜样,都不再修正道了。”

    程无常的话音落下,楚仲才的脸色更凝重了,说道:“这不光是嫌弃你的问题,我们五个外道金丹才是秦尊者最不满意的地方。

    因为这实际是在表明我等的立场是要在陈国发展外道修士了,秦尊者怎能心喜啊!”

    程无常无奈的摇摇头,说道:“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不管几位怎么看我,我确确实实是一直把自己当陈国人看待的。

    虽然我现在是太一神教的人,但为我陈国的前途,程某也是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的。

    就像齐国公所说的,太阳太阴之争是神仙打仗,与我等无关,也正因为此,我们陈国修士其实修正道外道也没差别。

    正道修士,道基稳定,步步为营,但是修为进度容不得错,也造不得假,所以修行进程缓慢。

    外道修士,修为增长容易,赶上机缘像我这样一夜元婴都有可能。但是有一点,外道修士的修为是靠夺而不是靠修的。

    哪怕是你们见过的灵玉,归根到底还是由修士把自己的灵力灌注到一个载体中,供给别的修士修行用,还是在夺他人的修为。

    别看外道修士也能靠自身修行增长修为,但毕竟是人身修妖法脉轮,增长的很缓慢的。人身寿元有限,若没有奇遇或大量灵玉供给的话,修士在寿终之前别妄想金丹了,在金丹碎前也别妄想元婴了。

    所以其实一个外道元婴,都是靠大量终生不能得道的修士辛苦灌注的灵玉喂出来的!哪怕太一神教里也是如此,为何要用黄金买元婴修为,因为太一神教养着很多甘心不得道的修士一直做灵玉,人家牺牲了前程,总不会连富贵都不收吧?

    这外道修法本就不算长生大道的,妖魔得道开脉轮要遭遇天劫,人偷巧修妖魔外道难成正果,这就是应有的天地秩序。

    所以说,一个外道元婴的背后,是海量修士把自身灵力传给他换来的,对于我陈国来说,并不是提升我全国修士水平的正途。”

    程无常的话说完,一群人面面相觑,都不开言了,程无常是太阴沈尊者造出的外道元婴,他现在说外道不是正途,这话他能说,可是谁敢应啊?

    最后,燕叔平打断了场面的尴尬,调笑程无常道:“老程,你这番大道理谁跟你说的啊?听得我们都云里雾里的,你自己总不会想出这么深刻的道理吧?”

    程无常苦笑一声,说道:“在我们定下去灵台界的名单以后,杜旗使找秦尊者要通过魔界的飞轩的时候,秦尊者拒绝了。

    而后杜旗使带着石旗使和邓旗使回灵台界汇报此事了,一直也没音信传回来,但是前几日,一位寿眉齐腰的老人突然出现在我的寝室里,他就是太阳尊者秦山河。

    这些外道修真的真实情况就是他告诉我的。”

    程无常的话让场面一下子凝重了起来,陈玄明颤声问道:“秦……秦尊者说了什么?”

    程无常答道:“秦尊者说完这些话后,告诉我,肯定不能让我们进灵台界的,但是他可以给我们六个灵慧果,作为我们去不了太一盛会的补偿。只要我肯传讯给杜旗使,说我们是自愿不去灵台界的。”

    齐伯烈倒抽了口冷气,说道:“这是逼我们修正道啊!”

    程无常接茬说道:“不止如此那,我还没想传不传信那,一道传讯符飞回来了,杜旗使告诉我准备迎接白虎神使顾天仇,他今日就到了。

    秦尊者也看到了传讯,所以他让我出来陪各位喝酒,他在我的寝宫等着见顾神使那,你们说,我现在还喝的下酒吗?

    说句实话,他们商量成啥样我也不知道,我就在想,正道,外道?我们该怎么选那?俩难选择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